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維平:薄熙來和張春江一根藤的螞蚱嗎?

姜維平

中國移動通訊集團黨組書記張春江,因為涉嫌嚴重經濟問題,已被免去其職務。圖為二零零六年張春江在一次會議上。 (AFP )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月26日訊】近日,海外媒體有報導說,胡錦濤挑戰江澤民,賀國強反戈一擊,使中國移動前副總裁張春江遭到追查,我不能證實此案的內幕細節,但做為一個和張春江接觸過多次,比較瞭解他的大連人,我要說,他的確是中共高層權鬥的又一個犧牲品,假如繼續深挖下去,江澤民,薄熙來及其死黨的犯罪事實將浮出水面,只要讀者看到我去年6月23日發表的題為《薄熙來為何發紅色短信?》一文,並將其和同年6月3日中國新聞網刊出的題為《重慶啟動紅色短信創作傳播比賽,薄熙來發第一條》的妙文,把它們加以比較,就能在情節細微之處,找到張春江倒台的必然原因。

我送張春江一本掛曆

大約是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在新華社大連支社做新聞工作,正值張春江任大連郵電局副局長,此前我在大連日報當副刊編輯時認識了郵電局的幾個詩歌作者,有時我到他們位於中山廣場的辦公大樓去辦事,一個偶然機會和新任處長的他相識,但進一步的交往是到了國家通訊社駐連支社之後,那時只有局級幹部的住宅才能安裝電話,由於支社工作需要,經領導同意,我開了一張帶新華社大連支社公章的介紹信,去見我寓所規屬地的大連沙河口區郵電局領導,但負責這項業務的員告訴我,我的住所附近線路已滿,必須去找市局副局長審批才可以辦理,我那時年輕氣盛,就去敲副局長的門,原來張春江正好當上了主管此項業務的副局長,他認真查看了我的介紹信,很快把我的要求滿足了,於是我此後又多次在不同的會議或飯局上與其見面,在我的印象中,他是典型的講哥們意氣的山東大漢,能吃能喝,為人也十分豪爽,但他有點勢力眼,他認識薄熙來之後,立既靠上了這棵大樹,得到其重用後,就不再把同僚放在眼裡,所以在郵電局頗多爭議,據大連新聞界的朋友們透露,薄熙來80年代末當市委常委,宣傳部長時,家裏安裝電話,他帶領幾個業務骨幹,親臨現場辦公,半個小時解決問題。有人開玩笑說,早在薄熙來在金州任縣委書記,沒誰理他的時候,張局長就給他扛過電線桿子,幫他臨時的位於某部隊大院的新家,安裝了電話,那時這件事,可是不小的人情。正如我欠張局長的人情一樣。

但張春江成為薄熙來的死黨,是90年代初的時候,有一回,我忘記了是什麼原因引起的,郵電局一部份職工和交通局職工發生了矛盾,以至兩方互不相讓,大打出手,聚集在西崗區郵電局門口,張春江和交通局的幹部都到了現場,薄叫秘方打電話訓斥了他們,對雙方各打五十大板,他說沒理可講,誰的「孩子」誰抱走,誰不抱走,誰給我撤職……其孩子指的是各方的人馬。事情平息後,查找原因,原來張春江手下的職工應負主要責任,書記要嚴肅處理他,但薄熙來暗中把他保了下來,從此張春江對他感恩不已,還和他多次去北京拜訪薄一波等領導,所以很快在1993年8月當上了遼寧省郵電局副局長。

他履新前那年元旦前,我給他送了一本掛曆,他很高興,誇我還沒忘了他,後來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我還見過他,那時我們已相當熟悉,他說我們這一屆{78級大學生}正是幹事業的時候!其趾高氣揚,顯得雄心勃勃,使我印象深刻。我想,他由北京郵電學院畢業後一路高升,如果不是薄熙來幫忙,他能有如此官運嗎?

