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劍:趙連海案,黨國喪鐘又一撞

九天劍

2008年毒奶粉事件,曾讓很多的中國小孩罹患腎結石,許多受害孩童的家屬紛紛走上街頭。(AFP)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0年12月03日訊】替受害家屬討公道,卻成為非法聚集起哄鬧事的煽動者——「結石寶寶」父親趙連海被中國當局構陷入獄。這起冤案表明中國人在法律框架內維權之路目前已走到盡頭。

這是一個比中共創造的「偉光正」、「河蟹」更加瘋狂也更加潰爛的時代!

讓我們靜等它自己撞響最後一下喪鐘!

在那扇叫「李剛」的邪門被全世界華人熱熱鬧鬧推進推出的當口,大陸義士趙連海被判刑事件又給了熱鍋上的黨國一瓢開水!表面上它又一次成功鎮壓了百姓,正自戀的不行,忽然發現不對頭,敢情又自己撞了喪鐘一大響!

維權人碰上維穩的鬼

三十八歲的北京市民趙連海(以下尊稱老趙),曾在電視台、國家工商總局的廣告公司、國家質檢總局《中國品質報》等多家媒體工作多年,曾在多家國有廣告公司任總監。朋友們對其評價為:「豪爽熱情,厚道仗義。」2008年9月,受毒奶粉侵害,其子不幸被發現左腎有兩毫米結石。義憤之餘,老趙創辦了「結石寶寶之家」網站,聯絡受害者及家屬維權。

據華訊財經網報導,2009年9月11日,老趙和其他家長舉行燭光晚會,悼念逝去的、祝福還活著的孩子,「紀念活動進行得非常順利,過程肅穆莊重。」老趙還「感謝北京政府的理解及幫助,在此表示誠摯的謝意。」

話音還沒落,9月12日,北京公安局立案偵查老趙。

11月4日,安徽上訪女孩李蕊蕊被強姦一案在豐台開庭。老趙前往豐台法院,報導審判情況。

同日,老趙發佈消息,全國第一例三聚氰胺毒奶索賠「王剛訴石家莊三鹿集團案」,將於11月10日在大興區法院開庭。

11月5日,結石寶寶家長王剛被海澱區羊坊店派出所搜查並被銬了兩個多小時。老趙發佈抗議書並徵集簽名。

11月13日,老趙陪同王剛,去海澱公安局遞交有五百多位網友簽名之抗議書。

當晚,老趙被大興公安局從家中帶走。

2010年3月30日,大興區法院祕密開庭審理老趙,老趙妻子李雪梅和年幼的兒子前往法庭,但被拒絕入內。

老趙戴著腳鐐接受了五個多小時的審判,而手銬則在律師的抗議下得以取下。

2010年11月10日,大興法院再次開庭,宣判老趙因「尋釁滋事罪」獲刑兩年六個月。對此,老趙的辯護律師表示將上訴,老趙則在法庭上表示自己無罪。

按黨國《刑事訴訟法》規定:「法院審理公訴案件,應當在受理後一個月以內宣判,至遲不得超過一個半月。」代理律師李方平指出,該案最遲應於2010年4月中下旬宣判,竟拖至11月才重新開庭,屬於嚴重違法超期羈押老趙。

公檢法沆瀣造冤獄

從根上說,一個父親因為自己孩子和其他素不相識孩子的生命健康受到侵害,要討個公道,這在「萬惡的」資本主義國家,不僅天經地義,而且會得到巨額賠償,因為人命關天。而在我們「和諧」的黨國,保定府李剛公子把活人當場撞飛都可以監外執行,就別說李剛的北京同行們了。拿壞人不積極,盯著毒奶受害人老趙可上勁著呢!維穩、殺一儆百、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們很熟練!不信您可以看幾段北京大興公安分局長陳德寶大人簽發的起訴書,還有大興法院的判決書。也巧了,法官連書記員四人都是女的,也不知她們都有沒有孩子,喝不喝奶粉?哪國的?

