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水河在呻吟(65)龍灘水電站

韋登忠等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七、紅水河四級水電站——龍灘水電站

6、場平

(5)田 林

百樂街場址:政府用強制手段把百樂鄉八洞村移民趕出「獨島」, 30多戶移民繼續留在鳳凰山臨時渡汛點,原打算安置60戶移民的益來分場場平沒有人居住,120多戶八洞移民有90多戶不得不搬到14公里外的板幹移民點。

板幹是一個大坪子,一條河流從中穿過,河兩岸有兩、三千畝的良田和耕地,田林至樂業縣級公路途經此地,水源豐富,建街道、修房子投資小,板幹村又是百樂鄉的一個大村子,田林縣政府借助移民搬遷準備把該地建成一個小集鎮不是沒有道理。可百樂街移民老黃說:「這些都不是主要理由,幾年前,聽說準備在板幹臭馬坪建集鎮,縣、鄉的一些官員幹部就同板幹村民急急忙忙到那兒搞種植、搞開發,有些栽荔枝,有些插龍眼。兌現時幾分山地按幾畝補償,幾株果樹按幾十株或上百株甚至按幾分幾畝兌現。板幹村民在臭馬坪遷墳時都要買缸子盛裝先輩遺骨,整個村子賣掉約500多個缸子,遷墳補償卻領去1,000多塚……」「政府在那兒建場平修街道投資也不會少,相同的樓房,私家用去20萬,政府要花40–50萬;修一段街道,老闆領到手的是40萬,而政府出納員那兒要撥出70–80萬。公家搞的每一個項目投資的錢哪一項不是私家的兩倍」?

中共官員的政績有時不是做了多少能讓人看得見的東西,而是你花去了多少錢。不能讓錢擱在銀行裏或堆在國庫裏生息生蛆,要拿出來用拿出來花。

我曾幾次到過百樂鄉集鎮,2009年1月又到過板幹村臭馬坪新「集鎮」移民點,老黃的看法也許帶有一些情緒,即使不考慮他所說的那些「主要理由」,依我看來(以及百樂街的一些反映材料),把臭馬坪建成小集鎮和把原百樂鄉住地後靠建新集鎮相比,弊大於利。

1 交通:百樂鄉原集鎮江對面是貴州冊亨縣百口鄉百口村、路雄村、百地村等,以及雙江鎮平華、壩來、壩恩等村寨;百樂沿河而上8公里就到板幹村,江南岸下游是八洞村,再往下是樂業縣雅長鄉。百樂是臨近鄉鎮村寨的交通要道,水路及未來的陸路都極為方便。而板幹距百樂儘管只有8公里,但貴州冊亨百口鄉、雙江鎮及百樂鄉八洞、樂業雅長等是不會既坐船又換乘客車貨車來趕集。

2 資源:百樂在江邊,水淹上來後有寬闊的水面,沿江一帶百口、雙江鎮及雅長等地也如此,山上還有森林、有旱地,百樂好多年以來就是中草藥材、農副產品、玉米、水產品的集散地。而板幹周圍幾乎見不到森林,山外村落也很少,農產品就只有賣米賣糧。

3 征地:百樂後靠場平—-那掌坡場平原是荒坡、灌木叢,征地費低廉,每畝一千多或不到三、四千,300畝的集鎮征地費也就七、八十萬,並且這筆征地費政府是不會補償給百樂移民的,因為「連你們的屋基也是雅長林場的土地」。而板幹臭馬坪場平原來都是水田和旱地,又已經栽或插荔枝、龍眼等果樹,征地費每畝一萬多,300畝要花400多萬征地費。

4 土地浪費:百樂場平充分利用荒坡陡坡,在板幹征地多出的幾百萬足以把百樂一兩座山推平,板幹耕地仍在,板幹的水田仍在,現在卻在幾百畝良田耕地上倒上水泥,鋪上鋼筋。

5 人口:百樂集鎮原有常住人口約2,000人,從江對面貴州冊亨常有流動人口往來。板幹村也有2,000多人,可是板幹村中心與新移民點相距兩公里多,是兩個獨立的居住點。現在新移民點只有八洞村90戶移民及百樂10戶移民,外加鄉機關等,常住人口(不包括中心小學學生)只有約700人,並且鄉鎮幹部大多不是家住某村某寨就是已經在縣城裏買房,子女都已到城裏念書,他們自己大多數時間也不在鄉機關,90戶八洞村村民們也要時常回到老故土種田種地。

