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特稿】金堯如: 回顧百年世界大勢和新世紀中國前途 (一)

金堯如

【字號】    
   標籤: tags:

二十世紀千禧年的最后一百年轟轟烈烈在惊濤駭浪中把我們這個地球上的人類送到了二十一世紀新千禧年第一個百年的歷史大時代。我們中國人,踏入了新世紀的第一個百年的大時代的春天。首先想到的一件大事,是如何迎接我們中國在新世紀的第一個春天?我們將走上,或者說,將選擇什么樣的前程大道?將以什么樣的一個現代國家走上世界現代國家的前列中?又如何与同行列中的各國建立起和平、自由、繁榮、均富的新世紀新世界而共同努力?這是我們這個集五千年文化歷史,有十三億人口的大國應該怀抱的歷史宏觀和時代愿望。

溫故而知新。首先要看一看,我們人類在過去一百年的世界惊濤駭浪中,即有沉淪和毀滅又有升騰和創造,滿怀信心地迎接新世紀新世界春天的到來。我們中國人也同樣在這個惊濤駭浪中奮勇前進。同樣的,“即有沉淪和毀滅,又有升騰和創造”。但今天從中國海峽兩岸一体來看,我們的現狀究竟是個什么趨勢,我們的前程大道究竟應該怎么走?

兩次世界大戰,推動了自由產業經濟和民主議會政治
“WTO”的建立其深遠意義將遠超過聯合國的作用

先回首過去百年的世界大勢。在歷史之神導演下,人類勇猛地進行了兩次前所未見的世界大戰,推動了自由產業經濟和民主議會政治也是伴隨著前所未見的迅猛發展。

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在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八年。其時歐洲的德意志帝國、奧地利帝國和匈牙利帝國這三個帝制國家向英、法、美等國家發動了歐洲強權爭奪戰。因為前者在十九世紀中葉起的產業革命中處于落后的狀態。而后者則在產業革命中崛起,成為世界工業發展的先驅者,到二十世紀初期,他們的工業已經基本上發展成世界市場和廣大的殖民地。這一場以落后進攻先進的世界大戰,結果當然是以德奧匈的“三國同盟”之失敗与徹底瓦解而告終。此一戰爭的結果,在當年蘇聯共產党和隨后的中國共產党的口上和筆下都定性為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的內部矛盾和霸權戰爭。但我從百年來的歷史發展進程上去看,以英、法、美為“協約國”這個新的自由產業和民主陣營取得胜利,畢竟是近百年來世界歷史發展強大的主流方向。

我們看到,從一九一八年第一次大戰結束后,世界自由資本工業在美、歐、亞三大洲普遍而迅速地蓬勃發展。雖然在十年后,即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一年在美國發生了生產過剩,造成了工業資本世界性的第一次“經濟大恐慌”的危机。但羅斯福總統在一九三三年上台后采取英國的凱恩斯學說,制成新經濟政策:采用國家干預經濟的措施,以實現國民充分就業,并鼓勵高消費去促進市場繁榮和經濟增長。這就把“生產過剩”的危机很快消解,美國經濟又迅速复蘇,迅速繁榮。同時帶動了歐亞地區的經濟發展。這就第一次証明,西方自由產業經濟的危机不過是發展中的矛盾,同時是新的發展的轉机。

再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其發生、發展及其結果又一次証明,西方自由產業經濟在發展中蘊藏著規律性的矛盾衝突和前進轉机。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中德國希特勒納粹党用“國家社會主義党”的名義和意大利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義互相擁抱,在國內實行專制集權統治,對國外實行領土擴張掠奪。他們對歐美亞大洲自由產業經濟的繁榮強大和民主政治的普遍發展視為不共戴天的敵手。所以在一九三九年九月初德國法西斯突然進攻波蘭。英法隨即對德宣戰。人類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世界大戰于焉爆發。戰爭長達六年,先后計有六十一個國家和地區;共有二十億以上人口卷入戰爭;范圍遍及亞、歐、美、非及大洋洲等五大洲,導致美國參戰,則是日本于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海空偷襲珍珠港事件。

中共一貫稱這場世界大戰也是帝國主義之間的矛盾斗爭,只為人類帶來災禍,以暴易暴,毫無任何歷史發展的意義。一九九三年北京出版社的《二十世紀世界各國大事全書》內關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記載中還在責備“第一次世界大戰后的各國的矛盾。”總之,一切都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不是,是他們造成的禍害!