趙連海案起訴意見書 北京市公安局大興分局 興公刑訴字(2010)第25號

犯罪嫌疑人趙連海涉嫌尋釁滋事,於2009年9月12日舉報至我局。我局經過審查,於2009年9月12日立案進行偵查。犯罪嫌疑人趙連海於2009年11月13日被抓獲歸案,犯罪嫌疑人趙連海涉嫌尋釁滋事一案,現已偵查終結。

經依法偵查查明:犯罪嫌疑人趙連海於2008年9月至2009年9月間,以維權為幌子,利用三聚氰胺污染「三鹿」奶粉事件,在互聯網上惡意炒作,煽動糾集不明真相的群眾,到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及北京市大興區豐台區等地,採用圍堵喊口號、非法聚會等方式,嚴重擾亂上述地區的社會秩序。

犯罪嫌疑人趙連海還於2009年8月4日,利用安徽籍女青年李蕊蕊在豐台區聚源賓館被強姦一案,以報案為名惡意炒作,糾集煽動不明真相群眾及多家境外媒體記者,到北京市公安局大門東側非法聚集,嚴重擾亂該地區的社會秩序。

再看看公安的連襟兒檢察院、法院怎麼說。

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 (2010)大刑初字第318號:

公訴機關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檢察院。

公訴機關就上述指控向法庭提供了被告人供述和辯解、證人證言、書證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趙連海煽動糾集多人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93條第(四)項之規定,應當以尋釁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經審理查明:

一、2008年9月至2009年9月間,被告人趙連海利用社會熱點問題,煽動糾集多人先後在北京市大興區、豐台區及河北省石家莊市,採取呼喊口號、非法聚集等方式起哄鬧事,嚴重擾亂上述地區的社會秩序。

二、2009年8月4日,被告人趙連海利用社會熱點問題,以報案為名,煽動糾集多人在北京市公安局大門東側聚集起哄鬧事,嚴重擾亂該地區的社會秩序……。

本院認為,被告人趙連海無視國法,糾集多人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其行為已構成尋釁滋事罪,依法應予懲處。……判決如下:

被告人趙連海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

我們看到,公、檢、法三口一詞,過場走得順順當當,抓、訴、判斬釘截鐵,可謂配合默契、天衣無縫。

而且判決書還宣佈:扣押電腦主機兩台、移動硬碟一個、U盤兩個、光碟三十張、錄影帶十二盤、錄音帶五盤、攝像機一台、照相機(FINEPIX)一台、文化衫十三件、宣傳單二十張、名片四盒……

電腦、攝像機、照相器材這些價值幾萬塊的私人財產,一個「依法沒收」,就歸法院了。這不明搶嗎?和官商勾結強拆民房,劫走住戶財物、城管「執法」搶走商販三輪車和西瓜牛肉,有什麼兩樣?簡直就是一個娘教的!

老趙萬言對牛彈

請注意公檢法兩書的用詞:尋釁、滋事、惡意、煽動、幌子、圍堵、糾集、起哄、嚴重擾亂……,我們心知肚明,每當痞子黨要下手治誰的時候,哪怕他昨天還是國家主席,比如劉少奇,都會毫不吝惜的先給其安上一堆臭名。

而老趙到底滋了什麼事?我們看看苦主在法庭上的萬言辯護書裡是怎麼說的:

我不認同起訴書指控我以社會熱點問題,煽動糾集他人在多個公共場所呼喊口號,非法聚集起哄鬧事等事情。

「社會熱點問題」就是2008年9月11日被正式曝光的舉世震驚並令眾多受害家庭痛苦至極的三聚氰胺毒奶事件。我年幼的孩子即是受三聚氰胺有毒乳製品侵害的腎結石寶寶。孩子在被確診後,我們父母的心情是極其痛苦並擔憂的。

我們眾多受害家庭由此走到了一起,我作為結石寶寶維權帶頭人與相關部門進行了多次積極溝通及回饋,但都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回應,即便如此……我們也極力勸撫幫助那些被傷害更嚴重的家庭憤怒不理性的情緒,避免發生其他更不想看到的悲劇。

2008年毒奶粉事件,曾讓很多的中國小孩罹患腎結石,許多受害孩童的家屬紛紛走上街頭。(AFP)

