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深山修道三百年 揭秘特異功能

修道要吃多少苦,要經過多少煎熬和磨難。泡上幾杯清茶,約上三五個好友,坐而論道,那不是修行,那是休息…(圖: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11414
【字號】    
   標籤: tags:

在網路中有這樣一篇可令人「目瞪口呆」的修道人文章,作者稱自己是中國清朝康熙年間出生,將自己修道300百多年的經歷呈現世人眼前,揭秘特異功能,希望能讓常人更了解生命奧秘與修煉的作用,期待能達到「普渡眾生」的心願。從文中可看到對俗世宗教之「善」與「惡」的判斷思辨,可以發人審思。以下是該文的轉載,讓讀者挖掘隱藏在深山老林中不是不存在的「異世界」,並請讀者自行細細思量、檢驗其中的「道」理。

~~轉載內容~~
深山修道三百年 揭秘特異功能

首先聲明,本文絕非故事。所寫所講,完全都是我本人的真實經歷,真實感悟。你可以相信,也可以不信,但請積修口德,勿給自己造下業障。


修道要吃多少苦,要經過多少煎熬和磨難。泡上幾杯清茶,約上三五個好友,坐而論道,那不是修行,那是休息…(圖:大紀元資料室)

一般人看到標題中的「三百年」,一定會認為我在瞎吹。但我告訴你,我的真實年齡的確是330歲,也就是說我是清朝康熙年間生人。其實330歲並不算很老,2000多歲的人我都親眼見過,聽說還有活了5000多歲尚在人間的,只是沒有機緣見到。

我是四川成都人,雍正年間,為避戰亂,我們全家逃到川北的大巴山中,卻不幸遭逢泥石流,最後只有我一個人幸免,那年我三十歲。後來我在山中迷了路,自己瞎走了十幾天,就在我快餓死的時候,一個道士救了我。這個道士就是我的師父,那時他已在大巴山中修煉了七百多年。從此,我就跟隨師父開始了修煉。這裏要說明,我和師父雖然是道士,修的是三清法門,但我們不是道教,和道教沒有任何關係。

我師父是唐朝人,雖然已修煉了七百多年,但他看上去比當時的我還年輕。因他已經修到頭了,再怎麼努力也修不上去了,所以收了我當徒弟,承傳我們這一門的道統。你一定想不到,我們這一門修煉的功法,非常非常的簡便,特別適合懶人學,因為我們的功法就是睡覺。

師父傳了我功法後,我第一覺就睡了一個多月,睡醒後身體變化很大,幾乎像是換了個人,比從前強壯了很多很多。然後他又讓我讀《道德經》,讀完經書又睡覺。就這麼不斷的讀經書,睡覺,最長的一次,我一覺睡了兩年多。如此循環往復,一直修了六十多年,我終於達到了小成境界(天目已開,大周天全部打通),這時我已具備了很多特異功能。比如辟穀、搬運術,淩空漂浮,他心通,透視人體等。還要補充一點,自從開始修煉,我的外貌就定格在了三十歲,一直到今天也沒有任何變化。

修到了小成境界,師父讓我返回人世間去雲遊。師父說,如果我沉溺於聲色名利,被花花世界迷住了,就不用回山了,我可以自己選擇以後的路。如果三年之後我還沒有沉迷,那麼就返回大巴山,他會指導我繼續修煉後面的功法。

外出雲遊很苦的,規矩也很多。第一,在塵世中不許使用任何的特異功能,出山前師父已把我的功能給鎖住了,包括辟穀功能在內,也就是說,雲遊期間,我還要想辦法解決吃飯問題。第二,不允許用錢,只能通過乞討的方式獲得食物。第三,還有很多戒律,偷盜,淫邪,飲酒等,類似於佛教中的那些規定吧。師父可以用天眼通隨時隨地的監視我,如果我犯了任何一條規矩,就再也沒有機會跟隨師父修煉了。

離開大巴山後,我首先去了陝西的渭南,後來又去了潼關。在潼關,我終於解決了吃飯問題。要知道,我的外貌是一個三十歲的壯年男人,乞討非常困難,經常挨罵,沒有幾個人願意施捨給我。在潼關我給一個姓劉的地主家幹活,只需管吃住,不要工錢。地主很樂意,也解決了我的問題。我也沒心情去別的地方,就在劉地主家,平平靜靜度過了三年,幸好沒有犯戒,三年期滿,我又回到了大巴山師父身邊。

以後的日子就是不斷修煉,每隔三五十年,我都會下山雲遊幾年,有時候師父也和我一塊去雲遊,如果是這樣我就沒法偷懶了,不能像在劉地主家那樣混日子,而是每天都要乞討。這麼多年雲遊下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風風雨雨都經歷過了,但我修道的意志從未動搖。對於世上的王權更迭,世事變幻,我們從來不去干涉,包括那些大的災難和戰爭,我們從來不管。因為這些都是有定數的,誰亂動,誰遭殃。

