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釘界樁的錘音惊醒中國人的噩夢

江澤民賣國的鐵証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25日訊】吉林省琿春市東南角的防川口岸附近,歷來被稱為“一眼望三國,雞犬鳴三鄉”之地。從這里向東南方的圖們江出海口望去,左側是俄羅斯,右邊是北朝鮮,距日本海僅15公里。据說當年朝鮮戰爭結束后,金日成曾主動提出將15公里岸邊的部份土地划給中國,使中國能有港口出海。毛澤東怕美國人直接從日本海入侵中國大陸,沒明确表示要(或者沒敢要),用蘇聯和北朝鮮的國土將東北的出海口封住。隨著歷史的變遷,特別是中國改革開放后,吉林省的部份政府要員及各界有識之士越發感到打開圖們江出海口對發展吉林省經濟的重大意義。因此多年來,圖們江出海口問題一直是吉林省歷屆党政領導班子關心的重大問題,能否打開圖們江出海口,對吉林省經濟發展將產生深遠影響,直接關系到吉林省經濟能否騰飛。

蘇聯解体后,解決該問題的机會來了。由于剛剛解体后的俄羅斯經濟陷于低谷,中國丰富的輕工業產品深深吸引了俄羅斯人,中俄邊境貿易迅速增加,俄羅斯人對中國也是刮目相看。吉林省委省政府官員、經濟界人士、各行各業的專家學者紛紛出謀獻策,積极為打開圖們江出海口奔走呼號。為加快出海步伐,吉林省委省政府于1995年制定了《建設發達邊疆近海省總体戰略綱要》,在省委六屆三次會議上通過,并將其納入《吉林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九五”計划和2010年遠景目標綱要》中,提出“將吉林省建設成發達邊疆近海省”作為吉林省未來十几年的戰略目標,可見其重視程度。

為早日實施通海計划,几年來省政府投巨資完善琿春市及周邊的市政、公路、鐵路的基礎設施建設,并多次与俄方談判,其中主要有“中俄總理級會晤”、“吉林省与俄羅斯濱海邊疆區混合委員會工作會談 ”等。經過三年多的努力,俄羅斯濱海邊疆區已有誠意与中方合作建港出海。正當談判進展順利,即將進入決策的重要階段,江澤民卻背地里在喪權辱國的“中俄東段勘界條約”上簽了字。至此,圖們江出海口几乎被徹底封死,吉林人民多年來盼望的開邊通海戰略計划變成了一堆廢紙!

一位多次參加中俄關于圖們江出海口合作問題談判的中方代表悲憤地說:每次談判,我們都引經据典,据理力爭,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沒想到在具有決定性的那次重要會議上(中俄簽定領土條約的同一時間段),開始時俄方代表仍同往常一樣,態度比較溫和。不料中途出去接了一個緊急電話,回來后就一反常態,非常強硬地拒絕合作,使非常有利于我方的談判被迫擱淺。后來才知道江澤民那么痛快就在喪權辱國的“中俄東段勘界條約”上簽了字,令俄羅斯人都感到十分意外,并立即通知了參加圖們江出海口合作談判的俄方代表,使其立即變被動為主動。而中方代表后來才知道中俄已簽了領土條約,當時中央也沒人及時通知他們。

這位代表還說:該條約的簽定,使得中俄歷史上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合法化,江澤民將至少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拱手相讓,斷了子孫的后路。毛澤東、周恩來都說留給子孫解決的中俄領土問題被中共“第三代領導集体”“徹底解決”,不用留給子孫去解決了!并且百年來從未正式勘釘的界樁現已在正式鑿釘。吉林省喊了五年、并已投入了巨大人力、物力、財力的“開邊通海戰略”,至此徹底化為了烏有。2000年十二月,在中共吉林省委制定的《吉林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划》(見2000年12月25日《吉林日報》)上,洋洋洒洒几万字,只字未敢提“開邊通海”戰略,而轉成了“啟動生態省建設,逐步樹立綠色產品大省形像”、“建立起以綠色產業、綠色產品為主的生態環保型效益經濟框架”。估計吉林省地方官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這位代表說,“開邊通海”的夭折,給吉林省及整個東北地區造成的經濟損失無法估量,江澤民真是賣國賊!(該代表雖暫時不是法輪功修煉者,但很愛國)。

俄羅斯的許多疆土、海域原本都是中國領土,這方面史料記載很多。現今俄羅斯波謝特海灣,清代以前一直是吉林省出海口之一,名為“摩闊崴”。該海灣在六十、七十、八十年代曾多次打撈起中國明代的沉船,船上有大量中國瓷器、絲綢等。現俄羅斯哈桑地區,歷史上是吉林省的漁業基地和鹽場,名為“罕奇”。現地圖上標名的“大彼得灣”,是以一個侵略者的名字命名的。現中國版地圖上標明的“大蒙古河”(俄羅斯地圖不叫這個名),是我國女真族的故鄉。女真是肅慎的后裔,五代時改為女真。他們在韃靼海峽到烏第河廣闊的區域獵牧,在唐代就已成為祖國大家庭的成員。公元一二一二年,成吉思汗征討女真人的金國,其子窩闊台汗曾征討到此河邊,按“天之驕子”將此河命名為“大蒙古河”,臨近的海域叫窩闊崴(現波謝特灣)。到成吉思汗的第五代忽必烈時,元朝已在此正式設行政區,為開元路。《元一統志》載:“開元路南鎮長白之山,北浸鯨州之海(今鄂霍次克海)”。

江澤民賣國,鐵証如山!為了掩飾其賣國的心虛,裝模做樣地拋出“三個代表”以轉移全國人民的注意力,卻忘了謊言永遠掩蓋不了事實。今天有關報紙又在轉載“新華社電”說,“敵對勢力做不到的事情(指其文編造的顛覆政府、敲開社會主義大門等),法輪功也休想做到”。對此,筆者要回答說:法輪功從來沒想也根本不會這樣做,倒是“江主席”竭盡全力在幫“敵對勢力”做到:俄國人不用一兵一卒,至少吉林省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盡收大俄帝國版圖;不費一槍一彈,中國大陸領海領空盡任大俄帝國“遨游”。誰在“破坏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誰在“妄圖顛覆我國政府”,誰在“打開社會主義大門”,世人自己評說!!

那些把人民反對江氏禍國硬污蔑成反國家、鬧政治的人,你們到底在為誰撐腰,為哪個國家說話?!

可悲呀!中華大地上各級党政軍領導明知江澤民賣國卻幫他卑躬屈膝,明知他濫殺無辜卻幫他助紂為虐,這中國的國恥,是中華民族的劣根所在!照此下去,有一天江澤民連國土帶人民都賣給某國,并許諾几個官僚烏紗帽不變時,我看高高興興幫他數錢的大大小小官員未必是少數!

可嘆啊!數百万三軍將士日夜操練,為的是戍疆守邊,江氏一句話就將大好河山拱手相讓,養我壯士何用!戰爭年代,每一寸土地,都是鮮血和生命換來的,怎能不令人心痛!

可怜哪!如果那一聲聲釘界樁的錘音還不能惊醒國人的噩夢,中華將走向何方?!

原載【明慧网

評論
2001-01-25 10: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