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母之死

 
大紀元 >文化網 > 文海暢游 > 品味文選
本站文章搜尋



我的祖母之死


徐志摩

(http://www.epochtimes.com)


一個單純的孩子,
過他快活的時光,
興匆匆的,活潑潑的,
何嘗識別生存與死亡?

這四行詩是英國詩人華茨華斯(William Wordsworth)一首有名的小詩叫做“我們
是七人”(We are Seven)的開端,也就是他的全詩的主意。這位愛自然,愛兒童的
詩人,有一次碰著一個八歲的小女孩,發鬈蓬松的可愛,他問她兄弟姊妹共有幾人,她
說我們是七個,兩個在城堙A兩個在外國,還有一個姊妹一個哥哥,在她家堛近教堂
的墓園堮I著。但她小孩的心理,卻不分清生與死的界限,她每晚攜著她的乾點心與小
盤皿,到那墓園的草地堙A獨自的吃,獨自的唱,唱給她的在土堆堹v著的兄姊聽,雖
則他們靜悄悄的莫有回響,她爛漫的童心卻不曾感到生死間有不可思議的阻隔;所以任
憑華翁多方的譬解,她只是睜著一雙靈動的小眼,回答說:
“可是,先生,我們還是七人。”


其實華翁自己的童真。也不讓那小女孩的完全:他曾經說“在孩童時期,我不能相
信我自己有一天也會得悄悄的躺在墳堙A我的骸骨會得變成塵土。”又一次他對人說
“我做孩子時最想不通的,是死的這回事將來也會得輪到我自己身上。”

孩子們天生是好奇的,他們要知道貓兒為什麼要吃耗子,小弟弟從哪媗雈X來的,
或是究竟先有雞還是先有雞蛋;但人生最重大的變端——死的現象與實在,他們也只能
含糊的看過,我們不能期望一個個小孩子們都是搔頭窮思的丹麥王子。他們臨到喪故,
往往跟著大人啼哭;但他只要眼淚一乾,就會到院子婼薸楔l,趕蝴蝶,就使在屋子
長眠不醒了的是他們的親爹或親娘,大哥或小妹,我們也不能盼望悼死的悲哀可以完全
翳蝕了他們稚羊小狗似的歡欣。你如其對孩子說,你媽死了,你知道不知道——他十次
埵酗E次只是對著你發呆;但他等到要媽叫媽,媽偏不應的時候,他的嫩頰上就會有熱
淚流下。但小孩天然的一種表情,往往可以給人們最深的感動。我生平最忘不了的一次
電影,就是描寫一個小孩愛戀已死母親的種種天真的情景。她在園堿搡堛寣A園丁告訴
她這花在泥堙A澆下水去,就會長大起來。那天晚上天下大雨,她睡在床上,被雨聲驚
醒了,忽然想起園丁的話,她的小腦筋奡N發生了絕妙的主意。她偷偷的爬出了床,走
下樓梯,到書房堨h拿下桌上供著的她死母的照片,一把揣在懷堙A也不顧傾倒著的大
雨,一直走到園堙A在地上用園丁的小鋤掘松了泥土,把她懷堛瑪侀,謹慎的取了出
來,栽在泥堙A把松泥掩護著;她做完了工就蹲在那埵u候——一個三四歲的女孩,穿
著白色的睡衣,在深夜的暴雨堙A蹲在露天的地上,專心篤意的盼望已經死去的親娘,
像花草一般,從泥土媯o長出來!


