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花甲老人十年來遭受的迫害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0日訊】我是一名從1993年11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者,今年已60多歲。修煉大法不久,我的身體就得到淨化,心靈也變得純淨,我感謝法輪大法賜給我全新的身心。

1999年,中共及其惡首相互勾結,構陷、鎮壓法輪功,殘酷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我也因堅修大法屢遭迫害。我願以我本人的親身經歷,揭穿中共矇蔽世人的謊言,讓大家在真相面前做出理智的判斷。

中共鎮壓法輪功後,看著使我身心受益的法輪大法被栽贓誣陷,我心裏十分難受。1999年12月,我與另一位法輪功修煉者一起去北京,想告訴政府: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我們的師父是清白的。到了北京途經天安門時,我們被警察攔住詢問:「你們是煉法輪功的嗎?」我誠實地說:「是」。警察立即將我們推上警車押到天安門派出所,關在一個用很粗的鋼筋焊死的大鐵籠子裡。這裡已經關了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上訪法輪功學員,這一天是1999年12月25日。

在天安門派出所,我看到警察用冷水往一位年過70歲、白髮蒼蒼的老年大法弟子頭上潑。天寒地凍的冬天,警察卻用電風扇對著鐵籠子裡一個年約30歲的女學員吹風,還不准她動一動。因為她反抗這種迫害,就被警察拉出去打的鼻青臉腫。目睹此情此景,我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流。我在心裏吶喊,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這是一個怎樣的政黨啊!

後來警察把我和許多學員送到北京辦事處,這是各省負責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機構。在那裏我又看到警察用電棍電擊學員。我們一個個被強行搜身,稍有掙扎一個耳光就打過來。警察還用大皮鞋踢我們,罰我們蹲馬步,蹲不住就拳打腳踢。有人臉被打腫,眼被打得黑紫,有的被打的走路都站不起來……後來我被當地警察帶回戶籍所在地,直接關進看守所,那裏同樣關了很多大法弟子。那次,就因為我在天安門講了一個「是」字,就被判了一年刑。和我同行的那位領導幹部一個字沒講,被判了四年刑,警察說,「她官大就要重判,你和廳級幹部同時上訪也要株連。」這哪有什麼法律可言?

在看守所我們堅持講真相、告訴世人大法及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事實,卻被公安說成是鬧監。我和另外十幾名大法弟子被帶上手銬和腳鐐,那種腳鐐有四五十斤重,一般是給死刑犯戴的,而善良的大法弟子卻要承受這種酷刑。我們被強迫戴著這種刑具9天9夜,手和腳都被磨破。在這期間我將手銬掙脫,被警察發現後,就將我們十幾個人串在一起,誰要是動一動,就會將別人的手拽疼。整整9天9夜,我們上廁所都要靠別的在押人員幫忙才能完成。

有一次,我被非法提審,我走到別的號房時,給那裏的同修送了一張我們默寫的師父的經文,被惡警發現,她狠狠的打了我一耳光。那年冬天的氣溫平均在攝氏零下8度左右,我和幾個同修睡在看守所的磨花石水泥地上,那裏常年不見陽光非常陰冷,地上只 鋪了一床濕漉塶的被子,大家身上都被凍得冰涼。在被關押迫害的這一年中,我和許多同修一樣,堅持洪法講真相,很多其它在押人員都明白了真相,有不少在押人員因對大法有正確的態度而得到善報,有的被釋放,有的被輕判。

2000年12月28日,我被非法關押一年後釋放回家後,公安、國安始終監控著我。我的家人也聽到了一些內部消息:中共將我和已定居在美國、已是美國公民的弟弟聯繫在一起,說我有國外反動勢力,對我長期跟蹤追查,甚至連我外出打工時也盯梢監視。之後不久,2002年10月我出差聯繫業務,又被公安跟蹤到外地,以我「是到外地做真相」為由,將我從外地非法綁架了。

警察將我綁架後,將我秘密關到一個賓館的311房間,幾個彪形大漢一擁而上,強行將我雙手拷在椅子上。之後整整32天,我日日夜夜只能坐著,不能躺下睡覺,導致我坐骨神經腰椎頸椎骨受傷,疼痛難忍,最後連屁股都坐爛了。期間我曾休克8 分鐘,而我自己對此沒有記憶,是甦醒後,一個看守我的刑警隊人員告訴我的。

在我被秘密關押的32天期間,耳聞目睹及親身經歷了許多鮮為人知的事。有一天我對辦案人說:我的手都被銬腫了,我的腰好痛!辦案人員說:「這一次關進幾十個,對你就算是最寬鬆了,其他人腿都腫了,鞋都穿不上……。」還有一次我向他們提出想洗個澡,我二十多天沒洗澡,身上很癢。警察說,「上面規定了,法輪功學員臉不給洗,牙也不給刷,這是上面的規定。」

