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水河在呻吟(54)龍灘水電站

韋登忠等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七、紅水河四級水電站——龍灘水電站

4、實物指標勘測

搬遷前的停建令使移民浪費幾年時光,搬遷後場平未建好使他們多煎熬了兩、三年,建房時因庫區交通半癱瘓使建房成本增加,不及時兌現使補償款的價值已大打折扣,他們又恰好碰上物價大漲價的兩年……本以為土牆瓦屋能賣錢,荒坡草地能賣錢,大傢伙的日子就會過得舒心一些,結果那些間接損失使他們有口說不出啊!即使是明擺著的如王家有兩畝地沒有得到補償,張家有一棟瓦房沒有上冊,他們也無奈。

移民補償分為房屋及附屬設施、荒山林地、水田旱地、搬遷、基礎設施等。十年前天生橋庫區移民補償開始時是不管你有多少田地荒山,每人給2000元或每人給6500元,無論窮富,全部拉平;龍灘庫區移民補償是按照各村組或各移民戶實物面積、數量多少及價格進行補償。補償單價以2006年6月頒佈分發給移民的《龍灘水電工程移民政策宣傳提綱》為准,實物指標也是以《宣傳提綱》「廣西以2003年11月、貴州以2004年5月審查批准的實物指標分解成果為兌現各種補償的依據」。

白紙黑字上的「單價」一項很不容易做手腳,最多不過找什麼「調控費」之類的名目;而在實物指標的面積、數量上就有很大的活動空間。可以給20 畝,也可以給10畝;可以給100棵,也可以只給50棵。要是清冊上沒有,你硬拉著領導幹部到現場實地丈量,當時他們用鉛筆幫你勾上,回去照樣可以用橡皮擦把它擦掉;《宣傳提綱》上白紙黑字寫有「廣西以2003年11月,貴州以2004年5月審查為依據」,兌現補償或發佈的清冊上大多都是「99年中南院認定」,99年以後「我們不是已經下了停建令嗎?那些不在補償範圍」。補償清冊上的面積、數量究竟是中南院的勘測結果還是小數點已經被移位,移民們沒法確證,他們很難得到原始圖斑數據,即使給你原始淹沒圖斑,圖斑也不一定準確,你也不會計算。

一、99年底以前,中南勘測設計研究院對整個龍灘庫區淹沒指標進行詳查,出臺一份《龍灘水電站375m方案淹沒處理補償投資概算分縣明細表》,《明細表》中詳細列出廣西、貴州兩省區10個縣幾乎所有補償的實物指標面積、數量等,此表是龍灘公司即中南勘測設計研究院關於龍灘庫區移民的詳盡的基礎數據。該表與後來廣西移民開發局桂發[2006]7號文件附表比較,實物指標有些出入。

以下是天峨縣農村移民部分《明細表》與7號檔<附表1>實物指標面積、數量:


兩表比較,附表1各項實物指標面積、數量比明細表都有所增加(除了土瓦結構),一種可能是中南院勘測時少測漏測,另一種可能是兩三年時間實物指標面積、數量有所增加。不清楚附表1的數據是2006年製表時的數據,還是「2003年11月審查」時的數據,至少不應該是99年底前中南院的勘測數據。從該表中也說明99年以後「新增」部分已經打算給予補償。

磚木、門樓、水車、竹子等面積、數量會隨時間有所變化,而荒山草地灌木林面積前後不一就只有人為的因素了。

二、樂業縣雅長鄉移民從移民站得到一張,<雅長鄉375m高程以下淹沒各類土地面積表>中,百康、寨尾屯、馬日塘屯、上雅屯、下雅屯、卡倫屯、過望屯、也號屯共8個屯,表上「實際總面積」是12375.548畝,「中南院認定面積」是5619.748畝,少計面積為6755.8畝。這6700畝含232畝疏林地,5373畝荒草地及水域面積、公路面積。水域和公路不會補償給農村移民,疏林地、荒草地屬於農村集體所有,應補償給農村移民,疏林地3887元/畝,荒草地1733元/畝,兩項補償總額應為1061.5萬元。淹沒嚴重的寨尾屯少計疏林地14畝、荒草地1526畝,計270萬元;下雅屯少計疏林地70畝、荒草地427畝,計274.5萬元。如果這張表的林地、荒地面積是樂業縣政府或移民管理部門根據圖斑計算或是實地測量的結果,寨尾、下雅兩個組僅疏林地、荒地兩項就少得550萬元,8個組少得一千萬。中南院這樣的「失誤」很難讓人原諒。

