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百鳴:《盜夢空間》導演諾蘭回答不了的問題

作者﹕任百鳴
圖為《盜夢空間》的Limbo(迷失域),原來人間就是一個被設計的大迷宮,當人就是生命入夢的考驗與錘煉,誰能最後覺悟不迷,誰就是這場人生遊戲的最終勝者。
【大紀元10月04日訊】當好萊塢電影《盜夢空間》放到結尾,演職員表出現,音樂響起的時候,很多觀眾沒有像平常那樣馬上起身離開,而是耐心地等待著。他們期望在最後能看到點甚麼,好解釋清楚結尾的陀螺到底停下來沒有?看似回到現實的結局是不是依然是個沒醒來的夢呢?因為那個陀螺在電影中是主人翁柯布的圖騰,用來識別自己是在夢中還是現實中,在夢境中它會一直旋轉,而在現實世界中則會停下來。

從9月以來,克里斯托弗•諾蘭執導的的《盜夢空間》在大陸持續熱映,影片成為人們茶餘飯後必不可少的話題。一個明顯的現象是,中國人對《盜夢空間》似乎比西方人更加的情有獨鍾,不僅票房一路飆高,而且電影的各種衍生商品也隨之熱銷,甚至在中國掀起一股被媒體稱為「盜夢效應」的熱潮。

看一遍不過癮,影迷們反覆看片,反覆研討;在片中使用的圖騰陀螺熱賣不止,與電影道具外形一致、印有英文片名標記的陀螺紀念品標價幾十元到幾百元人民幣不等,最高甚至超過300元人民幣;改編版「盜夢」預告片和「盜夢」心理測試大熱;「翻書索引派」詳細解析《盜夢空間》懸念的頭腦風暴肆虐;夢境設計圖大賽更是大張旗鼓地開鑼,有參賽者一口氣畫出7層夢境;傳統解夢書籍《周公解夢》與西方佛洛伊德析夢諸書也搭上順風車成為暢銷書;催眠業者顧客陡增,前來諮詢的人越來越多;廣告從業者興緻勃勃的研究起夢境廣告學……一部電影帶來如此大的社會反響實屬罕見。

《盜夢空間》講述的是由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飾演的男主角科布等人通過潛入他人夢境並試圖植入思想的故事。其中兩條線索交叉展開,一條是柯布和亡妻梅爾的感情糾葛。夫妻倆曾經都是造夢高手,一次服用了加強型藥物在夢境中死去,所以雙雙進入了Limbo(迷失域)。女人貪戀著無時間盡頭的與夫君廝守,在那裏打造了兩人帝國世界,認為這是感情的真實,不想回到現實。企圖回來的柯布最後嚐試在妻子夢中植入意念:這是夢,必需回到現實。沒想到意念植入雖幫助其妻醒來,但回到現實後,植入的念頭卻持續作用,妻子開始認為現實其實也是個夢境,認為只有死亡才能脫離,科布不同意跟隨,其妻被迫佈局夫君有殺人嫌疑的現場後,當著科布的面自殺身亡。一方面柯布因為妻子的死一直深感愧疚,以至於不能「造夢」,怨念太深,潛意識中孕育出了一個心懷不滿報復心極強的妻子的投影。從此只要柯布知道夢境場景的設計,妻子的那個投影就會想辦法破壞。另一方面,柯布因現實中的殺妻嫌疑被控,被逼離家逃離,留下兩個女兒。

但柯布一直都想回家,這成為他的現實之夢,也成為影片的第二條線索。商界巨富齊籐看重柯布的能力,要僱傭他進行意念植入:讓競爭對手公司年輕的繼承人羅伯特•費切切分自己父親留下的公司。齊籐許諾事成之後可以憑自己的權勢在高層運作撤銷在美國對柯布的謀殺指控,讓他回國看孩子。心動的柯布決定一試,在其岳父兼老師的幫助下,組建造夢團隊,設計多層夢境。終於在飛往美國的飛機上,與目標富二代費切一起入夢。五層夢境的歷險故事就此展開,高樓和路面折疊掀起,鋪天蓋地,追殺逃離,扣人心魂。一系列夢中設計概念,比如潛意識的大腦防衛,空間的時間差異、圖騰識別功效、音樂刺激和墜落等同步喚醒術、猶如大型的電腦遊戲,層層過關,主人翁甚至再游可能永遠不會醒來的Limbo(迷失域),了斷了與亡妻的恩愛情仇,最後終於完成了任務。