有時候看守我的人也跟我聊聊天。他說,「我們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更厲害,特別男的,真打,讓他跪著……」我的手腕被手銬磨破後,我要求警察將手銬鬆開,看守警察說:「對你就算不錯了,把你的手銬在前面,許多人一隻手被銬在後面,另一隻手從肩膀上面吊下來,更難受呢!」還有一次我要求喝水,看守人拒絕說:「少喝點,免得上廁所!」每天晚上,看守人員臨睡前都要將銬我的手銬檢查一下,他們不許我夜裡上廁所,所以晚上不給我喝水,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他們洗漱完畢,輪流吃完早飯回來才給我開銬、讓我上廁所。我被拷在椅子上的32天期間不斷的講真相,後來終於打動一個警察,在最後10天中,每當他值班時就悄悄的把我放下來讓我煉一會功,使我身體稍有恢復。我為他做出符合正義和良知的選擇而感到寬慰。

在這幾十天中,我從辦案人員的片言隻語中得知,他們抓了許多法輪功學員,都秘密關在賓館裡酷刑折磨。賓館樓上的窗子都焊了鐵欄杆,窗簾24小時不讓打開。第32天時,我被送到了看守所,之後又被判非法關押三年。

這次對我的非法判刑,對我年逾八十歲的老母親及其他家人的身心帶來很大的傷害,老母親多次心臟病復發、生命垂危。後來又發生了一件令我痛徹心扉的事件。就在我被綁架的當天晚上8點左右,幾名公安人員到我家進行非法抄家,當時我先生出差在外地,他們就強行把我女兒帶到派出所審訊,說我女兒也煉法輪功(其實我女兒沒有煉過)。我女兒說:「我媽媽煉法輪功,我不是。」警察說:「有人檢舉你,說你也煉!」我女兒說:「煉法輪功的都講真話,我如果煉了,我就會說我煉了,我沒煉就沒煉。」話音剛落,一個耳光就打在我女兒的臉上!他們認為我女兒「不老實」,就於晚9點半將我女兒帶到賓館的201房間,一個穿便服的警察不由分說拿出手銬並威脅說:「老實點!」 將我女兒雙手銬在一起,我女兒反抗並掙脫了手銬,警察便舉起拳頭猛擊我女兒的雙眼,並又狠狠的打了她一個耳光。我女兒堅持問:「你們辦案也應該禮貌待人,怎麼能隨便打人?」惡警沒待我女兒反應過來,又用拳頭猛擊我女兒的左眼、鼻樑,儘管她用力掙扎,還是被猛擊兩拳;警察還用腳猛踢我女兒的左腿,致使我女兒臉部、腿部、手腕多處瘀血受傷。當時我女兒被打懵了,不敢再掙扎,只好任由他們帶上手銬,並被他們鎖在椅子上,直至次日晚上10點鐘才放她回家。

由於這次惡性暴力威脅迫害,使我女兒精神極度低迷恍惚,她的眼部周圍疼痛很長時間,從那以後精神恍惚,思想不集中,工作沒心思,眼睛不能長時間看東西、經常模糊,晚上失眠,常被惡夢驚醒。我先生出差回來後,曾向有關部門起訴警察迫害我女兒一案,可是石落大海,無人問津,最終不了了之。

2008年7月底,我女兒突發左腿總靜脈血栓,醫生說這種病是由外傷引起的;我女兒從未受過其它外傷,這不禁讓我想起惡警踢傷我女兒左腿的事。引起女兒靜脈血栓的外傷不就是那一次嗎?至今我女兒仍在家休養療傷,嚴重影響了正常工作與生活,給我的家庭、尤其是我女兒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陰影!

這就是一個所謂「法制國家」的政府公務人員迫害一個無辜公民的事實。在我女兒受到暴力毆打後,另一個警察竟然說:「他(打人的警察)平時是管犯人的,打犯人打習慣了。」——這就是共產黨領導下的公安、人民警察的一貫作風!

