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淩鋒:花博風暴和五都選情

淩鋒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0年11月17日訊】*●台灣五都選舉還有二個月。國民黨選情低迷,民進黨看好。蔡英文說南部高雄、台南穩定領先;北部臺北、新北緊繃,互有勝負;中部台中差距正在縮小。*

“九一八”是國恥日,拋開至今還是中國的國恥,由北京操縱的保釣遊行慘淡收場;對台灣來說,也可能是“國民黨之恥”。因為即使非常親馬英九國民黨的香港媒體,也不能不正視台灣將在十一月底舉行的五都選舉。明報在這一天發表的“臺北劄記” ,標題就是“國民黨五都頹勢累及馬英九連任”。文章說:“年底的台灣五都(五個直轄市)選舉,藍營選情持續低迷,台北市長郝龍斌的『花風暴』延燒不止,連同黨候選人都要劃清界限求自保。而民進黨選戰策略拉開層次,大有輕取五都之後,趁勢直指總統大選的聲威。”

其實,國民黨選情的低迷。不但是花風暴,而是馬英九近兩年半的“完全執政”(不但操控政府,連立法院也是絕對多數,想要通過什麼法案就可以通過什麼法案,而監察與司法機關高層也全換上馬英九的人馬而失去“制衡”功能,媒體大部分也親馬親共)的政績,導致普遍失望與不滿。但是馬英九從來不做道歉,而是靠油嘴滑舌與假裝誠懇蒙混,一次兩次可以,長久下去,台灣人即使善良,也不是白癡。

花博弊案臺北市府解釋不清

所謂“花風暴”,是指臺北市在十一月下旬舉辦“國際花卉博覽會”,這是選舉投票前一個星期,既是為郝龍斌競選市長撈取政治資本,也表示要延續上海的“世博”,由此也可以看出執政者借公權力謀私與親中的心態。

但是一個月前,臺北市議員首先發現新生高架道路(又被冠名為“花博大道”)改善工程有嚴重弊案,採購的物料高出市價許多倍。在順藤摸瓜以後,更發現耗資百億台幣的花博,採購來的花草菜瓜,以及有關工程,價格比市價貴幾倍乃至幾十倍,而且每天有新的弊案資料出籠。對這個嚴重問題,市政府百般掩飾,聲稱是公開招標(但被揭露有許多疑點,例如承辦公司是過去國民黨黨產,曾經有行賄記錄;而且市政府竟要包商抬高他們的售價等等),又說價格包括運費與養護費(台灣購物許多免送貨費,但是為瞭解釋何以高價,以運費來抵數,於是出現花博開價的運費竟是一株如果價格是一百元,運費也要一百元,結果又出現難道是一棵一棵運而不是集體運來?而開支中已經有龐大的養護費,又怎麼可能出現一棵棵的養護費?)。各種辯解都是越描越黑,檢調部門卻一直不肯出手調查,是否弊案,不但要解開民眾的疑問,市府團隊是否清白也必須有一個答案。

而號稱清廉的馬英九,與郝龍斌的邏輯非常奇怪,總的就是愛花博才是愛台灣,揭花博弊案就是不愛台灣,毀掉台灣。而且一口咬定這是民進黨的選舉操作,完全拒絕承認有弊案的可能。

檢察偏袒藍營敷衍了事

相信這是因為馬英九擔心弊案會燒到自己頭上(郝龍斌之前,馬英九擔任兩屆臺北市長,也被指控有弊案,但是檢調不肯出手,只是由監察院以馬英九雖然簽上大名卻是毫不知情來掩飾),所以急急出來挺郝的選情,這下檢調更不便出手與馬英九“對著幹”,到案發十八天後,才不得不由檢調出來搜索,但只是拘押一名科長。對耗資百億的巨大工程,小小科長就可以一手遮天嗎?去年三合一選舉前,爭取連任的雲林縣長蘇治芬,與即將卸任的嘉義縣長陳明文(都是民進黨籍),在毫無一點聲息的情況下突然都被檢調高調搜索拘押,藉以打擊民進黨的選情。而通過搜索尋找證據以便定罪的做法更是非常惡劣,也因為搜索不到證據,引發強烈民怨,所以蘇治芬與陳明文支持的張花冠,都以高票當選縣長。反之現在已經有了許多弊案的資料,市政府的解釋都站不住腳,司法部門就是不動,或者懶洋洋敷衍了事,凸顯台灣司法“辦綠不辦懶”的嚴重問題。

