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家庭學校:在美國受歡迎也受批評

Chiristina Bergmann 翻譯:李京慧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月12日訊】德國實行的是義務教育。孩子們不去學校讀書而在家裡自學在德國是嚴格禁止的。直到幾年前,美國許多聯邦州的規定和德國大致相同。但是如今情況發生了變化。美國所有50個聯邦州現在允許兒童在家裡由父母代替老師上課學習。這在美國被人稱為「家庭學校」。不過目前美國還沒有對「家庭學校」的統一規定,這種學校也受到部分人的批評。德國之聲駐華盛頓記者Chiristina Bergmann對家庭學校的反對派和支持派進行了一番調查。

「美國的家庭學校發生了變化。以前,在家自學的都是社會邊緣人群的子女,宗教頹廢派,受過嚴重挫折的人或者是難以管教的孩子。但是現在,一些普通的美國家庭也因對學校的教育質量不滿而開始自己在家教育子女。」

今年21歲的凱特‧皮爾戈裡姆談了她在自家上學的經驗。皮爾戈裡姆現在就讀於弗吉尼亞州的教會大學帕特裡克‧亨利學院,和她的四個妹妹一樣,此前她沒有上過其他學校,一直是在家由父母授課,最主要的還是由她的母親給他們上課。她的父親在軍隊工作,因此他們經常搬家。父母們認為,與其讓孩子們不斷變換學校,還不如在家中教他們更實際一些。但是皮爾戈裡姆常常為自己不能和其他孩子一樣去學校而感到難過。她說:

「至今我還清楚地記得,有一次我去沃爾瑪超市買東西,收款台的女售貨員問我,你今天生病了?我回答說,沒有,我在家裡上課。只因我在上學的時間出現在公共場所,就遭到人們的白眼。有時我會自問,難道我做錯了什麼嗎?」

但是如今,這種情況在美國已經發生了改變。據美國教育部估計,如今,有150萬學齡兒童留在家中接受教育。許多家庭組成了學習小組,由家長輪流上課。有些兒童去學校只是為了借助公立學校的一些設施,如上體育課等。與25年前不同的是,如今美國50個聯邦州宣佈將家庭學校作為合法的學校予以承認。基督教組織為此付出了努力。

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羅布‧萊希對家庭學校進行了深入細緻的研究。他說,我們積極遊說,爭取讓家庭學校合法化,這是我們基督教保守派應有的權利。萊希原則上不反對讓孩子在家自學。但是他認為必須進行嚴格監督。

「許多聯邦州沒有或很少就在家自學做出規定,我不認為這是一個明智之舉。」

對此,萊希的要求並不是很高:

「我相信,每年或每兩年進行一次監督檢查就足夠,以確定在家自學的兒童是否學習上落後於其他兒童。在這個基礎上,可以確定這些兒童是否接受到了全面正規的教育。」

但是,家庭學校合法化協會則持完全不同的看法。該組織認為監督檢查越少越好。主張在家自學合法化的邁克‧唐納利說。

「在我們國家,人們很自然地認為,家長為自己的孩子所做的,肯定對孩子是最好的,原則上政府不需要進行干涉。」

唐納利表示,當然,國家必須關心那些在自己的家庭裡得不到應有照管的少年兒童,然而缺乏教育並不是採取這一措施的理由,而且揭露虐待兒童案件也不需要學校。

「在美國,所有虐待或者疏於照管兒童的投訴中,有20%的投訴是針對老師的。其餘的是醫生,家庭成員和鄰居。在這方面不乏好奇心強的人。因此,無需在額外制定每年對父母進行檢查的規定。和對公立學校教學成果的檢查一樣,每3年或4年進行一次,我認為是合理的。」

對於像凱蒂‧安傑利斯這樣的父母來說,每年進行一次檢查也毫無問題。她們全家住在美國田納西州莫裡森鎮郊外的一棟漂亮的獨棟別墅內。他們共有3個兒子,最小的14歲,最大的18歲。三個孩子都是在家由她自己教的。3個男孩子最初幾年去一所公立學校讀書。由於凱蒂的丈夫經常出差在外,所以通過家庭授課,全家人才能大部分時間在一起。凱蒂說,

「我毫不在意別人來看我的孩子們都學了些什麼,我給他們教了哪些課程。因為我非常清楚,如果他們上大學,就必須達到標準。我不希望別人規定我必須使用什麼教科書。但是必須制定一些可以遵循的方針,確保孩子們在學習上不被耽誤。」

凱蒂在大學學的是電子計算機專業。她說,這種自由安排的好處是,她可以根據每個孩子的興趣和愛好來因人而異地安排他們的課程進度。但是給自己的孩子當老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對她來說,不斷的學習和發現新的東西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份任務,而且有這麼多耐心。

