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保華:中國統戰分化連馬關係?

林保華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0年12月29日訊】連勝文槍擊案那1 顆子彈,不但衝擊五都選情,也令連馬關係產生微妙的變化,似可看出中國的統戰斧鑿,有以連打壓馬的跡象。

五都選舉前後,連戰、連勝文父子人氣急升,政壇傳出國民黨內有人對連戰存有「幻想」,想以連來壓倒現任總統兼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但是以連戰取代馬英九,似嫌過老,不會為民眾所接受;而以連勝文的地位與資歷,也太年輕。對連家來說,正處於「青黃不接」的時刻,但連家的動向,是否打亂馬英九的接班部署,尚有待觀察。

從連家的「復活」,似可看出中國的統戰斧鑿,因為毛澤東給共產黨的統戰伎倆下定義為:「利用矛盾,爭取多數,反對少數,各個擊破。」對台灣的藍綠之爭是如此,對藍營內部、綠營內部,何嘗不也是如此?

《 人氣升 連家成媒體焦點 》

連家的人氣急升,表現在不到兩個星期之內,他們成為媒體的焦點:首宗,也是最震撼的一宗,就是五都選舉投票前夕11 月26 日夜裡 8 點20 分左右在國民黨籍的台北縣副議長、議員候選人陳鴻源競選造勢場所,連勝文挨了1 顆子彈。這個槍擊案經過國民黨政治人物與媒體的操作,暗示是民進黨做的,民進黨因而被選票「制裁」,使選情很差的國民黨保持了三都的席位,也就保持了馬英九、金溥聰體制。這不但使民進黨深有挫折感,連國民黨內準備向馬金發難的其他派系也立即打了退堂鼓。

連勝文的血,「客觀」上保住了國民黨的黨國。這對國民黨與共產黨都是大喜事。然而這顆子彈的來歷,太過撲朔迷離,因而連勝文的傷勢,也受到質疑是否太誇大了;然而兇手當場被捕而對案情的各種說法卻一變再變,人們不能不對背後的黑手產生越來越多的揣測,當局自然也難杜悠悠之口。

在各種可能中,兇手林正偉與陳鴻源出於個人恩怨的誤殺說可以排除,因為警方一早說林所使用的槍械價格不菲,不是他所能夠承擔的,而且他們之間有什麼恩怨非這樣做不可,至今也說不清。

連家「自導自演」之說也難以成立,因為風險太大,即使為了黨國,也絕非連勝文這樣的富家子弟願意做的事情,這從連勝文不久前為自身健康而辭去悠遊卡公司的職務可見一斑。何況大把鈔票不怕沒有「替傷鬼」,就像不怕買不到兇手那樣。

起初還有「賭盤」之說,但是後來逐漸被否認,也沒有新的證據,因此繼續存疑。

《 槍擊案 中國是最大嫌疑 》

然而如果從政治上的最大得益者來說,無疑人們會把眼光投射到國民黨的馬金體制與中國身上。

以馬英九的優柔寡斷,由他出面做這個事情,似乎可能性也不大。而金溥聰雖有「金小刀」之稱,到底只是「小刀」,要扮演「金槍不倒」的角色,需要難度較大的轉型。

因此最大的嫌疑犯,是在中國身上。雖然開始只是猜測,但是隨著兇手當晚3 次致電給在現場的陳鴻源競選總幹事杜義凱,而這個情資曝光後杜義凱立即匆匆飛往上海,29小時候回來,然後閉門不出,以免言多必失,難免使中國帶上更多的嫌疑。這三通電話,是不是要確定連勝文是否到場?因為連勝文原先並沒有這一行程,是什麼人促成的?這點連勝文應該心裡有數。

接下來的問題,這是根據中國高層的指示,還是某一利益集團的傑作?如果是中國高層的決策,自是為了幫助國民黨的選情,避免國民黨因為五都失利影響 2012 年的總統選舉。而最大的損失自是馬英九的「統一」進程被逼要放慢腳步,這是共產黨最不願意看到的。而因為整個策劃是在中國進行的,線索追不到中國。這是對馬英九最大的愛護。

與中國有關的另一種可能,是連家在上海有一些投資,有沒有可能因為連家得罪了某方權貴,因而被痛下殺手?但因為這個做法有利於保衛馬英九政府,有利於統一大業,所以中國政府絕對不會追究。尤其是東京影展與廣州亞運,江平與趙磊兩個小角色做出傷害台灣人感情的事情,但因為符合打壓台灣主權的總方針而得到中國政府的支持;那麼這次事件不但功在國民黨黨國,也功在共產黨黨國,表揚都來不及,怎會追究?

《 杜義凱 飛上海示威連馬 》

台灣黑道與中國政府的關係,也是眾所周知,能夠調動黑道殺手,同時又有前竹聯幫堂主劉振南恰巧在現場勇救連勝文,這種駕馭各路人馬的戰略部署,大概也只有共產黨才能辦得到。因為台灣各個堂口,都有到中國「發展」,甚至在中國安身立命。而杜義凱的大動作趕去上海,也是明白向馬政府與連戰示威:「你們敢動我嗎?」想到杜義凱背後的人,馬英九也會嚇出一身冷汗。所以馬英九一直不敢說話,尤其不敢為破案打氣。

也由於馬英九政府見到共產黨幹部膝蓋就軟三分,行政院長吳敦義都親開金口千方百計為江平、趙磊之流說項脫罪,他們哪裡敢得罪這次更大的連勝文槍擊案?何況受傷的只是與馬英九有間隙的連家,馬英九何必為之大動干戈得罪中國?何況案件真的搞清楚,不論與馬英九是否有關,對馬英九國民黨都是一種恥辱與傷害:不但勝之不武,暴露與共產黨的不可告人關係,還有國民黨政客、警界與幫派人物「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

