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 九評退黨徵文】神力在人身

爾東皙子

【字號】    
   標籤: tags: , ,

古老的印度有個傳說: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所有的人都是神,但人類是如此罪惡並濫用神權,於是,眾生之父,樊天,決定剝奪人類所擁有的神性,並把它藏到人們永遠也不會重新發現的地方,以免人類再次濫用它。

“將它深埋地下吧。”有的神說。

“不”,梵天說,“人們會挖掘到地層最深處併發現它。”

“那麼將它沈於最深的海。”又有神說。

“不”,梵天說,“人們會學潛水,在海底發現它。”

“將把它藏於最高的山上吧”還有的神說。

“不”,“人類總有一天會爬上地球的每座山峰找到它”。

“那我們究竟把它藏在哪兒,人類才不會發現呢?”眾神問。

“把它藏在人類自己身上,他們絕不會想到去那裡尋找”樊天說。

於是,他們就這樣做了,把“神性”藏在了每一個人身上。那是一種深藏的力量,帶給人智慧,勇氣,與正義,但是人類常常不知道去利用,不知道自己擁有,甚至還用恐懼覆蓋了它。從上世紀中開始,60年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被隨意踐踏,蹂躪,殺戮,看似幾乎都失去了力量,其實並不盡然——

公元1957年,一位生活在北京的年輕人,冥冥中感覺到了自己的神力和使命,寫下了給當時國家主席毛澤東的第一封信,其中指出:“你的言論太隨心所欲,你說坦白從寬,又說鬥私批修,如果一個人連私字一閃念都沒有,還考慮寬嚴幹甚麼?……你提倡艱苦樸素,認為老百姓結婚擺酒都屬於資產階級的鋪張浪費,那麼你自己每次出現都要夾道歡迎,專車專列,難道是一種為人民服務的態度?…..我因為堅持原則,得罪了上司,現在被扣上了右派帽子,開除公職,趕回農村種田,沒當右派前,我生活比現在好多了,算無產階級,現在我一無所有了,居然成了資產階級?你說讓我們這些人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可是又說要讓我們永世不得翻身,就憑著你胡說胡有理,到底甚麼是真理?……”

那個年代,這封信無疑會被單位定為死罪,無疑會被人民群眾批倒批臭,會被專政機關千刀萬剮,意外的是,對他的懲罰僅僅是開除黨籍公職,接受群眾監督勞動改造而已。

12年以後,這個年輕人已經人到中年,因為反對文化大革命之所謂反革命言論,正在前後關押成千上萬國民黨人,右派,思想犯的清河農場勞動改造,他給那個這時正將中國人的血淚哭嚎當成興奮劑的魔王主席寫了又一封信,信中說:“你鼓吹矛盾論,其實你自己講話就前後矛盾,你說‘要文鬥不要武鬥’,但是你叫宋斌斌‘不要文質彬彬’,應該‘要武’;你說‘人的正確思想來源於三個方面,即生產鬥爭,階級鬥爭,科學實驗’,實在太武斷和片面, 難道孩子吃奶,人需要陽光,食物,親屬朋友之間應該有道德倫理觀念也可以概括在上述三個來源嗎?人們總是把一切功勞都歸功於你這個偉大領袖,事實上你對很多小人物一無所知,憑甚麼他們的出色與你有關?如果都是因為你的正確領導,那麼錯誤不也是在你的領導之下嗎?為甚麼你總是把錯誤推給別人呢?你說劉少奇是叛徒,如果他真的叛變了,當年他掌握著整個地下黨的資料,全部交給國民黨,又哪裡還會有地下黨的存在?哪裡還會有你所說的新中國?你今天的耀武揚威?……”

這些言論,在那個高壓殘酷的政治年代,無疑又是屬於應該槍斃至少10次的反動語言,他換來的卻是:精神病患者,言論不予追究,但是關在監獄不許釋放。於是,又有了下面幾段發生在審訊室裡,管制隊長和他的精彩對話:

“你不認可自己是精神病,那你為甚麼反對偉大領袖毛主席?”

“難道反對毛的人都是精神病?我只是指出了他所有矛盾的講話而已,他自己講不出駁倒我的道理,就讓你們濫用國家專政對付我。”

“你從小參加革命,從蔣管區投奔解放區,為甚麼對偉大領袖這麼沒有感情?”

“我當年投奔解放區,是因為擁護反剝削反壓迫的政策,我又不是對他私人有感情,他的言行不一,執政方式殘酷,為甚麼我們不能批判?”

“我們也看不出你對主席老人家有甚麼仇恨,我們只希望你用工農兵的感情對待偉大領袖。”

“全中國工農兵有大約八億人,每個人的感情都不一樣,讓我學誰?拿誰做榜樣呢?”

公元2007年盛夏,在北京城南一個普通的居民小區裡,我終於見到了這位無懼,無畏,堅持真理和原則的北方漢子,如今已是一位年過八旬的老人。他是當今中國百姓維權人士中幾乎年齡最大的一位,他叫紀由。我走進紀由老先生的家,聽他以洪亮的聲音同我大談陰陽的作用,談冥冥中神力帶給他的力量,智慧和啓示……我忍不住問:“你怕過嗎?”“你的力量來自何處呢?”

“神力呀,我們每個人都有的”他說。

如此簡單,如此樸實,那一刻我才明白,原來真的神力在人身——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1-03 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