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孫思賢 : 馬克思主義與活摘器官

孫思賢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0年12月10日訊】《馬克思的成魔之路中》披露了馬克思主義源自一個撒旦教秘密組織的這一重要事實。據曝光的現代撒旦教內幕資料,撒旦教聚會常有的活動是男女縱慾狂歡;也經常有活人祭,被殺的人多數是魔教裏不被信任的人。由此,共產國家和共產主義者以大量殺人為統治手段;殺人模式層出不窮;殺人手段極其殘忍的這些共同特徵的源頭和起因就更加清楚了:殺人符合共產主義的魔性,是魔鬼對人類仇恨和破壞毀滅的具體表現。

恩格斯曾經說過馬克思是「萬魔附體」:「他的狂怒從不平息,就像有一萬個魔鬼通過他的毛髮佔有了他。」馬克思通過其對撒旦魔的信仰,行使魔鬼的職責,將無神論、唯物論、暴力論以及達爾文的進化論等邪說和魔鬼的邪惡信息包裝成共產主義,把被美化和學術化了的邪惡主義傳向全世界,讓人們不信神而轉而與魔鬼一起做惡。

馬克思極為好鬥。他頗為喜愛,且經常重複的一句話是:「世上再沒有比噬咬敵人更大的快樂了。」

共產體制的殺人手法源自撒旦教的活人祭

接受了共產主義的國家,都有共同的殺人歷史,而其對活人的迫害和折磨及針對人體器官的特殊愛好,又有其共同的相似之處。

斯大林的妻舅兼最親密同志Kaganovitch,在其日記中寫道:斯大林向Kaganovitch描述了他的「靈性修煉」。各宗教的信仰者在修法時,會想像美麗、智慧、善良的事物,以助他們變得更加慈悲;而斯大林則沉迷於恰恰相反的修習中。「當我要向某人道別時,我想像此人四肢著地,然後他變得非常噁心。有時我會覺得有點喜歡某個應該被清除的人,你猜我會怎麼做?我會想像這人正在拉屎、發出惡臭、放屁、嘔吐……然後我就不會再對此人感到內疚。他越快停止在地球上發臭越好。於是,我會發自內心地處理掉此人。」

有現代撒旦教教會人員公開宣稱:撒旦教徒可以在除掉一個令人厭惡和應該被處死的人時進行活人祭。如果同樣的話從完全不同歷史時期和社會階層的人口中說出,只能證明這就是接受了撒旦教義的人的統一行為。

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蘇聯教育部長的哲學家,在《社會主義與信仰》中寫道:馬克思拋棄了與神有關的一切,並把撒旦放到了行進中的無產階級隊伍之前。貝利亞曾說:「當我們布爾什維克想要做成一件事,我們會對其他的一切都不顧。」

施行活人祭的撒旦教徒往往是被魔操控了的人,所以許多殘忍的行為才難以被人所相信,因為這早已背離了正常的人性。

一些基督教五旬宗(Pentecostalism)信徒講述了一件二戰期間發生在俄國的事:他們的一位傳教士曾為別人驅魔,那個魔鬼離開附身之人時,恐嚇道:「我會報仇的。」數年後,那位驅魔的五旬宗傳教士因信仰而被槍決了。執行槍決的軍官在扣動扳機前說:「現在我們扯平了。」

共產黨官員們是否有時被魔鬼附體了?他們是否成了撒旦的工具?答案是肯定的。

《九評共產黨》中寫道:「中共在文革的高潮階段,活取心肝已積累了相當經驗,加之吃過人肉的老游擊隊員傳授,技術已臻於完善。譬如活人開膛,只須在軟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腳往肚子上一踩,(如受害者是綁在樹上,則用膝蓋往肚子上一頂──)心與肚便豁然而出。為首者割心、肝、生殖器而去,餘下的任人分割。紅旗飄飄,口號聲聲,場面盛大而雄壯……」

柬埔寨首都金邊罪惡館的展櫃前,陳列著S-21監獄,為了給柬共領導人進補,竟然由傳自中共援柬的「專家與技術人員」特製的鑽腦機,取人腦來製造補品。保健醫生從人後腦鑽開0.8公分的孔洞,再從頭頂鑽眼,即可取出完整的人腦,經中共專家加工,即是最佳的補腦品,可保證首長精力充沛地為「人民」服務。這種醫療術是否有效?無從查考。但已發現的幾千枚鑽孔人頭骨卻銘刻下一段柬共統治時期的真實歷史。

西方出版社於1983年3月10日報導,在津巴布韋,共產獨裁者Mugabe的軍隊殺害了三千名Ndebele部落的人。此軍隊是北韓指導員訓練出來的。軍隊命令該部落的人射殺自己成年的兒子,若有不從,就將他們連同兒子一齊射殺。