張春江不是等閒之輩

據國內媒體報導,在中國電信行業內,張春江一直被認為是個「講政治」的典型代表,而此次突然被中紀委舊事重提,被業內人士認為有超越商業因素之外的背景。「不要有執念,有時候太想做一件事情反而會弄巧成拙。」一位前網通領導隱晦的感歎道「時事弄人。」

然而我認為,他有今天並不奇怪。張春江落馬正趕在一個十分敏感的歷史時期,中共黨內派別權斗空前激烈,共青團和太子黨都虎視眈眈地從貪腐方面,想抓住對手的死穴,何況張春江這段時間,親自去重慶吹捧薄熙來,在人人腐敗,官官相護的情況下,問題不大,但現在是同一派別相護,不同派別狠挖,所以,去年12月26日,中紀委證實,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黨組書記、副總裁張春江因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中組部12月31日宣佈免去了張春江的所有職務。看來,由於內鬥的需要,中共高層仿照薄熙來的辦法,等不及結果,對他也是未法律審判就先造輿論了。

關於張春江被調查的原因,國內很多媒體莫衷一是,有的說,他原先供職的中國移動發佈公告稱其被調查與中移動回歸A股無涉;另一傳聞說,創業板公司神州泰岳也公告說與其無關。據消息靈通人士向當地一家刊物表示,張春江被查源於2002年電信行業重組網通整合吉通時存在的巨額賬目醜聞。但另外有人更傾向於相信是2008年中國網通和中國聯通合併時的財務問題,因為如果是前述那樁陳年舊事,「事情會相當複雜,水深不見底」。

其實,在張春江背後原本就藏著深不見底的問題,據我所知,他90年代中期既通過薄熙來及其家人,和江澤民等眾多太子黨拉上了非同尋常的關係,這是雙刃劍,既可以使他平步青雲,又隱藏著危機,使他跌倒。

不論是在遼寧省郵電局工作,還是後來上調北京國家郵電部,我聽到新聞界許多人對他的議論和評價,正如國內一家報社記者說的那樣,在採訪中,數位被訪者均稱張春江「有氣度、有能力、想做事」,在言談中為張春江感到惋惜,稱出事前張一直昇遷迅速,而且頗有前途的樣子——1993年上任遼寧省郵電管理局副局長,6年後就升任信息產業部副部長,其時僅41歲,業界人士對其的評語是「年富力強,做事利落果斷」,頗得當時信息產業部部長吳基傳的賞識。但官場如戰場,誰知道吳部長是真的喜歡他本人,還是他的背景及在中南海的人脈關係?

在我看來,張春江在大連期間既展露了他的綜合協調能力,在遼寧省則對電信行業改革的發展做出很多貢獻。而到了部裡更是如魚得水,他看到,作為國家的基礎產業,電信業多年來沉痾痼疾明顯,但改革牽一髮而動全身,極其困難,不過,張春江正年輕志大,背靠大樹,胸有成竹,雄心勃勃,他又是北京郵電大學1982級的專業科班出身,精通業務,很快成了部裡少有的積極改革派和精通業務的權威人士。總之人們對他在任期間幾次重大改革的規劃和動作的總體評價是:「對電信行業的發展和判斷把握準確清晰」。譬如一直嚴重阻礙行業發展的互聯互通問題,他曾作此闡述:「市場經濟條件下,政府部門面臨著調節國內企業之間、國內企業與國外企業之間、企業與消費者之間等多種關係。調節國內企業間的關係才是政府工作的重心,通過對國內企業間關係的調節能間接調控市場,而互聯互通正是調節的重要手段。」這段話十分有力地表明了,他既承認電信產業條塊割據的現實,又有急於改變現狀的決心。人們都說,張總非等閒之輩。

果然,在他的主導下,2001年,電信行業進行了建國之來範圍最廣、幅度最大的一次資費調整。當時受影響最嚴重的是中國電信,作為郵電系統最正統的嫡系,它能量巨大,問題多多,改革就要重新分配權利和整合資源,一些人和部門就要有得有失,阻力可想而知。他親自主持5次大型座談會,徵求相關部門、專家學者、相關企業各方面的意見和支持,最後方案成功施行。這充分顯示出了他的專業特長和果敢魄力。

個人趁機謀取私利了嗎?