我初次遭逢親屬的大故,是二十年前我祖父的死,那時我還不滿六歲。那是我生平
第一次可怕的經驗,但我追想當時的心理,我對於死的見解也不見得比華翁的那位小姑
娘高明。我記得那天夜堙A家堣H吩咐祖父病重,他們今夜不睡了,但叫我和我的姊妹
先上樓睡去,回頭要我們時他們會來叫的。我們就上樓去睡了,底下就是祖父的臥房,
我那時也不十分明白,只知道今夜一定有很怕的事,有火燒、強盜搶、做怕夢,一樣的
可怕。我也不十分睡著,只聽得樓下的急步聲、碗碟聲、喚婢僕聲、隱隱的哭泣聲,不
息的響音。過了半夜,他們上來把我從睡夢堜磥F下去,我醒過來只聽得一片的哭聲,
他們已經把長條香點起來,一屋子的煙,一屋子的人,圍攏在床前,哭的哭,喊的喊,
我也捱了過去,在人叢堸蓮搕j床堛漲n祖父。忽然聽說醒了醒了,哭喊聲也歇了,我
看見父親爬在床堙A把病父抱持在懷堙A祖父倚在他的身上,雙眼緊閉著,口婸庰菑@
塊黑色的藥物他說話了,很輕的聲音,雖則我不曾聽明他說的什麼話,後來知道他經過
了一陣昏暈,他又醒了過來對家人說:“你們吃嚇了,這算是小死。”他接著又說了好
幾句話,隨講音隨低,呼氣隨微,去了,再不醒了,但我卻不曾親見最後的彌留,也許
是我記不起,總之我那時早已跪在地板上,手媕熊菢說A跟著大眾高聲的哭喊了。


此後我在親戚家收殮雖則看得不少,但死的實在的狀況卻不曾見過。我們唸書人的
幻想力是比較的豐富,但往往因為有了幻想力,就不管生命現象的實在,結果是書呆子,
陸放翁說的“百無一用是書生”。人生的範圍是無窮的:我們少年時精力充足什麼都不
怕嘗試,只愁沒有出奇的事情做,往往抱怨這宇宙太窄,青天太低,大鵬似的翅膀飛不
痛快,但是……但是平心的說,且不論奇的、怪的、特別的、離奇的,我們姑且試問人
生堻怜禰貌漕さ瞗A最單純的、最普遍的、最平庸的、最近人情的經驗,我們究竟能有
多少的把握,我們能有多少深徹的了解,我們是否都親身經歷過?譬如說:生產、戀愛、
痛苦、悲、死、妒、恨、快樂、真疲倦、真飢餓、渴、毒燄似的渴、真的幸福、凍的刑
罰、懺悔,種種的情熱。我可以說,我們平常人生觀、人類、人道、人情、真理、哲理、
本能等等名詞不離口吻的唸書人們,什麼文學家,什麼哲學家——關於真正人生基本的
事實的實在,知道的——恐怕是極微至鮮,即使不等於圓圈。我有一個朋友,他和他夫
人的感情極厚,一次他夫人臨到難產,因為在外國,所以進醫院什麼都得他自己照料,
最後醫生宣言只有用手術一法,但性命不能擔保,他沒有法子,只好和他半死的夫人訣
別(解剖時親屬不準在旁的)。滿心毒魔似的難受,他出了醫院,走在道上,走上橋去,
像得了離魂病似的,心脈舂臼似的跳著,最後他聽著了教堂和緩的鐘聲,他就不自主的
跟著鐘聲,進了教堂,跟著在做禮拜的跪著、禱告、懺悔、祈求、唱詩、流淚(他並不
是信教的人),他這樣的捱過時刻,後來回轉醫院時,一步步都是慘酷的磨難,比上行
刑場的犯人,加倍的難受,他怕見醫生與看護婦,仿佛他的命運是在他們的手掌奡今菕C
事後他對人說“我這才知道了人生一點子的意味!”


所以不曾經歷過精神或心靈的大變的人們,只是在生命的戶外徘徊,也許偶爾猜想
到幾分牆內的動靜,但總是浮的淺的,不切實的,甚至完全是隔膜的。人生也許是個空
虛的幻夢,但在這幻象中,生與死,戀愛與痛苦,畢竟是陡起的奇峰,應得激動我們徬
徨者的注意,在此中也許有可以感悟到一些幻堛滲u,虛中的實,這浮動的水泡不曾破
裂以前,也應得飽吸自由的日光,反射幾絲顏色!