但是,現在我們看到的是,在二次大戰中六十一國、二十億人的勇猛奮戰之下,德意日三國的國家社會主義党、法西斯主義党和君主專制的軍國主義侵略集團統統失敗,統統徹底瓦解了。實行自由經濟和民主政治的國家全面胜利了。他們在政治上有權威迫使德意日三國在戰后,即一九四五年起,從專制集權制度轉型為自由民主的經濟制度和政治制度。而且在二次大戰結束之后,美國即在經濟上有力量援助日本迅速恢复工業生產,發展市場經濟,同時又制定“馬歇爾援歐計划”,全面援助歐洲各國經濟复興。從一九四五年大戰結束到現在二十一世紀剛剛五十五年,日本經濟發展早在二十年前已是“亞洲四小龍”之首,其民主政治也与歐洲的英、法、德、意進入同一新階。至于歐洲的共產主義集團諸國于二十世紀最后十年里也已轉型為市場經濟的自由國家,先后投入北大西洋集團和歐盟。連二十世紀的世界共產党的祖國蘇聯也已同時解体,轉型為半市場經濟和次民主政体的國家了。

由此可見,二次世界大戰絕非中共所謂“帝國主義之間的矛盾和爭霸”,而是現代世界歷史主流--自由經濟与民主政治反對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專制集權的法西斯主義和“國家社會主義”的一次歷史性的偉大胜利。這次胜利使世界自由經濟和民主政治進一步擴大到全球,提升到未來:今天如“WTO”的建立,從全球各國在經濟上的交融合作、互利互動這一深遠意義來看將遠超過聯合國的作用。因為它將真正變世界為“地球村”。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開始的電子高科技的騰飛猛進將為二十一世紀地球村的工商百業、市場經濟与社會民生安和利樂創造出一片新天地。同時又必將為人類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傳播自由和政治民主推進到無限生机的高境界。

台海兩岸在二十世紀可惊的人間悲情和可喜的滄桑巨變

在這樣一個宏觀世界的面前,若問我們中國台海兩岸十三億人民在新世紀第一個百年內的前程休咎如何,我想又必須回首前塵,看一看我們中國台海兩岸在二十世紀最后百年內可惊的人間悲情和可喜的滄桑巨變。

在二十世紀的最后百年內,中國發生了兩次大革命和革“革命”。第一次是孫中山先生領導的“驅除韃虜、恢复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的革命,亦即三民主義的偉大革命。這個革命,就是在一九00年,距今一百年前的一天,在廣東惠陽打響第一槍。以后連續在中國大地上起義十余次。至一九一一年十月武昌起義成功,宣告獨立。全國各省,從南到北紛紛起而響應獨立。二百六十年的滿清帝國王朝困居中南海,孤獨無依,只得宣告遜位,默然退出歷史舞台。孫中山先生的興中會(是即國民党的前身)所領導的辛亥革命,不僅結束了滿清帝國在中國大地上二百六十年的封建統治,而且也埋葬了中國自商周兩朝以來三千年封建帝國一家一姓代代相傳的專制統治。理所當然,在亞洲建立起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為當時的民族民權志士如章太炎先生贊嘆為“惊天動地之大革命”。

章太炎先生此言不虛。因為孫中山先生領導的這次大革命真正有三千年來“破舊立新”的大功勛。他在一九一二年元旦就任“臨時大總統”,便成立中華民國政府,并組成“臨時參議院”,公布“中華民國臨時約法”,是即“中華民國臨時大憲章”,亦即今之所謂“憲法”。這是中國第一步踏上現代世界議會政治的民主大道,把握了人類歷史主流的正确方向。怎不惊動數千年來沉睡著的中國天地啊?如果說“新中國”,這才是新中國!更須記得,一九一七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正進入決戰高峰階段,新中國公告加入“歐美協約國”,向“德奧匈帝國同盟”宣戰,毅然決然參加了世界大戰。派出數万華工到歐洲協助英法美軍隊建筑防御工事和交通運輸、軍事勤務工作。這畢竟是中國人民第一次出國,到歐洲參加了世界性的反侵略、保自由的偉大戰爭。終于在一九一九年的巴黎和會上占有一席地位,中國政府代表顧維均大使在和會上強硬反對日本帝國主義妄圖強加于我們的“二十一條不平等條約”,讓全世界听到了中國人反帝國主義侵略的聲音,并取得了胜利。再請想一想,這是中華民國誕生不過五、六歲時的英雄史績。這才是新中國之春!

