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 > 新聞 > 大陸新聞

賴昌星的“魔力”何在?

【大紀元1月3日電】設想多年以后,當我們的后代看到“遠華案”的歷史卷宗,看到“遠華案”的罪犯名錄,或許他們會發出一聲惊嘆:這個賴昌星是何許人也!竟能引如此多的高官競折腰!賴昌星不過區區一個生意人,小學都沒畢業,卻能夠收買中國一座重要開放城市几乎所有他認為相關部門的代表。賴昌星的“魔力”究竟何在?

●賴昌星到了落淚時

大陸政經雜志南風窗2001年第一期報道,世界反腐敗史上的重要案件——中國“遠華案”已接近尾聲。在2000年11月8日的一審公開宣判中,廈門海關關長楊前線、福州市公安局局長庄如順、廈門市副市長藍甫、中國工商銀行廈門市分行行長葉季諶等14人被判處死刑,另有56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半個多月后,堪稱“世紀大私梟”的“遠華案”主角賴昌星在加拿大被皇家騎警逮捕,罪名是“涉嫌違反入境條例”。賴昌星終于到了落淚的時候。

賴昌星不愧是“做過大生意”的人,盡管亡命天涯,盡量低調,他仍在溫哥華西57街斥巨資購入一幢連花園面積達上千平方米的豪宅。他多次出入溫哥華唐人街和西區百老匯街的賭場豪賭,每次贏錢,必定打賞全場員工,盡顯豪客本色。他也常与妻子驅車到唐人街購物,尤喜海鮮,每次都買很多生猛魚蝦回家,從不講价,只求“最靚”。

据加拿大傳媒報道,賴昌星夫妻是1999年8月持香港特區護照以游客身份進入加拿大的。皇家騎警指控賴昌星在居加1年多的時間里,往返溫哥華和多倫多兩地達30多次,与本地的“大圈幫”等黑社會組織有密切聯系,跟這些幫派一起走私各類物品,甚至有証据顯示他曾參与多項大型偷運“人蛇”的活動。來自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彩票公司的文件則顯示賴的賭博投注資金和次數都不尋常。移民局基于上述証据,要求難民局扣留賴昌星,不給其難民資格。

賴昌星的律師拉森稱,賴昌星一案不外有四种結果,一种是難民申請成功后釋放;一种是難民申請未果時釋放,賴繼續申請難民身份;一种是判決讓他离開,有30天寬限期,賴昌星必須离境,离開加拿大國境即可;最后一种是驅逐出境,在30天寬限期內如果還不离境,加拿大將強行驅逐他返回原出發地香港。雖然賴案的司法審理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普遍的看法是,賴昌星最終很難逃脫被引渡回中國接受審判的命運。

●賴昌星“魔力”何在?

南風窗說,設想多年以后,當我們的后代看到“遠華案”的歷史卷宗,看到“遠華案”的罪犯名錄,或許他們會發出一聲惊嘆:這個賴昌星是何許人也!竟能引如此多的高官競折腰!賴昌星不過區區一個生意人,小學都沒畢業,卻能夠收買中國一座重要開放城市几乎所有他認為相關部門的代表,而這些部門正是我們地方政權的骨架。如果不是中央政府下了大決心,斷然采取行動,中紀委直接介入查處,“遠華”可能直到今天還在“輝煌”,賴昌星可能還坐著他的挂特种車牌的“奔馳”600防彈轎車隨意馳騁。

報道指出,和以往很多走私分子不同,賴昌星要攻下的是整個廈門海關,不是一兩個關員;他不要偷偷摸摸、小打小鬧地走私,而要大規模、公開化地走私。楊前線出任廈門海關關長之后,在賴昌星“票子、房子、女子、車子、位子”的“五子絕招”之下,眾多海關關員紛紛落水,海關成了“順昌者昌,逆昌者亡”之地。不听賴昌星的,一律調往不管事的單位或邊遠地方海關。向他靠攏的,升官發財,花天酒地。据說,賴昌星笑那些以高速快艇闖關或是半夜偷偷走私的行徑為“做賊”。而載運“遠華”貨物的船則是在白天公然開進廈門港的。海關、公安、工商、邊防,只要知道是“遠華”貨物,全都抬手放行。“遠華”的貨物一到,海關關員連貨都不驗,“遠華”說什么貨就是什么貨,報多少數量就是多少。成品油、汽車、電腦芯片、鋼材、香煙等暢行無阻,國家的海關稅收隨之成為“遠華”的利潤。為了保護走私市場,“遠華”還与一些机构聯手打擊其他走私集團,別的公司要走私,必須向遠華交保護費。廈門海關簡直成了“遠華”的一件擺設,可以任意擺布。