我是一隻不羈的野駒,我往往縱容想象的猖狂,詭辯人生的現實;比如憑借凹折的
玻璃,覺察當前景色。但時而復再,我也能從煩囂的雜響中聽出清新的樂調,在眩耀的
雜彩堙A看出有條理的意匠。這次祖母的大故,老家庭的生活,給我不少靜定的時刻,
不少深刻的反省。我不敢說我因此感悟了部分的真理,或是取得了苦乾的智慧;我只能
說我因此與實際生活更深了一層的接觸,益發激動我對於人生種種好奇的探討,益發使
我驚訝這迷謎的玄妙,不但死是神奇的現象,不但生命與呼吸是神奇的現象,就連日常
的生活與習慣與迷信,也好像放射著異樣的光閃,不容我們擅用一兩個形容詞來概狀,
更不容我們昌言什麼主義來抹煞——一個革新者的熱心,碰著了實在的寒冰!


我在我的日記娷膝X一封不曾寫完不曾付寄的信,是我祖母死後第二天的早上寫的。
我時在極強烈的極鮮明的時刻內,很想把那幾日經過感想與疑問,痛快的寫給一個同情
的好友,使他在數千堨~也能分嘗我強烈的鮮明的感情。那位同情的好友我選中了通伯
。但那封信卻只起了一個呆重的頭,一為喪中忙,二為我那時眼熱不耐用心,始終不
曾寫就,一直挨到現在再想補寫,恐怕強烈已經變弱,鮮明已經透暗,逃亡的囚逋,不
易追獲的了。我現在把那封殘信錄在這堙A再來追摹當時的情景。通伯,即陳源(西瀅)。

通伯:
我的祖母死了!從昨夜十時半起,直到現在,滿屋子只是號啕呼搶的悲音,與和尚、
道士、女僧的禮懺鼓磬聲。二十年前祖父喪時的情景,如今又在眼前了。忘不了的情景!
你願否聽我講些?

我一路回家,怕的是也許已經見不到老人,但老人卻在生死的交關仿佛存心的彌留
著,等待她最鐘愛的孫兒——即不能與他開言訣別,也使他尚能把握她依然溫曖的手掌,
撫摩她依然跳動著的胸懷,凝視她依然能自開自闔雖則不再能表情的目睛。她的病是腦
充血的一種,中醫稱為“卒中”(最難救的中風)。她十日前在暗房媗捆痍辿a,從此
不再開口出言,登仙似的結束了她八十四歲的長壽,六十年良妻與賢母的辛勤,她現在
已經永遠的脫辭了煩惱的人間,還歸她清淨自在的來處。我們承受她一生的厚愛與蔭澤
的兒孫,此時親見,將來追念,她最後的神化,不能自禁中懷的摧痛,熱淚暴雨似的盆
湧,然痛心中卻亦隱有無窮的讚美,熱淚中依稀想見她功成德備的微笑,無形中似有不
朽的靈光,永遠的臨照她綿衍的後裔……


舊曆的乞巧那一天,我們一大群快活的遊蹤,驢子灰的黃的白的,轎子四個腳夫抬
的,正在山海關外紆回的、曲折的繞登角山的棲賢寺,面對著殘圯的長城,巨蟲似的爬
山越嶺,隱入煙靄的迷茫。那晚回北戴河海濱住處,已經半夜,我們還打算天亮四點鐘
上蓮峰山去看日出,我已經快上床,忽然想起了,出去問有信沒有,聽差遞給我一封電
報,家堥茠漸|等電報。我就知道不妙,果然是“祖母病危速回”!我當晚就收拾行裝,
趕早上六時車到天津,晚上才上津浦快車。正嫌路遠車慢,半路又為水發衝壞了軌道過
不去,一停就停了十二點鐘有餘,在車埵h過了一夜,直到第三天的中午方才過江上滬
寧車。這趟車如其準點到上海,剛好可以接上滬杭的夜車,誰知道又誤了點,誤了不多
不少的一分鐘,一面我們的車進站,他們的車頭嗚的一聲叫,別斷別斷的去了!我若然
是空身子,還可以冒險跳車,偏偏我的一雙手又被行李雇定了,所以只得定著眼睛送它
走。

所以直到八月二十二日的中午我方才到家。我給通伯的信說“怕是已經見不著老人”,
在路上那幾天真是難受,縮不短的距離沒有法子,但是那急人的水發,急人的火車,幾
面湊攏來,叫我整整的遲一晝夜到家!試想病危了的八十四歲的老人,這二十四點鐘不
是容易過的,說不定她剛巧在這個期間內有什麼動靜,那才叫人抱憾哩!但是結果還算
沒有多大的差池——她老人家還在生死的交關等著!


