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苦膽:「盛世」的白骨

苦膽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0月06日訊】擊鍵撰文,眼前有白骨晃動。這不是唐朝邊塞詩人筆下的白骨,不是侵華日軍殺害我同胞的萬人坑裡的白骨,也不是由人禍釀成的三年大饑荒中數千萬餓殍的白骨,而是出自「和諧盛世」的白骨。今年「國慶」之前,海內外的一些網站傳播了名曰《下崗女工餓死床上五年多,變成一具白骨》的社會新聞。雖有不同版本,但內容大同小異,其大意是講:

重慶市第二針織廠女工張蘇玉,人長得十分漂亮,曾是該廠的廠花。在九十年代末期,她和許多女工都被迫下崗了,當時只領到一次性的一筆少得可憐的下崗補貼費。廠裡有些單身女人淪落為妓女,靠賣淫為生。張蘇玉沒能找到工作,可也不願與她們為伍,無奈之下只能省吃儉用。一段時間裏,在人們的眼中,張蘇玉似乎已經外出打工或發財或嫁人去了,誰也沒有再留意她的不存在。一晃五年多時間過去了。2005年深秋,有關人員因換水管弄開了張蘇玉宿舍的房門。進到屋內時,人們一下子嚇呆了。床上躺著一具白骨。鄰居回憶,2000年下半年,曾聞到過一股濃濃的臭味,當時還以為臭味是從樓旁的垃圾山和臭水溝裡散發出來的。警方從她的日記裡讀到:「我已經幾個月沒吃肉了,好想吃回鍋肉……」「我已經一個月沒吃主食了……」

有人對這則新聞故事的真實性表示懷疑,認為網上轉載沒有交代原文出處,未見一家正式媒體的身份。其實,這則社會新聞還是有其原始出處的,它首發於2005年11月8日《重慶晚報》第6版(都市新聞),標題為《「廠花」死家中五年無人知》。

筆者在早些時候是讀到過這則新聞的,現時回放,心頭依然隱隱作痛,甚而還有些許恐怖之感。生於1964年的張蘇玉,死時才36歲,這位漂亮的中年婦女,本該以她的端麗示人,然而,世人見到的卻是她的骷髏。實際上,她的「餓死」跟缺少起碼的低保不無關係,跟她生病沒人照顧不無關係。

當張蘇玉為「幾個月沒吃肉」「一個月沒吃主食」而愁腸寸斷的時候,中(共)國的那些官吏們正過著鐘鳴鼎食、花天酒地的日子,隨便哪一桌山珍海味的代價,都夠張蘇玉吃它成百上千次的回鍋肉,乃至大半輩子的主食了。

現實告訴我們:一個找不到工作而又經濟拮据、無依無靠的單身中年婦女,在當今世道是很難生存的,任何人落到貧病交加、孤苦無助的境地,都是很難生活下去的,除非你出賣肉體,出賣別的甚麼。但張蘇玉不願走那條路,而且還不願向別人伸手。苛求她性格上的某一點「缺陷」,是一種殘忍。像她這樣的潔身自好,在今天的中國大陸是非常難得的。這等自尊自愛的女子,理當得到社會的鼓勵和幫助,可是,搞成那種生存環境的當地政府以及那個逼她下崗的工廠,過問了此類事情沒有?不是常年在嚷嚷「關注民生」嗎?而與張蘇玉同在沙坪壩區的親人、鄰居、同事,在發現她「失蹤」後,有沒有好好地找過她,或進一步關注、查問過她的下落?這是應驗了「窮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的老例呢,還是彰顯了「和諧社會」的世態人情格外冷漠?是誰制定了這個傷透了好人心的社會制度?

一具不尋常的屍骨,觸目驚心,這是對「以人為本」的最有骨感的註解。這耗盡了血肉的白骨,拷問著「人民公僕」的良知和責任,敲打著冷酷的現實,戳穿了「和諧盛世」的謊言。

張蘇玉死了,化作了一堆白骨,曾經是何其鮮活亮麗的張蘇玉化作了一堆白骨,曳著青春的尾巴剛步入中年的張蘇玉化作了一堆白骨。「玉」碎!天,想不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被用在了這個地方。死去數年而乏人問津,張蘇玉不是第一個,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個。只要一黨獨裁存在一天,張蘇玉們的命運就一天不能改變。@

評論
2010-10-06 4: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