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水河在呻吟(78) 信訪──告狀

韋登忠等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八、信訪──告狀

(3) 儂茂權:

儂茂權,貴州冊亨達央鄉村民,1963年生,小名阿貴,人們都習慣稱他「儂阿貴」,不過告狀告了近二十年,儘管只有40來歲,也應尊稱為「儂老貴」了。

88年12月,儂與村組簽訂土地承包造林合同,面積200畝,承包期限50年,分成方式為九一分成。89年元月,儂又與冊亨縣造林公司──冊亨縣林業局簽訂造林貸款合同,貸款8000元,屬於「支邊貸款,月利息3.9‰」。兩份合同都在89年1月19日經冊亨縣公證處公證,即公證書(89)冊證字第23號、第24號。

儂貸了8,000元,又自籌一部分資金,還請來兩戶民工一同造林。一年多時間,在承包的200畝荒地裏幾乎全部栽種上萬株的桐樹及上萬株杉樹苗。91年9月,以黔西南州共青林場為基礎的「584」造林工程開始了圈地運動。

共青林場發起人楊某某,原是黔西南州團州委副書記,90年前後到冊亨縣興辦共青林場,同時兼任冊亨縣委副書記。92年時共青林場剛剛開始圈地造林,不過冊亨縣原雙江區一帶農民在80年代初就陸陸續續已造好了許多杉林,有了這些「杉林」作為「功績」,楊被評為92年全國十大傑出青年。共產黨前總書記到貴州貴陽時接見楊,與楊留過影,還書寫「黔西南州共青林場」字樣。

共青林場準備以每畝13元從儂手中把200畝林地轉為林場,轉讓期限50年,相當於每畝每年0.26元。每畝667平方米已基本造好的桐林杉林只給每年兩毛六分錢,而且要50年,還不如明搶,一分不給。

「儂老貴」不同意,91年11月,林場組織林工、林場公安等強行把儂請來的兩戶民工趕走,把儂已經造好的桐樹、杉苗全部毀壞,重新「造林」。告狀由此開始。

儂曾把林場砍掉、挖掉的桐樹扛到鎮政府門口,又把被毀壞的林地拍照拿到縣府。他無數次去找鎮政府、鄉政府(儂所在的上壩村撤區並鄉時併入達央鄉)、縣府、州府、省府。每一年不下10次,為了那200畝林地,他到各級政府、各有關部門找有關領導、幹部,18年來,總數絕不低於200次,他還到北京上訪三次,到國務院、到最高人民法院、到中紀委、到林業部……

亂世造英雄,我們的時代也造就了儂老貴的上訪記錄。要是他向大不列顛吉尼斯總部申請「吉尼斯上訪記錄」,冊亨對他稍有一點瞭解的人們絕不會感到驚訝。很遺憾!他不是為了吉尼斯記錄,只是為了8,000元貸款,只是為了200畝林地,多少次他記不清,多少次他都沒有歷史記載。

反映上訪上百次,各級政府領導、幹部也不是都沒有關注,也不是都是「壞人」,領導、幹部們也曾幾次下來調查處理,就是「處理不了」。

2008年7月,我在「真相」重要嗎?──記貴州甕安6.28事件」中有關於儂老貴的故事的簡介。7月中下旬,從網上查出該文「轉存胡錦濤個人電腦上的普通文章」,無論網上所述是否有其事,沒幾天即7月20日許,儂打電話給我說黔西南州政府有領導已經通知他,他們準備下來把他的事情解決清楚。幾天後,州府、縣府、林業局等部門領導的確到儂老貴家,林場同意把「搶佔」的那200畝林地按四六分成給他,也即還他約80畝。儂不同意,原因是他與林場本來就沒有什麼合同,他的造林合同在二十年前就已經到公證處公證,林場屬於侵佔;即使有轉讓合同,林場也已經把杉林間伐一部分,把餘下的杉林再按四六分,也極不合理。這一次算是州領導給足了面子,十七年來第一次親自下村來「解決問題」,結果也是「沒有結果」。

7月底儂進京上訪,因臨近奧運,縣府立即派公安局副局長到北京把儂帶回,當時一起返回的還有黔西南州貞豐縣拆遷移民上訪人員。

2009年春,儂又一次上北京。

第三次進京沒有結果,儂又到縣府,冊亨縣劉副縣長對他說:「你把訴狀寫好,我幫你簽字,讓法院免費受理,你還是告到法院吧」。我替他把訴狀寫好,他又請人作了一些補充,劉副縣長出差,等了一個多月,終於簽字。送到法院,一段時間,縣法院領導說:「這個案子我們不能立案」,劉縣長說:「那我就沒辦法囉」

縣府某領導曾對儂說:「你告別人的話,我們也許可以幫得上忙,但你告他,涉及到他的利益,我們就無能為力了」。「他」指的是林場負責人楊某某,楊某某官已經升至廳級。「584」造林工程如本材料前述,一個林場就造就了好些個儂老貴,而且楊某某除了林場,他還有其他的一些大工程、大專案呢。在中國,地師廳級的官員多如牛毛,像楊這樣的名人也不少,想起來令人毛骨悚然。

