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化100個為什麼

為什麼古人把養子稱為「螟蛉」?

作者:心語

蜾蠃,即泥壺蜂,捕捉小青蟲作為幼蟲的食物。(Jerzy Strzelecki/wikimedia CC BY 3.0)

      人氣: 5777
【字號】    
   標籤: tags: , ,

螟蛉,即養子、義子。看過明朝章回小說的人,對「螟蛉」一詞必不陌生,如《三國演義.第三十六回》:「兄長既有子,何必用螟蛉。」及《初刻拍案驚奇.卷三十三》:「與渾家商議,要過繼他做個螟蛉之子。」

那麼,為甚麼古人把養子稱為「螟蛉」呢?

「螟蛉」一詞最早見於《詩經.小雅.小宛》︰「螟蛉有子,蜾蠃負之。」大意是說,螟蛉如果生幼子,蜾蠃們可以孵育它。這兩句詩中,出現了兩種昆蟲,我們先來認識甚麼是螟蛉和蜾蠃。

螟蛉,一種害蟲,是桑樹上的小青蟲,故又稱為青蟲,屬於蛾類的幼蟲。如宋朝朱熹《集傳》曰︰「螟蛉,桑上小青蟲也。」蜾蠃是一種昆蟲,色青黑,腰細,體形似蜂,用泥土築巢於樹枝上,常捕食害蟲,有益於農作物生長,又稱為蒲盧、蠮螉,現俗稱泥壺蜂。如《禮記.中庸》:「夫政也者,蒲盧也。」鄭玄.注:「蒲盧,蜾蠃,謂土蜂也。」

據西漢揚雄《法言.學行》:「螟蛉之子殪而逢蜾臝,祝之曰:『類我,類我。』久則肖之矣。」大意是說,蜾蠃把螟蛉幼蟲抓回泥窩中,並對它說︰「像我,像我。」時間一久就會變成蜾臝的樣子。揚雄此種說法,被後來許多學者紛紛引用在其著作中。如東漢許慎《說文解字》︰「蜾蠃,細要(腰)土蜂也,天地之性,細要純雄無子。」及漢朝鄭玄箋注《詩經》曰:「蒲盧取桑蟲之子,負持而去,煦嫗養之,以成其子。」晉朝陸機《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蜾臝,土蜂也,似蜂而小腰,取桑蟲負之於木空中,七日而化為子。」

根據此等說法,古人就以為蜾蠃純雌無雄,無子,它會抓螟蛉幼蟲藏於窩中,溫情撫育它,並祝禱說︰「像我,像我。」七天就會化成蜂蟲成為蜾蠃之子。由此,後來稱養子為「螟蛉」。

到了南朝,醫學家陶景弘讀到這種說法很質疑。他查閱大量古書和當時的相關記載,發現說法都一樣。為了解除心中疑惑,他就找到蜾蠃的巢,實際觀察並記錄蜾蠃的生長情況。後來陶景弘箋注《本草》時就提到,所謂蜾蠃養螟蛉為己子根本是錯誤的說法。據他的觀察,蜾蠃常捕捉螟蛉作為自己幼蟲的糧食,並非飼養它,讓它成為同類作為後代。

原來,雌性蜾蠃於產卵時,取泥球築巢,後產卵於巢內,用絲把卵懸在巢內側,再外出捕捉小青蟲。蜾蠃以針刺麻醉小青蟲後抱回巢,作為自己幼蟲的食物,通常一巢貯藏一、二十條小青蟲,後封口,蜂卵孵化成幼蟲,長成蜂後破巢它飛。

蜾蠃的巢大多築於樹枝、樹幹、石壁等處,有的巢內有好幾個窩,一窩一卵,有的巢只築一個窩,狀似泥壺。另有蜾蠃並不銜泥築巢,它利用竹管、蘆葦管,產卵在裡面,放進小青蟲後把管口用泥封住。如果管子長度夠,就會繼續產卵放小青蟲再封口,如此在管內一間一間地連續做巢產卵。

當蜾蠃捕捉螟蛉時,會用毒針螫螟蛉的頭部,讓毒液進入它的腦髓,麻醉而不讓它死,使其失去知覺,無活動能力,即活而不動。如此就能暫時保存螟蛉的身體,不會腐爛。然後,蜾蠃將螟蛉抱回巢內,等到蜂卵化為幼蟲,就以螟蛉為食物,直至長成小土蜂。

除陶景弘外,五代後蜀的韓保升《蜀本草》、宋朝藥物學家寇宗奭《本草衍義》及宋朝葉大慶《考古質疑》都有相同的看法。後來,清朝學者程瑤田所撰《釋草釋蟲小記.螟蛉蜾蠃異聞記》一文中,證實陶景弘的觀察是正確的。

蜾蠃養螟蛉為己子的說法,雖然是錯誤的,但「螟蛉」作為養子代稱,還是沿用至今。@*#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至於,為甚麼每次敲鐘都要一百零八下,則有多種說法。一說是,《易經》認為「九」寓意吉祥,一百零八是九的倍數,是至高無上的象徵。另一說,佛教認為人在一年中有一百零八種煩惱,鐘響一百零八次,則除盡人間所有的煩惱。所以,佛珠也是一百零八顆,念經或持咒都是一百零八遍。
  • 據專家考證,殷商時期即已大量使用貝幣,有來自各地的商品,商業往來......
  • 古人把銅錢戲稱為「孔方兄」是有典故的,源自於.............
  • 現在許多亞洲國家用餐都使用筷子,但筷子最早是源自於中國。筷子,是中國人必備的餐具之一,與日常生活的三餐息息相關。那麼,為甚麼中國人吃飯要使用筷子呢?
  • 初伏、中伏、末伏這三個伏日,是一年中最熱的三天,故又稱為「三伏日」、「三伏天」。
  • 對人類來說,冰的用途廣泛。人工製冰發明之前,人類都是利用天然冰。古籍中早有取用天然冰的記載,也因此得知,古人會將冬天下雪結成的冰塊,儲存起來留待夏天使用。
  • 古代遊子要遠行時,會在北堂種植萱草,希望減輕母親對孩子的思念,忘記煩憂。於是,萱草遂成為中國的母親花。
  • (shown)印章,又稱為圖章,古人稱「璽」。如《小爾雅》上載︰「璽謂之印。」及東漢蔡邕《獨斷》曰︰「璽者,印也。」秦朝前,無論尊卑印章都泛稱為「璽」。秦統一六國後,規定皇帝的印章專稱為「璽」,臣民只能稱「印」。
  • 兄弟們都讚賞季札的高風亮節,都想傳位給他,但季札一次次拒絕,共三次讓位。
  • 古代男子凡穿著袍服,必先穿澤﹙褻衣﹚,再穿袍﹙長衣﹚,再加中衣﹙,最後再加禮服。如清朝孫詒讓《正義》:「蓋凡著袍襺者必內著襗,次著袍,次著中衣,次加禮服為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