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凱臣:知識青年上山下鄉與大學生就業難

張凱臣

人氣: 17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0年12月16日訊】 歷史的相似總是驚人的,歷史的聯繫又總是必然的。從幾十年前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到當代大學生就業難的嚴酷現實這兩者間,完全可以看到它們之間的相似,亦可找到其中的必然。

毛澤東說;「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廣闊天地大有作為。」是這樣嗎?非也!在當時社會狀態中,工人階級是所謂的領導階級,大量的文化教育資源,知識階層都集中在城市裡,他們教育引導知識青年的優勢遠遠高於農民。那時的廣大農民依然是沒有甚麼文化,大多數都還是文盲,自私,狹隘,吝嗇,保守的東西佔據著頭腦的大部。若一定講接受再教育,那也應該在城市裡,而不應該趕到鄉下去呀?再說了,許多孩子中學尚未讀完,他們算哪門子知識青年呢?他們應該適時完成的教育基礎沒能完成,他們的身體甚至都沒有長成,他們就被趕到人文環境和生存環境極其惡劣的農村,他們會大有甚麼作為呢?

中共要知識青年到農村去,不是始於毛澤東大轟大嗡的1968年,以前就叫嚷過。我們從1949年中共建政說起,我們姑且管它叫新國家。一般新興國家的規律:政府大力發展教育,注重培養不同層式的知識人才,並及時將這些人才輸送到工業部門,科研部門,教育部門,且形成供不應求的局面,以此帶動農業發展,提高農業科技化,增大城市化規模。可自毛澤東帶領共產黨執政以來,直到毛死,完全與人類發展規律背道而馳,胡搞瞎搞亂折騰,國家的經濟與社會發展從來未上軌道,所以導致城市的工業科技,教育服務業的發展,萎縮與畸形,造成有些受了教育的青年城市消化不了,他們只好提出把他們整到農村去。篇幅所限,不能詳說,簡舉幾例。抗美援朝:首先是金日成侵略,斯大林避開風險,架攏中國。中國是大戰甫定,百廢待興,無論從道義和能力講,均無益參與。而後果,死傷百萬,國力大衰,還欠讓我們出兵的主子一屁股債。57年反右,毀掉百萬知識份子,割斷了人民的喉嚨。59年反右傾,再一次強化黨內的「指鹿為馬」,人禍禍及幾千萬人活活餓死。66年搞文革,搞亂全國,到68年教育停滯,工業停頓,至少三屆畢業生堆在那安排不出去,還有大量的學生不能正常升入相應的學校。怎麼辦?偉光正也不能說是我們該做的事沒做好,那我們謝罪下台。這才出籠了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國策。但毛主席,共產黨說話辦事,總是嘴不對心,盡做壞事還盡找轍,欺騙了世上許多人。

看看大有作為的成果:全國數千萬的知識青年到了封閉,落後,愚昧,艱苦的農村,純潔的心靈,稚弱的身體受到了極大的傷害,耽誤了他們的學業和事業,失去了最佳的競爭年華,使埋藏在他們心中各種各樣的美妙的理想與憧憬,都化為烏有。毀了他們當下,毀了他們一生,甚至波及到他們的後代。無數豆蔻年華的女青年,甚至應該說是女孩兒,破天荒的大規模的被無情地奪去了貞操,這是她們及她們的親人們從來無法想像,永遠不能接受的災難,這災難的打擊也不僅僅是在肉體上的。林彪的《五七一工程紀要》說: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等於變相勞改。我們祈問蒼天大地:我們究竟犯了甚麼罪,要這樣的勞改我們?不,我們沒有任何錯,我們的孩子也沒有錯。是你們有罪,造孽!是你們強暴了這個國家毀誤了這一代,這被毀誤的一代也耽誤了這個國家!歷史告訴我們: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很有必要。不是我們很有必要,而是你們當皇上,坐江山,很有必要!

時光荏苒,共產黨領導我們六十多年直到今天,我們知識青年又堆起來了,我們就業難!這又是甚麼原因?又該有甚麼必要?

假如我們國家的改革開放是法制化的,是有憲政監督的,我們大學生能畢業就失業嗎?假如不是你們權貴集團勾結外國資本只顧建立超經濟剝削的「血汗工廠」,我們大學生,碩士生,博士生能沒有用武之地嗎?假如不是你們太子黨,官二代堵塞一切社會的上升渠道,我們的才華能得不到展現嗎?假如你們不是僅僅注重低級的加工產業,而是大力實施自主研發高科技產業,我們會閒置起來嗎,恐怕會不夠用吧!假如你們不搞國家的行業壟斷,而是真正發展個體經濟,那些個體企業主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也會高薪聘用我們,打著燈籠找我們吶。假如不是你們那麼瘋狂地侵害人家的知識產權,竟想在國內外偷人家的技術,我們能沒有研究發明的空間與成果嗎?

所以說,這種歷史的相似與聯繫就是:你們依然是今天的獨夫民賊毛澤東,你們依然是只顧自己利益的共產黨。你們的宗旨就是:我們只有我們,而從來也不用管除了你們以外別人的死活。因為總得有一些人死,你們才能活!

別的先不說,就說你「胡溫新政」吧。甚麼叫科學發展觀,不就是前面的發展不平衡了,偏頗了,畸形了嗎?甚麼叫以人為本,不就是只注重經濟利益,掉錢眼裡去了嗎?甚麼叫和諧社會,不就是只滿足了一個階層需求,而出現了嚴重的社會對立了嗎?那麼近十年的時光調整的怎麼樣?僅從大學生就業方面看,假如那時有一百萬大學生就不了業,調整十年的結果現在得有一千萬。為甚麼?因為你們繼承的依然是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這些「光照幫和撒旦」邪魔後裔的衣缽,眼裡只有你們自己那一幫。你們實際做的和嘴上說的恰恰相反,真正是滿嘴的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確實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你們有錢給「金二世」,你們有錢給非洲獨裁者,你們有錢給英,法,美帝;你們有錢給房市,讓它們大量閒置,我們住不進;你們有錢給股市,讓你們幕後聯手全套光;你們有錢給互聯網,讓我們變成聾子和瞎子;你們有錢給軍,警,憲,特,五毛黨,使我們成為罪犯和奴隸。你們的兒女壟斷了全國所有好的行業和崗位,你們的孫子已在美國的常春籐畢業並供職於華爾街,他們(她們)的皮包得去巴黎買,他們的party得在第五大道開,他們的存款得數以億計,他們的別墅得遍及法,英,美,加,澳,意……。你們還有別的事嗎?沒有了!你們還缺啥少啥不?不,啥也不缺,應有盡有!

所以我們昨天就應該上山下鄉,所以今天我們就應該就不了業,就應該成為「坐家」,「蟻族」,成為自己的窩心和鬧心,成為親人們的難心與傷心!

我親愛的同學們,朋友們,你們想明白沒?應該怎麼辦,你們自己掂量著!

2010年12月15日

評論
2010-12-16 12: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