奶奶——奶奶——奶奶!奶——奶!你的孫兒回來了,奶奶!沒有回音。老太太闔
著眼,仰面躺在床堙A右手拿著一把半舊的雕翎扇很自在的扇動著。老太太原來就怕熱,
每年暑天總是扇子不離手的,那幾天又是特別的熱。這還不是好好的老太太,呼吸頂勻
淨的,定是睡著了,誰說危險!奶奶,奶奶!她把扇子放下了,伸手去摸著頭頂上掛著
的冰袋,一把抓得緊緊的,呼了一口長氣,像是暑天趕道兒的喝了一碗涼湯似的,這不
是她明明的有感覺不是?我把她的手拿在我的手堙A她似乎感覺我手心的熱,可是她也
讓我握著,她開眼了!右眼張得比左眼開些,瞳子卻是發呆,我拿手指在她的眼前一挑,
她也沒有瞬,那準是她瞧不見了——奶奶,奶奶,——她也真沒有聽見,難道她真是病
了,真是危險,這樣愛我疼我寵我的好祖母,難道真會得……我心堣@陣的難受,鼻子
堣@陣的酸,滾熱的眼淚就迸了出來。這時候床前已經擠滿了人,我的這位,我是那位,
我一眼看過去,只見一片慘白憂愁的面色,一雙雙裝滿了淚珠的眼眶。我的媽更看的憔
悴。她們已經伺候了六天六夜,媽對我講祖母這回不幸的情形,怎樣的她夜飯前還在大
廳上吩咐事情,怎樣的飯後進房去自己擦臉,不知怎樣的閃了下去,外面人聽著響聲才
進去,已經是不能開口了,怎樣的請醫生,一直到現在還沒有轉機……

一個人到了天倫骨肉的中間,整套的思想情緒,就變換了式樣與顏色。你的不自然
的口音與語法沒有用了;你的耀眼的袍服可以不必穿了;你的潔白的天使的翅膀,預備
飛翔出人間到天堂的,不便在你的慈母跟前自由的開豁;你的理想的樓台亭閣,也不輕
易的放進這二百年的老屋;你的佩劍、要寨、以及種種的防禦,在爭競的外界即使是必
要的,到此只是可笑的累贅。在這堙A不比在其餘的地方,他們所要求於你的,只是隨
熟的聲音與笑貌,只是好的,純粹的本性,只是一個沒有斑點子的赤裸裸的好心。在這
些純愛的骨肉的經緯中心,不由得你不從你的天性堜漭X最柔糯亦最有力的幾縷絲線來
加密或是縫補這幅天倫的結構。

所以我那時坐在祖母的床邊,念著兩朵熱淚,聽母親敘述她的病況,我腦中發生了
異常的感想,我像是至少逃回了二十年的光陰,正如我膝前子姪輩一般的高矮,回復了
一片純樸的童真,早上走來祖母的床前,揭開帳子叫一聲軟和的奶奶,她也回叫了我一
聲,伸手到塈犮h摸給我一個蜜棗或是三片狀元糕,我又叫了一聲奶奶,出去玩了,那
是如何可愛的辰光,如何可愛的天真,但如今沒有了,再也不回來了。現在床婼鷁菄滿A
還不是我的親愛的祖母,十個月前我伴著到普陀登山拜佛清健的祖母,但現在何以不再
答應我的呼喚,何以不再能表情,不再能說話,她的靈性哪堨h了,她的靈性哪堨h了?