又二十年之后,即一九三七年,日本法西斯帝國制造了“七七事變”,發動了侵略中國的全面戰爭,實際上揭開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當時中華民國政府喚起全國各族人民,領導各政党派系,包括兩廣和四川云南貴州地方力量以及共產党的武裝割据勢力,實行全面抗戰,長期抗戰。須知日本封建帝制的軍國主義者之所以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人們多認為其目的是掠奪中國丰富的資源,奴役中國廣大的勞工。不錯,這是一個重要的目的,但我又以為其主要目的更在于企圖滅亡當時在亞洲既是第一個,又是最大的一個共和國。因此,我敢說中華民國這場全面持久的抗日戰爭之偉大意義既在于保衛了四億人民的領土主權,包括從日本手上收复中國領土台灣;又在于保衛亞洲自由民主的新興和政治力量向前發展的歷史主流。

如我前文所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德、意、日三國法西斯軸心的徹底失敗,英美中蘇法的同盟國全面胜利而告終,但又必須指出,中華民國在亞洲和太平洋地區最初是獨挽狂瀾。其后是配合美國的西征,拖住日本的泥足,加速日本侵略戰爭的失敗和軍國主義專制統治的最后崩潰,導致美國在地球四分之一的亞太地區贏得了反日本帝國法西斯侵略戰爭的徹底胜利,中華民國与美國在亞洲之共同戰斗并肩前進具有极大的同盟意義。

二次世界大戰胜利之后,中華民國成為美、英、法、中、蘇世界五大同盟國之一,參与建立聯合國的五大創始國之一,因此位列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現在回頭一看,那時正是中華民國全國人民同心協力,利用國內國際的和平環境建立自己獨立的自由產業經濟和民主議會政制的大好時机。從當年的國際環境來看,美國政府為了她自己國家人民的和平、繁榮与發展,迫切需要聯合戰后自由世界各國,也包括戰敗的德、意、日等歐亞各國人民在內,建立起一個持久和平、繁榮和向前發展的新世界。美國在日本以占領國的地位從一九四六年起便以無償美元援助重建日本經濟。一九四七年,美國向歐洲提出了一個以“馬歇爾計划”為名的援助計划,當時總額達一百七十億美元的《歐洲复興方案》,而其中百分之九十為贈款。北京在九十年代出版的《二十世紀世界各國大事記全書》中也承認:“《馬歇爾計划》在很大程度上加速了西歐重建的進程。”美國提出《歐洲复興方案》原來包括蘇聯和東歐共產主義國家在內。北京出版的上引一書中又承認:“但由于蘇聯東歐國家的拒絕參加并宣布實行《莫洛托夫計划》与之抗衡,使東西歐對立有所加劇。”由此可見,蘇聯和東歐結成共產主義集團之后,從那時起已決心与自由世界的民主國家為敵,踏上了終將為歷史潮流淹沒的第一步。

對處于自由世界和民主陣營的中華民國而言,不也是爭取美國財政援助和物資援助以重建八年抗戰后千瘡百孔的中國經濟的大好時机嗎?美國在一九四六年六月,美國國會通過“對華軍事援助法案”,旋又通過“延長對中國的租借法案”,并贈送給國民政府物資總值七億八千万美元。同時期內,又多次給中華民國政府以億計美元的財政援助。這本來是中國像歐洲、像日本、南韓、菲律賓和印泥那樣,接受美援把自己的國家建設成為現代化中國的開始。

(作者為原香港《文匯報》總編輯,現旅居美國洛杉磯)


    相關文章
    

  • 【紀元特稿】金堯如: 回顧百年世界大勢和新世紀中國前途 (三) (1/26/2001)    
  • 【紀元特稿】金堯如: 回顧百年世界大勢和新世紀中國前途 (二) (1/26/2001)    
  • 【紀元專欄】金堯如:在“一中原則”下,什么都好談? (12/22/2000)    
  • 江澤民在澳門回歸喜日里唱的甚么戲 (12/18/2000)
  • 評論
    2001-01-26 2: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