和許多官員一樣,張春江隨著職位高升,也改變了當年在大連工作時的廉潔作風,那時給人辦事吃吃飯喝喝酒,收點煙茶,也就是常事小事了,但我沒聽過有關他收受他人現金的傳聞,不過大約在1993年初,有個老記告訴我,張局長把多筆銷售電話機的生意給了他喜歡的某女子,故意讓其發財,但大家聽了不過一笑置之,沒有誰去調查此事。因為這種事太多。不過等張春江高升之後,那個原在郵電局工作的女人,幾年下來,靠賣手機忽然發了大財,坐上了名牌房車,令人刮目相看,則是事實。大連認識張局長的人都說,生活中的張春江是個典型的熱心人,長於交際,懂得感恩,為人豪爽仗義,也容易以權謀私,當然有時是為了朋友,不講原則,就很容易犯錯誤。我看到一篇報導說,他在北京官居副部長時,還曾參加一位媒體記者的婚禮,並擔任證婚人。實際上,和媒體拉關係,是他和薄熙來學的絕招,在大連以至遼寧省,他都會利用新聞媒體為自已造勢。當然前題條件是報刊記者要為自已吹捧,否則他也不予理睬,比如他對大連電視台某個慣於挑刺的老記則敬而遠之。

由於張春江是在資金雄厚的國企當大老闆,每天經手的錢財數以億計,故其的經濟問題只要被抓住,就不是個小數字,但這一切證據,目前還在中紀委的辦案人員手中,還有待於官方的公佈。

功績不能抵過?

張春江的被調查,立既在大連引起熱議,因為這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與此同時,一是足球反貪把大連「足球城」的美譽搞的聲名狼藉,許多人涉案被調查,值此之時,省委書記又換了王□,隨後大連市公安局長張繼先被省公安廳的副廳長王立科忽然取代,省政法委副書記下派大連任市檢察院檢察長,人們預測官場大地震開始了!薄熙來在大連的死黨個個惶惶不可終日,移居海外的地方官員的妻小忽然增多,但張春江已沒有逃跑的機會了!

回顧他的發跡,人們不禁要問:功績能否抵過?顯然他的落馬,對電信企業是一個不小的損失。有媒體報導說,2003年離開信息產業部之前,他曾私下對屬下說:「我不會扔下這幾百號兄弟不管(指他分管的部門人員)」。後來他給大家安排了工作。這表明他還保留山東煙台人的義氣。後來作為國企高層領導,面對媒體也常有幽默之舉。據報導他任網通董事長期間,曾在香港股東會上被記者窮追猛打追問關於3G發牌與重組的消息,張春江表示沒有新消息,如是再三,張說:「來自北京的最新消息只有一個,就是今日凌晨3點起至上午11時,北京下了一場大雨」。這種相當風趣的談話方式使其頗受媒體界好評。但這家媒體不知道,這種幽默感,他是從薄熙來那裏學來的,但他師傅比他能言善辨多了。在講一套做一套而毫不臉紅方面,他遠不如薄熙來。所以他的厚黑程度還不高。他還能做點實事。