一天,一天,又是一天——在垂危的病塌前過的時刻,不比平常飛駛無礙的光陰,
時鐘上同樣的一聲的嗒,直接的打在你的焦急的心堙A給你一種模糊的隱痛——祖母還
是照樣的眠著,右手的脈自從起病以來已是極微僅有的,但不能動彈的卻反是有脈的左
側,右手還是不時在揮扇,但她的呼吸還是一例的平勻,面容雖不免瘦削,光澤依然不
減,並沒有顯著的衰象,所以我們在旁邊看她的,差不多每分鐘都盼望她從這長期的睡
眠中醒來,打一個呵欠,就開眼見人,開口說話——果然她醒了過來,我們也不會覺得
離奇,像是原來應當似的。但這究竟是我們親人絕望中的盼望,實際上所有的醫生,中
醫、西醫、針醫,都已一致的回絕,說這是“不治之症”。中醫說這脈象是憑証,西醫
說腦殼埵摨獊}裂,雖則植物性機能——呼吸、消化——不曾停止,但言語中樞已經斷
絕——此外更專門更玄學更科學的理論我也記不得了。所以暫時不變的原因,就在老太
太本來的體元太好了,拳術家說的“一時不能散工”,並不是病有轉機的兆頭。

我們自己人也何嘗不明白這是個絕症;但我們卻總不忍自認是絕望:這“不忍”便
是人情。我有時在病榻前,在淒悒的靜默中,發生了重大的疑問。科學家說人的意識與
靈感,只是神經系最高的作用,這複雜,微妙的機械,只要部分有了損傷或是停頓,全
體的動作便發生相當的影響;如其最重要的部分受了擾亂,他不是變成反常的瘋癲,便
是完全的失去意識。照這一說,體即是用,離了體即沒有用;靈魂是宗教家的大謊,人
的身體一死什麼都完了。這是最乾脆不過的說法,我們活著時有這樣有那樣已經健夠麻
煩,盡夠受,誰還有興緻,誰還願意到墳墓的那一邊再去發生關係,地獄也許是黑暗的,
天堂是光明的,但光明與黑暗的區別無非是人類專擅的假定,我們只要擺脫這皮囊,還
歸我清靜,我就不願意頭戴一個黃色的空圈子,合著手掌跪在雲端堥罪!

再回到事實上來,我的祖母——一位神智最清明的老太太——究竟在哪堙H我既然
不能斷定因為神經部分的震裂她的靈感性便永遠的消減,但同時她又分明的失卻了表情
的能力,我只能設想她人格的自覺性,也許比平時消淡了不少,卻依舊是在著,像在夢
魘堭N醒未醒時似的,明知她的兒女孫曾不住的叫喚她醒來,明知她即使要永別也總還
有多少的囑咐,但是可憐她的睛球再不能反映外界的印象,她的聲帶與口舌再不能表達
她內心的情意,隔著這脆弱的肉體的關係,她的性靈再不能與他最親的骨肉自由的交通
——也許她也在整天整夜的伴著我們焦急,伴著我們傷心,伴著我們出淚,這才是可憐,
這才真叫人悲感哩!