該表因有水域和公路面積,所列只有「少計」和「實際總面積」,沒法算出應補償給農村移民疏林地、荒地補償總額,不過至少也有二千萬以上。二千萬究竟有多少能發放到移民手中?即使只計列中南院認定面積,補償費也不會如數發放給移民。林地荒地屬農村集體所有,水田、旱地等個人補償部分都還未兌現,集體部分不知要等幾年。

三、明細表中水田部分貴州五縣水田淹沒6648.9畝,菜稻田13130.8畝(不包括羅甸城郊菜稻田及甘蔗田,廣西部分缺頁),即中南院99年勘測時菜稻田大約是水田面積的兩倍。菜稻田補償價26325元/畝,水田補償價19960元/畝,兩者差6365元/畝。據明細表數據,望謨菜稻田5378.9畝,冊亨菜稻田2438.4畝,貞豐菜稻田362.56畝,準備兌現的補償清冊中全部以水田補償,沒有菜稻田一項,望謨損失3424萬元,冊亨損失1552萬元,貞豐損失231萬元,三縣共5207萬元。(再算上羅甸應該是8000萬,只是有些移民說羅甸有少數人得到菜稻田補償,不知道占多大比例;鎮寧淹沒少,不計入。)

菜稻田一項少計數千萬元,一種可能是2006年後進行調概,水田從8955元/畝提到19960元/畝,菜稻田從11444元/畝提到26325元/畝,因單價提高,龍灘公司為了少支出,在後來的表中取消「菜稻田」一項;另一種可能是龍灘公司已按原來的明細表菜稻田面積支付,而地方政府只以水田補償,因為移民補償費是各級政府「包幹使用」。不管你是一年只種一季水稻還是一年種了一季水稻後又種一季蔬菜,補償價都是19960元/畝。又一次拉平,菜稻田損失也不下上千萬。

對99年中南院勘測調查並公佈的實物指標,各地均有強烈反響。

1:2004年廣西天峨縣下老鄉在<關於龍灘水電站庫區征地補償和移民安置七點問題的報告>中:「庫區淹沒實物指標的核查和認定過程中,差、錯、漏現象主要集中在經濟林面積的測定、零星果木的補償品種、房屋等級類別、樓層係數認定。如杜仲、砂仁、苦楝樹、蟠桃樹沒有列入補償範疇。實物指標調查只以調查組的意見為准,致使一些明顯違背事實、帶有嚴重個人感情色彩和部門利益維護傾向的行為得不到糾正,移民投訴無門、怒不可遏……」

2:廣西樂業縣2005年10月<雅長鄉尾溝村(鄉政府所在地)移民情況反映>:「庫區移民對設計院在1999年作出實物調查時,工作粗糙,政府相關部門不宣傳,造成少登、漏登、錯等、錯姓、錯名,結構不相符等問題……」

3:貴州冊亨雙江鎮壩恩村2004年<關於龍灘水電站庫區征地補償和移民安置意見的報告>中:「庫區淹沒實物指標的核查工作存在馬虎現象,中南設計院一些工作人員極不負責任,不關心移民疾苦,不把移民的根本利益放在眼裏,到村組不開群眾會,不交代政策,移民說話無門。實物指標登記差、錯、漏現象突出……」

4:貴州望謨蔗香鄉蔗香村2004年12月<關於龍灘電站庫區征地補償和移民工作存在問題的請示>中:

「(1)99年中南院作實物指標調查後結果已公佈,但存在少登、漏登、房屋結構不相符、錯名、錯姓等問題。如房屋丈量差錯,零星果木登記漏落,人口登記漏落,磚混結構錯為磚瓦結構,榜上數據與發放手冊數據不相吻合,附屬建築物、農副業設施錯登、漏登等;
(2)房屋樓層丈量係數示意圖至今未公佈,農戶無法對自家的房屋面積進行對照核算;
(3)已公佈的沒有農民自建的村級道路、水利設施等……」

2007年秋,天峨向陽鎮移民陳根建說:「99年中南院來測量時,我們那兒有個人跟著他們,背他們過河,後來公佈表上他家多出50畝果林」。冊亨弼佑鄉馬黑組新組長說:「中南院來測量時,我們老組長殺雞招待他們,後來公佈表上老組長名下多出2畝水田」;「大家沒什麼意見,又不是要我們的錢」。老組長2畝水田三萬多元補償能得到兌現應該沒問題,那50畝果林怎樣兌現我不清楚,因為陳根建沒有手機,座機電話又打不通,帶他來找我的韋雅妮2008年被勞教兩年,沒法聯繫,50畝果林問題不敢忘加揣測。