國內的媒體在張春江出事後報導說,2003年5月,張春江就任中國網通集團總經理。這並不是一件輕差事,當時網通的整合正遇堅冰,他的任務是整合小網通、中國電信分拆出來的北方十省各公司以及吉通,各地人員眾多、關係盤根錯節,錯綜複雜。此前2002年5月,網通集團象徵性地在北京掛牌亮相,時任中國網通總經理的奚國華來自上海貝爾,在任一年期間所搞的資產重組工作並未有太大的起色,困難很大,可想而知,一直在政府部門任職的張春江為什麼知難而進?有人說是信息產業部以前就有級別相當的官員到企業就職的慣例,比如楊賢足、周德強兩人都是從副部長之職到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就職的,張春江也想模仿他們曲線高升,但另一種說法是,張春江受到同僚的排擠,希望改任這一新職,迎接這一挑戰,獲得成績後再轉到地方政府任職,例如2004年後期有傳言說,他有可能出任黑龍江省副省長。但不論如何,有一點傳言是準確的:他在北京和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關係特別密切,大連新聞界的朋友說,薄熙來如當了國務院總理,張春江的政治前途就不可限量了,一個大連籍的北京新聞界大腕2009年元月對我說,張春江夠朋友,講義氣,他為了薄熙來當政治局委員,不僅出力奔波,而且花了不少錢財,特別是助其競爭國務院副總理,竭盡全力,但無功而返,他曾對大連進京拜訪的一個舊部下說,薄熙來的能力比溫家寶強多了!如不是胡錦濤擋道,總理的位置就是熙來的了,熙來上去了,我們就各就各位了!總之,薄熙來在大連,張春江就叫他熙來,到了北京依然不變,薄部長還能應聲,這使許多進京巴結薄熙來而受冷落的大連舊友又羨慕又嫉妒。

就是在這樣的心態中,張春江幹出了成績,並不理會中南海的政治生態發生的微妙的變化。這說明張春江判斷失誤,還是對友人不忘舊情?

大連的新聞界朋友說,薄熙來雄心遠大,早有理想規劃,故對張春江的安排早於自身,早在1999年2月,當薄熙來和聞世震鬥得一蹋糊塗之時,張春江已在自已的崗位上大展拳腳,他主抓的一個名為「中國高速互聯骨幹網——寬帶IP網示範工程」的項目受到國務院總理辦公會的充分肯定,國內媒體報導說,這個方案就是後來的小網通——同年8月,中科院、鐵道部中鐵通信中心、國家廣電總局廣播影視信息網絡中心和上海聯合投資有限公司共同出資人民幣1.98億元。儘管當時的政策沒有放開,小網通靠著政府背景,還是在2001年2月完成海外私募,包括新聞集團、高盛、戴爾、新鴻基集團等海外投資方共注入3.25億美元的資金。1994年歸國、一直有著「寬帶產業」夢想的田溯寧,就任新成立的原中國網通(小網通)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但這家得天獨厚的企業並沒有獲得預期的成功,即使隨後幾年得到150億貸款,到2002年仍然已經錄得淨虧損14億。而張春江上任後,情況發生了變化,他大刀闊斧地進行改革,明確提出了網通融合、改制、上市等三大目標。為此,網通內部進行了一系列重大調整。對吉通,網通按1︰1比例付出4.8億元收購吉通全部國有股權,把吉通變成了全資子公司。為了整合小網通,其內部又重新成立了網通北方、網通南方和網通國際3個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股份制公司,由網通集團控股。之後網通IPO時,採用了6+2+1的上市方案,也就是由網通北方6個通信公司聯合網通南方的上海及廣東兩省市公司,再加上網通國際包裝組成的資產上市,之後再回購沒有上市的其他分公司。結果一舉成功,廣受好評。

近期刊發報導的國內媒體說,「小網通合併之前巨額虧損,合併之後網通替其承擔所有債務,然而到上市的時候,小網通原來的股東就『1:1』地成為新網通的股東。這樣的方式的確是挺奇怪,讓人懷疑。」一位當時經歷此事的人表示,「這次上市違規操作也疑是此次張被查的直接原因。

但在我看來,只要中南海的政治權斗不利於江澤民和薄熙來,張春江就進入了虎口,他的對立派必將尋找死敵的軟肋,那麼並無新的靠山的張春江已有把柄在他人手中,就難以將功抵過了!反正共產黨的官員多得很,特別是這種國企的年收入120萬的「肥缺」不愁沒人爭,所以張春江成了政治權斗案板上的肉,就不難理解了!

