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孫中山的貼身姐妹花保鏢

人氣: 111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月17日訊】孫中山,原名孫文(1866-1925)。曾任中華民國第一任臨時大總統、中國國民黨總理、廣州革命政府大元帥。他是中國國民黨創始人,亞洲第一個資產階級共和國締造者。

他生於亂世之中,「起共和而終帝制」,組織革命政黨,發動武裝起義,領導了震驚中外的辛亥革命,開創了中國民主革命新篇。

這期間孫中山數次身陷險境,各方黑惡勢力將他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欲除之而後快。因此,孫先生身邊總是伴有身懷絕技的保鏢同行。在追隨過孫先生的眾多保鏢中有兩名佼佼者,即號稱革命女俠的尹銳志、尹維峻姐妹。這二位「姐妹花」保鏢,一次次的擊退殺手來襲,這其中的故事頗多傳奇色彩。

孫中山兩次赴京清政府密謀綁架

孫中山先生有生之年兩次蒞臨北京,第一次是在1912年8月24日。次日,同盟會與統一共和黨國民公黨、國民共進會、共和實進會合併,改組為中國國民黨,選舉孫中山為理事長,在虎坊橋湖廣會館召開了成立大會。

會後,中山先生走訪了溥儀的生父載灃,懇談了五族共和主義,載灃聽後十分感動,在私邸中給中山先生立了長生牌位。此舉在北京廣大旗籍居民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對中山先生頓生高山仰止之感。1924年12月31日孫中山先生扶病第二次來到北京,提出了召開國民大會,廢除帝國主義強加給中國人民的不平等條約等主張,北京市民聞之無不歡心鼓舞,民氣為之一振。次年3月11日,中山先生病逝於北京,病危時留下遺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三十萬北京市民參加了厝欞大典,送欞的人流擁途塞路,這無疑是在向帝國主義和北洋軍閥示威,表示要承襲中山先生的遺志——「打倒列強除軍閥」。

清廷視孫中山為洪水猛獸,除明令通緝外,還指令各駐外使館對孫中山進行綁架和暗殺。當孫中山到英國進行革命宣傳活動時,清政府駐英公使派特務將其誘騙到公使館後門,然後採用暴力手段強行架入公使館內囚禁了起來,準備用重金買通一個船長,將孫中山裝入特製囚籠,秘密押解回國,「明正法典,以儆傚尤」。

孫中山先生在中國使館工作人員和英國友人的幫助下,將自己被綁架的真相布之於報端,輿論因之大嘩。華僑團體紛紛出面營救,英國政府認為中國使館在英國領土上逮捕中國公民是侵犯了英國的主權,因為孫中山入境手續齊備,在英國的領土上自然受英國法律保護,於是正式行文和中國駐英使館交涉。清政府一慣懼外,見洋人出面干預,只好遵命將孫中山先生釋放,平息了這場外交風波。

自從孫中山先生在英國遭綁架之後,海外華僑對其人身安全很為關注。一些習武團體和個人毛遂自薦,願當先生的保鏢。中山先生對這些好心人的關照,皆婉言謝絕。因為革命者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大丈夫生為國家,死為國家,真是生而何歡,死而何懼。但海外愛國華僑早將先生視為國家的希望和未來,認為孫中山先生一身之安危乃國家命脈所繫,於是不顧先生婉謝,追隨先生左右。

在追隨過孫先生的眾多保鏢中有兩名佼佼者,即號稱革命女俠的尹銳志、尹維峻姐妹。

姐妹花保鏢出世花園看戲遇暗襲

尹氏姐妹是光復會成員,秋瑾的戰友。武昌起義爆發時,孫中山先生正在歐洲進行革命宣傳和籌集捐款,聽到起義爆發的消息後,立即兼程回國,途經香港於 1911年12月25日到達上海。孫中山先生抵達上海的消息傳到南京後,獨立的各省代表一致推選孫中山先生出任臨時大總統,組建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和清廷對抗。孫中山先生能否平安到達南京就職,事關中國革命大業,所以滬軍督都陳其美對孫先生的安全頗費了一番心機。

25日下午4時孫中山先生準時到達哈同花園,身為滬軍團長的蔣介石戎裝配槍,搶上一步打開了汽車門。孫中山先生向大家招手致意,身邊跟著一個文靜的女秘書 (尹銳志),女秘書身後跟著一名侍女裝束的小姑娘(尹維峻)。入席後陳其美緊靠著孫中山就坐,腰間的勃朗寧手槍上著頂膛火,顯得有些緊張。尹銳志一派雍容大雅,恬靜而安祥;尹維峻侍立在中山先生身後,一雙好奇的大眼睛頻頻四顧環望,並對周圍的人微笑,頗帶幾分稚氣。宴會在和諧喜慶的氣氛中結束,賓主稍事休息後即步入演出廳。孫中山和陳其美並肩在前排就坐;尹銳志在孫中山身後就坐;尹維峻像個歡快的小鳥到處亂跑,與人交談。

