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青藏高原雪山融化 祁連山美景殆盡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0年12月16日訊】全球氣候變暖正在影響著有「世界屋脊」之稱的青藏高原,已經留下難以磨滅的痕跡。青藏高原過去30年的冰川退縮幅度相當於過去200年的退縮幅度。雪山的融化和凍土退化導致短根系植物枯死、生物多樣性種群變異、植物退化、荒漠化趨勢增強。

過去30年的冰川退縮幅度相當於200年

據《國際先驅導報》報導,青海湖畔,年近花甲的藏族牧民措尼稱,青藏高原「過去,在這湖邊的山上終年都有積雪,七、八月份也不化。放羊時,白的雪映著太陽,耀人的眼睛。現在山頂好久看不到雪了。」

措尼接著說:在他「還像羊那麼高的時候」,青海湖周邊的草原上,大大小小有100多條河流。它們或大或小,有的有名字,有的沒名字,但都清澈、歡快地流淌進青海湖。現在,在草原上放牧時,措尼記憶中的許多河流都消失了。「以前放羊,就愛數趟過的河,現在大部份都沒了。」

在過去的30多年中,長江源頭地區滋養這條大江的冰川面積整體減少近233平方公里,最近幾年間,當地冰川銳減的勢頭仍在增大。

據調查,從1971年到2002年的31年間,長江源區冰川面積減少了約68.13平方公里,而從2002年至2008年短短6年多時間裏,長江源區冰川面積又急劇退縮了約164平方公里。到2008年,長江源區冰川總面積已縮減至1051平方公里,冰川年消融量達9.89億立方米。

更糟糕的情況是青藏高原過去30年的冰川退縮幅度相當於過去200年的退縮幅度。

融化的雪和凍土退化帶來的災難

青藏高原上,日漸消失的不只青海湖和三江源的雪,號稱祁連山脈中最美麗風景的夏日「牛頭山積雪」,也已經不見了。

青海省區玉樹藏族自治州的小伙扎扎也有同感,他對《國際先驅導報》記者表示,在長江、黃河、瀾滄江的發源地——有著「中華水塔」之稱的三江源區,「進入冬天,還沒好好下過雪呢。以前這時候早就一件一件裹得很厚了,這兩年T恤加夾克就能熬到11月份。下點雪很快也都化了,積不下來。」

氣象局統計表明,上世紀80年代以來,青藏高原氣溫以每10年0.35攝氏度的速率上升,遠高於全球每百年升溫0.74攝氏度的速率。

有專家稱,青藏高原已成為全球氣候變化的「重災區」,太多的「溫暖」正成為雪域高原無法承受之重。比積雪消失更為嚴重的,是雪山的坍塌。2004年,不斷爬升的溫度導致青藏高原著名的阿尼瑪卿雪山轟然崩塌。令人擔心的是,高溫會造成阿尼瑪卿的再次冰崩。

據監測顯示,沼澤濕地保護神——多年凍土層正在大面積消亡。專家預測,未來7年,青藏高原厚度小於10米的多年凍土將消失。

凍土退化不僅可使地表植物可利用水分大為減少,導致短根系植物枯死、生物多樣性種群變異、植物退化、荒漠化趨勢增強等生態環境地質問題,還會引發融凍泥流等地質災害,威脅青藏鐵路、公路以及沿線居民的安全。

洪水伴著乾旱

溫度攀昇還使青藏高原的河流出現乾涸。據調查,127條大小河流,其中有流水的70條,已經乾涸的57條。

令措尼困惑的是,在許多河流乾涸的同時,他家的草場卻連續多年遭遇了洪水。措尼的家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泉吉鄉年乃亥麻村,這裡位於青海湖的一條主要入湖河流——布哈河的下游。

措尼家的草場緊鄰布哈河邊,由於沒有河堤的保護,每年七八月時的豐水時節,大面積的草場都要被洪水沖毀。措尼說:「8月下一場大雨,洪水就沖走了上百畝的草場。我家的羊圈也被沖了,還好房子沒事。我現在擔心再過兩年我家草場就會被沖沒了。」

據統計顯示,布哈河僅在剛察縣境內每年就沖毀草場5000餘畝。

評論
2010-12-16 7: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