我知道塵世中很多人對修道很感興趣,但是他們不清楚修道要吃多少苦,要經過多少煎熬和磨難。泡上幾杯清茶,約上三五個好友,坐而論道,那不是修行,那是休息。真正的修行,是要吃很大的苦的。

修煉了兩百多年之後,準確的說,應該是在大清朝垮台的前一年,我師父死了,從此我們這一門派,就只剩下了我一個人。修道的最終目標是成仙,以求得永生,但是我們這一法門最高就只能修到「五氣朝元」這一步,距離長生不死還有一線之差。師父死後屍身未腐,我將其保存在了漢中的一個破廟裏,後來那個廟毀於戰火,師父的肉身便也被毀。不過這沒什麼可惜的,一副臭皮囊罷了。

師父死後我就一個人獨修。對於一個獨修的修煉者來說,最大的苦,就是寂寞和孤獨。有時一打坐入定就是一年,出定後不幾天又入定了,十幾年不見一個人,不說一句話是很平常的事。為了克服孤獨寂寞,我喜歡上了雲遊,從1960年開始,我一邊雲遊一邊繼續修煉。

等到了1988年,大興安嶺大火災的那一年,我終於也修到了我們這一門中的最高境界:五氣朝元。這時我的特異功能,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基本上你聽說過的功能,我全部都有,而且功力強大,遠遠不是人世間那些所謂的「異能者」所能比擬。而且從此之後,雲遊的時候,我可以不用再遵守戒律,特異功能也可以隨便使用了,但前提是不能干涉人世間的任何事情,那怕很微小的一件小事也不行,否則會立遭報應,或者功力受損。

修成之後,我在人世間遊蕩了五年,走遍了世界上的所有角落,認識了很多和我一樣的修煉之人,嚐試了各種各樣的生活,卻感覺都沒什麼意思。於是,1993年8月中旬,我乘坐一列火車返回川北,準備繼續過我的隱居生活,等時機成熟時,也收個徒弟,承傳我們這一法門的道統。就是在這趟火車上,我遇到了一個改變我命運的人。當時這個人和我同在一個車廂,我們一照面就彼此知道都是修道者,此人看上去也很年輕,慈眉善目,總是笑呵呵的。

我上前與他攀談了一會兒,卻不由得無比震驚,因為我發現,此人的功力之高,簡直是我難以想像的。到底有多高,現在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因為以我的道行,根本沒辦法探究這個問題,我連他的腳趾頭都夠不上。後來,我拜了此人為師,他傳給了我他那一法門的功法。

在第二位師父的幫助下,沒用一個月時間,我就突破了我原先法門的極限,成功修到了「三花聚頂」的境界。也就是說,在這之後,我已經獲得了不死之身。

如今,我又來到了人世間雲遊,這是我最後一次雲遊了,有許多的心願須了結,來天涯網寫這個帖子,闡述和揭示一些與特異功能、修道有關理論,是我的心願之一。與我有緣之人,自然會看的到,自然會有所得、有所悟,也算是我兌現昔日「濟世救人」誓願的一個特殊方式。

下面,我將把允許普通人知道的一些問題進行說明,也讓看客對本文真假作一個驗證。

世界上真的有神、佛、妖、魔存在嗎?

這是毫無疑問的。生命存在的形勢多的不可計量,無法計算,像人這種有色身的生命,在宇宙中只是極少數。我走在大街上,普通人怎會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同理,又有多少神佛妖魔以普通人面目行走世間,這你也不知道。有很多人看不起乞丐,甚至有意的欺負乞丐,但我告訴你,很多乞丐大有來頭,不是入世間雲遊的修道者,就是帶著使命而來神。可以這麼說,神多的無處不在,舉頭三尺有神明這句話,絕對是真的,只是普通人沒有天眼神通,看不到罷了。

人的命運,人類社會的發展,都是神佛在控制著。一個人從降生,到入土,其一生的命運都是注定的,那怕是掉一根頭髮這樣的小事,都是早就安排好的。一個人在社會上該幹什麼,該有什麼,早有定數,人的努力,基本是按照預定的過程在走。你必定不相信,你可能感覺自己的很多東西都是努力奮鬥得來的,其實,用功能看,人奮鬥的過程,都是掌握凡人命運的神,在背後操控著你做的,人就像木偶,神用各種觀念、情緒、欲望,以至於人們所謂的偶然事件,來操控人的行為。其他的動物和人也都一樣,也都是這樣被神操控的。

【原编者按】此位修行人是按照自己法門及修持方法来回答問題, 不一定適用於其他修煉方法,請讀者自行分辨。

--轉載自看中國網

評論
2011-09-08 1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