到了八月二十七那天,離她起病的第十一天,醫生吩咐脈象大大的變了,叫我們當
心,這十一天內每天她只嚥入很困難的幾滴稀薄的米湯,現在她的面上的光澤也不如早
幾天了,她的目眶更陷落了,她的口部的筋肉也更寬弛了,她右手的動作也減少了,即
使拿起了扇子也不再能很自然的扇動了——她的大限的確已經到了。但是到晚飯後,反
是沒有什麼顯象。同時一家人著了忙,準備壽衣的、準備冥銀的、準備香燈等等的。我
從堥咱X外,又從外走進堙A只見匆忙的腳步與嚴肅的面容。這時病人的大動脈已經微
細的不可辨,雖則呼吸還不至怎樣的急促。這時一門的骨肉已經齊集在病房堙A等候那
不可避免的時刻。到了十時光景,我和我的父親正坐在房的那一頭一張床上,忽然聽得
一個哭叫的聲音說——“大家快來看呀,老太太的眼睛張大了!”這尖銳的喊聲,仿佛
是一大桶的冰水澆在我的身上,我所有的毛管一齊豎了起來,我們踉蹌的奔到了床前,
擠進了人叢。果然,老太太的眼睛張大了,張得很大了!這是我一生從不曾見過,也是
我一輩子忘不了的眼見的神奇(恕罪我的描寫!)不但是兩眼,面容也是絕對的神變了
(transfigured),她原來皺縮的面上,發出一種鮮潤的彩澤,仿佛半淤的血脈,又一
度充滿了生命的精液,她的口,她的兩頰,也都回復了異樣的豐潤;同時她的呼吸漸漸
的上升,急進的短促,現在已經幾乎脫離了氣管,只在鼻孔堹凗T的呼出了。但是最神
奇不過的是一雙眼睛!她的瞳孔早已失去了收斂性,呆頓的放大了。但是最後那幾秒鐘!
不但眼眶是充分的張開了,不但黑白分明,瞳孔銳利的緊斂了,並且放射著一種不可形
容,不可信的輝光,我只能稱他為“生命最集中的靈光”!這時候床前只是一片的哭聲,
子媳喚著娘,孫子喚著祖母,婢僕爭喊著老太太,幾個稚齡的曾孫,也跟著狂叫太太……
但老太太最後的開眼,仿佛是與她親愛的骨肉,作無言的訣別,我們都在號泣的送終,
她也安慰了,她放心的去了。在幾秒時內,死的黑影已經移上了老人的面部,遏滅了生
命的異彩,她最後的呼氣,正似水泡破裂,電光杳滅,菩提的一響,生命呼出了竅,什
麼都止息了。

十一
我滿心充塞了死象的神奇,同時又須顧管我有病的母親,她那時出性的號啕,在地
板上滾著,我自己反而哭不出來;我自己也覺得奇怪,眼看著一家長幼的涕淚滂沱,耳
聽著狂沸似的呼搶號叫,我不但不發生同情的反應,卻反而達到了一個超感情的,靜定
的,幽妙的意境,我想象的看見祖母脫離了軀殼與人間,穿著雪白的長袍,冉冉的上升
天去,我只想默默的跪在塵埃,讚美她一生的功德,讚美她一生的圓寂。這是我的設想!
我們內地人卻沒有這樣純粹的宗教思想;他們的假定是不論死的是高年厚德的老人或是
無知無愆的幼孩,或是罪大惡極的凶人,臨到彌留的時刻總是一例的有無常鬼、摸壁鬼、
牛頭馬面、赤發獠牙的陰差等等到門,拿著鐐鍊枷鎖,來捉拿陰魂到案。所以燒紙帛是
平他們的暴戾,最後的呼搶是沒奈何的訣別。這也許是大部分臨死時實在的情景,但我
們卻不能概定所有的靈魂都不免遭受這樣的凌辱。譬如我們的祖老太太的死,我只能想
象她是登天,只能想象她慈祥的神化——像那樣鼎沸的號啕,固然是至性不能自禁,但
我總以為不如匐伏隱泣或默禱,較為近情,較為合理。

理智發達了,感情便失了自然的濃摯;厭世主義的看來,眼淚與笑聲一樣是空虛的,
無意義的。但厭世主義姑且不論,我卻不相信理智的發達,會得妨礙天然的情感;如其
教育真有效力,我以為效力就在剝削了不合理性的“感情作用”,但決不會有損真純的
感情;他眼淚也許比一般人流得少些,但他等到流淚的時候,他的淚才是應流的淚。我
也是智識愈開流淚愈少的一個人,但這一次卻也真的哭了好幾次。一次是伴我的姑母哭
的,她為產後不曾復元,所以祖母的病一直瞞著她,一直到了祖母故後的早上方才通知
她。她扶病來了,她還不曾下轎,我已經聽出她在啜泣,我一時感覺一陣的悲傷,等到
她出轎放聲時,我也在房中欷欷不住。又一次是伴祖母當年的贈嫁婢哭的。她比祖母小
十一歲,今年七十三歲,亦已是個白發的婆子,她也來哭他的“小姐”,她是見著我祖
母的花燭的唯一個人,她的一哭我也哭了。

