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女友奔走救徐偉:一個中華民族的熱血男儿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5月20日訊】我是徐偉的女朋友。2001年3月13日中午,我去徐偉的宿舍找他,可是當我來到宿舍時,我惊了:人不見了,計算机也不見了,屋子狼籍不堪。我的第一念頭是:遭到搶劫了,必須馬上通知徐偉。可是我呼他并沒有回音,打電話到他單位,卻得知單位也在找他,我不停地呼他,卻一點回聲都沒有,情急之下,我撥通了110報警。

第二天,我從他單位的人打听到,北京市安全局在3月14日通知單位,徐偉涉嫌危害社會安全,已被拘留。3月15日,我從管理徐偉宿舍的居委會王某那了解到,安全局和公安局的人(穿著便衣)3月13日上午對15樓18號進行了搜查(抄家,有無搜查令沒有人看到),王某是無意間碰到當地的片警吳某(我報警后,對我錄口供的人)知道的,由于安全局的人怕有人報警,事先与吳某打了招呼。我才悟出,為什么在第二天,我呼吳要告訴他具體少了哪些物品時,他并沒有理睬我。(被搜走的物品包括電腦、照相机、新聞采訪机、書籍、信件、學位證書、英語考級證書、女友的個人照片、音箱 、新郵票冊、手机及充電器、接線板等)

我等待了一個月,至4月12日,除了知道徐偉被市國安的人帶走了,至于徐偉具體在哪里以及何故被捕,市國安拒絕回答。我知道自己必須与徐偉的家人取得聯系,他們認為我僅僅是徐偉的女友,無權過問此事,可他們總應該對徐偉的親屬有個交待吧?在4月15日我終于与徐偉的父親取得了聯系,并告知發生的事情,老人在得知儿子的近況后 ,連夜從山東奔赴北京,徐偉是他唯一的孩子,可老人在給市國安打電話詢問徐偉的情況時,他們借听不懂老人的口音為辭,推脫不理。4月20日,徐偉的單位接到市國安關于被捕人親屬或單位的通知,通知上寫道:犯罪嫌疑人因被控犯有“顛覆國家政權罪”經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批准決定于4月19日由本局(市國安)執行逮捕,現羈押在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看守所。市國安讓單位通知親屬,同時通知單位開除徐偉的党籍和公職。4月24日上午,單位与徐偉的父親聯系上,單位把一份被捕人親屬或單位的通知書的手抄复印件交給了徐偉的父親,這是自3月13日徐偉秘密被捕以來第一次正式向徐偉的家屬進行了通知,而且對于事實真相,他們拒絕回答。4月24日下午,市國安通知徐偉的單位,讓單位通知家屬送一些生活用品和2000元錢給徐偉。可單位的人帶著徐偉的父親徐連胜去送生活用品和錢時,市國安并沒有接待老人,更沒有讓老人跨進門檻一步,反而責備單位“怎么把他給帶來了?!”事后,給徐偉的換洗衣服和錢便存放在了單位。市國安的人說,他們很忙,有空會去拿的。至今沒有動靜,也許他們不會忘記吧?

徐偉1974年出生于山東,92年考入北京師范大學,大學時入党(据說在投票表決時,全班全票通過),96年保送讀研,99年獲哲學碩士學位,同年分配到北京某報社當記者。徐偉品學兼优,在校期間他曾獲得學校設立的多种獎項,工作期間也頗受領導賞識。在他被捕的消息傳出來后,不僅僅作為我們這些熟知他的朋友感到吃惊,就是他的單位也感到非常震惊。徐偉是一個善良、朴實、樂于助人、具備高風格的人,同時也是一個有著獨立思想、懮國懮民、上進的知識青年。我為擁有這樣一位朋友而感到自豪,同時我也為這樣一位优秀的知識青年卻受如此之遭遇而深感不平。

雖然市國安拒絕透露徐偉被捕的原因,但從這次事件涉及到的北京几所高校的大學生(新青年學會的成員,曾被市國安不同天數的拘留、查問、搜查過,但并未逮捕)那了解到,徐偉和几個好朋友(包括一些學生)組織了一個新青年學會,他們偶爾聚在一塊,進行一些社會現實及思潮的探討。也正是這個學會,被市國安定為“非法組織”,几個知識分子和几名大學生滿怀對祖國對社會對人民的無限熱愛,在一個法制國家里,行使著法律賦予公民應享有的權利,手無寸鐵,卻被戴上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在校學生因處于特殊敏感的位置,便可幸免,而剛剛踏出校門的徐偉等就可隨意秘捕、抄家、關押。一個內情人對我說:“相信徐偉,也相信我們,我們沒有做過任何違反法律的事情,我們只是任意抒發自己的思想,探討中國的未來,深思現今社會存在的問題,關注著中國的政治改革。他們硬要說我們是一個組織,我們根本不算是一個組織,我們只是几個朋友偶爾聚到一起,既沒有机构也沒有經費,我們什么都沒有。”她還說:“北京市國家安全局早已在徐偉、楊子立、靳海科、張彥華、張宏海等思想進步的青年上學期間就盯上他們了,并且市國安對此已經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如果一無所獲,無法向上級交代這么多年的經費開銷。所以他們就在2001年3月13日對徐偉、楊子立、靳海科、張彥華、張宏海下了毒手。而由于我們這些在校學生比較敏感,所以我們才幸免遇難。”