人生落入低谷的玄機

原本,艱難的完成上市過程並初告成功之後,接下來對張春江來說,應是人生事業的高峰,但人算不如天算,他卻在此後幾年跌入人生的低谷。當地媒體做了浮光掠影的分析,媒體說,由於移動對固話的代替明顯,主要經營固話業務的運營商日子非常難過。同樣是主要經營固網的中國電信,雖然在王曉初的帶領下開始向「綜合信息服務商」轉型,即使擁有電信行業相當出色的眾多人才,精兵強將打拼,也僅僅是勉強維持生計;網通則人員眾多,雖然完成整合但內部組織、管理各方面都並不通暢,運營沒有太大起色。同時在企業管理上,網通內部對張春江本人的反對聲音很大,據說還有人上訪,中組部都曾派人到網通調查情況。但筆者認為這都是表面現象,水底下的真東西是他的靠山薄熙來已是江河日下。他的尾巴早被胡錦濤的眼線盯緊了。

「事實上,張對中國電信業改革進展有著更高的期望,對自己也有著更高的期許。」正如國內媒體披露的那樣,「進入2008年之後,從全國兩會到各種場合,張都在積極呼籲進行重組。2009年5月23日,中國電信行業第三次重組終於啟幕,張春江進入中移動擔任黨組書記和副總裁,位居於中移動總裁王建宙之後——由於王建宙已屆退休年齡,所以張春江接任的可能性極大。」但這時的薄熙來雖掛個政治局委員的頭銜,但已被貶下山城重慶任職,他正企圖掛羊頭賣狗肉,搞所謂反貪打黑,北京官場誰都知道他的險惡用心,故與其都保持距離,有的人唯恐躲避不及,而張春江竟不知死活,在去年6月3日還親自到重慶給薄熙來打氣,和他一起發什麼紅色短信,鬧得沸沸揚揚。可能張春江從北京得到的消息,隨後召開的17屆4中全會上將搞所謂黨內民主選舉,薄熙來將取代習近平,新任第五代領導核心,他張春江單憑老關係還不行,還需要再立新功,所以他以一張和薄熙來同發紅信的合影,與太子黨內的少數派擠在一塊了,而在90年代初的類似照片,可以嚇倒他的上司,而今時過境遷,只能給他送上審判台了!在同年12月17日,據中國文明網報導,張春江在全國文明公益短信傳遞活動啟動儀式上,發表公開講話,竟稱「尊敬的薄書記」,仿拂胡錦濤已下台,這和他代表國家工業和信息化部給重慶的所謂紅色短信組委會發賀信一樣,使胡派人馬大為惱火。

而且,據重慶知情人透露,張春江為取悅薄熙來,還利用職權給重慶優惠政策。中國移動在當地推出32m包年寬帶費用只要628元,送180元話費,而當地移動2m包年則需多達1388元,享受的優惠政策只是每月送30元話費或10元固話費。由此可見張春江跟隨薄熙來鐵了心,也錯判了形勢。

不過,別人可不那麼傻。2009年12月31日,當中央組織部有關負責人證實,他涉嫌嚴重經濟問題,中央已決定免去其現任職務。立既他的那些慣於見風使舵的追隨者,包括大連幾個哥們馬上跑了大半,大都試圖和他撇清關係,一些商人迅速轉向,並企圖銷毀與其有染的生意上的證據,有的索性聲稱不認識他,而這些所謂的鐵哥們,據我所知,在張春江42歲任信產部副部長,可以說是當時最年輕的副部長時,追逐他的權力的目光如燈泡,唯恐亮度不夠,尤其是消息一傳出,與中國移動關係極其密切的創業板新貴神州泰岳(300002),立刻成為市場懷疑的重點。有消息稱,中國移動內部已經審查了一批與神州泰岳關聯的中高層幹部,中國移動數據部門可能會有一批幹部牽涉其中。於是12月28日,神州泰岳停牌,該公司相關人士出面聲明,公司業務與張春江事件毫無關係。12月29日,神州泰岳再次刊登澄清公告稱,媒體所傳的張春江被雙規的起因源自公司,不符合實際情況。不過在12月29日,神州泰岳的股價在復牌後還是逆市下跌了4.49%,收於104.68元,而當天上證指數漲了0.72%。飛像網總裁、通信業內資深人士項立剛馬上向《華夏時報》記者分析說,神州泰岳只是一個小公司,而且張春江不負責其業務,因此應該不會與神州泰岳攪在一起。

