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突然監控手機短訊 民間反彈

北京當局正在全國進行一項監控審查手機短訊(SMS)行動。圖為上海兩位男士正在看手機。(法新社)
更新: 2010-01-19 13:25:08 PM   標籤:tags: 言論+自由 , 控審+手機SMS , 信息封鎖

【大紀元1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古雲印採訪綜合報導)中國移動公司近日表示該公司正配合公安部門開展手機黃色短信治理,手機用戶如若發送被認定為「不良」的訊息,將被停止短信收發功能,中國資深的通訊維權人士和律師指出,北京當局企圖以「短信掃黃」方式進行非法的監控行為。

一位中國移動在上海的營業廳工作人員19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近來的確有一些發送所謂「垃圾」短信的市民到營業廳來要求恢復他們的短信收發功能,他表示,上級公司已經下達了內部通知稱將對手機短信內容進行審查管制。

1月16日,上海移動分公司對《上海青年報》表示,「移動會根據公安部門提供的一系列關鍵詞對手機短信進行先期過濾。」「一旦發現有問題,將對該手機號碼進行暫停短信功能的處理,用戶如果有異議,可去公安部門進一步對短信內容作鑑定。」

中國規模最大的移動通信運營商中國移動,近日率先開始對手機短訊進行即時監控。香港苹果日報指,上海迄今已有七萬多部手機,因發送「違法不良短訊」被停止短訊功能。中國移動坦承,此舉是配合公安等部門開展手機短訊治理。

報導還指出,除中國移動外,中國聯通亦出手,以「掃黃」和備案為由,對互聯网站和手機實施全面監控。該集團董事長常小兵近日透露,迄今聯通一共關閉了「違法」和沒有按要求向當局備案的網站7萬5千多個,另有尚未作出安全承諾的1,019個WAP類服務接入商(SP)的服務,被停止其計費和結算。

在上海工作的香港人林小姐表示,即使不發黃色笑話,當局都隨時監控(手機短訊)。

相關規定引起網友抨擊,在網易新聞評論中,過去24小時已有約6萬條留言,大部分是抗議。一位江蘇网友稱,黃色信息又是怎麼界定的?手機短信屬於私人溝通空間,比如遠方的妻子給丈夫發短信,用詞親昵,算不算涉黃?

對於當局的新措施,北京一位大學教師說,她的手機早已收不到涉黃信息,但不知為何突然掃黃:「越搞越往回走,所以現在搞不懂(政府政策)。」

資深通訊維權人士陳書偉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按照中國的法律來說,移動公司無權去監控手機短信的內容,哪怕是公安機關,也必須是人家觸犯了刑法才有權力去監控。」

陳書偉提出三點,在「手機掃黃」專項行動中所涉及的違法問題,他表示,這種對手機訊息的全面監控,「一,事先假定所有的手機用戶觸犯刑法;二,實際上,比如說我給你發短信是黃色的,我們彼此之間,這一條短信也夠不住刑事的(犯罪),所以你也無權進行制止;三,它(中國移動)不是一個執法單位,無權看人家的短信。」

陳書偉表示,掃黃針對的應該是黃色信息的公開傳播者,而不應針對「點對點」的手機個體用戶,「點對點是屬於個人的通訊祕密,哪怕公安機關都不能竊聽,除了證明我們二個人通訊有犯罪行為,但是它現在把這個公共的東西擴大為『點對點』的東西。」「別有用心的打著掃黃的帽子,故意混淆概念,誤導一些事情,用非法的手段來違背法律。」

據瞭解,手機「黃段子」在本世紀初盛行於中國,目前不再流行,然而官方卻要大張旗鼓,原因何在。湖北網絡作家劉逸明認為,醉翁之意是言論,「打擊手機色情,他的真實意圖還是為了屏蔽敏感信息,擔心老百姓利用手機短信,進行敏感諮詢的傳遞,手機短信實際上是一直被監控的,都經過短信中心,它設有過濾詞的。」

北京律師謝燕益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整治互聯網也好,整治手機也好,單純通過限制信息,來進行所謂的治理,或者讓青少年免受傷害,我覺得這種思維太簡單,實際上它應該從教育、從社會文化,包括父母的責任,等等各方面,它是一項長期的文化、制度等等各方面的工程,不是說僅僅靠控制人們的信息,非法剝奪人的信息權力,可以達到的目的。」

謝燕益說,「在任何名義下,在任何所謂目的下,關鍵是程序要合法,要經過廣泛的徵求公民的意見,要經過立法程序,通過廣泛公民來討論,什麼叫『黃色短信』,什麼叫黃色網站,什麼樣的內容需要管制。」「沒有經過用戶的允許,這樣做實際侵犯了用戶的通信權力。 」

北京IT從業員王東烽說:「現在已完全清晰,掃黃僅是藉口,藉掃黃完全控制中國互聯網和手機言論,才是當局的真正目的。」他哀嘆道:「以前我們譏笑朝鮮(北韓),但現在中國也開始向朝鮮學習,而且有過之無不及!」

當局藉掃黃監控手機短訊的行動引起大陸民眾不滿。大陸一些知名網站新聞跟帖如潮,指當局剝奪民眾隱私權。

北京一位市民對當局的做法感到莫名其妙,她稱:「停短信服務其實跟停機也差不多,哪有這樣的,反正網上都有人在討論這個事情,反正也很變態(制定者),規定也很變態,發一條應該沒事,應該是連續地發,然後給你停了。」

有網民稱,「這事太可笑了,這則新聞從另一個側面說明,公眾最基本的隱私權是沒有保障的。先且不論發不發黃色信息,對短信審查這件事就足以說明公權的濫用。」

「真是有點噁心了,感覺一點隱私權都沒有了。」「明目張膽的侵犯隱私。」

「掃黃只是幌子,實際是進一步的監聽。」「看來我已經在全世界最大的監獄裡面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