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 > 文化網 > 大千世界 > 奇異風俗

管椎之見--建築

(http://www.epochtimes.com)
靜心
在中國學建築時常出去寫生,只畫老房子,尤其畫了很多木構架的寺廟建築。來到德國以後我參觀了不少教堂,當我站在科隆大教堂面前時,我想起了中國的寺廟建築。

中國和歐洲的宗教建築從文化背景、風格、建材來看都是很不一樣的,但有一點是一致的,就是當時的人們在這上面傾注了巨大的心血。每一個細節都是一個無言的證明。如果你仔細觀察中國的寺廟建築,你會發現連簷口的滴水上的不到一分米見圓的圖案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遍布每一根梁和每一個藻井的雕樑畫棟上的每一筆都是認認真真地畫上去的。中國木架結構之複雜更是無法用筆墨形容。再說說歷時六百年才建成的科隆大教堂,它的巨大的正立面由無數的精緻的雕刻裝飾而成,幾乎每一個雕刻單拿出來都是一件上乘的藝術品。單單為了這個立面,幾代的工匠花費了畢生的心血。

這一切在當今的社會是不可想像的。如今世人中誰能有那樣的定力抵抗住現代社會全方位的利益與慾望的誘惑而傾全部精力於一件事情?不要說一生,一天也不容易呀。如果真能做到這一點,這背後得有一個多麼強大的信念在支撐著他,心得有多麼得清靜。

今人有先進的建築技術,有電腦輔助設計,卻不得不承認古人在沒有這一切便利條件下創造的建築是奇蹟。

關鍵在於人心。


正見網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9/4/c506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