再有是伴我的父親哭的。我總是覺得一個身體偉大的人,他動情感的時候,動人的
力量也比平常人偉大些。我見了我父親哭泣,我就忍不住要伴著淌淚。但是感動我最強
烈的幾次,是他一人倒在床堙A反復的啜泣著,叫著媽,像一個小孩似的,我就感到最
熱烈的傷感,在他偉大的心胸堮鶺雃的起伏,我就感到母子的感情的確是一切感情的
起原與總結,等到一失慈愛的蔭庇,仿佛一生的事業頓時莫有了根柢,所有的快樂都不
能填平這唯一的缺陷;所以他這一哭,我也真哭了。

但是我的祖母果真是死了嗎?她的軀體是的。但她是不死的。詩人勃蘭恩德ヾ(Br
yant)說:

So live,that when thy summons comes to join the
innu-merable carav an which moves to that mysterious
realm where each one takes his chamber in the silent
halls of death,then go not,like the quarry slave at night
scourged to his dungeon,but sustained and soothed·
By an unfaltering truth,approach thy grave like
one that wraps the drapery or his couchQSQS,about
him,and lies,down to pleasant dreams·ゝ   ヾ

勃蘭恩德,通譯布賴恩特(1794—1878),美國詩人。

ゝ這段英文大意是:“這樣的生命力,一旦得到召喚,便加入到綿延不斷的大篷車
隊,駛向等神秘王國。在籠罩著死亡的寂靜的宅第堙A每個人羈守他自己的房間,再也
無法脫身。如同採石礦的奴隸夜間在地牢中被無情地鞭笞,卻只有平靜和忍耐。

如果我們的生前是盡責任的,是無愧的,我們就會安坦的走近我們的墳墓,我們的
靈魂堣ㄦ|有慚愧或侮恨的齧痕。人生自生至死,如勃蘭恩德的比喻,真是大隊的旅客
在不盡的沙漠中進行,只要良心有個安頓,到夜塈A臥倒在帳幕堣]就不怕噩夢來纏繞。

“一個永恆不變的真理,走近墳墓就像一個人掩上他床邊的帷幕,然後躺下進入愉
快的夢鄉。”

我的祖母,在那舊式的環境堙A到我們家來五十九年,真像是做了長期的苦工,她
何嘗有一日的安閒,不必說子女的嫁娶,就是一家的柴米油鹽,掃地抹桌,哪一件事不
在八十歲老人早晚的心上!我的伯父快近六十歲了,但他的起居飲食;還差不多完全是
祖母經管的,初出世的曾孫如其有些身熱咳嗽,老太太晚上就睡不安穩;她愛我寵我的
深情,更不是文字所能描寫;她那深厚的慈蔭,真是無所不包,無所不蔽。但她的身心
即使勞碌了一生,她的報酬卻在靈魂無上的平安;她的安慰就在她的兒女孫曾,只要我
們能夠步她的前例,各盡天定的責任,她在冥冥中也就永遠的微笑了。

十一月二十四日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夜半松風---徐志摩 (9/25/2001)    
  • 滬杭車中---徐志摩 (9/25/2001)    
  • 變與不變---徐志摩 (9/25/2001)    
  • 古怪的世界--- 徐志摩 (9/24/2001)    
  • 月下雷峰影片---徐志摩 (9/24/2001)    
  • 去 罷--- 徐志摩 (9/15/2001)    
  • 山 中--- 徐志摩 (9/13/2001)    
  • 難 得---徐志摩 (9/13/2001)    
  •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徐志摩 (8/27/2001)    
  • 我來揚子江邊買一把蓮蓬---徐志摩 (8/17/2001)    
  • 再不見雷峰---徐志摩 (8/17/2001)    
  • 偶然 --徐志摩 (11/6/2000)    
  • 再別康橋 --徐志摩 (11/6/2000)

    打印機版

  • 主編信箱 | 投稿信箱| 廣告服務


    使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本網站, 可獲得最佳效果。
    大紀元集團公司 2000-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