從生活軌跡細看其盛極而衰的原因

網上公開的資料顯示,張春江現年51歲,正是男人成熟的黃金時代,他應更上一層樓,但卻隕落了。他曾告訴我,他1982年畢業於北京郵電大學,很為其校園生活感到自豪,因為日後很多同學成了他的部下和助手。此後他長期在電信領域工作,得心應手。據悉,張春江是中國運營商高管系統中最為年輕有為的一位領軍人物,同時也被稱為中國通信業行業改革派的強硬人物,其作風雷厲風行,影響深遠。

2000年,當薄熙來硬著頭皮競爭遼寧省委書記時,42歲的張春江已出任信息產業部副部長了,是當時較為年輕的副部級幹部。2003年5月,張春江出任電信重組分拆後的中國網通集團黨組書記、總經理,主管中國網通北方十省固定通信網絡,包括固定電話和寬帶業務。張春江在任期間,中國網通完成對小網通、吉通公司的融合重組,並成功在中國香港和美國上市。

2008年,當薄熙來不滿足於商務部長,正瞄準國務院副總理的位職拚命時,中國電信業重組,中國網通併入中國聯通(600050),這時,與薄熙來打得火熱的張春江,於同年5月調入中國移動公司擔任黨組書記和副總裁。2008年6月,張春江擔任中國移動香港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董事長。中國移動公告顯示:張春江在上市公司中領取的報酬為月薪10萬港元,折合年薪120萬港幣,此外還包括每年18萬港元的花紅。大連與張春江關係密切的朋友說,他和講相聲的「小瀋陽」一樣不差錢,但與其不同的是,他認為差的是權力,而不是德性。

後來張春江調入中國移動,這位大連知情者認為,其將是中國移動集團總裁王建宙的接班人。因為中國移動集團總裁王建宙已經59歲,按國資委規定的央企領導人60歲退休年齡計算,只差半年時間了,而張春江出生於1958年7月,才剛過50歲,根據張春江的資歷和後台,因此被認為是王建宙的潛在理想接班人。

但張春江不單未高升,反被雙規調查,就目前流行的原因猜想,除了神州泰岳之外,坊間共有三種具體說法:一是有報導稱項立剛說,張春江被查可能與中國網通、中國聯通的合併有關。其間張春江等一批財務高管虛報網通業績,目的是在聯通重組網通後,使自已有望出任新聯通一的把手。但結果事與願違,張春江出任了中移動二把手。而新任聯通高管在審查網通財務時,發現有重大作假問題,出於自身利益的全面考慮,他把發現的問題擺到了桌面上。不過,項立剛在12月29日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否認了上述說法,他稱:對於此次張接受調查的原因,他表示:「並不清楚,而且應該以官方說法為準。」

另一個原因猜測的說法是,他的被調查可能與當年整合小網通有關。媒體報導說,小網通一開始就有一大把歷史包袱困擾他,張春江鐵腕整治了小網通、吉通,但整合之後的網通並沒有順利走上盈利的道路,網通的業績也因為整合而不佳,隨後則是網通另一高管田溯寧的離職,使網通有了表面的順利,但後面則有隱患。對此,有消息稱,對張的調查,中紀委早就秘密開始了,而且是張春江到中國移動之前。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發佈消息而已,因為怕影響中國移動的股價。不過張春江整合小網通與吉通一事,距現在已年頭久遠了,因此目前也難以證實。

