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怨的青春--席慕容(卷1-5)

 
大紀元 >文化網 > 文海暢游 > 現代詩歌
本站文章搜尋



無怨的青春--席慕容(卷1-5)


席慕容

(http://www.epochtimes.com)

無怨的青春

席慕容 著
卷 一 引 子

在年輕的時候,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請你,請你一定要溫柔地對待他。不管你們相愛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若你們能始終溫柔地相待,那么,所有的時刻都將是一種無瑕的美麗。

若不得不分離,也要好好地說聲再見,也要在心里存著感謝,感謝他給了你一份記憶。

長大了以后,你才會知道,在驀然回首的剎那,沒有怨恨的青春才會了無遺憾,如山岡上那輪靜靜的滿月。

詩 的 價 值

若你忽然問我
為什么要寫詩

為什么 不去做些
別的有用的事

那么 我也不知道
該怎樣回答

我如金匠 日夜捶擊敲打
只為把痛苦延展成
薄如蟬翼的金飾

不知道這樣努力地
把憂傷的來源轉化成
光澤細柔的詞句
是不是 也有一種
美麗的價值


如 歌 的 行 板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不能了解的

不然 草木怎么都會
循序生長
而侯鳥都能飛回故鄉

一定有些什么
是我所無能無力的

不然 日與夜怎么交替得
那樣快 所有的時刻
都已錯過 憂傷蝕我心懷

一定有些什么 在葉落之后
是我所必須放棄的

是十六歲時的那本日記
還是 我藏了一生的

那些美麗的如山百合般的
秘密

愛 的 筵 席

是令人日漸消瘦的心事
是舉箸前莫名的傷悲
是記憶里一場不散的筵席
是不能飲不可飲 也要拼卻的
一醉


盼 望

其實 我盼望的
也不過就只是那一瞬
我從沒要求過 你給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開滿了梔子花的山坡上
與你相遇 如果能
深深地愛過一次再別離

那么 再長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
回首時
那短短的一瞬


年 輕 的 心

不再回頭的
不再是古老的辰光
也不只是那些個夜晚的
星群和月亮

盡管 每個清晨仍然會
開窗探望
每個夏季 仍然
會有茉莉的清香

可是 是有些什么
已經失落了
在擁擠的市街前
在倉皇下降的暮色中
我年輕的心啊
會有茉莉的清香

可是 是有些什么
已經失落了
在擁擠的市街前
在倉皇下降的暮色中
我年輕的心啊
永不再重逢


蚌 與 珠

無法消除那創痕的存在
于是 用溫熱的淚液
你將昔日層層包裹起來

那記憶卻在你懷中日漸
晶瑩光耀 每一轉側
都來觸到痛處
使回首的你愴然老去
在深深的靜默的 海底

卷 二 初 相 遇

美麗的夢和美麗的詩一樣,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沒能料到的時刻里出現。

我喜歡那樣的夢,在夢里,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釋,心里甚至還能感覺到,所有被浪費的時光竟然都能重回時的狂喜與感激。胸懷中滿溢著幸福,只因你就在我眼前,對我微笑,一如當年。

