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探望秦永敏「民生觀察」劉飛躍遭綁架毆打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0年12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採訪報導)5日早上十點多鐘,中國「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去探望剛剛出獄的著名異議人士、中國民主黨創建人之一秦永敏,兩位老朋友十幾年未見,交談甚歡。大約在下午一點左右,彼此道別之後,劉飛躍隨即被武漢國保綁架到派出所,並遭到毆打。他被扣留至當天晚上深夜才回到家中。

劉飛躍:中國人權狀況惡劣 這是個非常虛弱的政權

這次,劉飛躍只是單純去探望老朋友,並沒有具體的計劃或做甚麼事情。他表示,就這一點,當局就無法容忍,將他大動作綁架到派出所進行盤查、做筆錄,然後將他交給隨州警方,並遭到毆打。

對此,劉飛躍表示,姚立法失蹤、胡俊雄被強行綁架回老家,包括自己被毆打,他感到中國的人權狀況越來越惡劣,當局對社會的控制和打壓,越來越瘋狂,這種瘋狂的背後,實際上意味著他們膽怯,一個普通的會面,都害怕得如此,這確實說明這個政權沒有自信心,這樣的政權是個非常虛弱的政權。

劉飛躍向大紀元記者描述了自己遭到當地國保綁架及毆打的經過。

5日早上,劉飛躍和秦永敏見面後,彼此聊了一個多小時,他問及秦永敏的身體狀況及在監獄的情況,然後兩人到附近餐館用午餐。

大概在中午一點左右,兩人分手後,劉飛躍在離餐館不太遠的地方,突然衝過來三、四個人,將劉飛躍推到車上,把他帶到附近的武漢新溝橋派出所。

到派出所後,這些人告知劉飛躍,他們是武漢市青山公安分局的國保人員,要對他進行盤查。

劉飛躍表示,盤查之前,把他的手機和身上的所有物品全部搜去,然後做詢問筆錄,主要問他為甚麼來找秦永敏,找他幹甚麼,目的是甚麼……

做好筆錄後,劉飛躍被移交給隨州警方,直到當天晚上八點左右,隨州市的國保人員、隨州市曾都區教育局的人員、劉飛躍原任職學校的官員,均來到新溝橋派出所。

劉飛躍因長期關注國內弱勢團體的維權報導,讓當地政府非常「感冒」,於是,派了一個約40歲左右的社會閒雜人員,長期對他進行監控、跟蹤。

劉飛躍說:「長期跟蹤我的這個人,也來到派出所,看到我在派出所的行政會議室,他就衝進來逼問我:『你是甚麼時候離開隨州』,指我偷偷跑出來,躲過他的監控是害他。我不肯告訴他具體時間,就對我進行毆打,隨後又發生第二次毆打,把我打到牆角,主要用拳頭擊打我的前胸和後背,我感覺非常痠痛,腰伸不直,當時我情緒也很激動,渾身顫抖。」

直到今天(6日)凌晨,劉飛躍被當地國保強行帶回隨州。他說:「回家之前,隨州國保一直要求說『不要再和秦永敏聯繫和隨便外出。』」

今天早上,劉飛躍感到身體很不舒服,胸口痠痛,他到隨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身體。他說:「昨天毆打我的打手,繼續履行他跟蹤我的職責。我在拍片,他在外面把守,我走哪他跟哪,貼身跟蹤,期間多次跟隨州國保通電話,告訴我的行蹤。」

當局害怕異議人士聚集

先後三度被中共當局判刑共22年的民主牆時期的著名民主鬥士、中國民主黨創建人之一秦永敏,於11月29日出獄。他在12年牢獄中寫的自傳、書信等手稿於當天被當局強行搶走,最後被強行綁架出獄。而武漢、貴州、浙江等地的部份異議人士,因打算迎接他出獄,也遭到當地警方的警告、威脅或限制人身自由。

出獄後,秦永敏即被當局警告,不許他接受外國媒體採訪、不許他和兩個人以上說話等等苛刻條件。並對他進行嚴加管控,還在他家附近安裝了監視器,還派人隨時監控他的一舉一動。

11月29日上午10點30分,湖北選舉專家姚立法在武漢漢陽監獄大門口迎接秦永敏出獄時失蹤至今,其家人及朋友多方打聽其下落無果。安徽異議人士沈良慶因前往武漢慶祝秦永敏出獄而遭到安徽警方的問話及威脅。

12月3日,湖北異議人士胡俊雄上門幫秦永敏修電腦,離開他家後就遭到警方綁架和毆打,審訊了好幾個小時,警方還將其手機、銀行卡、U盤等純屬私人的物件全部沒收未歸還。

對於關心他的朋友接二連三遭到當地公安的打壓,日前秦永敏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對此他表示極大的憤慨,他譴責當地國保和警方的這種違法犯罪行為,現在當局虛弱的連任何人都害怕。「可以把我抓去坐牢、抓去殺頭,不可能不讓我說話。不管是在社會上、還是在牢房裡。」

評論
2010-12-06 8: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