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水河在呻吟(57)龍灘水電站

韋登忠等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七、紅水河四級水電站——龍灘水電站

4、實物指標勘測(遺漏、丟失)

集體部分

八望:

實物指標面積、數量怎樣測量?「數量」是自然數,沒有小數點,只有5棵或8棵,不會有0.3棵或0.85棵,一、二、三、四、五數下去就行,不過因為果木、杉林、桐林等有大有小,3棵抵一棵或5棵抵3棵,有時是「你的這些果木太小,這幾棵只能抵000棵 」。面積測量是先拉皮尺,精確到小數點後一、兩位,大體上長×寬按計算器即得出面積,不偏左不偏右,可是從哪地方拉皮尺?

羅甸鳳梨鄉鳳梨村量砂仁地斜坡面積時是先豎起杆子再拉線,斜坡的面積究竟是斜邊長×寬還是把斜邊折算成直角底邊再乘以寬呢?誰說都有道理。要是平面,沒有了斜邊,沒有了底邊,但仍然會出現問題。

據冊府發[2006]25號文件:水田補償19960元/畝,其中調控費1248元/畝,土地所有權人18712元/畝。打賓村和八望村移民「我們每畝只得16800元,少得3160元,估計是扣除調控費和田坎,可田坎我們也沒有得到補償」, 「那些土補費在縣移民局被扣一點,到了鄉鎮移民站又被扣一點,結果我們就只得這麼一點」。

丈量水田面積應該是把田坎計在內,補償時按面積的15%左右扣除田坎,田坎補償13608元/畝,水田補償19960元/畝。移民們不知道中南院怎樣丈量水田面積,縣、鄉鎮移民工作隊複測水田面積時是把杆子插在田裏,得到的水田面積是淨面積,倘若1畝水田,補償應該是19960元加上17%的田坎補償0.17×13608=2313元,共22273元;可是補償時是在淨面積裏還要扣除約17%的田坎,即只有19960×(1-0.17)+0.17×13608=18880元(未包括調控費),因為杆子插在田裏,每畝水田補償時損失22273-18880=3340元。要是再加上調控費及縣移民局、鄉鎮移民站等克扣的費用,每畝水田農民損失22273-16800=5473元。

達央鄉八望組<375m方案達央庫區水田分解表>中岑南松:「圖幅號66—601,圖斑號233,面積1.19畝,淨面積0.99畝」,因為丈量時杆子是插在田裏,1.19畝應是淨面積,其補償是1.19×19960+1.19×0.17×13608=26505元,可從表上他家只能得到0.99×19960+0.2×13608=22482元,損失4023元。岑南松家水田補償損失的4000元還沒有包括調控費之類。

八望組一百畝水田僅僅因為把杆子插在水田裏丈量,損失就達50多萬元。我們還不敢肯定<分解表>裏的數據是否準確呢。如果龍灘庫區10個縣80000多移民其水田丈量時也如冊亨打賓、八望把杆子插在田裏,僅僅是杆子插錯位置,移民損失就達億元。

百口村:

冊亨縣百口鄉是該縣人口最少的鄉,鄉政府住地沒有圩集,也沒有中學,只有政府各單位幾幢零零散散的建築,與百口村(只有一個組)混雜在一起。百口村共136戶,農戶宅基、村內道路、鄉政府建築及小學校等等,那個小山堡總面積大概只有100畝。該鄉人少地多,也許是為了淹沒補償而在90年代撤區並鄉時得以保留下來。

2007年底我寫申請報告時有以下幾個內容:

「1, 百口村的水渠曾在2005年10月由鄉移民站實地丈量並張榜公佈,還有古大風景樹等都沒有列入補償;
2, 實物指標面積、數量與實際有很大出入,並且實物指標與戶主之間張冠李戴,有些有經濟林的農戶表上沒有名字,而有些不應該得到補償的卻有好幾處經濟林、旱地等;
3, 關於場平問題;
4, 關於土地總面積問題……」

以下敍述的主要是土地面積部分。

2007年百口鄉百口村—-百口組收到移民局蓋章的第一張(以前的數據缺失)《集體土地(水田、旱地、菜地、林地、草地)補償匯總表》中,水田278.11畝,1m以下田坎29.39畝,旱地42.68畝,陡坡地54.10畝,菜地29.45畝……總面積1553.28畝。這一數據與村民在縣移民局看到的總面積1781.05畝不一致,村民去找移民站爭吵,幾個星期後,百口組去移民站複印到一張相同標題的表,有移民管理部門領導及相關人員簽字,水田面積從原來的278.11畝變成348.31畝,增加70.2畝,也即140萬元,不過移民部門又會從別的項目中扣除一些。

這一吵就抄出近百萬元,既驚喜又直冒冷汗。多危險啊!!!