陳其美環顧了一下四周,見預先佈置下的警衛人員均已進入崗位,注視著自己的警戒範圍,於是緊張的心情也就開始鬆弛了下來。當演出進入高潮時,演員來了個武打的特技動作,引起了全場觀眾的熱烈掌聲,在喝采聲中,尹銳志突然拔出手槍,將舞台上兩盞大吊燈擊滅,這時就見尹維峻飛身躥上舞台,擒住了兇手。

事後陳其美問尹銳志,「你既然發現了武打的演員是刺客,為何不將其擊斃,反而打滅了舞台上的兩盞大吊燈?黑暗之中刺客是最容易混水摸魚的。」

尹銳志答道:「戲一開場,我就發現武打的演員有問題,準是個刺客。因為演員的行規是不向台下看觀眾,只專心演自己的戲,偷眼看觀眾不但會破壞舞台上的人物形象,還容易造成演員「眩場」。可是這個武生頻頻向台下偷眼窺望,當戲進入高潮時就沒有這種現象了,而且在武打的做功上特別賣力氣,藉以吸引各方面的注意力,我就知道這個刺客要動手了。若出槍把他擊斃,怕其它刺客借混亂之機下手,所以打滅了舞台上的吊燈,舞台上光線很亮,刺客的瞳孔一定擴得很大,燈滅之後光線驟黑,刺客的眼睛在這一剎那間什麼都瞧不見,極易被擒。其它刺客在燈滅之後覺得事出突然,也就不敢輕易動手。你佈置的警衛人員,在槍響燈滅之時,一定會出槍準備射擊,這些人一暴露身份,即便是會場之上還有其它刺客,也會被震懾,來個三十六招走為上計。」陳其美聽到這番道理後,對尹氏姐妹深表敬意,自歎雖是警視學校出身,又在南京、上海一帶和會黨一起闖蕩了數年,和清政府的「探子」多次遭遇,可謂久經戰陣,但和尹女士相比,還是遜色一籌。

孫中山出任總統夫子廟內藏殺機

1912年1月1日,孫中山先生在南京通電就任了中華民國首任臨時大總統。是日,南京城中各界人士喜慶五族共和,市民們載歌載舞,彈冠相慶,一派祥和吉慶之氣。上午孫中山先生在臨時參議院舉行了就職典禮,下午帶領一名文職秘書信步走出總統府沿街體察南京城中的民氣風情。由於路途不熟,隨著人流到達了南京城中的繁華區——夫子廟。中山先生操著一口廣東音的官話(普通話)侃侃而談,一時聽者如堵,市民們奔走相告,街頭巷尾人潮如流,奔向了夫子廟。

此時尹銳志、尹維峻姐妹也正在秦淮河畔瀏覽南京市容,見人流擁向夫子廟,聽到街談巷議皆是孫大總統隻身一人正在夫子廟演講,並和市民們進行交談,有問有答,自稱是國民公僕……。尹氏姐妹聽到孫中山先生隻身外出在夫子廟演講,怕發生意外事件,立刻也趕往夫子廟。

張勳在庚子兩宮西狩時有護駕之功,後出任江北提督統率長江水營,是個頑固不化的封建帝制分子,所部被革命軍擊敗退出南京時,遺留下不少散兵游勇。「水營」 的士兵一向軍風軍經敗弛,南京市民稱之為「水鬼」。尹氏姐妹是洋裝女士,又正值芳齡,漫步南京街市很是顯眼。三名遺散在南京的「水鬼」一直尾隨其後,色狼們雖然不懷好意,可是現時已是失去老虎皮(軍裝)的喪家術,也不敢放肆行事。尹氏姐妹藝高人膽大,當然也不會把區區色狼放在心裏。

這三支色狼官階最高的是個哨官(連長),身上藏有一支左輪手槍;第二把手是個老棚長(排長),為了自身的安全早把大槍扔了,但善使狀元梅花筆,有點武術根基;年紀最輕的是個「驍勇」,平日狂嫖亂賭,是個亡命徒,會點手腳,綁腿中總插著匕首。三支色狼正犯「色眩」,突然見街頭人流擁向夫子廟,又聽人說孫大總統正在街頭演講,於是由「色眩」變成了「官眩」,認為若是能刺殺孫中山,清廷一定會論功行賞,加官進爵。說不定能戴上紅頂子,穿上黃馬褂。

