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特稿】金堯如: 回顧百年世界大勢和新世紀中國前途 (二)

金堯如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中共的革命把中國人民复興祖國的期望埋葬到“天翻地覆”之中

但正當中華民國四万万同胞所期待的祖國复興之時,在中國大地上又爆發了第二次革命。這是一次在蘇聯指導和援助下由毛澤東領導的共產党所發動起來的國際共產主義革命。孫中山領導興中會(即國民党的前身)所發動的辛亥革命是“惊天動地”的革命。中國共產党這場革命,用毛澤東自己的話來講則是“天翻地覆”的大革命。請听毛澤東在一九四九年四月渡江戰爭中“解放軍占領南京”一詩中如此嘆道:“天翻地覆慨而慷。”試想中共的革命不正是把中國人民复興祖國的期望埋葬到“天翻地覆”之中了嗎?

從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共在大陸上建立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到今天二十一世紀第一年,整整五十年,中國大陸上真是“天翻地覆”的五十年。請看五O年開始全國范圍內進行了多少次“階級斗爭”:“土地改革”、“鎮反肅反”、“三反五反”、“消滅私營工商業,改造成社會主義國營工商業”、“反右派和改造知識分子運動”、“人民公社、三年大躍進運動”、“社會主義農村四清運動”、“十年文化大革命運動”……達八個階級斗爭的狂暴運動。至一九七六年毛澤東病逝,鄧小平和葉劍英稱之為“十年浩劫”,使中國經濟瀕于崩潰的邊緣。而在這二十六年的中共一党專政下和階級斗爭中,中共自己統計,“中國人民非自然死亡者達七千五百多万人”云云。這真是一場我們中國“天翻地覆”的大災難、民族的大悲劇。

然而,鄧小平從一九七七年東山再起,重新執政后,卻一再發動所謂“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新的階級斗爭。直至一九八九年四月中起,鄧小平又把全國學生“要民主、要自由;反官倒、反貪污”的愛國運動斥之為“反革命動亂”。到六月四日,用三十五万解放軍,千百輛坦克車殺入北京城,鎮壓在天安門廣場上臥地、絕食、請愿的十万大學生!中國人民的自由、民主、人權、法制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啊?!共產党是“為人民服務”,是“人民的大救星”,是“人民的子弟兵”,是“人民的勤務員”,這一連串的謊言,終于在全中國、在全世界徹底破產了。

因此,中國的“八九民主運動”雖然遭中國共產党的殘酷鎮壓,但其偉大的影響卻是遠及于東歐共產集團和蘇聯老祖宗。從一九八九年開始,骨牌效應起自東歐八國共產政權,數月之間紛紛垮台,權力歸于人民。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一日,蘇維埃聯邦內的烏克蘭共和國首先宣布獨立,其后各共和國紛紛響應獨立。到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一月之內,各獨立國簽署了成立“獨立國家聯合体”協議,也就宣告“世界無產階級的領袖”、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及其社會主義陣營徹底崩潰、消亡了!而現在只剩下孤獨無依的中共和社會主義的中國了。北京九三年出版那本《二十世紀世界各國大事全書》中也不能不承認:“蘇聯解体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世界發生的最為重大的事件。它极大地改變了世界政治力量的對比,正式結束了東西方對峙的冷戰時期。”

蘇聯十月革命逆人類歷史主流而動,是20世紀內人類最大的災難

但北京還掩蓋著歷史真相的全部,更掩蓋著全部的歷史真理。

歷史的真相是一九一七年三月俄國的革命民主派克倫斯基等領導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發動彼得格勒二十多万工人罷工,數千士兵起義,舉行了俄歷的所謂“二月革命”,推翻了沙皇王朝,建立了臨時民主政府。從此徹底推翻俄國沙皇制度。這就為俄國人民開辟了自由民主的歷史道路。但俄國列宁主義的共產党卻完全無視俄國工人和士兵追求國家民主自由的前景,指他們的“二月革命”為“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到同年十一月(俄歷十月,故稱“十月革命”)列宁帶領其布爾塞維克党人,發動武裝起義,突然襲擊臨時民主政府,一日之間推翻民主政府,建立起以列宁為首的蘇維埃共產主義政府。從此阻塞了俄國人民走上二十世紀世界性的經濟自由和政治民主的大道。但中共于一九九三年,即一九九一年蘇聯徹底瓦解之后兩年,在北京出版的上引《二十世紀世界各國大事全書》還用白紙黑字寫下了如下的話:蘇聯“十月革命是20世紀最偉大的事件之一,開辟了人類歷史的新紀元。”

不是公然赤裸裸地掩蓋歷史真相和歪曲歷史真理嗎?!

錯,今天人類歷史已進入新紀元。但歷史的真相告訴我們,蘇聯十月革命是20世紀內人類最大的災難,遠甚于德意日等法西斯專制和集權國家所發動的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其最大的禍害還因它在二十世紀近七、八十年長的歷史時期內,蠱惑、誤導、役使歐亞兩大洲內蘇中等十五個大小國家近十五億人民走
上反和平、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權,一言以敝之,反二十世紀人類歷史主流的道路。

請看一九二一年七月一日中國共產党在上海成立從何而起?一九九一年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胡繩主編的《中國共產党的七十年》一書中,關于“中國共產党的創建”一節中第一句話就是:“隨著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及其同中國工人運動的初步結合,隨著在中國內部出現了一批接受馬克思主義的先進分子,建立新型的工人階級革命政府被提上了日程。”
接著又感恩戴德地宣告:“中國工人階級政党的建立,得到列宁領導的第三國際(即共產國際)的幫助,一九二O年四月,經共產國際批准,俄共派維辛斯基等人來華,了解中國革命情況,并同中國的革命組織建立了聯系。”

在一九二一年七月,關于“中國共產党在上海法租界舉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這一節里,特別指明:“列席會議的有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科爾斯基。”所謂“共產國際”派來的兩位大員代表哪里是“列席會議”而已?他們一個是“共產國際”的中央執委,一個是蘇共中央的領導成員。他們乃是來指示中共代表如何達成建党目標和綱領。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的記載:大會決定党的綱領是“以無產階級革命軍隊推翻資產階級”,“采用無產階級專政,以達到階級斗爭的目的--消滅階級”,“廢除資本私有制,以及聯合第三國際”(筆者按:另据一說,初稿是“接受共產國際的指導与幫助”。)


    相關文章
    

  • 【紀元特稿】金堯如: 回顧百年世界大勢和新世紀中國前途 (三) (1/26/2001)    
  • 【紀元特稿】金堯如: 回顧百年世界大勢和新世紀中國前途 (一) (1/26/2001)    
  • 【紀元專欄】金堯如:在“一中原則”下,什么都好談? (12/22/2000)    
  • 江澤民在澳門回歸喜日里唱的甚么戲 (12/18/2000)
  • 評論
    2001-01-26 1: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