我真喜歡那樣的夢,明明知道你已為我拔涉千里,卻又覺得芳草鮮美,落英繽紛,好象你我才初初相遇。


緣 起

就在眾荷之間
我把我的一生都
交付給你了

沒有什么可以斟酌
可以來得及盤算
是的 沒有什么
可以由我們來安排的啊
在千層萬層的蓮葉之前
當你一回眸

有很多事情就從此決定了
在那樣一個 充滿了
花香的 午后


一 個 畫 荷 的 下 午

在那個七月的午后
在新雨的荷前 如果
如果你沒有回頭

我本來可以取任何一種題材
本來可以畫成 一張
完全不同的素描或是水彩

我的一生 本來可以有
不同的遭逢 如果
在新雨的荷前
你只是靜靜地走過

在那個七月的午后 如果
如果你沒有 回頭


十 六 歲 的 花 季

在陌生的城市里醒來
唇間仍留著你的名字
愛人我已離你千萬里
我也知道
十六歲的花季只開一次

但我仍在意裙裾的潔白
在意那一切被贊美的
被寵愛與撫慰的情懷
在意那金色的夢幻的網
替我擋住異域的風霜

愛原來是一種酒
飲了就化作思念
而在陌生的城市里
我夜夜舉杯
遙向著十六歲的那一年


我難道是真的在愛著你嗎
難道 難道不是
在愛著那不復返的青春

那一朵
還沒開過就枯萎了的花
和那樣倉促的一個夏季

那一張
還沒著色就廢棄了的畫
和那樣不經心的一次別離

我難道是真的在愛著你嗎
不然 不然怎么會
愛上
那樣不堪的青春

疑 問

我用一生
來思索一個問題

年輕時 如羞澀的蓓蕾
無法啟口

等花滿枝丫
卻又別離

而今夜相見
卻又礙著你我的白發

可笑啊 不幸的我
終于要用一生
來思索一個問題


卷 三 年 輕 的 夜

有的答案,我可以先告訴你,可是,我愛,有些答案恐怕要等很久,等到問題都已經被忘記。

到那個時候,回不回答,或者要回答些什么都將不再那么重要,若是,若是你一定要知道。

若是你仍然一定要知道,那么,請你往回慢慢地去追溯,仔細地翻尋,在那個年輕的夜里,有些什么,有些什么,曾襲入我們柔弱而敏感的心。

再那個年輕的夜里,月色曾怎樣清朗,如水般的澄明和潔淨。


我 的 信 仰

我相信 愛的本質一如
生命的單純與溫柔
我相信 所有的
光與影的反射和相投

我相信 滿樹的花朵
只源于冰雪中的一粒種子
我相信 三百篇詩
反復述說著的 也就只是
年少時沒能說出的
那一個字

我相信 上蒼一切的安排
我也相信 如果你愿與我
一起去追溯
在那遙遠而謙卑的源頭之上
我們終于會互相明白


山 月
--舊作之一

在山中 午夜 松林象海浪
月光替松林剪影
你笑著說 這不是松
管它是什么 深遠的黑 透明的藍
一點點淡青 一片片銀白
還有那幽幽的綠 映照著 映照著
林中的你 在 你的林中

你殷勤款待因為你是富豪
有著許許多多山中的故事
佛曉的星星 林火 傳奇的梅花鹿
你說著 說著
卻留神著不對我說 那一個字

我等著 用化石般的耐心
可是 月光使我聾了 山風不斷襲來
在午夜 古老的林中百合蒼白


山 月
--舊作之二

我曾踏月而去
只因你在山中
而在今夜訴說著的熱淚里
猶見你微笑的面容

叢山黯暗
我華年已逝
想林中次次春回 依然
會有強健的你
挽我拾級而上
而月色如水 芳草淒迷


山 月
--舊作之三

請你靜聽 月下
有商女在唱后庭
(唱時必定流淚了吧)

雨雪霏霏 如淚
如淚
(唱歌的我是不是商女呢)

不知道 千年的夢里
都有些什么樣的曲折和反復
五百年前 五百年后
有沒有一個女子前來 為你
含淚低唱

而月色一樣滿山
青春一樣如酒


無 悔 的 人

她曾對我許下
一句非常溫柔的諾言
而那輪山月
曾照過她在林中 年輕的
皎潔的容顏

用芳香的一瞬 來換我
今日所有的憂傷和寂寞

在長歌痛苦的人群里
她可知道 我仍是啊
無悔的那一個


訣 別

不愿成為一種阻擋
不愿 讓淚水
沾濡上最親愛的那張臉龐

于是 在這黑暗的時刻
我悄然隱退
請原諒我不說一聲再會
而在最深最深的角落里
試著將你藏起
藏到任何人 任何歲月
也無法觸及的 距離


溶 雪 的 時 刻

當她沉睡時
他正走在溶雪的小路上
渴念著舊日的
星群 并且在
冰塊互相撞擊的河流前
藏到任何人 任何歲月
也無法觸及的 距離


溶 雪 的 時 刻

當她沉睡時
他正走在溶雪的小路上
渴念著舊日的
星群 并且在
冰塊互相撞擊的河流前
輕聲地
呼喚著她的名字
而在南國的夜里
一切是如常的沉寂
除了几瓣疲倦的花瓣
因風
落在她的窗前


卷 四 警 告

其實,水筆仔是很早就在那里了,為了要給我們一個及時的警告,它到得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早。

我們終于攜手前來,卻不知道水筆仔長久的等待。我們以為一切的快樂和欣喜都是應該的,以為山的藍和水的綠都不足為奇,以為,若是肯真心相愛,就永遠不會分離。

其實,水筆仔是很早就在那里了,可是,海風吹起我潔白的衣裳,歲月正長,年輕的心啊,無法了解水筆仔的焦慮和憂傷。


淚 ﹒ 月 華

忘不了的 是你眼中的淚
映影著云間的月華

昨夜 下了雨
雨絲侵入遠山的荒塚
那小小的相思木的樹林
遮蓋在你墳山的是青色的蔭
今晨 天晴了
地蘿爬上遠山的荒塚
那輕輕的山谷里的野風
佛拭在你墳上的是白頭的草

黃昏時
誰會到墳間去辨認殘破的墓碑
已經忘了埋葬時的方位
只記得哭的時候是朝著斜陽

隨便吧
選一座青草最多的
放下一束風信子
我本不該流淚
明知地下長眠的不一定是你
又何必效世俗人的啼泣

是几百年了啊
這悠長的夢 還沒有醒
但愿現實變成古老的童話
你只是長睡一百年 我也陪你
讓野薔薇在我們身上開花
讓紅胸鳥在我們發間做巢
讓落葉在我們衣褶里安息
轉瞬間就過了一個世紀