在搜索之後,中國時報宣稱市府有一個以副市長李永萍(名嘴陳文茜的密友,原民進黨婦女部主任,後轉親民黨,再投靠新黨,為郝龍斌寵信)為首的“四人幫”蒙蔽市長郝龍斌,引發熱議,於是其中三位宣佈辭職。但是他們聲稱仍然會參與郝龍斌的輔選工作,顯然他們不是與弊案有關,只是斷尾求生的伎倆,也是應付黨內不同派系對他們的不滿。郝龍斌再宣佈成立顧問團來對花博“總體檢”,但是宣佈次日,顧問團成員就對花博打包票,聲稱花博是文化創意,所以花花草草貴幾十倍也合理。這樣拙劣的“總體檢”,明顯只是背書而已。顧問團最活躍的國民黨立委賴仕葆根本就是馬英九的親信(所謂“金無賴”就是指現任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國民黨立委吳育昇與賴仕葆),這樣的體檢哪來公信力?

蘇貞昌蔡英文低調回應花風暴

面對花風暴,民進黨的臺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一直低調以對,從來沒有主動開火,即使是記者問及,也以愛護花博立場,希望郝龍斌妥善解決問題。在花風暴中所顯現出來的藍營內部矛盾(市府團隊是最紅的、前身是“反共愛國聯盟”系統的新黨人士,馬英九則是沒有脫黨加入新黨的愛盟人士),例如要不要替換人選等,蘇貞昌也是以 “國民黨家務事”,拒絕表態。民進黨主席,新北市市長參選人蔡英文也是類似態度,總是以溫和、低調的態度回應。蘇、蔡忙的是走進街道,走入民間,瞭解民瘼,提出未來施政主張。但是這樣理性的選舉,卻被誣衊為“假選舉”,希望選舉失敗而初選總統云云。國民黨就是希望藍綠火拼給共產黨造成吞
?的條件,也因為有這樣的對比,加上花博強迫學校跳“花博舞”,強迫學生自己掏錢買門票進場上“花博課”,引發巨大民怨。因此即使藍營的民調不但強烈顯示要求檢調查弊,蘇貞昌的民調也開始高過郝龍斌。在臺北市選民藍綠六四比的幾乎固定結構裡,這是歷史上首次出現的情況,也難怪國民黨以失去台北,就是二零一二年失去政權為由,緊急動員捍衛臺北市。

民進黨新風尚淨化選風

不但蘇、蔡以低調應對花風暴獲得選民肯定。這次五都選舉,民進黨也以不同以前的選舉方式,顯現新的思維,這個新思維,對台灣未來的選舉文化,對消除黑金,對深化民主,乃至解決族群問題,都有不可估量的意義。

台灣各級公職人員的選舉經費依不同地區人口計算,上限表面上不太高,但是那是假的,許多是隱瞞上報,例如兩年前的總統選舉,馬英九上報六億元,只比民進黨多一點,但只是從國民黨的電視廣告來看,就比民進黨多好多倍,但是主管部門從來不查,所以也就放肆謊報。去年三合一選舉,就有一位縣長候選人傾家蕩產耗資數億,因為敗選而背負巨債的傳聞。這樣上臺的公職人員,上臺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刮錢還債。阿扁家族的弊案,不就是與為選舉索取政治現金而又公私不分有關?民進黨沒有實現改革國民黨文化的諾言而沉淪,因此受到選民的懲罰;雖然國民黨的歪風比民進黨更加嚴重得多,但民進黨以“改革”自況啊。

這次民進黨的改革,除了不再以以前的攻擊性抹黑文宣、而以文革為主軸外,主要有以下兩項:

第一,
以市民的小額現金取代財團的政治現金,成立十人一組的眾多“蔡英文之友”在基層擴展影響與實力。按照蔡英文的說法,是讓每個市民有參與感,提升“主人翁”的感覺。除此以外,實際上也是擺脫財團巨額政治現金所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

第二,有限的競選資金,也逼使競選團隊節約開支,有助清廉選舉的風氣。所以以往的競選旗幟、各處張貼的候選人看板照片,都省了,只有一些宣傳政綱的印刷品。在民進黨的競選團隊中,有好些是充滿奉獻精神而沒有領取薪金的義工。