報道說,在進攻腐敗官員方面,賴昌星以“出手大方”聞名。在賴昌星看來,收效最大、賺錢最多的行業,不是高科技,不是第三產業,而是對人際關系的投資,用体力賺錢是下策,用錢賺錢是中策,用關系賺錢才是上策。他非常細心地研究每一個官員的愛好,因為愛好就是貪官的命門。憑著這一看家本領,賴昌星腐蝕百官勢如破竹。官員如是,演藝娛樂圈中的美女就更不在話下了。

据報道,在加拿大關于賴昌星案的听証會上,賴昌星自我辯解說,他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商人。由于辛勤苦干,加上運气好,在20年內將一個小汽車零件公司發展成一個無所不包的企業王國。不錯,賴昌星是有過“辛勤苦干”的創業階段。70年代末在家鄉創辦螺絲厂時,他還不足20歲。為了買到便宜的原材料,他常騎著自行車到80多公里以外的廈門親自采購。賺的完全是血汗錢。從家鄉到石獅,再到廈門,為了創業,為了應付某些部門的管制,為了對付惡霸流氓的滋扰,一介農民出身的賴昌星也付出了相當的代价。在此過程中,賴昌星用錢鋪路,巴結一些官員,多多少少還有點理由。

但自從1994年賴昌星用几十万買了一個單程証移民香港,為走私暴利所誘惑,開始他的“新生意”之后,賴昌星的財富生成過程,便几乎全都是罪惡和肮臟。雖然他也做了些“慈善”事,但不過是為了給“遠華”一件好看的外衣。而賴昌星所謂“運气好”,也不過是“走私致富”的另一种說法。

南風窗認為,對于貪官們來說,賴昌星的“魔力”,不是頭腦智慧,不是發明創造,不是道德人格,而是他所擁有的資本和揮霍資本時的“豪气”。一個小農民企業主的賴昌星,一個大走私頭子的賴昌星,由于擁有資本的不同,在不少官員那里所受禮遇也截然不同。這不能不是“遠華案”給我們的一個重要啟示:在資本面前,我們政權机构中的一些權力代表不堪一擊。資本不僅在腐蝕權力,而且已經成為權力背后的隱性支配者,而權力則成為資本不折不扣的代言人。如果說這是一种“黑金政治”的雛形,相信沒有誰會有疑問。

●“資本魔鬼”的侵襲

文章說,當資本和權力結合,當資本依靠權力或罪惡而生成,資本就變成魔鬼。在當代中國,賴昌星是一個典型的“資本魔鬼”原型,“遠華案”則是“資本驅使一切”的活樣本。据說一些沒怎么見過世面的官員第一次到“遠華”用來待客的“紅樓”時,大嘆“真正感覺到什么是資本主義”。對他們來說,資本的力量真是太神奇、太不可抗拒了。

文章舉例說,比如守法經商、公平競爭的原則。“遠華”的暴利就是建立在非法經商和不公平競爭的基礎上。國家關稅大量流失,成為一己私有。“遠華”大賺走私石油財的同時,國有企業卻舉步維艱。福建煉油厂產品銷售部主任對媒体表示:“走私把我們帶上了崩潰的邊緣。”在1998年初走私高峰期,這家年產成品油數百万吨的大型國有企業每月賣出的成品油几乎等于零。1998年3月,走私柴油最低价曾賣到1400元1吨,遠低于福建省石油公司1780元1吨的最低限价。無論國家油站怎樣降价,賣走私油的油站都可以開出更低的价格。國內各家石油企業,包括江蘇儀征、北京燕化等上市公司在內,產銷量都大受影響。在走私油的衝擊下,全國有3000多口油井關閉,石化企業家家都是油庫爆滿,30多万國有企業工人下崗失業,中石化總公司1998年一季度因此出現的虧損高達25億元。而在中央開始打擊“遠華”走私案一年后,儀征化纖公司盈利比上年猛增67%,是5年中最好的一年。

再比如,對投資人負責的原則。國有資本利用股市大規模換血補血,但像“鄭百文”式的經營,哪個股民不寒心?現在,民間資本也開始利用股市壯大自己,民生銀行上市就是一個重要標志,希望它們不要讓投資人失望。

1/3/2001 12:58:00 AM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1/3/n2917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