雙江口南岸樂業雅長三寨村一家移民戶和望謨平洞村黃家有些失落,他們得而復失。三寨村那一家房屋面積在表上是300多㎡,兌現時只給170㎡,村民說:「我家房子倒是沒有那麼寬,但有人和我一樣,他們照樣領到了錢」。黃家在房屋統計表上面積是330.8㎡,兌現時移民站只給200.65㎡,被扣除130.15㎡,330.8㎡是兩幢房屋的總面積,其中一幢是打算修而並沒有修。「人大一位老幹部帶隊來復查時,他們幾個人在喝酒,我們自己去量(房屋面積),好幾家面積都比實際面積多一點,只是因黃家面積出入太大才出馬糞的」。

「受人之甘露,必當以湧泉相報」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黃家等已經上冊又被扣除的那部分補償款肯定不會留在國庫裏。

整個龍灘庫區實物勘測工作是一項巨大工程,難免出現失誤。為了感激,「多給他幾畝」現象肯定極個別,故意少給某人某戶的可能性也不大,素不相識、無怨無仇,又不要我的錢。中南院勘測存在差、錯、漏也許是方法問題,沒有群眾參與,沒有人監督,這不僅僅是中南院,這是中國現行體制之所然。

99年後各級地方政府又「查缺補漏」,實物分解大多也是地方移民管理部門或有一些村組幹部參與,公佈表有些在「查補」之前,有些在「查補」之後。公佈表與實際不相符,也許是中南院確有疏失,更為可能的是移民管理部門與一些村組幹部進行實物分解時造假,公佈時署名「中南院勘測結果」。天生橋庫區「補償清冊」中,發到移民手上的「清冊」已經是精雕細琢的二表或三表,龍灘庫區有些移民點公佈表也有前後不一。

99年底中南院已勘測結束,2000年左右各縣發佈停建令,停建令主要是針對永久性建築設施,《宣傳提綱》廣西是以2003年11月、貴州是以2004年5月審批的實物指標分解成果作為補償依據。對於遺漏部分,理應得到補償;對於新增部分,如果不是基於「套騙」補償而屬於自然增加的部分,也應得到補償。龍灘庫區移民無數次反映、上訪、靜坐乃至衝突,一是單價,二是場平,三是遺漏和新增。遺漏和新增屬於個人部分,也許幾千、也許幾萬,數額不大,可對於移民個人,幾千幾萬就是他們的大部分財富。(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龍灘庫區各項實物指標調概後淹沒補償價格2006年6月發放到移民手中----《宣傳提綱》,2006年9月整個庫區大搬遷。
  • 承包商把場平建「好」,政府驗收時把皮尺一拉,原土鬆土都是場平,原土鬆土都是面積,承包商到別處找工程去了,移民們就把那塊場平劃成小塊,然後抽籤,誰抽到原土層誰抽到鬆土層,都是神的旨意,偶爾也有人的意志代替神的意志。
  • 實物指標和單價是移民補償的主要依據。上世紀93、94年就開始搬遷的天生橋一、二級水電站庫區移民在97年底前還不知道他們的田、地淹沒面積,也不知道補償單價。
  • 龍灘庫區90%是農村移民,搬遷時絕大部分是後靠。農村與城市的主要區別之一是流動人口,城市有大量流動人口,流動人口幾乎租住房屋,租房是城市的一大特徵,而農村根本就沒有租房現象,沒有人租,也沒有房子可租。
  • 99年底國家電力公司中南勘測設計研究院----簡稱中南院對整個龍灘庫區實物指標進行調查後,2000年廣、貴兩省區相繼發佈「停建令」--
  • 征地補償是所有補償中最大的一項,與距大壩遠近及人口密度有關,如前所述,既淹田又淹地的雙淹戶移民補償總額差距不大。
  • 地球是由無數的大塊小塊連接而成,其中的一些小塊是屬於居住在其上的某個小集體或個人,那些個人或集體抑或他們的祖先居住在那兒已有數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
  • 淹沒搬遷人口5,000人(壩高只有約40米),包括廣西隆林、貴州安龍、冊亨。因為淹沒面積小,搬遷人口少,我並沒有把平班電站移民狀況作為重點瞭解對象。
  • 廣西樂業結晶矽廠廠址位於樂業縣雅長鄉百康村巴維屯巴鬥坡,占地130畝,其中水田6.9畝,其他120多畝是玉米地、桐林地等。龍灘水電站淹沒,結晶矽廠廠址恰好在水位400米線上,廠址後靠廣西樂業--貴州望謨省道線,水路、陸路都極為方便,對面不遠處是雅長鄉新集鎮。
  • 2000--2004年正是雅長林場與當地原住農民衝突白熱化時期,當時我也聽說雅長鄉雅庭村有數人因林場而坐牢,只是沒有時間下去瞭解,雅長鄉百康村民又想儘快把反映材料寄到中央,因此我想雅庭村的材料等以後有機會再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