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走在去共化路上的德國

玉清心

德國的去共化,得益於一部巨大的歷史教材,那就是存放在柏林「史塔西」博物館裡,原東德國家安全部的秘密警察檔案。Stasi files(攝影: Markus Bullik / 大紀元)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0年12月16日訊】捷克、保加利亞、匈牙利、拉脫維亞、立陶宛和羅馬尼亞六個歐盟成員國外長,12月14日在給歐盟委員會的信中,呼籲歐盟對關於否認共產主義罪行的問題,儘快立法做出禁令。

東歐原共產國家一直有「否認共產主義罪行」的小股逆流在湧動,但這在德國應該沒有太大的市場,因為隨著前東德(DDR)政權解體,重新統一的德意志民族,基本沒有停止過對東德共產黨罪行的清算。有輿論認為,在「去共化」的路上,捷克在前東歐共產國家里動作最早最堅決,德國也比較堅決徹底。

德國的去共化,得益於一部巨大的歷史教材,那就是存放在柏林「史塔西」博物館裡,原東德國家安全部的秘密警察檔案。國家安全部史塔西(Stasi),是德語Staatssicherheit縮寫的音譯。

1989年11月9日柏林牆倒塌,22日東德國家安全部決定銷毀總部和地方各局的秘密檔案。東德共產黨要銷毀自己40年的犯罪記錄。

1990年1月15開始,民眾自發的搶救行動從東德的國安局蔓延到首都的國安部。當成千上萬的柏林市民衝進國安部大樓時發現,許多檔案資料已經被撕剪成碎片。剩下沒來得及撕毀的文件,是因為辦公室的碎紙機不堪重負而全部停轉。市民將檔案碎片全部收集起來。

1991年12月,檔案聯邦管理局成立,是專門處理前東德秘密檔案的國家機構。議會通過了《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安全部檔案法》,詳細規範了對這批檔案的收集、整理、利用、處罰等。這部法規也是德國的去垢法。

1995年,在紐倫堡啟動了世界上罕見的檔案搶救項目。2003年,每年需要數百萬歐元投入的高速大型掃瞄設備代替了手工修復,它能在5年內把6億張檔案碎片拼接在一起。檔案的修復問題解決了。

及時搶救、復原出來的檔案和收集整理的前東德國安部、省局、地區情報站的大量檔案,對徹底清算前東德共產黨罪行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德國政府對前東德政府中各類人員,特別是高官、法官、檢察官、警察局長、校長,秘密警察的社會網絡,大量的特工、線人進行了大範圍的盤查清理。前東德1700萬人,被調查的人數達310萬。

東德「史塔西」,除本身有9萬秘密警察外,在東德還有18萬線民,在西德有上萬間諜、特工、線人。在東德,有約600萬人被建立過秘密檔案,超過東德總人口的1/3。有七萬八千人被控「危害國家安全」而坐牢。

1970年「華沙一跪」的西德總理勃蘭特,那位國際知名政治家,1974年捲入的間諜醜聞,就是因為身邊的私人政治事務助理兼總理辦公室秘書紀堯姆,被查證是東德國安部頭子沃爾夫親自安插的間諜。為了承擔政治後果,勃蘭特不得不引咎辭職。

電影《竊聽風暴》中,那位最終做出了良心選擇的「史塔西」秘密警察維斯萊爾的扮演者烏爾裡希•穆埃,在現實中,他的妻子,曾經就是史塔西的告密者。「這不是別人的生活,就是我自己的生活。」穆埃說。

東德的18萬教師中,有2萬人經審查後被解聘,前東德的法官和檢察官近一半被免職,4萬2千名前東德政府官員被革職。

1997年,東德共產黨最高領導層成員被清算。

共產黨總書記昂納克試圖逃往莫斯科、智利,由於聯邦德國的逮捕令,1992年被遣返回德國,以謀殺罪被起訴。儘管他患有肝癌,還是被押上法庭接受審判。

接替昂納克任黨中央總書記的克倫茨,在1995年柏林州法院審理的第二次政治局官司中,為主要被告之一;1997年,克倫茨案件被簡化為四樁柏林牆死亡事件;2000年入獄,刑期為6年半。

惡名最盛,被稱為「隱面人」的「史塔西」頭目沃爾夫被列為通緝犯。他逃向莫斯科、奧地利,但都沒敢接受他,後被移交給德國司法機關。1993年因叛國罪、受賄罪,數罪並罰被判刑。2006年他在柏林家中死去,那天正好是柏林牆倒掉的第17個週年紀念日。

前東德「史塔西」檔案,無可估量的價值在於,它真實地記錄下了那段歷史,是東德共產黨40年罪行的記錄,也是東德人民在共產極權下遭受迫害的歷史記錄。東德「史塔西」是前蘇聯克格勃的翻版,東德的這段歷史和前蘇聯沒有太大的差別。所以,可以說它也是一部共產極權歷史記錄。

人們從前東德「你出賣我,我出賣你」的特務治國發現,告密者不僅是史塔西的秘密警察,甚至是自己的親朋好友,包括社會上德高望重的政治家、教授、宗教人士也有所染。線人們不斷被曝光,在遭到譴責追究的同時,公眾也一次次思考:對共產極權的行惡,自己該做如何選擇?跟隨行惡的人該如何悔過?

事實證明,深刻反思是自我精神解放的一劑良藥。德共最後時刻的第二號人物沙博夫斯基,被人稱為「打開邊境的人」,他在擺脫共產黨的精神束縛時對馬克思主義有了新的認識,馬克思主義「宣稱是一個改變世界的藥方。這永遠也不可能是科學的。它和科學沒有關係。」1999年12月沙博夫斯基被判3年入獄,很多市民觀察了他在受審期間的表現,看到了他反思寫下的言論之後,向柏林市長提出要求提前釋放他的特赦申請。2000年10月2日,在經過10個月的監禁後沙博夫斯基卸下了良心的包袱,獲得了自由。

歷史真相,讓全體德國人在痛苦中反思,重新審視歷史,也同時審視自己的良心。納粹臭不可聞,東德DDR也是。正如捷克外長施瓦爾澤貝格把斯大林與希特勒作了比較,「說實話,斯大林殺人更多,這兩個都是大屠殺的兇手,而且為他們效力的人都是殺人的幫兇和走狗。」

在柏林勃蘭登堡大門不遠的東柏林廬舍爾大街上,原東德國家安全部總部,如今是「史塔西」博物館。對前東德40年的黑暗歷史,人們說:「永別了,史塔西!」但是,為了讓人記住共產黨的罪惡,避免歷史悲劇重演,這裡向世界的遊客敞開了大門。

從1992年1月起,普通德國民眾可以申請在此查詢自己的檔案,其中包括170萬原東德人遞交了查看自己檔案的申請。截至2008年,超過有600萬次的各種個人申請、研究或媒體申請以及訴訟和犯罪調查等等申請。

今年是東西德統一20年國慶。在網絡上熱傳的一部記錄片《解密東德秘密警察檔案》,可以說是是獻給德國20年大慶的一份厚禮。記錄片追憶了20年來,圍繞東德秘密警察檔案發生的歷史故事。保護、解密東德秘密警察檔案的過程,也是德國在去共化的路上所走過的路程,它們同樣驚心動魄,刻骨銘心。

評論
2010-12-16 4: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