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抵抗房市寒冬 購買綠色住屋保值減負擔

注重環保意識的綠色社區概念,現在在新一代崇尚儉約、有環保意識的青年族群中流行。(攝影:Getty Images)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朱蓉兒編譯報導)詹妮‧阿米諾夫和丈夫在11年前時,沒有自己的車子代步,因此他們決定搬進位於波特廣場(Porter Square)附近的劍橋聯合住屋型社區(Cambridge Cohousing)居住。這個城市社區內共有41間住戶,當時搬來的主要原因,是受到房產商承諾社區著重的「綠色」建築,和良好的生態環境所吸引,他們和其他的住戶一樣,選擇騎腳踏車和搭乘公車,作為交通工具。

雖然現在阿米諾夫夫婦倆有了孩子,也有了買車的需求,而擁有了自己的車子,但他們最初選擇搬進聯合型住屋社區時的理念,與現今全球面臨的環境污染困境,而開始重視環保意識的情況下,更凸顯其重要性和正確觀。

現年40歲的阿米諾夫太太說:「不管你是為了環保意識或僅是簡單的實際居住需求,資源共享確實非常有意義。」社區的鄰居間在孩子長大後,會把他們穿不下的衣服送給需要的家庭;也會共用一台割草機。瀏覽劍橋社區的網頁,你會發現他們標榜的生活理念,就是「簡單生活」,社區的家用消耗能源,少於一般家庭平均值的25%~35%。

注重環保意識的綠色社區概念,始於80年代的丹麥,如今已在美國盛行,最初從西馬薩諸塞州開始,進而分佈到各都會區;現在在新一代崇尚儉約、有環保意識的青年族群中流行。

住家周圍環境的碳排放量汙染程度,以及家庭生活支出是否繁重,是許多城市居民在購屋時,最重要的考量因素。此外,居家的治安、設備安全,以及社區和諧與否,都是居民的考慮項目。對年輕人和初為人父母的年輕家庭而言,綠色聯合型住屋與複合式公寓相較之下,更能提供鄰居間的親密關係;對老年人而言,此型社區也適合他們與小輩共同生活,在此安然的頤養天年。

綠色聯合住屋的居住環境,提供居民便宜、乾淨、更民主、更和諧、更刺激生活空間,居民沒有理由不喜歡這裏。

美國綠色聯合住屋協會的執行長奎雷格‧來倫(Craig Ragland)說:「馬薩諸塞州已成為綠色聯合型住屋的大本營。」根據來倫的估計,全美已建立了120座綠色聯合住屋社區,包括由鄰近的複合式公寓,所改造成的綠色聯合社區。

馬薩諸塞州去年有11個綠色聯合型社區的建設開發案,其中包括在柏林鎮新建的兩個聯合複合型社區,名列全國綠色建築排行第四名。麻州去年12月,於牙買加平原(Jamaica Plain) ,又開始興建第12個聯合型綠色住屋,這個名為Stony Brook的建案,將斥資1千兩百五十萬美元,將前聖禮教會(Blessed Sacrament Church)的地產改建成聯合社區。欲購買這裏的住屋單位者,每人只須付3,750美元的首期款。

為什麼馬薩諸塞州如此熱衷於開發綠色聯合型住屋?來倫說馬薩諸塞州有受過高等教育、思想前衛的民眾,還有熟悉綠色聯合住屋模式的建築師和開發商,這些人能在幾年內籌募到資金,順利興建此型住屋,並在不動產市場推出銷售。

來倫說:「現在的經濟形勢,令許多人意識到細水長流的重要性。」他補充表示,由於社區例行的資源循環利用,節省了居民的生活費,因此住戶比起其他的屋主,更能經受金融風暴的衝擊。

綠色聯合住屋,亦稱為「意識社區」,它適合各種不同年齡和階層的居民進駐。家庭、夫婦和單身住戶,平均各佔30%的住屋率。這些居民各自獨立的居住,但共同分享公用空間;定期碰面聚會,參與社交聯誼;組織聯合意見共識小組,討論解決社區內大小不一的議題,如屋頂修繕到舉辦全素晚餐聚會等。聯合意見共識小組有點像共管協會,但更關注社區建設;居民可以透過協會組織擇鄰而居,而不是讓居民毫無選擇權的採隨機編排入住,因此鄰居間的關係,也可以更親密。

例如在柏林鎮的莫薩卡公共聯合住屋(Mosaic Commons Cohousing)中,不久前有一名住戶摔斷了腳踝,鄰居們立即七手八腳,把她抬到診所就醫。

在潔美卡綠色住屋(Jamaica Plain Cohousing )內的一個母親,正精疲力竭的日夜照顧她患腹絞痛的嬰兒,她的一個和善的鄰居,願意替她照顧一下嬰兒,好讓這位母親得以小憩片刻。

劍橋聯合社區發明了一套兒童安全系統,只要小孩進入哪一個住戶家,系統會自動通報父母;因此只要小孩沒有回家,父母可以馬上知道他們的下落。

聯合社區居民非常自豪,居住在此可以省下兒童看護費、日常用品花費(因社區採大宗購物和省下社區綠化的費用);居民甚至共用電視、共同申請有線電視台,而省下許多額外的開銷。

72歲的喬尼‧布蘭克(Joani Blank)說:「對我而言,居住在此的最大好處是社交穩定性。」他在貝爾蒙特(Belmont)長大成人,現今居住在加州奧克蘭(Oakland)市的一個綠色聯合社區內。他說:「你很了解鄰居,誰的媽媽病了,你會知道;誰懷孕了或哪家的孩子吸毒了,你也會知道。」

那麼聯合社區,會像湯馬斯‧摩爾(Thomas More)理想中的社會烏托邦一樣完美無缺嗎?恐怕還不及此境界。目前還是有部份居民有不同的看法,以下是持反面觀點的住戶說法,可供購屋者參考。

46歲的珍妮‧古德曼(Jeanne Goodman)認為,居住在聯合社區的高生活費,已超過了她當初的想像。她放棄了第二輛家庭用車,向她的鄰居買了一輛不是很滿意的車。另一方面,她不再像其他的都市人一樣,會偶爾奢侈的外出用餐和看電影,而是呆在社區內吃便宜的餐點,和欣賞社區提供的表演娛樂。

Stony Brook 綠色聯合社區的建築師克莉絲汀‧西門司(Kristen Simmons)認為,部份的住戶的想法不切實際。她說:「我們雖然有理想,但我們還得實際務實,我們需要房貸,然後才能把房子賣出去。當有決議是經過大多數人同意而通過時,總會有少數人受損失。但最起碼經過公眾討論而達成共識,才能持續溝通。」

部份的綠色聯合社區,也遭受現實的經濟狀況衝擊。以JP 聯合社區為例,最初打算在社區內安裝較經濟實惠的太陽能板,做為替代能源,但當受到經濟影響,造成成本的預算過高時,也只好放棄安裝。

莫薩卡公共聯合住屋的住戶伊莎貝拉‧馬齊爾(Elizabeth Magill)則表示,房市崩潰使她重新思考她的決定;她擔憂在房價高漲時買的房子,不幸遇到經濟泡沫化的走勢,會造成她難以承擔買屋時的過高成本。

經濟蕭條時,會凸顯綠色社區的優勢,但仍有其較不利的局面。綠色聯合住屋協會的執行長來倫說:「買屋者在此時比較難取得銀行的貸款,否則我們的業務會發展的更快。我們需要教育金融界,綠色社區優於我們現行的房產制度,我們投資在綠色住屋上的抉擇,比購買其他不動產更睿智。」

評論
2010-10-12 7: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