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水河在呻吟(71)龍灘水電站

韋登忠等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七、紅水河四級水電站——龍灘水電站

7、衝突:九.一三事件

參、被激恕群眾的過激波
(上接杜海明撰文《廣西百色市田林縣移民的血淚控訴!》)

2006年9月6日,群眾見寫了「協議」後,好多天都不見動靜,群眾眼巴巴地望著,但見縣、鄉派人來帶著群眾到山上鑽看了一下,像大人哄小毛孩,群眾的集體請願一停,群眾的要求又被冷置了,於是才發生了「9.6」事件。

2006年9月6日這天晚上,縣、鄉工作組又下發了一些旨在明動員暗壓迫群眾仍然遠遷去板幹的宣傳材料,移民群眾都有一種被欺騙感,感到失望無助的群眾群情激憤。在此關鍵時刻,縣、鄉工作隊還有人得意昂揚地把移民群眾比作「國民黨蔣介石八百萬軍隊」,說:「共產黨連國民黨蔣介石八百萬軍隊都打得下,還怕打不下你百樂幾百戶幾千人?」更有人把移民人民群眾叫作「紙老虎,」惹起群憤眾恕。群眾針對性地說:「共產黨有今天,你們的權利是從哪裏來的呢,當年還不是人民群眾為你們打的天下,沒有人民的支持,哪有今天?」

當年人民群眾和共產黨一道打生打死,今天竟有共產黨黨員幹部把人民群眾當作國民黨蔣介石八百萬軍隊來對比,把移民群眾喊成「紙老虎」,民能不憤?民能不怒?移民幾千人口,縣、鄉選址不考慮民意,移民方案不為移民考慮長遠,在此搬遷困惑彷徨時刻,民眾能不有過激憤怒行為?工作隊的話,就像插火柴點火燒山,一根火柴點火燒遍滿山。2006年9月6日,群眾自發到鄉政府集體請願時,和駐鄉政府的縣、鄉工作組發生爭吵衝突,憤怒中的群眾打壞鄉政府的小車和一些窗戶玻璃,打壞幾塊門板,還砸了幾個常說話挑怒群眾的幹部職工的傢俱。再說鄉政府被打壞的小車,是新近百樂鄉府花20萬元從南寧買回的三菱式「獵豹」轎車。20萬元,一個小小的鄉府領導,享受20萬元的高檔小車,錢是從哪裏來的呢?20萬元,分分厘厘都是納稅公民的滴滴血汗!20萬元,多少納稅公民滴的多少血和汗啊。

在移民工作矛盾突出的搬遷時候,一個小小的鄉領導購置起如此豪華的小車,整天開著飛去飛來,來來去去飛過移民身邊,早已成為群眾的眼中沙心中恨,從一開始就成了引起群激群憤的導火索。加上縣、鄉工作組經常在移民大庭廣眾下在飯店用移民經費開支大吃大喝,移民群眾能不憤恨激怒?移民工作還沒見成效,就在移民群眾不同意遷往的荒山裏拋撒移民資金,建起氣派高大的永久性建築作臨時指揮部,能不激起民憤?鄉府擁20萬元高檔小車埋下導火索。縣、鄉工作隊有人又把群眾比作「國民黨八百萬軍隊」和「紙老虎」,是插火柴點了火。強姦民意的移民方案和移民中的各種補償安置問題就是火藥桶,縣、鄉工作組自己點火引爆火藥桶,一切責任都推給移民人民群眾?強姦民意,濫用移民經費,耍威風,抖權貴,汙罵民,有沒有責任?

20萬元是納稅公民的錢,怎容一個小小的鄉領導如此揮霍?群眾中流傳著這麼兩個故事:一個是美國總統吃自助餐,一個是美國總統公費購買一張座椅須經議會討論開支。

肆、打壓前晝的再次大欺騙

2006年9月12日,「9.13」打壓的前一天,縣、鄉調動幹部近200人,以「同意群眾自主選擇搬遷位址」為名,進入群眾挨家挨戶看房核名。被蒙在鼓裏的群從聽說同意了移民的自選搬遷地方案,喜出望外,到處笑顏逐開地與縣、鄉幹部誠心交談,有的還熱情地請縣、鄉幹部留下吃飯飲酒。查清群眾農戶地形,摸清群眾名單一走,打壓前的前驟準備就算完成。聽到縣、鄉政府同意群眾的自主選擇近靠搬遷方案,百樂群眾更是四面八方召回自己的家屬。把喜訊傳報給自己的遠親近戚。群從萬萬沒有想到,一場厄運即將降臨。如群眾感受到的,打壓前晝的天空由晴空轉為陰暗,烏雲陣陣壓城,陰風嘵嘵逼人,不知是預示常年被欺被騙即將被扣罪亂抓亂捕百姓群眾的「長牢中拘短牢訊」災難,還是在預示長期大腐大敗即將被天神天佛定罪的腐敗分子的「大殺中關小入民」命運。