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曾多次上訴申冤,我對警察說,誰沒有父母兄弟?誰沒有妻子兒女?我呼籲所有有良知有道德的人為我講句公道話,我呼籲公檢法工作人員申張正義、主持公道,希望他們在正義和良知面前握好手中的這桿秤!我請他們不要對我的家庭雪上加霜,我家有八十多歲的老母在病床上期盼著我回家,我的孩子和所有親人都在思念著我牽掛著我……。我修煉法輪大法純粹是為了做個身心健康的好人,自從修煉大法以來,大法將我由一個身患多種疾病的人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人,將我由一個性格暴躁的人變成一個遇事能忍耐、更加善良的人,將我由一個自私狹隘的人變成了一個遇事考慮別人、寬容大度的人……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可是公安部門卻在中共的指使下,對我這樣一個一心要做好人的人大打出手,使我百思不得其解!善惡有報,天網恢恢,迫害好人天地不容啊!我也曾對警察說,對於一個人民的執法者來講,重要的是維護人的道義和良知,希望你們今天的行為能經得起歷史的鑒證和法律的推敲,希望你們執法人員不要留下歷史的遺憾!其實一個人在生活環境中如果聽不到真話,這對每個人都會構成一種威脅,是很可怕的,我期盼所有的執法人員在法輪功問題上儘快覺醒,不要為了維護暫時的利益用自己的生命甚至子孫後代的幸福作代價!若是那樣,對一個生命來講將是永遠永遠的痛悔!以上是我的肺腑之言。我雖然身陷囹圄,但我的心中卻一直牽掛著許許多多被謊言矇蔽毒害的人們,真心希望他們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阻止這場迫害,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願天下所有善良的人、有正念的人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可是儘管我極盡全力向公檢法人員講真相、訴冤情,他們還是由看守所把我送入了監獄。在送往監獄的路上,我和另外一位修煉者沿途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多一個有緣人能聽到福音。

到監獄後,我更加受到非人的折磨。這裡每天要強迫人干16至18個小時的奴工,我堅決不配合,它們就暗中指使其他服刑人員百般刁難我。有一天早晨吃早飯,大家都坐在地上吃(因沒有桌子和凳子),我不自覺的將兩腿單盤著,這一下監視我的犯人就吼了起來:「把腿拿下來!」我說,為什麼不許盤腿,這是我的自由。

這時警察來了,兇狠的說:「煉法輪功的就得受限制!這是監獄,不准煉功!」為了抗議,我堅決不站起來,獄警就讓全監區二百多號人站在夏天的太陽底下曬著,以此脅迫我。這樣,幾百個人都被挑動起來罵我影響了他們。我看著200多名服刑人員被罰,於心不忍,只好站起來和他們一起去車間。

在這人間地獄裡,一般的服刑人員已經是非常非常的苦了,可是我們法輪功學員比一般服刑人員更苦,因為獄警還讓其它服刑人員24小時監視著我們,一般是三個人看一個法輪功學員,連我們睡覺了都有人看著。她們有個專門的本子記錄我們的一舉一動,甚至和誰說一句話也得記上。記得剛到監獄時,我看到一個人的手工做得比較好,就走過去跟她說了一句「你的活做的挺漂亮的」,她跟我笑了笑。不一會兒,我就看到她被惡警叫去,並扣了她0.5分,她哭著回來了。監督我的監組人開始攻擊我:「某某還有十幾年徒刑,想減刑全靠分,人家都累死了,你還連累人家扣分!」這些例子太多了,不勝枚舉。

法輪功學員在監獄不僅時常受到惡警的打罵、關小號,而且還經常受到其它犯人的打罵。因為她們只要打了法輪功學員就會暗中得到加分和警察的好感。有一次我看到一位同修被打得渾身青一塊紫一塊,我就為她據理力爭,向警察反映問題,指責他們不該這樣。可我卻反而因此被關進了小號,警察還找來幾個邪悟的人來教訓我。類似這些種種刁難、虐待真是罄竹難書。在這暗無天日的人間地獄中,我被禁錮三年,但是邪惡能夠禁錮人的肉身,卻怎麼能把真理和正念禁錮呢?對佛法堅定的信念已經溶入了我的血液中。

三年後從監獄回到家中,我仍然不得安寧。我居住的街道仍然暗中派人監視我,一到敏感日就打電話或上門騷擾我,還以「訪問」的名義找上門來,影響我的正常生活。我的人格人權、做人最起碼的尊嚴都被剝奪了,長期處在被監控、被脅迫、被壓制的生活狀態中。

我從93年修煉至今已走過了風風雨雨十六個年頭。這麼多年走過來,我常常為師尊再造乾坤、救度眾生於毀滅間的偉大壯舉而震撼,為大法徒隨師正法的正念正行而感動,為正法的艱難歷程和法徒的悲慘遭遇而傷痛沉思,為彿恩浩蕩、師父的慈悲苦度而淚水漣漣。這是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開天闢地的偉大時代;這是數以千萬未來的法王隨師行走人間,為了眾生得度受盡磨難的時代。我深深為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而自豪!

回頭看看自走過的路,全離不開師父的無量慈悲和無比威德,給與了壞滅時期的蒼穹眾生生的希望,賜予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在這部法中溶煉、更新和昇華。真心希望世人明白真相,在這場正與邪的較量中做出正確的選擇。

大法弟子:陶明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3-10 11: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