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 鄭義:未完成的懺悔

鄭義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6月1日訊】 12年前的那個五月,三位義士從長沙火車站登上北行的列車,去成就一項驚天動地的偉業。行前,他們將一幅長達數米的黑色標語懸挂於站前廣場,上書12個大字:“結束一党專政,建設民主中國”。多年後,當人們回顧歷史之際,驚奇地發現:他們的思想高於當時的公開訴求,並成爲那場悲壯運動的偉大遺訓。

五月二十三日,戒嚴令發佈第三天,三位義士把十幾枚雞蛋奮力擲向高挂于天安門城樓正中的毛澤東像。蛋殼破碎了,事先裝灌的顔料如炸彈爆裂,在毛澤東威嚴肖像上留下了紅黃藍三原色組成的汙迹。已故君王的眉心被藍色擊中,幾條長達數米的深藍色垂線如鋒利刀鋒,劃破一個殘忍時代的虛假莊嚴。時間停止。三位來自毛澤東故鄉湖南瀏陽的義士——一位美術家、一位小學教師、一位汽車司機——創作了一幅暴政必亡的經典畫面。10年後,爲紀念八九民運十周年,美國國會舉行了一個圖片展覽。我有幸參與選擇圖片,並撰寫解說詞。這張圖片被放置於顯眼位置,其中也暗含了我個人的歉疚之情。

壯舉完成之後,三位義士旋即被維持秩序的學生糾察隊扭送警局。10天後,軍隊血洗北京,“天安門三君子”分別被判處無期、20年及16年徒刑,爲八九民運參與者被判處的最重的刑罰之一。爲首者喻東嶽系老民運戰士,學生時代就參與民主運動,被捕時年僅二十二歲。近日媒體報道,喻東嶽至今仍身陷牢獄,被種種非人迫害折磨得精神失常,骨瘦如柴,步履艱難。“中國和平”執行主席唐柏橋先生代表喻東嶽家人呼籲海內外人士關注喻東嶽命運,爭取早日釋放或保外就醫。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資訊中心”盧四清先生更指出:12年來,未見哪一位學生站出來真誠悔過。學生把“天安門三君子”扭送公安局,應該懺悔。

我想我應該作出回應與檢討。

12年來,未敢卸下這負罪感,卻又剪不斷、理還亂。

當時我在廣場,不在現場。聽到消息,認爲學生糾察隊的處置十分正確,嚴防“國會縱火案”!聽到判刑消息後,方意識到這是一個錯誤。這些年來,我不斷反躬自問:如果我在現場,將如何動作?結論一無例外:我也會把他們抓起來。——有鑒於此,我應該是扭送“天安門三君子”的“同謀犯”。

我的內心矛盾而混亂。

——從自由出發,我們有什麽道德依據把發表“過激”言論者扭送警察機構?難道這種違背基本自由的行爲不是犯罪?不是助紂爲虐?

——相反的解釋是:自運動開始以來,先是4.20新華門有一被毆女生罵出“打倒共產黨”,後有長沙等地騷亂,都成爲當局指斥“動亂”之根據。爲避免“授人以柄”,學生與民衆達成默契與共識: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嚴防“國會縱火案”式的栽贓陷害,並勸止提出過高的政治訴求。在這種策略指導下,學生市民一起守護著北京的社會秩序,保持交通暢通,禁止進入商業區遊行,並特別派出糾察隊,禁止衝擊中南海、人大會堂等地。以至於官方媒體承認:首都治安狀況良好,社會生活如常。正是這種高度的理性與克制,使運動獲得絕大多數民衆支援和部分軍警的同情,使當局難以及早下手,將其掐死于萌芽階段。很快,運動席捲了全國大中城市。

——這不具有說服力。除了自由的原則,汙損毛像還具有無可置疑的道義正當性。我們可否爲政治功利而犧牲自由與道義?

——爭取自由的政治鬥爭集中代表了群體的自由理想。具體說來,八九民運也代表著“天安門三君子”的自由理想,不同之處在於:作爲個體抗議,三君子可以不計成敗得失;而作爲政治鬥爭,八九民運要追求成功。從這個意義上,是否可以這樣說:責任倫理高於道義倫理?