而羅布‧萊希則批評說,對於父母應該達到什麼樣的要求往往沒有足夠的規範:

「有可能父母本身高中都沒有畢業,但是卻突然間成為自己孩子的高中生物或化學老師。我不相信自己什麼都不懂的家長能夠給自己的孩子上課。」

此外,萊希反對家庭授課的另一個原因是,採取這種形式的人中,最大的群體之一是宗教極端保守主義者,他們不讓孩子去學校是為了避免他們的孩子受非宗教人士影響,而只接受自己的價值觀和信仰。萊希說,他們可以控制自己的孩子獲得了哪些信息。

「他們的孩子不知道還有其他不同信仰和生活方式的人,他們甚至從沒有和他們接觸過。這將嚴重影響他們發展成為一個具有責任心的公民。而學校則準備將學生培養成優秀的公民。但是如果沒有監督,在家自學就很難做到這一點。」

對萊希的這一觀點,安吉‧約翰斯頓給予了反駁。她和凱蒂傑利斯一樣,也住在莫裡森鎮,並且參加了同一個家庭學校協會。她的三個孩子雖然從未到學校讀書,但是經常參加學校組織的假期活動並且是體育俱樂部的成員。

「在我們的家庭學校之外,我們有許多朋友。我們要向人們證明,作為國家的公民我們的孩子將為國家提供良好服務。例如在上次總統選舉中,我們就談論起各位候選人,以及他們不同的看法。我們還討論了選舉法和怎樣做才算得上一位好公民的問題。」

家庭學校遊說組織的邁克爾‧唐納利援引了對 5,000名在家學習的青少年兒童展開的一項調查。其結果非常明顯:

「談到社會能力,家庭學校也能培養出優秀公民。他們和其他人一樣積極投身於社會,參軍或者參加選舉。這就是我們美國所需要的公民。」

克萊夫‧貝爾菲爾德教授在紐約皇家學院任教。他說,一些家長擔心他們的孩子在學校會受到負面影響,這是沒有道理的。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遠離學校經常發生的暴力,但是家庭對暴力傾向起著決定性的影響。貝爾菲爾德教授說:

「根據一項調查,孩子們從一年級直至畢業離校,在學校的逗留時間還不到15%,其餘的85%都是在家裡與家人一起度過的。」

一些父母之所以自己在家教孩子學習,除了擔心孩子在學校享受不到良好的教育以及環境不安全兩個原因之外,第三個原因就是希望將他們自己的信仰和價值觀灌輸給孩子。這有時會導致出現問題。例如有一位在家學習的孩子說,她的一節生物課讓她陷入了深刻的危機。因為老師告訴他們,人類是通過不斷進化發展而來的,而她的父母則堅決認為,地球是在7天時間裡創造的。

凱特還清楚地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在家裡學習對她來說是個痛苦。她說,那時她15歲。全家人剛剛從紐約州來到南卡羅來納州。他們第一次住在了軍營以外的地方。她的學習全靠自己安排,一旦她放鬆了學習,她的母親就威脅將把她送往公立學校。

「一聽到這樣的威脅,我就大喊大叫說,看在上帝的份上,別讓我去。我非常害怕,因為公立學校有成千上萬的孩子,我跟他們合不來。內心深處我相信,我還沒有聰明到能夠去公立學校的程度。」

凱特的妹妹是和其他孩子一起上的家庭學校,因此她沒有孤僻的問題。即便是每年對家庭學校進行檢查,也不能解決凱特所遇到的問題。即便是真的實行檢查,也常常會忽略相關規定的遵守情況。克萊夫·貝爾菲爾德批評說。

「就讓我們拿格魯吉亞這樣的國家為例。在格魯吉亞,按照規定,在家教孩子的父母必須提交其教學計劃。但是如果有人不交,也沒有人強迫他們交。因此進行檢查一般來說很困難。從法律角度來講,有關機構也不能隨便上門要求對家庭學校進行檢查。」

貝爾菲爾德說,很少有關於家庭學校教學質量的相關資料。他還指出,學校都非常注重學生的健康,例如,給學生進行接種疫苗。但是在家自學的孩子就缺乏這一項衛生防禦措施。

凱特‧皮爾戈裡姆認為,她的孩子們最初幾年在家裡接受教育是一個英明的決定,儘管對孩子們來說這並不容易。對於那些也打算自己在家教孩子讀書的父母,她提出的問題是,這些父母必須自問,是否願意而且有能力一天24小時隨時為孩子們做出榜樣。

——原載:《德國之聲》,2010-02-08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2-13 2: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