但是 這只是夢而已
遠山的山影吞沒了你
也吞沒了我憂郁的心
回去了 穿過那松林
林中有模糊的鹿影
幽徑上開的是什么花
為什么夜夜總是帶淚的月華


遠 行

明日
明日又隔山岳
上岳溫柔庄嚴
有郁雷發自深谷
重巒疊嶂
把我的雙眸遮掩

再見 我愛
讓我獨自越過這陌生的澗谷
隔著深深的郁悶的空間
我的昔時在哭


自 白

別再寫這些奇怪的詩篇了
你這一輩子別想做詩人
但是
屬于我的愛是這樣美麗
我心中又怎能不充滿詩意

我的詩句象斷鏈的珍珠
雖然殘缺不全
但是每一顆珠子
仍然柔潤如初

我無法停止我筆尖的思緒
像無法停止的春天的雨
雖然會下得滿街泥濘
卻也洗干淨了茉莉的小花心

四 季

讓我相信 親愛的
這是我的故事
就好像 讓我相信
花開 花落
就是整個春季的歷史

你若能忘記 那么
我應該也可以
把所有的淚珠都冰凝在心中
或者 將它們綴上
那夏夜的無垠的天空

而當風起的時候
我也只不管緊一緊衣裾
護住我那仍在低唱的心
不讓秋來偷聽

只為 不能長在落雪的地方
終我一生 無法說出那個盼望
我是一棵被移植的針葉木
親愛的 你是那極北的
冬日的故土


為 什 么

我可以鎖住我的心 為什么
卻鎖不住愛和憂傷

在長長的一生里 為什么
歡樂總是乍現就凋落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時光


卷 五 謎 題

當我猜到謎底,才發現,筵席已散,一切都已過去。

筵席已散,眾人已走遠,而你在眾人之中,暮色深濃,無法再辨認,不會再相逢。

不過只是剎那之前,這園中還風和日麗,充滿了歡聲笑語,可是我不能進去。他們給了我一個謎面,要我好好地猜測,猜對了,才能與你相見,才能給我一段盼望中的愛戀。

當我猜到謎底,才發現,一切都已過去,歲月早已換了謎題。


短 歌

在無人經過的山路旁
桃花紛紛地開了
并且落了

鏡前的那個女子
長久地凝視著
鏡里
她的芬芳馥郁的美麗
而那潮濕的季節 和
那柔潤的心
就是常常被人在太遲了的時候
才記起來的
那一種 愛情


青 春
--之三

我愛 在今夜
回看那來時的山徑
才發現 我們的日子已經
用另一種全然不同的方式
來過了又走了

曾經那樣熱烈地計划過的遠景
那樣細致精密地描好了的藍圖
曾經那樣渴盼著它出現的青春
卻始終
始終沒有來臨

曇 花 的 秘 密

總是
要在凋謝后的早晨
你才會走過
才會發現 昨夜
就在你的窗外
我曾經是
怎樣美麗又怎樣寂寞的
一朵

我愛 也只有我
才知道
你錯過的昨夜
曾有過 怎樣皎潔的月


距 離

我們置身在極高的兩座山脊上
遙遙的彼此不能相望
卻能聽見你溫柔的聲音傳來
云霧繚繞 峽谷陡峭
小心啊 你說 我們是置身在
一步都不可以走錯的山脊上啊

所以 即使是隔著那樣遠
那樣遠的距離
你也始終不肯縱容我 始終守著
在那個年輕的夜里所定下的戒律

小心啊 你說
我們一步都不可以走錯
可是 有的時候
嚴厲的你也會忽然忘記
也會回頭來殷殷詢問
荷花的消息 和那年的
山月的蹤跡

而我能怎樣回答你呢
林火已熄 悲風凜冽
我哽 的心終于從高處墜落
你還在叮嚀 還在說
小心啊 我們
我們一步都不可以走錯

所有的歲月都已變成
一篇虛幻的神話 任它
綠草如茵 花開似錦
也終于都要紛紛落下
在墜落的昏眩里
有誰能給我一句滿意的解答

永別了啊
孤立在高高的山脊上的你
如果從開始就是一種
錯誤 那么 為什么
為什么它會錯得那樣的 美麗


白 鳥 之 死

你若是那含淚的射手
我就是 那一只
決心不再躲閃的白鳥

只等那羽箭破空而來
射入我早已碎裂的胸懷
你若是這世間唯一
唯一能傷我的射手
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歲月
所有不能忘的歡樂和悲愁

就好象是最后的一朵云彩
隱沒在那無限澄藍的天空
那么 讓我死在你的手下
就好象是 終于能
死在你的懷中


致 流 浪 者

總有一天 你會在燈下
翻閱我的心 而窗外
夜已很深 很靜

好像是 一切都已過去了
年少時光的熙熙攘攘
塵埃與流浪 山風與海濤
都已止息 年也終于老去

窗外 夜霧漫漫
所有的悲歡都已如彩蝶般
飛散 歲月不再復返

無論我曾經怎樣固執地
等待過你 也只能
給你留下一本
薄薄的 薄薄的 詩集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打印機版

主編信箱 | 投稿信箱| 廣告服務


使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本網站, 可獲得最佳效果。
大紀元集團公司 2000-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