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走在去共化路上的波蘭共和國

玉清心

克拉科夫中央集市廣場上的紡織會館(維基百科)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0年12月11日訊】近日訪問波蘭的德國總統武爾夫,在華沙猶太人起義遇難者紀念碑前敬獻花圈時的簡短講話中,特意提到波蘭團結工會,他強調了波蘭團結工會運動為促進德國統一所作的貢獻。他說,波蘭團結工會發出了結束歐洲共產主義體制的信號。

波蘭的「團結工會」和「瓦文薩」是聯繫在一起的一條信息,它帶出了一段家喻戶曉的歷史。1980年,瓦文薩領導的團結工會,成為不受波蘭共產黨控制的工會而正式成立。普遍認為,這是東歐人民擺脫共產獨裁統治、邁向自由的第一步。

在推翻共產極權的變革中,那位堅決反對共產主義的已故梵蒂岡教宗約翰•保羅二世,也是一位推手。他大力支持前東歐共產國家人民與共產黨政權抗爭,尤其對於自己祖國的波蘭團結工會運動。瓦文薩說,促成波蘭軍管政權的垮臺,教宗的作用最大,「50%歸教宗」。前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也說過,沒有教皇,鐵幕倒不下。他們都把教宗約翰•保羅二世敬奉為神的使者。

1989年東歐劇變的這一年,波蘭議會通過憲法修正案,確認團結工會合法化,決定實行總統制和議會民主,擬大改經濟體制。這表明,波蘭結束了共產黨統治,廢除一黨專政,取締馬列主義和社會主義體制。波蘭共產黨統治的結束,推動了東歐各國共產政權的解體,前蘇共1991年垮臺。

1990年瓦文薩當選為民主波蘭總統。新總統決心帶領波蘭走上一條新的民主轉型之路。他想通過團結一致、身體力行建立一個新的秩序、新的時代,證實這一代人能夠以和平的方式達到這個目的。

然而,新政府不斷暴露出的官僚腐敗、辦事效率低下等問題,令新政權的公信力下降。越想大力推動改革,越發現那個「避免流血」的協議在堵自己的路。89年團結工會在和當時的工人黨(共產黨)談判時,因擔心政權交替發生流血衝突而簽署了一項協議,「同意放棄開放秘密警察檔案的要求」。在這一協議的約束下,原共產黨秘密警察檔案裡大量特工、線人和他們迫害民眾的罪行沒有被公佈,而他們遍佈全波蘭的各階層各領域,包括社會名流。新政府允許他們繼續留任。而這些原共產黨人,大多數並非洗心革面,只是改頭換面而已。

推行政治經濟的改革中,左派議員佔多數的國會,對倡言改革和西方化的媒體設障、對獨立的波蘭「貨幣政策委員會」設限等違憲行為出現,克瓦希涅夫斯基總統不得不準備動用總統否決權。

由於大量共產時代餘黨的存在,限制了一些媒體的透明度,不能公開揭露一些事件背後的歷史背景和共產流毒的深層原因,從而減弱了媒體對政府和社會生活的有效監督作用。

另外,還有一群像米奇尼克那樣的知識份子,雖然現在風頭已過,但是當初,他們在波蘭社會轉型過程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以「和解」之名,反對《除垢法》(Lustration),即反對追究和清除前共產黨高官和線民,是米奇尼克的主張。另外他還說:「波蘭共產黨的財產不應退回給人民,後共產黨人有擁有那些財產的權利。」有人對此評論說,「由於這份資源,前共產黨精英得以繼續主導波蘭的銀行、工業和媒體。」

是否應該和解,該一筆勾銷?記載了共產時期一個真實故事的波蘭記錄片《三位好友》,對此給出了明確的答案。主人翁:瓦茲坦、皮雅斯、梅勒斯卡,因都有反共理念,三人在大學唸書時成為好友。然而,梅勒斯卡早就身兼密探職務,他把好友的言行上報給秘密警察,結果皮雅斯被警方逼供毆打。當皮雅斯開始懷疑梅勒斯卡是奸細時,秘密警察為避免失去梅勒斯卡這樣有價值的密探,下令暗殺了皮雅斯。

