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受迫害發正念有威力 看守所拒收

雲南法輪功學員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身邊有一位非常好的法輪功煉功點協調同修,幾年前就在他家成立了學法小組。我長期堅持到這個學法小組參加集體學法,同修們在法理上切磋,在學法、講清真相救人、發正念等三件事上交流,達到了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效果。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七,我們集體學完法後,我帶著法輪功救人的真相資料一路順街發著,到小區門外還沒發完,心生一念,在小區內的休閒凳上放些,給有緣人看到得救。剛放了幾份就被保安發現,抓著我不放,還報了派出所,說:「抓到法輪功的人發資料了。」我說:「我是在救人,資料放在這誰想看誰看。」怎麼給他講真相都不撒手,把我帶到了派出所。沒幾分鐘,國保的就來人來車,將我帶回家抄家,妻子、女兒都在家,我放下怕心發正念,不承認,不配合。一個警察發現一篇文稿問:「這是你寫的嗎?」我說:「是我寫的。」警察就照著文稿「啪啪」一個字不漏的拍了照。他們拿走了電腦、手機、駕駛證,抄完家叫我簽字,我說:「你們的行為都是在違法,這是對我的迫害,我一概不承認。」臨走時警察還要妻子的電話號碼,我說:「不要留,誰都代替不了我,一切我說了算!」一個帶隊的警察突然問我:「《轉法輪》你會背了嗎?」我說:「還真背不得!」他大聲說:「你學的太差了!」我無言以對。

一、發正念 看守所拒收

警察要把我送到看守所迫害,還說:「今晚看你師父能不能把你從看守所撈出去!」我一路上講真相,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堅決不讓邪惡的迫害得逞。到了看守所已經是深夜兩點多鐘了,例行公事先量血壓,量了四次,血壓高到160至180,看守所的人說:「三期高血壓我們不敢收。」我對警察說:「該走的程序都走了,你們也該選擇了,放我回家吧!」警察不死心,又把我拉到一個地方醫院,剛到門口,我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有力的震懾了邪惡,一量血壓還是很高。這時我看見一個警察給甚麼領導打電話,我發了一念:叫他的電話打不出去!結果換了兩個手機都沒打出去。沒了邪招兒了,只好送我回家,那時候已經是凌晨五點鐘了。我流著眼淚對師父說:「全是師父看護才沒被邪惡送進看守所迫害,謝謝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

到了家門口已經天亮了,我到同修家請來一本《轉法輪》就在院子裏大聲的讀起來,邊讀邊流淚,師父說:「你幾百年得不到一個人體,上千年得到一個人體,得到一個人體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個石頭萬年不出,那個石頭不粉碎了,不風化了,你是永遠出不來,得個人體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夠得大法,這個人簡直太幸運了。人身難得,講這個道理。」(《轉法輪》)

讀到這段法時,我放聲大哭:千萬年的輪迴轉生,不就是為了這個大法嗎,不管後面還會發生甚麼,我都要堂堂正正去面對。

從上午九點我一直讀到下午兩點多鐘,直到妻子下班回來才和她一起進了家。剛進家,妻子就說:「大過年的警察就到家裏抄家,我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咱們分手吧!」我理解妻子,很快和她辦了離婚手續。

二、講真相 不承認取保候審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九,警察來家叫前妻交上一千塊錢給我辦取保候審,前妻說:「你們迫害,已經造成我們夫妻分離了,你們還想來要錢辦不到,你們走吧。」

警察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們又到單位敲詐。單位領導對我說:「公安抓你,是你煉法輪功,叫單位交一千元保證金保你。」我說:「我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中國法律根本沒有禁止法輪功,信仰法輪功無罪,警察抓我是他們在犯罪。你們這樣做是在配合他們迫害我,我不是在這嗎?你們保甚麼?」單位領導明白真相後,馬上通知財務停止劃撥一千元保證金。就這樣邪惡對我的所謂的取保候審不了了之了。

之後我又找到小區物管主任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學員發真相資料是在救人,是為了世人好,世人了解了法輪功真相就不會被中共的謊言欺騙了,這樣的好人應該受到有良知的人保護才對,為甚麼還要迫害這樣的好人呢?天理不容啊!物管主任過問了保安情況後表示抱歉。

三、揭謊言 解體非法勞教

事隔七、八個月,十月十六日,警察又打電話到前妻那,恐嚇她,叫她通知我第二天到國保大隊來,如果不來,不管血壓高不高,都要直接送監獄。前妻說只能轉告,但來不來得由我定。

第二天,我按時到了國保大隊,辦公室已經有街道辦事處的三個人和國保的三個人在場,桌子上擺著所謂的勞教材料,一個警察對我說:「今天叫你來就是看看你的態度。」他指著桌上的這堆材料說:「憑這些就可以判你兩年勞教,我們是幫教、懲治相結合。」

我對國保的警察說:「法輪功對國家對社會對人民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這十多年大法弟子給你們講了那麼多真相,你們還在迫害?」警察說:你們發《九評》是反黨。我說:你們說《九評》是反黨,為甚麼不公布出來?網上可以研討,《九評共產黨》上寫的哪條不是事實?中共可以到法院去告。警察不吱聲了。我說:「石頭都說話了,共產黨做惡多端,天要滅它,是它自食其果,作惡的選擇,法輪功學員只是把真相告訴你們,叫你們脫離共產黨不要給它當陪葬,我真的是為你們好才來的,文革的教訓你們也要吸取,當年那些迫害老幹部的警察都被秘密拉到雲南槍決了,你們不要步他們的後塵,江澤民流氓集團踐踏法律的時候,你們作為執法者,應該是維護法律的尊嚴,把真正的罪犯送上法庭,這才是你們應該做的。」

說完這些,警察朝我一擺手說:「你走吧!」就這樣,我堂堂正正的從國保大隊走出來,一路上又給幾個有緣人做了三退(退出共產黨、團、隊)。一場看似邪惡至極的迫害在師父的加持下灰飛煙滅了。我確切悟到在迫害面前做到金剛不動,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真相講到位,能讓每一個在其中的人都聽到真相,從而得救!@

--轉載自明慧網

評論
2010-12-21 11: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