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仲淹每晚自省內找

范仲淹彩像 。(公有領域)

  人氣: 103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范仲淹每晚自省內找

范仲淹說:我每天睡覺時,都把這一天所開支的費用和所做的事情,統統盤點一遍,自省內找:如果做得恰當,就可睡一個好覺;如果費用開支不當或做事不妥,就會徹夜難眠。第二天必定要想方設法,予以彌補、改正。

二、趙抃自悔自律

趙抃(008-1084年)北宋時人,在成都擔任軍事長官時,見到當時的一個妓女,頭戴杏花。趙抃對這個妓女說:「頭上戴的杏花,好有幸(臨幸)!」妓女應聲回答說:「枝頭上結著梅子,難道沒有梅(媒)嗎?」

當天傍晚時,趙抃派一個年老的士兵,去叫這個妓女來。

不到二更時分(晚上的時間,共分五更。不到二更大概是不到夜間十點鐘),那個老兵仍未回來,趙抃便另派一人,去催其速回。同時,趙抃在室內轉圈走路,心中自悔著急,高聲自責道:「趙抃,不要無禮!」「趙抃,不得找妓女!」

這時,那位老兵,連忙從幕後走了出來,說:「我估計:不過一個時辰,大人您叫妓女的念頭,便會消除。所以,我其實並沒有出門去叫妓女。」

三、不可乘快而多事

剛剛舒展放開,便想到收斂;剛要開口話說,便想到要少說、沉默。不要因為高興了,而多說話;也不要因為痛快了,而多找事、亂折騰。

凡事須要包容,才有餘味。發露太盡,就會難以為繼。

四、君子的態度

君子對青天而懼,聞雷震而不驚;履平地而恐,涉風波而不懼。(君子面對上蒼,常存敬畏之心;但聽到雷聲震怒時,卻十分坦然。君子走平地時,自我警惕,常恐失足;但遇到大風大浪時,卻不會驚慌失措。)

五、過惡深重者,必有徵兆

錯誤和罪惡深重的人,常有如下徵兆、表現:有的人心神昏塞,對什麼事都轉頭即忘;有的人本來無事時,卻常常自尋煩惱,不得安寧;有的人見到君子,不願與之親近交往,更不敢靠攏依附;有的人夜裡做夢,顛倒怪異,自驚自駭;有的人甚至胡說八道,神志不清,精神異常。這些,都可以看作是「造孽相」(幹了壞事的樣子)。有上述一種情況者,就需要自勉圖強,改弦更張,如此方可自救。

六、言行效古人則德進

說話辦事時,能夠傚法古人,品德就會長進;把功名利祿看作天命,心情就會安然;聽聞因果報應,便想到子孫,事態就會安定;縱欲享樂時,立刻慮及疾病,花費就會節儉,行動便能夠自律。

趙抃在成都任職時,隨身只帶去一琴一鶴。他第二次到成都做官時,連琴鶴也不帶,跟隨他的只有一個老兵,為他打理生活。

趙抃白天所做的事,必在晚上穿戴整齊,焚香稟報上天。如有不可告訴上天的事,趙抃決不敢做。

(以上均據鄭瑄《昨非庵日纂》)

--轉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司馬光生活簡樸、做人正直清廉,自謂:「平生未有不可對人言之事。」所以他對兒子司馬康也是特別注重教導他要廉潔、儉約。
  • 管仲,名夷吾,是穎上(今安徽省境內)人。年少時,常與鮑叔牙往來,鮑叔牙知道他很有才能。管仲因為家貧,常常取用鮑叔牙的財物,鮑叔牙卻一直好好待他,不提這些事。後來鮑叔牙跟隨齊國的公子小白,而管仲跟隨了公子糾。等到小白立為齊桓公時,殺了公子糾,管仲也被囚禁起來。鮑叔牙於是向齊桓公推薦管仲。齊桓公重用管仲,讓他執掌齊國之政。齊桓公之稱霸,九次會合天下諸侯,匡扶天下正道,這都是用了管仲之謀。
  • 房玄齡幼時聰明,博覽經史,工於隸書,善寫文章,曾跟隨父親到京城。當時天下安寧,大家都認為隋朝的國運會很長久。
  • 孟獲收拾了最後一些金銀珠寶,跑到西南方會使魔法的木鹿大王那兒求援。木鹿大王就袒露著肚皮,騎著大白象,來到蜀軍的營地前。他手裡的鈴“唧鈴”一搖,霎時一陣大風刮得沙石滿天,再搖鈴,又變出滿山遍野的野獸、毒蛇,嚇得諸葛亮的士兵不敢出營。
  • 章武二年(公元222年),李嚴被劉備召到永定宮,官拜尚書令。劉備病重將死,特地把他和諸葛亮,叫到面前,遺詔命以輔佐後主劉禪。後主劉禪即位,加封李嚴為都鄉侯、光祿勳、前將軍。諸葛亮想率軍駐紮漢中,便讓他統領後方,屯駐江州。李嚴非常佩服諸葛亮的雄才大略,諸葛亮也很看重李嚴的性格才能,兩人時有書信往來,相互引為知己。
  • 韓琦 (1008—1075),字稚圭,自號贛叟,相州安陽(今屬河南)人,出身世宦之家,父韓國華累官至右諫議大夫。韓琦3歲父母去世,由諸兄扶養,“既長,能自立,有大志氣。端重寡言,不好嬉弄。性純一,無邪曲,學問過人”,乃北宋政治家、名將,終年67歲,後遺作編為《安陽集》。
  • 商朝武丁王時期的宰相傅說,乃古虞國(今山西省平陸縣)人,因為在傅岩(今山西平陸東)地方從事版築,被武丁起用,故以傅為姓。
  • 盧懷慎是唐朝人,歷任監察御史、侍御史及御史大夫等職務,玄宗時升為宰相。他自認才能不如另一位宰相姚崇,凡事避讓,所以在任期間的政績只在於薦賢舉能。
  • 劉羅鍋原名劉墉,字崇如,號石庵,山東諸城人,生於康熙五十九年(1720)。其實「劉羅鍋」的叫法是嘉慶時候傳開來的,當時劉墉已是八十多歲的老人,走起路來背也駝了,嘉慶皇帝便開玩笑稱其為劉駝子,才漸漸有了「劉羅鍋」的叫法。
  • 雖然世人都知道名利只是身外之物,但是卻很少有人能夠躲過名利的陷阱,一生都在為名利所勞累、甚至為名利而生存。一個人如果不能淡泊名利,就無法保持心靈的純真。終生猶如誇父追日般看著光芒四射的朝陽,卻永遠追尋不到,到頭來只能得到疲累與無盡的挫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