我們曾努力與中國乳製品工業協會等部門積極溝通但都被無情拒絕……當時很多需要住院甚至手術的孩子都被拒絕免費治療,還有孩子由於漏報沒有列入國家承認的結石寶寶名單,導致各種治療費用都由受害家庭自己來承擔,為此債台高築。最讓人無法理解的是,在三聚氰胺事件曝光後繼續死亡的結石寶寶患兒,除了不被承認死因與三聚氰胺有關,在家長就死因提出質疑後申請屍檢來確定死因竟被拒絕。例如:2009年12月4日死亡的湖北麻城的馬雪菲小朋友(女孩,死亡時僅一歲)。馬雪菲死亡前就已被承認是三聚氰胺毒奶粉侵害的,但相關部門否認她的死亡與三聚氰胺有關。09年1月6 日死亡的山東青州候海淇小朋友也被如此對待,家長將孩子屍體在醫院停屍房冷凍多日,找過多個相關部門提出屍檢申請都被拒絕。

眾家長決定於2009年1月2日在豐台區一家停業酒店中餐廳與媒體見面反映問題。而老趙和4個家長代表1月1日晚卻被警方強制關押在大興區團河農場會議中心內。他說:「警方說第二天將有領導與我們談話,並承諾第二天上午11點前無論談話是什麼結果都會釋放我們。」

「當晚我們晚飯也沒吃,又餓、又困、又累地坐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我們與領導們談了很多困難、問題及建議,表達了期望政府能協調溝通的誠意。但領導們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強加意見,對話明顯在被壓制的狀態下進行,並且11點後也不按承諾釋放我們。」

「酒店的記者見面會被嚴重干擾,家長代表和記者趕到那裡,但酒店違約不租給我們(事後證實是警方干涉),家長與記者只好在酒店大廳和門口的便道上進行簡短的訪談。幾個家長趕到團河會議中心詢問為什麼關押我們。警官找到我,讓我勸他們不要激動。我當即與家長們通了電話勸導。」

「最後,政府官員說,只要1月4日至1月15日推行賠償方案期間不公開反對,即協調我們與相關部門及企業的溝通,展開對話機制解決遺留問題,至此才將我們釋放並請我們在一家餐廳吃了一頓飯。」

老趙說,我們沒有進行起訴書內所指控的、我煽動糾集多人在北京市大興區、豐台區採用呼喊口號,非法聚集方式起哄鬧事,更不承認我們嚴重擾亂上述地區的社會秩序,如果沒有警方的強行介入阻止,1月2日的事情會進行得更好,在當天因此而造成的任何不良影響都應由警方負責。

2009年9月11日,毒奶事件曝光一週年當天,老趙和幾位受害家長代表在大興區官方請吃飯的那個飯店、那個包間開了小型座談會和短暫的燭光紀念活動。選這個地點是期望提醒官方年初的承諾。聚會得到北京市公安局的批准,並且現場秩序也不存在任何起訴書指控的內容。

對起訴書提及的4次去石家莊的情況,老趙說,我們在那裡(維權)是非常理智的,沒有起訴書指控的任何行為發生,並且也一切聽從了現場警方的指揮與協調,讓我們在哪待著,我們就在哪待著,更沒有所謂呼喊口號,起哄鬧事等行為發生。法庭可以讓幾次在場的記者作證。

老趙說,綜上所述,我的每次出行都有警方人員在現場或隨從,也沒有任何警方人員提示說我們的行為構成犯罪。

至於起訴書指控的2009年8月4日那起黑保安強姦上訪女青年李蕊蕊的惡性案件,老趙悲憤地說:「對於這次極其正常並屬於見義勇為的報案,竟被指控為煽動糾集多人起哄鬧事,對於這樣的指控不能不令我心痛,我們正確並帶有正直的行為談何犯罪呢?」

最後老趙說:「如果維權有罪……如果報案及揭示犯罪有罪,將會就此扼殺正直的行為,將會縱容更多的罪犯肆無忌憚的為所欲為,如果這樣,我們每個人都將處於危險的社會之中,正義與勇敢將逐漸不復存在……」

各界七嘴八舌「誇」黨國

老趙被重判入獄兩年半後,開始絕食抗議,引起海內外莫大公憤,多名毒奶粉受害兒童的家長義憤填膺,聲言要陪老趙坐牢,把監獄填滿!

