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土上》--鄭愁予

 
大紀元 >文化網 > 文海暢游 > 現代詩歌
本站文章搜尋



《夢土上》--鄭愁予


鄭愁予

(http://www.epochtimes.com)

《夢土上》鄭愁予

雨絲
我們底戀啊,像雨絲,
在星斗與星斗間的路上,
我們底車輿是無聲的。
曾嬉戲於透明的大森林,
曾濯足於無水的小溪,
那是,擠滿著蓮葉燈的河床啊,
是有牽牛和鵲橋的故事
遺落在那堛滿K…

遺落在那裹的——
我們底戀啊,像雨絲,
斜斜地,斜斜地織成淡的記憶。
而是否淡的記憶
就永留於星斗之間呢?
如今已是摔碎的珍珠
流滿人世了……

---------------------------------------------------------------------

歸航曲
飄泊得很久,我想歸去了
彷彿,我不再屬於這堛漱@切
我要摘下久懸的桅燈
摘下航程堻怮嶊澈H號
我要歸去了……
每一片帆都會駛向
斯培西阿海灣(註)
像疲倦的太陽
在那兒降落,我知道
每一朵雲都會俯吻
汩羅江渚,像清淺的水渦一樣
在那兒旋沒……

我要歸去了
天隅有幽藍的空席
有星座們洗塵的酒宴
在蘟去雲朵和帆的地方
我的燈將在那兒昇起…

(註)斯培西阿海灣:雪萊失蹤處

---------------------------------------------------------------------

鄉音
我凝望流星,想念他乃宇宙的吉普賽
在一個冰冷的圍場,我們是同槽栓過馬的
我在溫暖的地球已有了名姓
而我失去了舊日的旅伴,我很孤獨
我想告訴他,昔日小棧房坑上的銅火盆
我們併手烤過也對酒歌過的--
它就是地球的太陽,一切的熱源
而為什麼挨近時冷,遠離時反暖,我也深深納悶著

---------------------------------------------------------------------


不再流浪了,我不願做空間的歌者
寧願是時間的石人
然而,我又是宇宙的遊子
地球你不需留我
這土地我一方來
將八方離去

---------------------------------------------------------------------


我將時間在我的生命堸h役
對諸神或是對魔鬼我將宣佈和平了
讓眼之劍光徐徐入
對星天,或是對海,對一往的恨事兒,我瞑目
宇宙也遺忘我,遺去一切,靜靜地
我更長于永恆,小于一粒微塵

---------------------------------------------------------------------

客來小城
三月臨幸這小城
春的事物堆綴著…….
悠悠的流水如帶
在石橋下打著結子的,而且
三月的綠色如流水……
客來小城,巷子寂靜
客來門下,銅環的輕叩如鐘
遠天飄飛的雲絮與一階落花……

---------------------------------------------------------------------

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堛漁e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

港夜
遠處的錨響如斷續的鐘聲
雲像小魚浮進那柔動的圓渾……
小小的波濤帶著成熟的傭懶
輕貼上船舷,那樣地膩,與軟
渡口的石階落向憂邃
這港,靜的像被母親的手撫睡
燈光在水面拉成金的塔樓
小舟的影,像鷹一樣,像風一樣穿過……

---------------------------------------------------------------------

夢土上
森林已在我腳下了,我底小屋仍在上頭
那籬笆已見到,轉彎卻又隱去了
該有一個人倚門等我
等我帶來新書,和修理好的琴
而我只帶來一壺酒
因等我的人早已離去
雲在我底路上,在我底衣上
我在一個隱隱的思念上
高處沒有鳥喉,沒有花靨
我在一片冷冷的夢土上……

森林已在我腳下了,我底小屋仍在上頭
那籬笆已見到,轉彎卻又隱去了

---------------------------------------------------------------------

風雨憶
露重了,
夜百合開了;
我底眼睛睜得大大的,亮亮的,想你......
想如穗落的日子,想那些小事,
想你在風中掠著短髮的小立之姿,
想你扯著裙角說,我累了,
就在山腰上找一塊石頭坐下來......
記得河邊風雨的小徑,
你挑燈挽我夜行,
風由竹林奪去你手上的光,
我笑了,因我誇言我底眼是燈,
要走,你必依靠我扶持,
記得你賭氣淋著雨,說:
我寧願回去......
露太重了,像淚珠滾下唇邊,
百合花的嘴張得太大,像在驚訝.

尚憶及我們湘水的橫渡,
南來的風突吹落我們底傘,
小舟祇是斷橋,浪太大了又有何用?
尚憶及你黯然地說:
傘落了,像別離一樣,
我們都失去了依靠......
哎,風雨的日子對我們太長了,
傘落之後,我們都像濕土的葵蓮,
各懷著陽光的夢等待......
等待,等待
而,朋友啊!你說這些不都是小事麼?
是的------

露珠就這樣乾了,
百合就這樣謝了......

---------------------------------------------------------------------

賦別
這次我離開你,是風,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擺一擺手
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
念此際你已回到濱河的家居
想你在梳理長髮或是整理濕了的外衣
而我風雨的歸程還正長
山退得很遠,平蕪拓得更大
哎,這世界,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
你說,你真傻,多像那放風爭的孩子
本不該縛它又放它
風爭去了,留一線斷了的錯誤
書太厚了,本不該掀開扉頁的
沙灘太長,本不開該走出足印的
雲出自山谷,泉水滴自石隙
一切都開始了,而海洋在何處
「獨木橋」的初遇已成往事了
如今又已是廣闊的草原了
我已失去扶持你專寵的權利
紅與白揉藍與晚天,錯得多美麗
而我不錯入金果的園林
卻惡入維特的墓地……

這次我離開你,便不再想見你了
念此際你已靜靜入睡
留我們未完的一切,留給這世界
這世界,我仍體切的踏著
而已是你底夢境了……
(http://www.dajiyuan.com)

打印機版

主編信箱 | 投稿信箱| 廣告服務


使用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本網站, 可獲得最佳效果。
大紀元集團公司 2000-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