此外還有一種說法,海外博訊網報導說,手機「黃毒」的稽查被大家認為是張春江雙規事件的一個「風向標」。雖然2009年12月3日,張春江還曾就遏制手機黃色信息強硬地表態,但實際上,他在此前長達一年半的履新期間,對手機「黃毒」等現實問題幾乎並沒採取有力措施。但我認為,這顯然只是表象,並非本質,而該網發表的另一篇報導才披露了實情:「據中辦消息人士稱,張春江系江澤民大兒子江綿恆的得力干將,江綿恆從美國回到中國創辦網通公司後,張春江就鞍前馬後,衝鋒陷陣,張春江利用江家勢力,不僅以四兩撥千斤,兼併了鐵道部的通信系統,而且在奧運會期間拿到了全部的電視轉播權,使網通公司從零迅速變成擁有幾千億資產的大公司。可是,由於網通公司擴張的速度過快,管理上難以跟上,加之張春江在秉持公務的同時,把大量的公款達上百億之多斂進自己的口袋,這一切都被上一任中紀委書記吳官正和副書記何勇掌握在手。只是礙於江澤民當時的力量,胡錦濤等人暫時未敢下手。」

我想,這個驚人的貪腐數字,真實性如何,我不能證實。我印象中的張春江能有這個膽量和貪婪的胃口?我不敢相信!但他經薄熙來介紹和江澤民及子江綿恆拉上關係,則在大連已不是秘密,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期內,他本人也故意加以炫耀。

上述報導說,2007年,胡錦濤以中國移動的未來接班人為誘餌,將張春江調入中國移動公司,為日後整治張春江,打擊江綿恆埋下伏筆。2007年末至2008年 第一季度開始虧損達1000多億的網通公司在李榮融和曾培炎的策劃下,迅速與聯通公司合併,從賬面上把已虧損的腐敗事實遮掩得乾乾淨淨。但是,在18大人事安排爭權奪利日趨激烈的情況下,胡錦濤向賀國強拋出了橄欖枝,承諾在18大以後將繼續由他擔任中紀委書記。投之以桃,報之以李。(賀國強知道胡錦濤掌握自己的兩個兒子擁有數十億資產的腐敗事實,胡錦濤隨時都可以以總書記的身份向政治局攤牌,逼迫賀國強下台。)所以,賀國強在十分清楚遠在西南的薄熙來不僅抄了汪洋的後路,也端了自己的老巢,因此,在2009年歲尾之際,親自動手,把江家的第一大馬仔張春江拿下。我認為這個情節可信。

這篇文章還說,張春江的家屬想找人說情,但苦於所有的官員都在忙著過聖誕節和元旦,連江綿恆在一個月前的工程院院士資格都被拿下來了,加之國慶60年週年節日已把老江折騰的夠慘,身體狀況難以招架胡錦濤的強攻。所以張恐難以脫身。

俗話講得好:無風不起浪。上述報導涉及的內幕,雖為北京媒體人士知情,但礙於飯碗的考量,他們只能打個擦邊球,點到為止而已。而此文則還了讀者的知情權。

也公平也不公平

對張春江的失勢,從兩個方面看,也公平也不公平,何以見得?我認為,以後公佈的材料將證實他確有經濟問題,可能相當嚴重,他不過是國企的老闆,代表的是國家利益,手中的財經大權應由董事會授予,監督,但體制所限,他做為一把手,不接受監督也沒辦法,所以他行賄受賄濫用職權很容易,受到制裁也順理成章。但從另一方面看,由於監督和制約失效,誰都有貪腐的問題,只是多少的區別,和中石化的老闆陳同海一樣,只有政治上失勢才被抓住把柄,因此張春江自已肯定不服,正如他的哥們薄熙來在重慶拘捕司法局長文強一樣,他本人如是在山城,誰敢動他一根毫毛?所以從內鬥反腐看,這也不公平!

由張春江案,我們應引發深的思考,更應當推動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不用說搞多黨制,能第一步先搞黨內派別公開化或合法化,就能比較公平地打擊貪官,有效地治理腐敗,像共產黨這樣虛偽的借反腐搞內鬥,借內鬥忽悠百姓,既敗壞了社會風氣,又喪失黨的公信力,容易留下冤假錯案,搞的人人自危官官皆貪,如何了得!作為張春江在大連新聞界的一個老朋友著文至此,不能不三思歎息!是一黨執政幫派體系把一個有志青年害啦!中國貪官的屍體堆積如山,為何不快一點進行政治體制改革?!

2010年1月6日於多倫多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2-26 2: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