水田面積增加70畝,第一表29.39畝的田坎已經被刪去,水田補償單價是19960元/畝,但從補償總額除以面積,單價不是19960元而是18859元,估計是把田坎計列入內,但如果是這樣,第一張表把水田與田坎總補償除以總面積,單價是19353元/畝,也不好解釋。表上沒有任何說明,乍看之下,還以為移民站工作人員不會計算乘除法呢。其實那些都是經過專家斟酌,就是要讓老百姓看不懂。

除了水田,旱地從42.66畝減為40.90畝,陡坡地從54.10畝增加到57.12畝,菜地從29.45畝增加到30.63畝,其他林地、草地同第一張表。移民被淹沒的實物指標是補償依據,是他們的財富,無論是一表、二表,還是三表、四表,其面積、數量應該前後一致,不能有增有減,也不可能「調劑」。可對於管理部門,那些淹沒面積、數量只是阿拉伯數字,移項或增減僅僅是遊戲。不清楚一表、二表的數據是怎樣得來,第一張表補償總額是1092萬元,兌現金額為1031.5萬元;第二張表補償總額是1156萬元,兌現金額為1091萬元。兩者相差60萬元。

百口村第一張表總面積1553.28畝,第二張表1597.07畝,村民們曾到移民局看到的面積是1781.05畝,百口村民到廣西請土管部門從網上調出的圖斑並計算,面積是2097.19畝,即使扣除鄉機關及村民宅基地等的那個小山堡約100畝,至少也是2000畝。四個數據不可能都正確,只有一個或別的數據能作為補償依據,如果從互聯網上調出的圖斑面積準確,而移民部門最終是按照第二張表兌現,百口組土地補償費損失也許兩、三百萬。

弄丁村馬永組:

馬永組只有20戶,100人。2007年移民局發給的<375方案集體土地補償匯總表>中馬永組淹沒面積共396.96畝,村民們認為面積太少,就到廣西請人從網上把375線淹沒圖及面積計算結果列印出拿到冊亨縣移民局,淹沒圖共3張,總面積662.13畝。移民局認可這張淹沒圖並說他們計算方法也是按照1:2000計算,只是說:「你們的淹沒圖面積必須要有工程師級以上證書的人計算出來我們才能認可,要是你們找到人來計算,先通知我們一聲。」

2008年春節過後,馬永組村民花了好幾千元到廣西田林縣國土局請電腦技術員到冊亨縣移民局準備當場計算,事先打電話告知他們,等電腦技術人員到冊亨,移民局領導、職工全都不上班,只留一個人守辦公室,技術人員直接到移民局電腦室打開電腦,調出圖斑,守辦公室的人說:「領導不在,這些圖我不懂。」

淹沒圖總面積662.13畝,匯總表只有396.96畝(60%),面積差265.17畝(被扣40%),人均少2.65畝。即使把村裏的宅基地扣除,每一戶都是300㎡的大房子,20戶6000㎡,也只有9畝,對減少的總面積幾乎沒有影響。不知道265畝的面積差是水田旱地還是用材林灌木林?要是匯總表裏把265畝面積差加在「荒山草地」一項,淹沒圖總面積與匯總表沒有面積差,但補償款天淵之別。村民們那是啞巴吃黃蓮,反正水已經淹沒,是淹田還是淹草地?「你拿出證據來!

望謨樂園鎮岑蔔刷、冊亨洛凡鄉黃某某說:「淹沒的面積是多少我們不知道,但是分解表裏把我們有些甘蔗田變成甘蔗地,把旱地變成陡坡地,把灌木林變成荒山……」要是把那265畝土地以荒山草地補償,就要支付45萬元,給了45萬元,少給的一、二百萬就很安全了。不過這45萬元都不用給,那些雕蟲小技也沒必要玩,因為「我賭你不會從哪兒弄到淹沒面積圖,即使得了圖,我量你也告不翻」,「這個決定又不是我們一、兩個人作出,那是集體的決定,是縣府的政策」。

在我去瞭解的眾多村寨中,只有冊亨縣百口鄉百口村百口組、弄丁村馬永組以及望謨蔗香鄉平洞村平洞組能得到淹沒圖斑。百口組的淹沒圖斑拿到移民局後沒有再繼續努力,馬永組交了淹沒圖斑;還花高價去請電腦專家準備當場演算,移民局都不上班。平洞組倒是直接從縣移民局得到淹沒圖斑,上面有每一塊被淹田地,可是每一塊是多少面積,村民們不會計算,拿給他們也沒什麼用,並且圖斑上有些地方空白,有些圖斑本來是張家的水田,分解表裏卻是李家的名字,「想告隨你告」。──(望謨一節詳述)

