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報應實錄:看不見的掐傷

一個真實的故事
松柏

打手勉強走到家,跟家人說了下午的遭遇,然後就瘋了,嘴裡喊著:那兩個人告了狀啦,我被關進黑屋子裡啦。(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我今年六十多歲了,祖籍湖南。事情發生在1962年秋季。我們當地有一個有名的積極分子(打手)。有一天下午,他在公社開完會回家,這天正下著雨,他家離公社有六、七里路,中途經過一座跨河的橋。當他走到橋的中央時,覺得背後有人猛擊一掌,他回頭一看,當時嚇出一身冷汗:有三個人站在他的面前,兩個矮一點的和一個身材魁梧大高個的人,手裡還拿著一根鋼鞭。

那兩個矮個對這個打手說:你還認識我倆嗎?打手仔細一看,哎呀,這不是六年前被我打死的那兩個地主哥倆嗎。他當時嚇得已經失去理智了,只是低著頭不敢吱聲。其中一個矮個說:「好啦,跟我們走一趟吧!」可這打手再抬頭看時,眼前根本沒有人。

於是他勉強走到家,跟家人說了下午的遭遇,然後就瘋了,嘴裡喊著:那兩個人告了狀啦,我被關進黑屋子裡啦,等等。第三天,暴病而死。死時渾身被掐的稀爛,死時只有四十多歲。

那時我十多歲了,當時我們好幾個小孩子都看見了,旁邊有不少老人說,這是被陰魂掐死的。

--摘編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