6 集市:解放以前直到現在,百樂歷來就是集市。板幹村有2000多人,他們到百樂趕集來往也很方便,每到逢年過節如三月三、六月六、七月半等壯族、布依族節日以及臘月二十幾,板幹村子自然就如趕集日一樣喧鬧。村裏有眾多的小賣部,有飯館,有旅店,有賣肥料賣水泥,有電器維修部等等,「五臟俱全」。板幹村村民不會揣著錢跑兩公里多去臭馬坪移民點消費。

如果把新移民點建在百樂,對板幹沒多大影響;而把新移民點建在板幹,對百樂是巨大損失,對板幹除了得到一些征地費外也沒有什麼好處。也許無論是哪一條理由,都沒有老黃那一條「主要理由」起決定作用,這是重大決策失誤

搬到板幹新場平的八洞村移民很值得同情。本以為從鄉旮旯進集鎮,做點生意,不再臉朝黃土背朝天,每家每戶傾其所有,不惜借貸修樓房,家家有門面,家家有鋪子,玻璃櫃上一層厚灰,櫃內商品都是自進自消。

縣鄉政府本打算把百樂街380戶移民遷到板幹,建一個兩、三千人的小集鎮,結果百樂街搬遷10戶,新集鎮只有六、七百人,要成為集市,猴年馬月吧。百樂街後靠繼續成為集市,可是不僅這一代人還是下一代人,不僅百樂人還是來趕集的周圍村寨的百姓,對政府給百樂規劃設計建設的那掌坡「街道」,真是哭笑不得!

縣級公路:百樂老街原來是田林–樂業縣級公路必經之地,從田林–板幹村–百樂街–八洞村–雅長鄉–花坪鎮–樂業縣城,全程約170公里。水電站把老公路淹沒,新公路改道,從板幹直接通往八洞「益來分場」(已無人居住)大橋,然後沿江岸通往雅長,把百樂街切掉。縣級公路板幹至八洞段開工之前,百樂街村民曾寫報告闡述利弊,曾請願抗議,希望政府稍稍修改一下設計,讓縣級公路仍從百樂街那掌坡新場址通過,有利於百樂街未來的發展。無論多少報告,無論多少請願,某一領導驚堂木一拍:「按原計劃」!

無論是考慮百樂街民眾的利益還是考慮政府的投資,板幹至八洞段都應該經過百樂街新場平──那掌坡。

1 民眾的利益:修鐵路應該照顧到地區(或自治州、市),省級公路應該照顧到縣級,而縣級公路就必須考慮到鄉鎮、集市。從板幹大橋到益來分場大橋約14公里,沿線翻山越嶺,沿途幾乎看不見有人居住;而從板幹經百樂街再到益來分場大橋,除了方便百樂街1700多村民,還有江對面貴州百口鄉的幾個村寨。

2 政府投資:從板幹到益來大橋約14公里,從板幹到百樂街再到益來大橋約19公里,經過百樂街的公路將多投資5公里。公路建設投資不僅取決於路程長短,也取決於路段的地質地形。板幹大橋–百樂街–益來大橋,沿河沿江,地形平坦,又是土山,大部分地段可以直接用挖掘機開挖,不需鑽機,這樣的地形在沿江一帶修移民路每公里6萬元,倘若縣級柏油路耗資10倍,每公里60萬,5公里耗資300萬,即使每公里是移民路的16倍即100萬,總共500萬。

不經百樂街的板幹大橋—-益來大橋少投資5公里,可是多出上百米長的板幹跨河大橋,過了大橋,公路盤山而上,轉四道灣到接近山頂還有約200米長的山頂隧道。100米長跨河大橋,200米長山頂隧道,其投資絕不低於500萬元。