百口鄉路雄村團寨組

團寨組近50戶,約200人,為了場平問題,團寨組村民曾數次來找我。2008年夏,已經搬遷兩年,場平終於落實,一年以後,2009年夏末,由於各種原因,還沒有人建房。

關於土地問題,因為團寨組村民內窩子鬥,沒有人去爭取,材料缺乏,不過黎阿托來電話說:「還沒有兌現,發下來的就只有原來你知道的那些」。2007年秋,我曾幫他們寫<申請報告>,摘錄如下:

「關於團寨組水田、旱地、陡坡……面積公佈三次,前後面積不相吻合,如旱地一次是7.29畝,另一次是10.17畝;水田一次是44.29畝,另一次是48.43畝;陡坡地一次是1.3畝,我們到移民局反映,某領導說:「列印錯誤」,用筆把1.3畝改成4.03畝,最近一次公佈又變成15.54畝……如此前後不一,不知道哪一次是最後的一次,不知道哪一次是正確的一次,不可能哪一次都準確,很有可能哪一次都不準確。除了水田,團寨組被淹375m以下的土地約有7000m長,約70m深,被淹各類土地面積至少700畝,但每一次我們把被淹的各類土地面積加起來還不到200畝。丟失的土地面積哪兒去了,我們有知情權,團寨組被淹的土地面積是多少?我們應該得到多少補償?」

前述的馬永組、百口組都在團寨組的上游,根據移民站給的數據,馬永組被淹各類土地人均4畝,據得到的圖斑,人均被淹6.6畝;鄉政府住地百口組移民站給的數據人均是2.5畝,據圖斑是3.3畝;而下游的團寨組人均只有1畝。可想而之團寨組所得到的被淹面積是怎樣的難以讓人接受。

有能力反映、上訪的人數、次數越多,暴露的問題就越多;其實,沒有能力反映、上訪的那些村組,他們被隱藏的問題更多。

望謨

移民實物指標補償是依據單價、面積、數量。同一庫區同一價格,白紙黑字,只是匯總表上或兌現時甘蔗田變成甘蔗地,旱地變成陡坡地,林地變成荒山草地,實物指標改變就相當於單價改變。實物數量勘測時通常沒有村民—-當事人在場,數量是多少「工作組說了算」。面積測算前已有敍述,有勾圖測算法,有豎杆拉線量三角形底邊法,有把杆子插在田坎裏丈量水田毛面積法,也有天峨縣移民局某副主任「我想給你幾多你就得幾多」,還有一種更為現代化的方法就是天文測量法—-望遠鏡測算法。

覃品鞏:蔗香村七組覃品鞏、覃醒、岑昌對三家甘蔗地、旱地相連成一片,覃品鞏、覃醒是親堂兄,由上一輩老人平分土地,岑昌對家稍少一些。移民局不給圖斑,即使給圖斑他們也不會計算,不知這塊地總面積是多少。

覃品鞏家的那一份全部是甘蔗地,占三分一多一點,每年能榨出100鍋糖,估計也有七、八畝;覃醒、岑昌對兩家有一部分是甘蔗地(覃醒家每年能榨出約30鍋糖),有部分是旱地。2006年淹沒前,移民工作隊拿著中南院圖斑,在個別村組幹部帶領,準備乘船去實地丈量,船劃到江中,工作隊用望遠鏡看了一下,並未著陸丈量或估計就返回。沒多久,淹沒實物指標公佈,占三分之一多一點的覃品鞏家只有甘蔗地3.2畝;而由祖輩平分土地的覃醒家因為兩弟兄分家,也各得甘蔗地3.2畝,旱地2畝,總面積10.4畝;岑昌對家甘蔗地3.2畝,旱地2畝。

如果總面積正確,這一片地應該有18.8畝,覃品鞏家占三分之一多至少應是6.3畝以上,覃醒家兩弟兄也應該只有6.3畝,結果是覃品鞏家3.2畝,覃醒家10.4畝。這幾家農戶都不是村組幹部,與政府或政府某些幹部沒有什麼特殊關係,也沒有曾經殺雞殺狗招待過工作隊,之所以如此結局是工作隊「只要我不受賄,只要我不貪那杯酒,管他媽的誰得多誰得少。」他們用望遠鏡看,只要陪同去的村組幹部確認「旱地哪幾家有,甘蔗地哪幾家有」就行,回到辦公室算盤一撥,劈啪兩下,結果如上表。