北京師范大學有個學生社團——“農民之子”,徐偉是該社團的特邀顧問。“農民之子”主要關注三農問題(農民、農業、農村),是一個積極向上的學生社團,在北京的高校中是很有影響的几個學生社團之一。

徐偉曾擔任中國農村勞動力資源開發研究會社會工作部部長,在99年底至2000年8月份該研究會的一個課題研討中,徐偉組織北京几所高校的的优秀教師,利用周末時間,為北京周邊的民工子弟學校進行無償的對校長和教師的培訓活動,同時他和楊子立等人一起組織北京几所高校的大學生為民工子弟學校的孩子們進行義務教學。在那段時間里,徐偉平時既要完成自己單位的工作任務,同時還要做好培訓工作的各种事項,比如:一些民工子弟學校一開始并不信任他們,這就要對這些學校進行思想開導工作,讓他們了解并且不要拒絕這份對他們真誠的幫助与關愛、邀請一些高校的有經驗的优秀教育工作者為這些校長和教師進行授課的聯系工作等等。周末一大早,他就跑到郊區的培訓點,進行具體的組織工作。在大半年的時間里,北京有30—40所民工子弟學校的教師受到過培訓,并獲得培訓證書。而徐偉卻瘦了一圈。那些從沒有被人關心過,也沒有受過正式培訓的民工子弟學校的校長和教師感到無比的溫暖和感激。《東方時空》曾對此進行過專題報道,徐偉被他們邀請為特邀嘉賓之一,同時徐偉也是《東方時空》節目所邀請過的特邀嘉賓中最年輕的一位。徐偉的朋友楊子立及其妻子路坤、靳海科、張宏海等等都曾為!民工子弟學校的孩子們免費上課。

2000年9月份,徐偉曾同北京及武漢的几所高校的大學生,去湖北,深入農村,對農民進行有關村民自治的義務宣傳活動,得到當地政府的支持,同時也受到當地農民的高度贊揚。

在2001年2月,他和几個好友去山西進行村民自治的義務宣傳活動,具體情況我還沒來得及問他,可是在3月13日,他就被秘密拘捕了… …

我抗議北京市國家安全局,我要求你們立即釋放徐偉及楊子立、靳海科、張彥華、張宏海,他們根本沒有触犯任何中國的法律,他們是一群优秀的中國熱血男儿。如果在當今冷漠而自私的中國冷血青年中有万分之一是徐偉、楊子立等這樣的人,中國早就不是今天這個模樣了。我為有徐偉這樣的男友感到偉大的自豪 !(2001年5月20日)(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楊子立獲頒中國青年人權獎 (5/17/2001)    
  • 海外“天安門一代”今設立並頒發中國青年人權獎 (5/16/2001)    
  • 楊子立文選:民主和法治沒有先后之別 (5/1/2001)    
  • 張偉國 : 悼《羊子的思想家園》 (4/30/2001)    
  • 路坤: 我在北京市安全局拘留所的經歷 (4/27/2001)    
  • 王丹: 自由知識分子正在重新整合 (4/26/2001)    
  • 【紀元專欄】劉曉波: 我認識的楊子立和路坤 (4/26/2001)    
  • 紐約時報: 中共拘押自由派人士、電腦專家楊子立 (4/22/2001)    
  • 馬強﹕依法保護楊子立的公民自由和安全 (4/21/2001)    
  • 路坤﹕強烈要求安全局立即釋放我的丈夫楊子立 (4/21/2001)    
  • 何德普﹕抗議安全局綁架異議人士楊子立 (4/21/2001)    
  • 楊子立文選:謝選駿的自由肅不清 (4/21/2001)    
  • 清華師生揭露 國安秘密綁架楊子立內幕 (4/21/2001)    
  • 路坤: 致聯合國人權大會的公開信 (4/20/2001)    
  • 傳北京軟件工程師被中共國安局拘捕 (4/19/2001)    
  • 楊子立文選:論階級專政的謬誤 (4/19/2001)    
  • 羊子(楊子立):共産主義的幽靈 (4/19/2001)    
  • 路坤﹕關于楊子立情況的一點補充 (4/18/2001)    
  • 北京大學師生抗議安全局秘密綁架楊子立 (4/16/2001)    
  • 強烈要求北京市安全局立即釋放我的丈夫楊子立 (4/15/2001)
  • 評論
    2001-05-20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