盜夢團隊六人在飛機上醒來。齊籐也兌現了諾言,打了電話解除了柯布在美國的訴訟使其得以順利入關。柯布終於回到了家,看到自己的兩個孩子。當柯布習慣性的轉起那個能區別夢境與現實的陀螺之後,影片就此打住,桌上陀螺是轉是停導演並沒交代。

作為最有討論空間的部份,《盜夢空間》開放式的結局一直爭議不斷眾說紛紜,到底主角柯布是回到了現實,還是依然活在夢境之中呢?「築夢」大導演諾蘭對大眾爭議始終不願多說,在影迷的一再逼問下,只是甩出一句「連我自己也無法解釋影片結尾」算是對大眾的終極解答。

其實,導演諾蘭或許說的是實話,這個問題他自己也未必有答案。影片結尾留下的疑問,正是本部影片的核心主題,提升來看,也是人類至今解答不了的千古懸案:人類生活的時空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世界?生命來到人間做人的根本意義又何在?

且看<紅樓夢>開篇的導讀詞:「浮生著甚苦奔忙,盛席華筵終散場。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夢盡荒唐。」

自古中國就有人生如夢的古訓,傳統的中華文化告訴我們,人生在輪迴中,不停的扮演著各色各樣的角色。每一次輪迴,每一次角色,恰似《盜夢空間》裡的一層驚心的夢境。

《盜夢空間》中人在夢境中死去,是從Limbo(迷失域)回到現實的一條途徑,遺憾的是,現實中的人離世,卻要根據他累積的德業,繼續下一生的業報輪迴。下一個夢境,人腦袋一洗又甚麼都想不起來了,造夢的場境也被更換,人物關係重新設置,但人身卻像《盜夢空間》中那樣被植入了償還機制,下一生絲毫不爽的償還著自己所幹壞事的罪孽。你殺了別人,下回別人來殺你,你霸佔了別人的利益,下回別人搶走你的東西,欠甚麼還甚麼。所以宗教中都在講,人都是在無知中償還著債業。當然,做了好事積了德的人,也是有好報。

這樣看來,自從人降臨人世以後,人生就展開了從一個夢境到另一個夢境的旅程,有的人偶然能記起自己的輪迴角色,講述自己古往今來的故事,可是又有多少人能認真對待。入夢很深的人,就如同柯布的亡妻梅爾不想醒來,以假為真。很多人,身心已經嚴重物質化,為名為利為情,爭鬥困擾,你死我活,不擇手段,迷惑顛倒,貪無止境,醉生夢死。確實,摸上去實實在在的夢中許多東西如金錢、名利、美色很容易就讓人迷失了其本性。但人們也眼睜睜的看到,人生不過一場黃梁夢,不管你活得多麼滋潤,結尾都是悲劇,你一生所擁有的甚麼東西都帶不走,功名、金錢,包括你的智慧。

人生如夢,人生之夢如何醒來?誰來喚醒?靠人自身的力量是無能為力的。但我們卻發現,在人生的夢幻中,有一群人,人們給他們的稱呼很特別,叫覺者,就是覺悟了的人。覺就是醒的意思,覺悟了的人就是人中本性被喚醒的人。

但是成為覺者,成為人中夢境的清醒者,需要夢幻中的人經歷一段刻骨銘心的修煉的歷程,他們共同的特徵就是懷有一個返本歸真的善念,不計較世間的個人利益得失,在人間險惡的矛盾衝突中卻能返觀內求,淨化自己、昇華自己,同化真、善、忍的宇宙特性。現在,人們又稱他們為大法修煉人。

那麼,人生之夢的最後醒來,以何為鑒?應該是有一天,修煉圓滿,生命回歸到其真正的家園,跳出輪迴,不再入夢,謂之回到了現實,那個現實必然是無比的美好。在那裏,再看自己走過的路,或許恍然大悟。原來人間就是一個被設計的大迷宮,當人就是生命入夢的考驗與錘煉,誰能最後覺悟不迷,誰就是這場人生遊戲的最終勝者。


(大紀元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美東時間: 2010-10-03 21:52:24 P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0/10/4/n3044091.htm
評論排行
評論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