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水河在呻吟(82)尋找龍灘移民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附錄一:龍灘移民生存現狀報告<中國財富>雜誌 (2008-12-06 22:15:43)(網上轉錄 作者:胡雄)

尋找龍灘移民

天峨縣城:小洋樓遮不住移民的臉面
(旁白:他們最初不約而同地湧向了三輪計程車行業,因為買車成本低廉,又不需要非常高的技能,之後市場很快飽和,以至巴掌大的縣城不得不出臺了讓三馬車分單雙號營業的規定)

天峨縣城就座落在紅水河邊。漫步在不大的縣城,能感受到的不僅是仙境般的風景,更多的是龍灘水電開發給這個原本落後的小城帶來的巨大改變。馬路修得很寬,街市喧鬧繁榮,星級酒店、餐飲一條街等消費場所一應俱全,而且價格不菲。每當夜晚來臨,從山腰上的制高點還會打出一束藝術鐳射,來回掃射著這個只有幾萬人口的小城。

作為移民安置的一部分,天峨縣設置了一些移民安置點,主要聚居著向陽鎮和下老鄉的移民,而大部分來自下老鄉的移民,就是上文提到的「負氣出走」的下老集鎮居民。根據此前廣西媒體的報導,在天峨縣尊重移民的意見而建立的這些安置點中,「移民們紛紛蓋起了小洋樓,過上了富足無憂的城市生活」。進城的移民生活是否真的如上所述?

在縣城裏尋找龍灘移民比我們想像中容易得多,因為縣城裏開三馬(三輪計程車)的司機幾乎全部是移居到縣城的各鄉鎮農民,而且正如媒體所述,縣城裏沒有一戶搭棚居住的移民,全部移民住在政府安排的安置點,每一位三馬司機的家都是三層以上的小樣樓。但是,當我們走進他們的家,卻看到了跟下老集鎮新房一模一樣的情形——又是已經住了兩年之久的毛坯房。

移民們說,縣裏對移民的房子建築規格甚至是外觀都有著嚴格而統一的要求,比如移民點的房子必須蓋到兩層以上,而縣城中心的房子更是要達到四五層才行。如此一來,選擇到縣裏的移民們付出了比集鎮建房更高的成本,按照縣裏的要求建成了一棟棟別墅樣的小樓。

黃恩泰一家來自下老鄉,2006年自願選擇到縣城新秀安置點居住。房子已經建好了近兩年,卻仍無力裝修,全家住在暴露著水泥和鋼筋的屋子裏。他出示的補償手冊顯示,兩年來已經領到各項款項合計近16萬元。但他出示的一份建房詳細清單上,卻顯示著他所蓋起的三層小樓花費了22萬元之多。

和下老集鎮個別能蓋得起房子的移民一樣,這22萬元包括建房及田地的全部補償以及幾萬的貸款。換言之,黃恩泰一家用徹底放棄了老家良田和房屋的代價,換來了這棟空空的毛坯小樓以及無所事事的未來。

記者走訪了數個移民安置點,發現傾其所有蓋好新居卻無力裝修的情況非常普遍。一個更嚴峻的問題是,這部分移民的生計同樣迷茫。

移居到縣城,等於是徹底放棄了農民生活,重新尋找生活來源。兩年前到了縣城以後,移民們在建房的同時,開始找活兒。他們最初不約而同地湧向了三輪計程車行業,因為買車成本低廉,又不需要非常高的技能,另外有一些移民選擇到木材場當力工。之後這兩個市場很快飽和,以至這個巴掌大的縣城不得不出臺了讓三馬車分單雙號營業的規定。

兩年後的今年,移民們說自己心裏很慌,因為以前可以種一輩子地,全家都能上陣,到了縣城之後,就變成一大家子只能由壯年漢子出去跑三馬或者幹苦力,而且工作動盪,缺乏保障。移民認為,政府有責任對他們進行規劃和引導,給他們提供就業的崗位和培訓。一位三馬司機告訴記者:「我們非常聽話地建起小洋樓,給政府長了臉面,所以政府有責任為我們未來的臉面想想。」

目前,有一些縣城安置點的婦女已經到離縣城十幾公里的山上種些小菜,來回要走上幾個小時,「不然連這點收入都沒有了」。@(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附錄一:龍灘移民生存現狀報告<中國財富>雜誌 (2008-12-06 22:15:43)(網上轉錄 作者:胡雄)
  • 廣西龍灘水電站作為西南地區一項上規模、見效益的開發式扶貧工程,的確給當地的企業帶來了效益,給當地政府財政帶來了豐厚的財源,但是失去良田和房屋的移民卻付出了重新從零開始的代價…
  • 可是,這些曾親身經歷、親眼目睹中國半個多世紀風風雨雨的老人們在13億多中國人中只占一小部分,而且他們往往只是聊聊當下,而非「未來」,他們只是縱向比而非橫向看。
  • 儂茂權,貴州冊亨達央鄉村民,1963年生,小名阿貴,人們都習慣稱他「儂阿貴」,不過告狀告了近二十年,儘管只有40來歲,也應尊稱為「儂老貴」了。
  • 龍灘電站也即天峨電站在2005年12.17移民聚集事件一個多月後的2006年春節,我到廣西樂業、貴州冊亨、望謨,有些移民說12.17事件的組織者之一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名叫韋雅妮。從移民的傳言中,韋雅妮頗有些傳奇。
  • 她有一堆堆有關移民上訪材料,還有12個小筆記本記錄她(她們)近六年來的有關上訪的記錄和資料…
  • 信訪是中國有別於世界大多數國家為解決矛盾和糾紛的一種管道,各級政府有相應的信訪辦公室、信訪局、信訪廳。
  • 2006年前龍灘庫區各縣發放的移民宣傳手冊上水田補償價格大抵上和十年前天生橋庫區相當,8,000多元/畝。物價已經翻番百分之一百多,補償價仍是老價格,不僅庫區移民認為補償價格太低,地方各級政府也覺得低,可沒有相關的指示精神,他們也只能這樣訂出價格。
  • 移民們傳:2006年5月28日,龍灘水電公司的領導要到羅甸羊里鎮,紅水河上遊樂業、望謨有些移民乘船趕往羊里。政府從平塘、長順、惠水及黔西南州望謨、安龍六個縣調集公安、武警及羅甸縣機關幹部官員等近千人(龍灘12•17事件後太敏感)到羅甸羊里搭棚駐紮。
  • 貴州羅甸距省府貴陽只有160公里,80年代我還在念書時聽說貴州農學院一位女教授到羅甸發展早熟蔬菜種植,此後的二十年,羅甸是省府貴陽主要的菜籃子基地。早熟蔬菜如辣椒、茄子、瓜類、豆類的種植因此推廣到紅水河流域地勢較低的鄉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