伍、慘無民權人道的打壓

2006年9月13日晚,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田林縣百樂鄉百樂街三更半夜來了上千武警公安,戴頭盔,穿鎧甲,持警棍,抓盾牌,荷槍彈,摸黑圍攻百樂移民群眾,群眾稍有不滿即棍打腳踢,有罪無罪一樣同樣對待,老婦幼兒稍有出聲即遭呵斥恕視威脅吼罵。好多男女群眾還睡在床上衣褲沒穿被破門而入的武警公安鎖銬逼迫下跪,群眾很多摸黑逃往山上,有群眾在黑夜裏喊:「土匪進村羅?」

天亮時,被抓被逼跪地的群眾被手銬串聯銬到鄉政府,有的赤條條連衣服褲子都沒給穿,男女群從銬在一起,屙屎屙尿都用荷槍實彈的武警跟著,家屬幫送點餅乾礦泉水都不給吃,拒絕家屬靠近——多像奴隸主對待奴隸。

其中有兩戶是正在部隊服役的軍人家屬,父母雙親都被抓銬到鄉政府,軍人母親全身只給穿一條三角內褲,幾近赤裸,辱人之甚天下少有。後來還是母親打電話給軍人兒子,軍人給部隊打電話到縣、鄉府,才救出慘受迫害折磨的雙親。二十一世紀,此情此景,移民群眾說,比日本鬼子對待戰俘還慘,比當年的國民黨蔣軍政府對待戰犯還甚,即使是犯法的犯人,也有人權,不能隨意賤踏啊。

2006年9月13日這天,正好是百樂街圩日,趕集過路的群眾目睹此打壓慘狀,俱怒視搖頭。所來的武警是從百色市多個縣抽調來的,有的盾牌上有「百色」二字。

此情此景,當載入中國現代史史冊,當成為世界民族發展史裏的一頁,長記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心中!!!

是向人民群眾抖惡勢顯威風?還是是報復群眾一泄怒氣為快?被抓俘的42名群眾被銬往縣城了,結果不得而知。人民群眾犯上小犯,是犯天規厲法,貪污挪用20萬、200萬、2000萬、2億,尚有人逍遙法外。濫用納稅人資金,大腐大敗,無罪無責。對待人民群眾像對待敵人,以「打擊一撮」為幌子,以威嚇一方為目的,擅自調動武警公安,黑惡鎮壓群眾,是法制社會?出動大批武警公安以法西斯手段鎮壓群眾,為被打的20萬元小車報仇?為被激怒憤民難眾打的鄉府人員報復?納稅公民群眾是多麼的弱勢無助。百樂群眾婦女兒童見到如此多的武警公安竟如此打壓群眾,眼淚漣漣,是委屈?是害怕?是感激?還是仇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五星旗,國歌,國徽,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老百姓群眾,納稅人,民權,人道,被一串串心淚浸濕!……

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千傳萬,萬傳億!一日傳,十日傳,百日傳,千日傳,萬日傳,傳萬里!

陸、盤點公私分明的小賬

打壞鄉府小車和幾個幹部的傢俱,幹群衝突中打傷的幾個工作人員,物質上的損失和精神上的損失都由縣委書記表態,由「公家」撥錢補償「舊貨換新」。群眾打壞的鄉黨委政府的兩塊門牌,卻是誇張彙報時「大做文章」的好材料,提起不過10斤上下,製作不過100元左右,不用提公私財物賠償,但卻可借此把天大的如山重罪「衝擊國家機關罪」扣壓在群眾身上。問一問百樂群眾,有誰主觀上有以「衝擊國家機關」為目的的主觀意識?強加意識荒不荒唐?百姓群眾冤屈往何處申?百姓群眾的苦難向何處訴?鄉府公私損失有賠償處了,幾百戶群眾的物質精神損失,有什麼人賠?!!……

打壞鄉府門牌,舉例子就是:有原本是朋友的一個農民和一個員警在下像棋,因走棋問題發生爭吵,後又互相推拉撕扯起來,農民無意中扯壞了員警的警徽,員警則扣其農民朋友「蓄意謀殺國家員警罪」,並糾勢上法院動用了法律。警徽,就是員警?扯壞警徽就是蓄意謀殺員警?同理,鄉政府門牌就是鄉黨委政府?打壞鄉政府門牌,就是蓄意衝倒鄉黨委政府?老百姓群眾在一時群情激憤下膽敢有推翻黨和政府的遐想?馬毛是馬?撥損幾根馬毛,馬上就是意在殺馬?!群眾針對的物件的是「移民問題」,不是針對「鄉政府政權」。群眾因各家各戶自身利益「自發」集中請願,不是「聚眾」衝擊鄉政府。縣、鄉工作隊虛假彙報材料中的「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純屬扣帽誣陷。縣、鄉工作組的目的不言自明,若彙報成「自發」,則無頭可捉,彙報成「聚眾」,則有頭打壓,「殺一儆百」打頭壓眾的蠢策暴露無遺。