反共救國團拜訪蔡英文總部

九月十八日,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三十多名團員拜候板橋的蔡英文競選總部舉行茶話會就領略到這一點。如果沒有詳細的地址,根本就找不到他們的總部。以前的競選總部,都是在樓下店面,旗幟飄揚,人來人往。這次是設在二樓,沒有旗幟,沒有看板,沒有任何標誌。當然,到真正臨近選舉時候,應該會有臨街的總部與適當的“聲勢 ”。但是用炒米粉及一些點心招待參加造勢大會的民眾可能免了。這是國民黨的選舉文化,以前民進黨也不得不繼承,在香港就完全沒有這種現象。

蔡英文撥出難得的半個小時光臨,介紹她的選情與五都選情。三百多萬人口的新北市,是最大的選區,因此任務很重。她說,新北市等於“小台灣”,是整個台灣的縮影。這是從人口與行業的分佈與構成,甚至地形等等來說的。這樣複雜的情況,不但治理比較困難,即使提出競選政綱,也要費相當心思。雖然這樣“跑攤”很辛苦,但是我們看到民眾對蔡英文的熱情歡迎,也是發自內心。蔡英文的選舉主軸是“新市民主義”,透過選舉過程對話與參與的平臺,凝聚市民共識、建構市政願景,形成一個新思考、新價值。同時也顯現對弱勢族群的特別關心,這是對馬英九執政以來親財團政策導致貧富差距嚴重分化所必需的匡正。

至於五都選情,她的說法是南部兩都(高雄、台南)穩定,北部兩都(臺北、新北)緊繃,中部(台中)差距正在縮小。我的理解,所謂穩定,就是領先較多;緊繃就是民調數字接近,互有勝負;而根據民進黨九月二十日所公佈的最新民調顯示,胡志強支持度約四十五%,蘇嘉全的支持度約三十六%。但被問及胡志強執政已九年,是否支持大台中市長換人做時,五十四%民眾支持換人做,三十八%則不支持。同一天中國時報宣佈的民調,蘇嘉全與胡志強差距也是九%。而三個月前,蘇嘉全落後三成。著名評論人江春男認為蘇嘉全是這次選舉的“黑馬”。蘇嘉全年富力壯,精力旺盛,三個月來跑了一千多場行程,參加三百場新政座談會,而胡志強九年市長已顯露疲態,老狗變不出新把戲。雖然蘇嘉全口才不如胡志強,但為人溫和,沒有架子,過去兩任屏東縣長,以及出任內政部長與農委會主委期間,有不錯的政績,對他的確可以看高一線。

民調仍有四分之一不信任馬英九

當然,人算不如天算,九月十九日南部落下兩百年未見的暴雨,高雄縣市大淹水,藍營放過綠營中脫黨參選大高雄市長的現任高雄縣長楊秋興,猛攻也要競選市長的現任高雄市長陳菊,要她負責。國民黨參選人黃昭順則還在新加波考察。總統馬英九南下視察,通知了楊秋興一起視察,卻故意沒有通知陳菊,陳菊是聽到維持秩序的員警談到馬英九要來,才急匆匆從後面趕到馬英九身邊,剛來得及匯報幾句災情,馬英九就走了。整晚沒有睡覺而忙於救災的陳菊,在藍營強大攻勢下,說了一句中央也有八成責任;不過陳菊開口不久,就知道失言,趕緊向市民哽咽道歉承擔責任。但是已經來不及而被親藍媒體狂轟,導致民調支持度下跌七%。但是陳菊失去的數字並沒有流到楊秋興與黃昭順那裡,顯現民眾還給陳菊機會,考察她救災的表現。

而在馬英九急急與中國簽署ECFA,圖以所謂“和平紅利”麻醉台灣人而協助國民黨的選情時,偏藍的遠見雜誌公佈九月份的民調,民眾對馬英九的執政表現,有三○.一%表示滿意,較上月下滑○ .九%,有五十五.六%表示不滿意,比上月降一.四%。而在信任度部分,較上月下降一.六%,來到三十九.八%,不信任部分則微降○.八%,仍有四十一.四%的民眾表示不信任。

憑這個數字,馬英九還是票房毒藥,支持誰,誰就倒楣。在這個情況下,連體的金溥聰已經宣佈,如果五都選不好,他會辭職。這個說法被認為他已經為馬英九設防火牆,一切由他承擔,不必馬英九負責。言外之意,現在虎視眈眈的吳敦義與宋楚瑜,別想趁機取代馬英九出選二零一二了。

——轉自《開放》雜誌 2010年10月號

評論
2010-11-17 7: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