要是覃醒家不是兩弟兄而是十弟兄;要是這塊地不只是甘蔗地和旱地,還有荔枝、龍眼、黃果林等,只栽種甘蔗的覃品鞏家所得補償不是接近於0嗎?淹沒補償的多少並不決定於你那塊土地的大小和你所栽種的作物,而是決定於那塊地是由幾家人分,決定於那塊地栽種作物種類的多少。兩年多來,為了這塊地,跑累了,等累了。

2006年大搬遷之前,縣鄉政府派工作隊到一些村組駐紮,工作組分任務,每一個隊員負責哪幾家搬遷,工作組領導、隊員們都很辛苦,一天工作25個小時,一旦有某一家農戶拒絕搬遷被水淹出人命,承包該戶的領導或隊員就可能丟職位、丟飯碗;只要移民們拆房子,遷出原來的家園,工作隊如釋重負。「搬遷之前,他們先給你好酒吃,不吃就得吃罰酒」;「他們先是求你,不行就威脅你」;「那時農民是受保護對象,現在可好,農民是孫子,他們是爺們」;「你找他們辦事,今天出差,明天開會,這個月培訓,下個月學習,即使偶爾碰上,也「什麼事,快點!只有幾分鐘時間」」;「甚至有時因為爭吵,還要被轟出來或被打出來」。幸好覃品鞏家就在蔗香鄉鄉政府住地場平,移民局叫他找鄉政府,他就一直守著,總有一天會碰上領導。

你不要老是來煩我,你們下去自己協商,你們幾家平分好啦」。怎麼平分?怎樣協商?要是把這塊甘蔗地、旱地總補償平分為三份,還可以勉強接受,但是另兩家的旱地已經得到補償,並且覃醒家已經分為兩家,「這是政府補償我的,幹嘛要和你平分?有本事自己去政府那兒要」。再爭下去,親堂兄也會變成仇人。覃品鞏家本來應該得到覃醒家兩弟兄的總補償額,現在只得到他們家一半的一半。

廣西雅長王濤的水田補償款被其兄領走,簽名時是其兄的名字,有了證據,還可以起訴到法院;而覃醒、岑昌對兩家是按照移民局的補償清冊領他們自己的錢,覃品鞏家不得補償與他們沒有任何關係。被告是誰?你告得了嗎?又有哪兒受理?無奈啊!無奈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房屋補償分為正房和雜房,有人居住是正房,無人居住只是用來堆放農具、柴草、或用作牛圈、豬圈等屬雜房。潘老師的房屋是飲食店,其妻子、女兒在裏面吃住,移民站已測量面積並登記上冊,只是把人吃住在裏面的飲食店列為關牛關馬的雜房給予登記。
  • 2002年10月,天峨縣移民局到向陽鎮搞實物分解,每戶多少面積都是工作組說了算。平臘村移民因為面積誤差太大與工作組爭吵,移民局某副主任說:「我想給你幾多你就得幾多」,隨即被一憤怒村民打了幾巴掌。
  • 搬遷前的停建令使移民浪費幾年時光,搬遷後場平未建好使他們多煎熬了兩、三年,建房時因庫區交通半癱瘓使建房成本增加,不及時兌現使補償款的價值已大打折扣,他們又恰好碰上物價大漲價的兩年……
  • 龍灘庫區各項實物指標調概後淹沒補償價格2006年6月發放到移民手中----《宣傳提綱》,2006年9月整個庫區大搬遷。
  • 承包商把場平建「好」,政府驗收時把皮尺一拉,原土鬆土都是場平,原土鬆土都是面積,承包商到別處找工程去了,移民們就把那塊場平劃成小塊,然後抽籤,誰抽到原土層誰抽到鬆土層,都是神的旨意,偶爾也有人的意志代替神的意志。
  • 實物指標和單價是移民補償的主要依據。上世紀93、94年就開始搬遷的天生橋一、二級水電站庫區移民在97年底前還不知道他們的田、地淹沒面積,也不知道補償單價。
  • 龍灘庫區90%是農村移民,搬遷時絕大部分是後靠。農村與城市的主要區別之一是流動人口,城市有大量流動人口,流動人口幾乎租住房屋,租房是城市的一大特徵,而農村根本就沒有租房現象,沒有人租,也沒有房子可租。
  • 99年底國家電力公司中南勘測設計研究院----簡稱中南院對整個龍灘庫區實物指標進行調查後,2000年廣、貴兩省區相繼發佈「停建令」--
  • 征地補償是所有補償中最大的一項,與距大壩遠近及人口密度有關,如前所述,既淹田又淹地的雙淹戶移民補償總額差距不大。
  • 地球是由無數的大塊小塊連接而成,其中的一些小塊是屬於居住在其上的某個小集體或個人,那些個人或集體抑或他們的祖先居住在那兒已有數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