儂老貴有造林合同,有公證處公證,法律證據充分得無以復加,可是告了18年還是沒有結果。這就是中國官大於法的結局,也就造成了中國百姓通過「進京上訪」尋求公道的獨特方式。

近二十年來,他為了那200畝林地,為了能還上那8,000元貸款,他除了種田種地就是告狀。有一天我與儂及另一個熟人閒聊了幾分鐘,那人說:「你現在什麼也沒有,而他有幾千萬上億,抱炸藥與他同歸於盡算了」。的確,儂家家徒四壁,如果不是因為他有手機,如果在晚上時他家不是用電燈而是燒松油片照明,坐在他家五面通風的屋子裏,你會不自覺地以為這是49年前的中國貧雇農,抑或是非洲、阿富汗的難民營。儂絕不會那樣做,因為他不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他有妻兒,老大在念初中;他是獨子,有一個姐姐嫁到另一個鄉鎮,母親1920年生,已踏進90高齡。前不久我到他家時,老人家臥病在床,不過我相信她老人家一定壽比南山,否則怎麼能見到他兒子儂老貴將在下一世紀能要回那200畝林地呢。

93年我寫《「584」工程與農民的怨聲載道》中寫過儂阿貴,99年寫《二十世紀末的中國農民》有儂阿貴的內容,2001年寫給前任總理關於「農民問題」的信中也提到他,去年「真相重要嗎?」也沒忘記,這是我最後一次寫他。他走投無路,我無能為力,要是以後我還想提筆寫「儂老貴」幾個字,我的心一定會顫慄,手一定會發抖。@(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她有一堆堆有關移民上訪材料,還有12個小筆記本記錄她(她們)近六年來的有關上訪的記錄和資料…
  • 信訪是中國有別於世界大多數國家為解決矛盾和糾紛的一種管道,各級政府有相應的信訪辦公室、信訪局、信訪廳。
  • 2006年前龍灘庫區各縣發放的移民宣傳手冊上水田補償價格大抵上和十年前天生橋庫區相當,8,000多元/畝。物價已經翻番百分之一百多,補償價仍是老價格,不僅庫區移民認為補償價格太低,地方各級政府也覺得低,可沒有相關的指示精神,他們也只能這樣訂出價格。
  • 移民們傳:2006年5月28日,龍灘水電公司的領導要到羅甸羊里鎮,紅水河上遊樂業、望謨有些移民乘船趕往羊里。政府從平塘、長順、惠水及黔西南州望謨、安龍六個縣調集公安、武警及羅甸縣機關幹部官員等近千人(龍灘12•17事件後太敏感)到羅甸羊里搭棚駐紮。
  • 貴州羅甸距省府貴陽只有160公里,80年代我還在念書時聽說貴州農學院一位女教授到羅甸發展早熟蔬菜種植,此後的二十年,羅甸是省府貴陽主要的菜籃子基地。早熟蔬菜如辣椒、茄子、瓜類、豆類的種植因此推廣到紅水河流域地勢較低的鄉鎮。
  • 006年9月6日,群眾見寫了「協議」後,好多天都不見動靜,群眾眼巴巴地望著,但見縣、鄉派人來帶著群眾到山上鑽看了一下,像大人哄小毛孩,群眾的集體請願一停,群眾的要求又被冷置了,於是才發生了「9.6」事件。
  • 9月13日前幾天,有一些人到尾溝村──雅長鄉政府駐地瞭解移民搬遷前的準備工作,問某某家住哪一棟,進到屋裏還問某某住在那一間;百樂街集鎮也有一些幹部以同意移民自選方案為名,到各家各戶看房。準備搬遷,大家都在忙,幾乎沒有人仔細想想那些人、那些幹部問這些事、關心這些人究竟是何用意。
  • 樂業縣雅長鄉各村各寨從前都是人少地多,水資源、土地資源、森林資源極為豐富,在紅水河沿岸他們世代安居樂業。上世紀50年代建立廣西壯族自治區雅長林場,林場只是砍樹,不占土地,大家也相安無事;到了80年代末,林場開始意識到土地的價值,樂業縣左明聰縣長大筆一揮,把雅長鄉72萬畝約480平方公里土地劃歸林場…
  • 望謨是龍灘庫區僅次於天峨、羅甸第三大淹沒縣,搬遷人口有近15,000人,主要淹沒有昂武鄉、蔗香鄉、樂園鎮三大鄉鎮。盛產甘蔗的蔗香地處雙江口對面紅水河北岸,是望謨至廣西必經之路,又是王海平烈士(蔗香板陳人,右江起義後曾與鄧小平的部下及共產黨有來往,41年在貴陽被國民黨槍殺。)的故鄉,故更為有名。
  • 人類社會自從有了國家,有了社會,就有統治者與被統治者,有了管理者與被管理者,有了官與民,有了政府與百姓。官與民、政府與百姓,因為整體與局部,長遠與當前,一些人與另一些人等等,其利益有時是共同的,有時是矛盾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