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善的力量

當耗散結構理論遇到水結晶實驗(八)

小巖

水是善良的,水是純正的,她從不說謊,也不會被人的利益所左右,因為她是用「心」看世界。(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五、水結晶實驗——令人震驚的發現

現在輪到了本文另一位主角——「水結晶實驗」的正式出場了。

「水結晶實驗」是江本勝博士1994年在他的IHM研究所開始進行的。他讓水在零下25度的低溫下結成像冰一樣的固態,然後用高速攝影機放大200至500倍拍攝水的結晶過程。

江本勝博士首先是用蒸餾水來做水結晶實驗,然後他又用非常純淨的水和被污染過的水做對比實驗,他還提取過1995年日本神戶大地震三天後的自來水水樣。他還請來和尚為被污染過的水唸經並發現驚人的結果。特別需要說明的是,江本勝博士非常強調做實驗的人心要非常純淨才能做出好的實驗結果。

江本勝博士首先將寫有文字的紙條貼在裝有水的瓶子上,讓水進行「閱讀」,然後拍攝「閱讀」了人類文字信息之後的水的結晶情況。

首先我們看一下,對於「智慧」這個名詞,無論是看到日文、英文還是德文,水結晶都反映出很相像的美麗的六邊形晶體結構。我們不必好奇水結晶到底能夠讀懂多少種人類的語言,然而水的智慧在於她能夠讀懂所有人類語言背後所傳遞的那種共同的信息,一種宇宙的信息,或者是一種宇宙的法則。

因此,我們需要看一看在水的眼中什麼是宇宙。下面這一組圖片就是水結晶所認識的「宇宙」,同樣是跨越三國語言所呈現出的端莊優美的形態。我們不禁要問「宇宙」與「智慧」到底存在著怎樣的關係?

接下來,「水結晶實驗」還告訴我們,水不僅僅會看,她還會聽。聽貝多芬的「田園」,聽蕭邦的「雨滴」,聽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她聽得是那麼的有靈性,那麼優美,那麼純淨。還有那幅藏傳佛教音樂的景象,看起來就像佛經中描述的曼陀羅花一樣散射著光芒(註:這是大陸譯本《水知道答案》中翻譯的名稱,不知是否就是指的優曇婆羅花)。

水還會告訴我們什麼是「天使」,什麼是「愛與感謝」,什麼是謙遜請求,什麼是道歉。水也會警示我們什麼是「惡魔」,什麼是「混蛋」,什麼是強迫式的命令。當聽到低俗嘈雜的重金屬音樂的時候,水也一樣會憤怒,就像看到了「惡魔」和「混蛋」一樣。更讓人震驚的是,漫罵(見下圖:氣死我了,宰了你)與地震到底存在著什麼關係(見下圖:神戶地震之後不久的自來水)?地震到底是天災還是天怒?!人們不禁的會自問,問得心驚膽顫!

於是,我們看到了水對於正邪和善惡的判斷。對於一切美好的事物、善良的意願,水都會用她那完美的結晶告訴人們那是宇宙本源的天性、那是自然純正的法則;而對於一切邪惡的事物、敗壞的行為,水會用她那憤怒的散亂警示人們那是對宇宙意願的違背,那是走向敗亡的選擇。

水是善良的,水是純正的,她從不說謊,也不會被人的利益所左右,因為她是用「心」看世界,她有的是永恆的真誠,是一顆永遠晶瑩剔透真誠閃亮的心。下圖正是水在認知英文soul(精神、心靈)一詞時所表現出來的心形結晶圖案。於是,在構成一切生命最基本的物質中——在水的世界裡,我們看到了一種精神的力量!看到了一種純善的力量!

「水結晶實驗」是通過水——這種最基本的物質(也是形成生命的條件)在接收到外部的信息或意識之後,是否會形成結晶——形成一種穩定的「結構形態」,向我們展示物質與意識的關係。

我們知道,物質與精神的關係是人們很久以來一直爭論不休的問題。「水結晶實驗」的意義就在於它通過一個簡明的實驗,直觀而通俗的向人們展示了物質與精神的真實關係,揭示了一切物質都可能存在著精神這樣一種事實,揭示了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而不是分離的這樣一個事實。(待續)

--摘編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一旦我們突破物質表層空間的認識侷限,一旦能夠觸摸到精神存在的能量屬性,那麼我們的認知就會全部突破,達到一種全新的認知。這就是我們要在「水結晶實驗」的分析中要給大家所揭示的。
  • (shown)如果再往前走一步,耗散結構理論就必須徹底突破實證科學的框框和假設,因為當你開始觸摸到生命體和生命現象的時候,你就必須徹底改變那種「唯物」的思維,因為生命的根本屬性不是物質,而是精神,或者說是物質與精神的一致性。
  • (shown)耗散結構理論可概括為:一個遠離平衡態的非線性的開放系統(不管是物理的、化學的、生物的乃至社會的、經濟的系統)通過不斷地與外界交換物質和能量,在系統內部某個參量的變化達到一定的閾值時,通過漲落,系統可能發生突變即非平衡相變,由原來的混沌無序狀態轉變為一種在時間上、空間上或功能上的有序狀態。
  • (shown)第二定律沒有揭示關於「生」的機制與「生」的過程,更沒有揭示「成住壞滅空」的全過程。而且它所揭示的「滅」的機制也是針對一個線性封閉的物質系統而言的。
  • (shown)牛頓實際上並沒有回答關於宇宙之「生」的問題,牛頓本人也不奢求或冒然解釋這種他認為是屬於「上帝的意志」的問題。他只是試圖用數學模型來描述這個現有的宇宙的秩序,而不是把它當作我們在物理學課本中所學到的「萬物之理」。
  • (shown)對於這些永恆的問題,現在科學有現在科學的解釋,古老文明有古老文明悠遠的傳說,而在每個人心底裡、在心靈的深處也許都有著自己的答案與信念。
  • (shown)很多人把課本當成了衡量知識與真理的標準,當成了衡量客觀發現的真偽的標準,當成了衡量科學發現的標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