——是“歷史目的論”嗎?是爲了偉大目的不惜犧牲個體嗎?有血有肉的個人應成爲群體“成功”的祭品嗎?請不要忘記共産主義的教訓,以犧牲個人自由的手段來爭取自由是死路一條。

——當邏輯混亂之際,可靠的方法是回到常識:當我們起而反抗暴政之時,實際上已暗含了對於個體犧牲的承諾。

——但自我犧牲的承諾,不等於令他人作出犧牲的授權,尤其不等於“扭送”。

——也許我們未能做得最好,更爲妥善的方法可能應該是不“扭送”而僅僅重申反對過激行爲。結爲政治組織(甚至參與大規模群體鬥爭),就意味著部分個人自由權利的讓渡。在軍隊武力清場的最後時刻,劉曉波請求以死相拼者交出槍支,並將其砸毀,從而保護了多數的生命。在這個案例中,武裝自衛的個人權利也遭到了剝奪……

——無論如何,這與“扭送”仍然有所不同……

我的內心充滿矛盾。雙方的意見同樣有力。我無法做出明確的是非判斷。我只知道我必須懺悔,但又無法做出誠實可信的懺悔。我現在大致明白了的有三點:第一、我要向“天安門三君子”及其家屬致歉、懺悔;第二、自由知識份子不應成爲政治運動的領導者;第三、假若避之不及,再次與這種特殊境況不期而遇,我的原則仍然是制止,最多是考慮得更周全。我誠懇地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對我的檢討做出批評。也許這本來是一個無解的悲劇。也許是我的愚鈍。

在美國國會辦公大樓的大廳裏舉辦的那個紀念展上,我寫了一個簡短的前言。現附錄於後,以表達我對“天安門三君子” 喻東嶽、餘志堅、魯德成以及衆多蒙難者的深切敬意,並紀念八九民運十二周年。

附錄:“中國一九八九民運圖片展前言”

那些震撼人心的日日夜夜已過去整整十年。

如果你不曾遺忘當年聖潔的淚花,請獻上小小的一朵鮮花。

雖然時至今日我們仍不可能對其進行完整的歷史性評價,但某些被鏡頭所凝固的斷片早已刻上人類良知的紀念碑,而獲得不朽的意義。

——在暴君滿面紅光的“聖像”被汙損之瞬間;

——在中國的自由女神用雙手高擎起火炬之瞬間;

——在青年無畏地以血肉之軀阻擋坦克車隊之瞬間;

歷史與現實都得到經典的詮釋:

在整個現代史上,沒有任何一個暴政使自己的人民承受了如此之多的監禁、苦役和殺戮,流了如此之多的淚與血;也沒有任何一次群衆性反抗運動如此刻制、和平並招致了如此血腥的絞殺;更沒有任何一次抗爭如此榮幸地成爲一個世界性暴政總崩潰的先聲。

中國八九民運被撲滅了。但是,美國革命和法國革命所奠基的人類自由之石並沒有絲毫毀損。還記得偉大的托瑪斯·裴恩那並不遙遠的召喚嗎?“我……相信,自由是這片大陸的最好選擇,任何自由之外的東西都不足稱道。”石在,火會熄滅嗎?當自由之火再度席捲那塊苦難的大陸之時,其萬丈光焰,將比一千個太陽還亮。
(http://www.dajiyuan.com)
(大紀元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相關文章
    

  • 胡平:論自由民主與共產專制的基本分歧 (5/27/2001)    
  • 沒有冷漠 沒有遺忘 (5/27/2001)    
  • 胡平:憑歷史的良心寫有良心的歷史 (5/23/2001)    
  • 胡平: 強化權利意識,堅定民主理念 (5/19/2001)    
  • 白柯莉: 王丹﹕民運應該成為“政治反對派” (5/15/2001)    
  • 支聯會請願促江澤民平反六四 (5/7/2001)    
  • 【紀元專欄】關於5.16政治局常委緊急會議的記敘有重大遺漏 (5/5/2001)    
  • 【紀元專欄】胡平: 趙紫陽對戈巴契夫還講過些什麽?——評點《中國“六四”真相》(1) (4/27/2001)    
  • 【紀元專欄】鄭義:六四是“兩個專制組織之間的不妥協對抗”嗎? (4/24/2001)    
  • 王丹:判斷「六四真相」真假為時過早 (4/22/2001)    
  • 林牧: 如何評價「六.四」事件 –紀念八九民運十二週年 (4/14/2001)    
  • 李鵬六四一案在美國有進展 (2/3/2001)    
  • 中文版《中國六四真相》四月十五日出版 (1/10/2001)    
  • 【紀元特稿】欽本立遺囑“導報精神不死” — 江澤民与“導報事件”之八 (1/10/2001)    
  • 【六四文獻】大陸八九民運發展的几個關鍵 (1/8/2001)
  • 評論
    2001-06-01 6: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