這是在那個充滿暴力、謊言的告密年代裡常發生的事情。有人曝光,那個真實的共產黨線民梅勒斯卡,在新政權下,被主張和解的米奇尼克請到他主編的《選舉日報》做了專欄作家,寫評論。

如果連對梅勒斯卡這樣的告密者和下令殺害皮雅斯的秘密警察都一概既往不咎、一筆勾銷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上還有甚麼是非、正邪、善惡值得在乎?人性的良知何在,人類的普世價值在哪?害人者逍遙法外,被害者沉冤不白,罪惡被掩蓋,歷史的真相被淹沒,然後呢?《三位好友》的各式翻版故事再重新上演,這是歷史與現實的教訓。

2006年卡欽斯基孿生兄弟分任波蘭總統和總理。執掌波蘭政府大權的法律與正義黨,希望對共產黨時代的波蘭進行一次徹底的透明化調查,這有利於重新評估波蘭民主轉型前後的這段歷史。卡欽斯基兄弟認為,迄今為止,前共產黨員、腐敗的經濟界人士以及曾經為秘密警察提供情報的人共同組成的「灰色網絡」,還在掌控著波蘭這個國家,從而導致了波蘭社會的混亂。

2007年3月15日「波蘭清算前共黨同謀者」法案增補條例開始生效。根據這項法案,可能波及波蘭社會70萬精英人士要交代清楚自己那段做過秘密警察、特工、線人等不光彩的歷史。

「除垢法」的增補條例包括兩項主要內容:一是包括議員、國家與地方政府工作人員、律師、學校領導、大學講師、記者、經濟界領導人士必須公開他們與前共產黨秘密警察的關係。二是委託波蘭國家回憶研究所(IPN)將秘密檔案中記載的所有前波蘭秘密警察系統的工作人員、線人和受害人名單整理成冊,供今後的歷史研究與查證所用。

法案言明:如果有人拒絕填報聲明表格,或隱瞞事實,將被革職,十年內不得擔任原職或從事原工作。

鄰國捷克以刑法增訂條例形式出現的《除垢法》已經通過了6年之後,1997年波蘭議會首次頒布了類似一項《除垢法》的法案,而調查範圍只局限在政府和社會高層,涉及人數不超過三萬。因此,大部份前秘密警察的情報人員未被公開。

十年後的卡欽斯基兄弟時期,《除垢法》法案在增補了兩個重要條例後出臺。這部肅清共產主義餘毒的法案生效實施,標誌著波蘭在去共化的道路上大大前行了一步。隨著法案實施,波蘭對前共產黨及其同謀的清算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輿論說,這是一次遲來的大掃除。

卡欽斯基兄弟代表的法律與正義黨,確實希望通過這項新法的實施在全國範圍內進行一次徹底的清理,掃除一切左右波蘭社會的共黨因素,使波蘭與前共產黨秘密警察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網透明化,禁止原共產黨的官員繼續在民主波蘭政府中當官。

德國《法蘭克福匯報》對此評論說:波蘭正在追趕德國已經完成的社會清理過程,但其波及面沒有超過德國的範圍。

民意調查顯示,波蘭民眾普遍支持《除垢法》增補的兩個條例。實施中,儘管因觸及到前共產黨官員的既得利益而遭到他們的抵制,但民眾要求曝光、清算的呼聲甚高。

百年來,波蘭人民飽受共產和納粹極權的雙重蹂躪,災難深重。1997年通過的波蘭憲法明確規定: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在波蘭都是非法組織。多災多難的波蘭以鮮血和生命換來了今天民族的覺醒:共產主義和納粹一樣,都是反人性的惡魔,必須被徹底剷除。共產極權制度倒臺後,制度下曾經發生過的罪惡是否被充分曝光,罪行是否受到徹底清算,罪犯是否被繩之以法,共產黨和它的一切影響流毒是否被肅清?這是擺在波蘭人民面前繼續要完成的歷史課題。曝光邪惡,奠慰忠良,還社會以公平正義,徹底清除共產主義邪靈惡魔在波蘭的流毒,堅決走去共化的道路,這是波蘭人民自己的選擇。

評論
2010-12-11 3: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