由此,許多共產黨國家中發生的大規模殺人的殘酷與邪惡,其真實原因是:共產邪教劫持國家機器進行大規模活人祭,威懾人民以達到其政權穩定,而魔鬼借助共產體制殺人搞活人祭以充實魔鬼的邪惡能量。

中共活摘器官是末世神魔之戰的一部份

現代器官移植起源於前共產蘇聯,1936年前蘇聯醫生沃羅諾夫將一個屍體的腎臟移植到一位因汞中毒而腎衰竭、病入膏肓、無藥可救年輕人體內,病人在48小時後死去了。1936年正是斯大林大清洗中,第一次莫斯科審判發生的時候。上百萬人死於大清洗,16.5萬名神父因傳教被捕,其中10.6萬人被槍決。

中共建政初期,以共產蘇聯培養醫療衛生人才的方法為藍本,改造了中國傳統的醫學教育模式,建立起高等教育的制度與體制。中國的器官移植體制來源於共產體制,既沒有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中天理對醫生醫德的要求,也沒有西方傳統醫學中希波克拉底誓詞道德倫理規範,從開始就是不受任何道德倫理約束的畸形體系。

東方自古要求醫德,唐代名醫孫思邈的《大醫精誠》中提到,「先發大慈惻隱之心……如此可為蒼生大醫,反此則是含靈巨賊。」並講到,殺死一生命以救活另一生命,那麼,你和他的生命反而遠離生存而早死。明白此理者為「大哲」(大智慧)之人。

西醫中來自希波克拉底誓詞中的倫理觀要求避免一切墮落害人之敗行,因此,西方器官移植中對於捐贈器官者的同意書和判斷腦死亡標準看得非常之重,就是為了避免活摘器官和殺生害命。

由於中共醫學體制內器官來源不明,其關於移植研究的文章一直不被國際社會所接受。在活摘器官曝光之後,許多美國大移植中心停止了對中國醫生的培訓,不願再把訓練移植技術作為魔鬼行惡的工具。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用各種手段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生命的整個醫務體系中的人員因為喪失了「救死扶傷」這最基本的醫德,魔變成了「含靈巨賊」,也就是含有共產黨那邪惡的魔靈的巨賊。

那麼,共產黨這邪惡的魔靈為何要迫害法輪功呢?

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是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根本指導,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煉。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李洪志先生所傳的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是同化宇宙特性,走在神路上的人,不但自己擺脫了共產邪靈的操控,也帶動著身邊的親朋好友向善受益。神和魔對待人的態度是完全相反的,神要讓人修心向善,為的是救度眾生,而馬克思和撒旦魔一樣,想將全人類投入地獄之中。在共產邪靈的眼中,法輪功學員當然是令其厭惡的,對其轉化不了又無計可施的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就成為了中共迫害的重要手段,其巨大經濟利益又維持迫害,並吸引全世界的人為了器官到中國進行移植,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用錢買活體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幫助中共殺人害命,達到魔毀滅全世界人的目的。

二零零九年,曾在遼寧省公安系統工作的一目擊者披露中共邪黨系統活摘學員器官的證據中提到,軍醫在活摘器官時沒有打麻藥,有些人不理解。這是因為這些人用善良的正常人角度來判斷中共活摘器官系統,而撒旦教搞活人祭從來就沒用過麻藥,含中共魔靈的巨賊又怎麼會在活摘器官時講人道呢?

法輪功學員在向全世界講清真相中,將中共的邪惡迫害告訴了全世界,善良的人們紛紛認清中共的魔性和邪惡,反對這場迫害,選擇了拋棄魔,走向神,選擇了光明的未來。

馬克思身為猶太人,卻仇視猶太人和猶太人的信仰,寫了一本反猶太的書。而被馬克思仇視的猶太人反對其邪惡主義,並聲援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初,以色列醫療保險運營商停止送病人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2008年7月,古猶太最高法庭在累計的各類證詞和間接證據基礎上得出結論:無數的無辜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殺害,其中有些是出於活摘器官的利潤而進行的。九十七歲的拉比•約瑟夫•撒冷•艾莉亞斯(Rabbi Yosef Shalom Eliashiv)是立陶宛正統猶太教的法典專家和宗教領袖。他堅定的禁止猶太教徒從中共摘取器官的暴行中受益,艾莉亞斯要求教徒們即使是在性命攸關的情況下也不允許通過這種途徑尋求治療。

猶太人可以做到拋棄其宗族內部魔變的成員、走向神,而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共產主義是西來的魔靈,與中國五千年文明沒有任何關係,作為一個中國人,為何要為非己族類的共產邪靈買單,陪其一起被淘汰呢?

──轉自《明慧網》

評論
2010-12-10 11: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