有「左派」元老之稱的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對媒體表示,法院的做法只會激發群眾更多的負面行為,內地當局若想以判刑起到阻嚇作用,只會適得其反。

中共政協委員、港商劉夢熊在港報買下整版篇幅發文〈非法的法,無罪的罪〉,痛斥「有不同政見的劉曉波被判刑,而現在這個根本沒有什麼政見問題的也判刑。」「某些地方的司法黑暗已經到了連一個疼愛自己兒女的好父親,一個見義勇為的好市民都容不下的地步。」

在人們良知雲集的場地,忽然一位叫宋魯鄭的旅法人士蹦出來「河蟹」(指和諧):一位法國先生問我:你是中國人吧?知道趙連海事件嗎?趙連海事件,我的個人理解是維穩壓倒一切背景下產生的。維穩,我相信每一個希望中國繼續發展的國人都是絕對支持的。……文革中最為有名和廣為傳頌(毛)的老三篇之一〈愚公移山〉有這樣的一段話:現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動只是一股逆流。如果印象還不深刻,不妨想想另一首廣為傳唱的歌曲《沒有××黨就沒有新中國》,其中有這樣一句:「它實行了民主好處多。」

諸位暈了麼?可以上網搜,這位假洋鬼子還起了三個中國姓氏的名字,我勸他改成日本女人名字比較好——缺心眼子。這位不是法國五毛就是國安特務的傢伙,水準也太羞臊黨國了。在舉國上下,連同海外甚至黨制左派都再也看不下去的今天,竟然還有這類小丑從鼠洞裏發出囈語,您說,黨國不是死到臨頭了嗎!

實在憋不住跟兩句

老趙,開封府人氏,祖先一定受過包拯的影響,雖不是法官,還替李蕊蕊申冤,是條漢子!

都是中國爺們兒,但如今能被稱為漢子的不多。漢子,過去稱作英雄——岳飛、文天祥、水泊梁山的弟兄們……
我為中國漢子的近乎絕跡哭泣,但我又相信,哭泣成就不了漢子,正焦慮著,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黨用殘酷度超過鐵人十項全能的手段,飛快打造出一批批高智晟、賈甲、郭泉,還有老趙。都知道黨擅長打造貪官,終於不情願的開始打造好漢。打造貪官的流水線盡頭是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下線收不回來了,現在生產好漢的能力也大大加強,「產品」嘩嘩的下線落到中原,一點沒浪費,連外面的好漢都在殺回來,比如賈甲、王丹、鄭存柱……;看來下一條生產線開通也勢在必行,據說高速生產的新品牌叫楊佳!

摘幾條趙連海語錄,為好漢鼓勁:

⊙人和畜生的最簡單區別在於:畜生沒有思想,而我們人應該有起碼的思想與尊嚴,在被壓迫殘害的時候要有最起碼的抗爭勇氣!

畜生在被宰殺的時候都在抗爭,而我們如果甘願被殘害,連抗爭的勇氣都沒有了,我認為豬狗都不如!

⊙即便屠刀架頭或者人間消失,也無法阻擋我們為孩子追討尊嚴的勇氣和決心!不為什麼,僅僅因為我們幼小的孩子們叫我們爸爸媽媽!

⊙剛剛回來在樓下遇到居委會的「大媽」,勸說我別「折騰」了,還恐嚇似的對我說每天都有人在盯著我呢,氣得我大罵了王八蛋共產黨半個多小時,引來了很多人觀看,最後有個認識的警察過來勸我不要罵共產黨,說共產黨好,還嚇唬我說這麼我要出事了,氣得我更氣憤的罵:共產黨王X蛋,我等著王X黨來屠殺我,那我也要罵,我死也要像個人一樣有尊嚴的死去!強盜王八黨可氣,最可氣最王八蛋是王八黨的走狗奴才,罵的他啞口無言。X的,自己找罵!

在這個王八黨慶祝生日的時刻痛駡它真過癮!

每天都有一群狗在盯著我,X的!

這些話都發「飯否」上了,「牛博」現在登陸不上,能登陸上的時候繼續罵,網上網下罵!

媽的,我們普通老百姓天天受欺壓不算,還他媽的天天的打壓恐嚇我們,讓不讓我們活了,逼著我們罵,X的!

沒有任何涵養了,只有憤怒和咒駡!!!

老趙,一個不折不扣的紳士,被逼的痛施國罵!這就是黨國創造的逼良為娼、秀才舉起實名制菜刀的時代,一個比它創造的「偉光正」、「河蟹」更加瘋狂也更加潰爛的時代!讓我們靜等它自己撞響最後一下喪鐘!◇

本文轉自第200期【新紀元週刊】
http://mag.epochtimes.com/b5/202/8760.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0-12-03 11: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