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俞偉雄:量化寬鬆政策續集

俞偉雄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5日訊】美國聯準會〈Federal Reserve〉極有可能在最近進行第二次量化寬鬆〈Quantity Easing〉貨幣政策,也就是市場俗稱的QE2。在2008年10月,金融危機的高峰,美國聯準會進行首次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印了大約1兆美金的鈔票,用這些鈔票來購買市場上的不動產貸款等各式證券,也讓聯準會的資產負債表從1.2兆膨脹至2.2兆美金,QE1的確起了穩定市場信心,提供資金流動性及銀行準備的正面效果。

只不過現在雖然金融危機解除了,美國的總體經濟及就業市場依然表現疲弱,新一波的刺激性的財政政策,比如說減稅、增加政府公共支出,在美國的財政赤字及流通負債餘額嚴重惡化下,要實行財政擴張的機會很低。而傳統的寬鬆性的貨幣政策,在短期名目利率已達到近乎於零的水準,也無發揮的空間,所以聯準會目前唯一的選擇就是再次進行量化寬鬆,藉由新一波貨幣供給量的增加,來購買美國長期公債。量化寬鬆的期待效果有三,第一,當聯準會購買在市場上流通的美國長期公債,將會增加其市場價格,從而減少長期公債利率,藉此而刺激市場投資及經濟景氣。第二,長期利率的降低可以減少未來美國財政部發行長期公債的利息成本,從而減輕長期負債的負擔。第三,大量印鈔票的結果,會增加美元供給,從而讓美元貶值,使的美國出口增加,因而刺激國內生產及就業。

量化寬鬆政策最大的潛在風險,就是它有可能引發高度的通貨膨脹,然而當今美國經濟面臨的情況是通貨緊縮〈deflation〉的風險遠大於通貨膨脹的風險,也因此讓聯準會有足夠的空間來進行QE2。在此用一個數字來說明美國當前經濟依然需要擴張性的貨幣政策。在當今總體貨幣學說中有一條極出名的泰勒法則〈Taylor Rule〉,泰勒法則是根據通貨膨脹及實質與長期潛在充分就業的產出差額,算出中央銀行應該維持的短期名目利率水準。根據美國現今的情況,泰勒法則所建議的聯準會所應執行的利率水準是負8%。也就是說,從一個景氣循環穩定的角度來看,聯準會應該再調降利率8%,可惜我們無法讓利率低於0%,所以當下的替代方案就只能是量化寬鬆了。

然而量化寬鬆的成效會因為其他因素而打折扣。筆者在此舉出一個例子,幾天前中國政府宣佈提高銀行利率一碼。為甚麼呢?當然是要用來打壓中國國內過熱的經濟、通貨膨脹及資產泡沫。中國為甚麼會有這些過熱的現象呢?答案是中國刻意操控低估其人民幣匯率,嚴重干預管制外匯市場所致。現在及將來不得不提高國內利率來冷卻國內經濟及市場。這會造成甚麼效果呢?這會吸引大量國際熱錢透過香港來間接投入中國的人民幣市場,國際投資者有兩個誘因,第一是賺取利率差額的利潤,比如說,如果一個投資者有辦法用2%的借款利息借美金,而投入到中國的人民幣來賺取3%的利息,一年後就有1%的無本無風險利潤,這樣的國際利差交易通常都會暴露在一個風險之下,那就是匯率變動的風險。然而現在中國因為刻意低估人民幣的匯率,所以未來人民幣只有上漲的可能,致使國際投資者不僅擁有保證1%的利差利潤,未來人民幣升值了,國際投資者更可多賺到此升值的利潤。大家都這麼想,所以造成大量的熱錢流入中國,不僅加大了中國的資產泡沫,也更加深了人民幣升值的壓力。

所以說美國印的鈔票會有部份變成熱錢,被借到中國去賺取投機套利利潤,結果是對美國和中國的經濟發展都有不好的影響。那要怎麼辦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中國政府減少干預讓人民幣匯率接近其市場價值。G20部長會議已在韓國落幕,各國都有基本共識,那就是不要引發貨幣及貿易戰爭。而其中的關鍵就是看中國政府能不能負起一個經濟大國應該有的責任,遵守並執行其對國際社會所做過的承諾。

(大紀元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評論
2010-10-25 10: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