實際情況也是,雖然馬英九沒有再次為此案說話,但是背後操縱的影子卻還是顯露出來。檢調一直往非政治的個人恩怨上造輿論,目前更可笑的往凶手的「健康」情況著墨,不是眼睛不好,就是情緒有問題。如果是眼睛不好,做大案以前怎麼會不戴上眼鏡?至於情緒問題,是否作案前就對凶手做出「減罪」的承諾?問題是台灣人是3 歲小孩嗎?眼下各種風球放出來,是否在尋找一個民眾稍微可以接受的說法,才使案情一直無法往正確方面去突破,並且延宕時日。

而在連勝文槍擊案吸引台灣民眾焦點的時候,中國也不忘給連戰接二連三的「安慰獎」。一個是國家副主席職務,一個是孔子和平獎,或者可以使連家心感安慰。

《 安慰連 副主席與孔子獎 》

給連戰國家副主席職務曝光後,中國方面至今接近兩個星期沒有否認,可見不是謠言,而是實地操作。不管連戰槍擊案是否有中國插手,或中國是不是要犧牲連勝文,至少中國方面對連戰2005 年破冰之旅,並且喊出「聯共制台」給予充分肯定。

每次APEC 開會,中國指定連戰出席,不但是繼續給連戰從事政治活動的舞台,也是警告馬英九,不許對連戰有不敬之舉。

但是為反擊劉曉波得諾貝爾和平獎,由中國官方支持而匆匆炮製出來的孔子和平獎,由於那幾個御用學者的草包無能,淪為一場醜劇,可謂「美中不足」,使連戰顏面受到傷害,造成連家父子雙雙「中槍」的局面。但是迄今連戰沒有表示對中國有任何不滿,其涵養功夫值得欽佩。

相對於馬英九,中國更加信任連戰是不爭的事實。中國對馬英九還沒有完全信任,有幾個例子:第一,2009 年11 月21 日,北京大學英傑交流中心舉行一場主題為「世界格局演變與中國復興之路」研討會,中國軍事科學院世界軍事研究部研究員羅援少將發言時,指責馬英九的「三不「(不統不獨不武)是「和平分裂」。顯然,這是就「不統」而言。羅援是周恩來的副手、曾經擔任統戰部副部長羅青長之子,深知統戰要義,自不會胡亂講話而損害胡錦濤的統戰大計。

第二,為此,與馬英九相熟數十年的「大哥」,台灣文化大學哲學系教授王曉波今年3 月在接受中國媒體訪問時,為馬英九進行解釋。首先他表示:「終極統一」就是馬英九的方向,兩岸簽署和平協議也是馬英九的方向。那麼又該如何解釋馬英九的「不統」論調呢?王曉波說,只是迫於台灣目前的政治情勢,不敢把「兩岸統一」的方向講出來。

這是要中國當局體諒馬英九的苦心。

《 身分異 馬英九重在操作 》

第三,今年 8 月 4 日,陸委會主委賴幸媛在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發表演說時,針對中國仍持續對台軍事部署,而且也不放棄武力對台的政策與法律,呼籲中國當局應改變思維、調整政策,未來兩岸才能建立完全的互信,並達到真正的和平。為此中國方面私下表示不滿,賴幸媛趕緊撇清並非馬英九授意。在美國批評中國,當然是做給美國人看的,沒有馬英九點頭,賴幸媛敢「挾洋自重」嗎?

第四,12 月 6 日,賴幸媛在國策研究院舉辦的國際研討會上,提出以「民主」為首的七項台灣核心利益。此說再度引發北京的不滿,一位長期研究台灣政治、不願具名的北京涉台學者指責,別單方面喊話。他說,兩岸分歧無法短期解決,若一再挑起紛爭、設置門檻,就違背互信原則。這次難道又不是馬英九授意的?不過鑑於五都選舉馬英九剛剛驚險過關,因此北京應該還不會藉此大做文章。而馬英九選擇此時這樣做,顯然也知道大部分民意反對他的親中路線,因而再次隱藏自己的真面目;而西方國家對中國轉為比較強硬態度,也迫使他收斂一些。

由於馬英九不如連戰那樣百依百順,共產黨當然更喜歡連戰,並把他立為樣本,國家副主席與孔子和平獎就是做給馬英九看的,此「連規馬隨」之謂也。然而連戰與馬英九到底身份與地位不同,馬英九身為總統,與連戰的清談「聯共制台」不一樣。馬英九早就在接任國民黨主席時保證會執行2005 年的「連胡會五項共識」,然而那需要慎密的操作,否則選舉落選,或引發民變,豈非欲速則不達?為此自然需要裝模作樣,以消解民眾的疑慮。

《 難侍候 老共鴨霸馬頭大 》

無奈共產黨一向權力膨脹,得寸進尺,貪婪無度,對馬英九的故作姿態因不諒解而不滿,逐漸可能會把他當作「麻煩製造者」。不過胡錦濤也透過連戰轉達雙方必須「通通氣」的最高指示,只是通氣也得彼此體諒,馬英九雖深諳「以小事大」與「以下事上」之道,但是碰上鴨霸的共產黨,難侍候而讓馬英九頭大。

然而經此一役,連戰對共產黨的態度會否轉趨保留,而馬英九會否被中國的保駕與誘惑而加快「統一」步伐,連馬關係未來又會如何發展,都是我們下一階段需要密切觀察的目標。

—— 原载玉山周報 第79期

評論
2010-12-29 2: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