出了山頂隧道口,尤其是板幹一邊,開挖的土石方使彎三拐四的公路坎下幾乎成了直角,不敢閉眼,睜開眼又會冒冷汗,要是有些恐高症人群,靠裏走怕天上掉下石塊,靠外走又怕滾下陡坡。

3 重複工程:百樂街—-八洞—-樂業雅長原有公路,庫區補償中有一項「庫區交通恢復費」,百樂街到八洞益來大橋的沿江公路遲早要修通。板幹河下游稱為百樂河,板幹跨河大橋有100米長,而百樂河天造地設有一條峽灣,大橋最高水位線只有20多米,百樂大橋已經開始動工。

板幹村2,000多村民都住在板幹河西岸,田地也大多在板幹河上游,而從西往東跨過大河的板幹大橋則在下游,以後板幹村民跨過大橋到東岸種田種地還不如淌水過河方便。公路占地一般都只是補償青苗,沒有土地及安置補助之類,那一段路估計不會有人因為公路占地而發財。

百樂街移民老黃說:「他們故意改路不經過百樂主要是想逼迫我們搬到板幹臭馬坪新集鎮,我們不搬,他們就不讓公路經過,報復人而已」!老黃言重啦!我想從板幹繞過百樂街直接修通益來大橋有三大好處:

一是未來板幹村少數村民到河對岸種田種地不必淌水過河,

二是山頂隧道體現人類戰勝自然的能力,

三是可以在地圖上畫一條直線。@(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雅長鄉新集鎮──丁書移民點距老集鎮約3公里,丁書屬百康村巴扛屯和偉蘭屯土地,位於百康小學往上約200米處。2004年我去瞭解雅長林場時曾到過此地。
  • 雅長鄉新集鎮──丁書移民點距老集鎮約3公里,丁書屬百康村巴扛屯和偉蘭屯土地,位於百康小學往上約200米處。2004年我去瞭解雅長林場時曾到過此地。
  • 移民家園被淹要找個地方落腳,要有個地方建房,這就是場平。場平是永久性設施,不僅這一代,也將是未來子孫的家園,因此場平選址及建設是關乎移民現在及將來的大事。
  • 黃土高坡也許有黃金,即使沒有金子,只要是能在水淹之前栽上幾棵或插上幾棵荔枝、龍眼、板栗、油茶等等等等,黃泥巴也會生出黃金。
  • 一個村的土地拿到另一個村去補償,這樣的手段比較安全,因為這個村的公佈表上不會有那些圖斑,而另一個村的公佈表上即使有,「反正不是我們村的土地,管他誰得多誰得少」;不過更為安全的手段是在那些土地上面隨便栽幾棵荔枝、龍眼之類。
  • 農民們種了幾十年的土地,他們只知道自家有幾丘田、幾塊地,並不知道也不曾丈量過自家田地有幾畝幾分。他們認為移民部門給的補償兌現「面積」與被淹的田地「實際」面積有出入,大多是通過比較而非實地丈量。
  • 羅甸鳳梨鄉鳳梨村量砂仁地斜坡面積時是先豎起杆子再拉線,斜坡的面積究竟是斜邊長×寬還是把斜邊折算成直角底邊再乘以寬呢?誰說都有道理。要是平面,沒有了斜邊,沒有了底邊,但仍然會出現問題。
  • 房屋補償分為正房和雜房,有人居住是正房,無人居住只是用來堆放農具、柴草、或用作牛圈、豬圈等屬雜房。潘老師的房屋是飲食店,其妻子、女兒在裏面吃住,移民站已測量面積並登記上冊,只是把人吃住在裏面的飲食店列為關牛關馬的雜房給予登記。
  • 2002年10月,天峨縣移民局到向陽鎮搞實物分解,每戶多少面積都是工作組說了算。平臘村移民因為面積誤差太大與工作組爭吵,移民局某副主任說:「我想給你幾多你就得幾多」,隨即被一憤怒村民打了幾巴掌。
  • 搬遷前的停建令使移民浪費幾年時光,搬遷後場平未建好使他們多煎熬了兩、三年,建房時因庫區交通半癱瘓使建房成本增加,不及時兌現使補償款的價值已大打折扣,他們又恰好碰上物價大漲價的兩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