這三個「水鬼」是廣東人,自認為用廣東方言白話在南京街頭交談無人聽得懂,沒想到尹氏姐妹聽得一清二楚,兩個年老的正力勸「驍勇」下手,理由是他正值勇年,事成之後,前途不可限量。「驍勇」要借用哨官的「六響炮」行刺,哨官老爺執意不肯,理由是一者「驍勇」平常就沒使用過手槍;二者是槍中只有二發子彈。於是得出結論用手槍行刺絕無成功之可能,即便僥倖成功,「誰又能證明是你開的槍」,弄不好被別人冒功,力勸這位亡命徒用匕首行刺,由他和棚長負責掩護,事成之後首功自然屬於「驍勇」。這個亡命徒在紅頂子黃馬褂的吸引下決定鋌而走險,用手指天發誓說:「誰要是黑心,陰曹相見。」說罷混入人流之中向夫子廟奔去。哨官又對棚長說:「這小子功夫比你差遠了,你的梅花壯元筆……」棚長嘿嘿冷笑道:「你這陰招只能騙傻小子,我了去後,如果行刺成功,你用兩顆子彈把我二人送走,獨自去向朝廷討封;如果行刺不成,你也把我二人送走,向孫中山去領功受賞,你這兩顆子彈的用處太大了……要干還是你先開槍,我掩護你。」

尹氏姐妹聽到此處,互相使了個眼色,尹維峻趕心尾隨「驍勇」而去,尹銳志繞了個圈迎著哨官和棚長走來,兩人正在行刺的先後上談不攏,突見尾隨多時的洋美人迎面走來,不由得又犯了「色眩」。就在這一剎那,洋美人突然雙手齊出,猛地下了哨官的六響炮和棚長的壯元梅花筆,這兩個「水鬼」一人奪路而逃,一人跪地求饒,尹銳志也顧不了許多,分開人流,直奔夫子廟而去。尹維峻緊跟著「驍勇」後面,見這位亡命徒慌不擇路,在人群中東推西撞,打量其後身,確是個身大力不虧的壯漢,像個練家,心中暗暗盤算,還是智取為上策,於是乘其不備,把這位「驍勇」絆倒在地。這個亡命徒已被紅頂子、黃馬褂「眩」得昏頭脹腦了,爬起來又往前竄,大有顧前不顧後之勢。

尹維峻到達夫子廟後,見孫中山先生演說已經結束,正在和周圍的人交談,回答聽眾關於民主、平等這兩個概念的許多具體問題,問答之間顯得很和諧融洽。這時「 驍勇」突然竄出人群,但見到孫中山先生後掉頭就跑,像失了魂一樣,尹維峻緊隨其後追了下去。原來尹二小絆倒這個「驍勇」時,就下了這位「丘八」大爺的匕首,當他昏頭脹腦地擠進人群,衝到孫中山先生面前,準備動手行刺時,伸手拔匕首,才發現綁腿中的匕首早已不翼而飛,於是魂飛膽散,掉頭就跑。尹維峻不動聲色跟了下來,這位「驍勇」看來真是有勇無謀,竟然直接跑回自己的窩藏地——江源貨棧。原來江源貨棧有哨官老爺的股份,「水營」的巡船常幫著貨棧走私黑貨。張勳敗退出南京時,哨官老爺的隊伍被打散了,於是帶著潰散的部下躲進江源貨棧,準備棄官從「商」,正式「下水」販運黑貨。這位哨官和棚長被尹銳志下了「傢伙」後,知道大事不妙,此二人畢竟老練些,均沒有直接回貨棧,而是另尋棲身之所,以觀事態發展。「驍勇」跑回江源貨棧後,見哨官和棚長沒有回來,驚魂初定後,回想起自己曾被絆了一跤,一定是摔倒在地時被高手下了「傢伙」,而這位高手又是個深謀遠算的行家,一直盯著自己的「梢」,目的是找「窩」,而自己直接跑回了「窩」……於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臨走時來了個陰招,不動聲色,不辭而別,因為一張揚出去,大家一同四散,恐怕誰也走不脫。這個「驍勇」悟出這番「 道理」後,略加收拾,隻身溜出了江源貨棧,直奔江邊碼頭。

此時尹氏姐妹早已佈置妥當了一切,「驍勇」一出貨棧就被偵緝處的便衣隊盯上,登船時被擒拿歸案。哨官和棚長在外「飄」了兩天,打聽到江源貨棧平安無事,也就雙雙回到了貨棧,聽眾人說「驍勇」收拾了自己的行囊不辭而別,以為這小子是個「膿包」,說了大話但下手時怕了,所以無顏與自己相見,來了個一走了之。再說二人也樂得「驍勇」遠走高飛,因為「驍勇」這一走,圖謀刺殺孫中山之事也就無人知曉。這時哨官老爺心中所盤算的就是如何儘快除掉棚長,自己好安然當江源貨棧的股東,繼續販「黑」發橫財,主意還沒有想出來,包圍江源貨棧的軍警破門而入,把這伙張勳的丘八大爺通通緝拿歸案,貨棧裡藏的「黑貨」也都被查封充當了軍餉。黃興此時正任臨時政府的陸軍總長,得知尹氏姐妹的事跡後,稱二女士為「革命女俠,民國功臣。」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2-17 2: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