打壓過後,群眾躲的躲,逃的逃,有家不敢歸,有親不敢探,妻離子散。在家的也是日夜提心吊膽,吃不好飯,睡不好覺,做不好工,怕同樣的打壓再次襲來。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鑒朝來朝往,覆轍大同小異。中央知道了,會作何指示呢?中華打黑第一槍曾從整飭原黑惡百色市公安局開始,人民群眾多盼有一個公道的世道。誇大事實,強加意識,扣罪打壓,群眾抬不起頭來,求蒼天睜眼主持公正。

打壓過後,公安局還在四下追打通緝迫案無辜群眾。所有被抓的人都是先抓走,後才補發傳喚證。眾多群眾反映,公安在圍攻群眾中,除踢、打傷無辜群眾外,還搗壞群眾的門、傢俱,抄了群眾的家。好多無辜群眾被抓到田林縣公安局關押審訊放回後,都一致揭露,公安局為了獲供,以饑餓、銬蹲、剃頭牢禁、吼罵踢打、褲帶鞭身等刑訊手段對待群眾—群眾身體和精神都受傷害摧殘!!謹求社會各界仁君人士、律師貴賓、作家記者、宗教慈善組團來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田林縣百樂鄉百樂街採訪群眾,即知一切真實內幕和事實經過,把消息向全社會發佈,為無辜老百姓伸冤,為受難受屈的移民群眾申訴,揭露地方專政黑幕伸張正義,揭露官僚腐敗黑暗腐朽的「土皇」專治本質,百樂街幾百戶老百姓的災難就是鐵的如山證據。

      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田林縣百樂鄉 百樂街全體村民移民群眾

要是鄧老爺還在世的話,他一定會到百色市田林縣、樂業縣走一遭。@(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雅長鄉新集鎮──丁書移民點距老集鎮約3公里,丁書屬百康村巴扛屯和偉蘭屯土地,位於百康小學往上約200米處。2004年我去瞭解雅長林場時曾到過此地。
  • 移民家園被淹要找個地方落腳,要有個地方建房,這就是場平。場平是永久性設施,不僅這一代,也將是未來子孫的家園,因此場平選址及建設是關乎移民現在及將來的大事。
  • 黃土高坡也許有黃金,即使沒有金子,只要是能在水淹之前栽上幾棵或插上幾棵荔枝、龍眼、板栗、油茶等等等等,黃泥巴也會生出黃金。
  • 一個村的土地拿到另一個村去補償,這樣的手段比較安全,因為這個村的公佈表上不會有那些圖斑,而另一個村的公佈表上即使有,「反正不是我們村的土地,管他誰得多誰得少」;不過更為安全的手段是在那些土地上面隨便栽幾棵荔枝、龍眼之類。
  • 農民們種了幾十年的土地,他們只知道自家有幾丘田、幾塊地,並不知道也不曾丈量過自家田地有幾畝幾分。他們認為移民部門給的補償兌現「面積」與被淹的田地「實際」面積有出入,大多是通過比較而非實地丈量。
  • 羅甸鳳梨鄉鳳梨村量砂仁地斜坡面積時是先豎起杆子再拉線,斜坡的面積究竟是斜邊長×寬還是把斜邊折算成直角底邊再乘以寬呢?誰說都有道理。要是平面,沒有了斜邊,沒有了底邊,但仍然會出現問題。
  • 房屋補償分為正房和雜房,有人居住是正房,無人居住只是用來堆放農具、柴草、或用作牛圈、豬圈等屬雜房。潘老師的房屋是飲食店,其妻子、女兒在裏面吃住,移民站已測量面積並登記上冊,只是把人吃住在裏面的飲食店列為關牛關馬的雜房給予登記。
  • 2002年10月,天峨縣移民局到向陽鎮搞實物分解,每戶多少面積都是工作組說了算。平臘村移民因為面積誤差太大與工作組爭吵,移民局某副主任說:「我想給你幾多你就得幾多」,隨即被一憤怒村民打了幾巴掌。
  • 搬遷前的停建令使移民浪費幾年時光,搬遷後場平未建好使他們多煎熬了兩、三年,建房時因庫區交通半癱瘓使建房成本增加,不及時兌現使補償款的價值已大打折扣,他們又恰好碰上物價大漲價的兩年……
  • 龍灘庫區各項實物指標調概後淹沒補償價格2006年6月發放到移民手中----《宣傳提綱》,2006年9月整個庫區大搬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