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唱藝術教本系列

數來寶的藝術技巧《包袱處理(三)》

「讓」包袱與「噎」包袱
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提供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讓」包袱:
表現包袱還有個具體手法,就是「讓」包袱。「讓」包袱是為了給觀眾讓出笑的空隙來,不能在觀眾笑時仍然自顧自的往下演唱,這樣會把觀眾的笑聲頂回去,有時還會被聽眾的笑聲蓋住下邊的唱詞。

一般的作法是,把估計能響的包袱「甩」出去之後,要暫時中斷和聽眾的直接交流,也就是先將目光避開聽眾。但是表現包袱時的那種情緒,仍然要延續下來,不能使人感到故意在與聽眾脫離目光接觸,而要在感情持續不斷的情況下,自然的轉動身軀或扭動頭部。

在「讓」包袱的空隙中,唱詞暫時停止,節子板仍要敲擊「過門」,以延續和保持住原有的節奏速度,起到「詞停節奏不斷」的聯接作用。那為什麼要注意避開目光呢?因演員如果中止了唱詞,眼睛卻一直瞅著觀眾,觀眾就會誤解演員還要接著唱,於是會忍住笑聲,集中注意力,準備聽下邊的歌詞,這樣一來包袱也就不響了!

待笑聲剛要消失,合作對手要適時接上下邊的「口白」,不要讓笑聲完全消失了才接詞,容易造成冷場之感。

「噎」包袱:
表現包袱還有個具體手法就是「噎」包袱。它與「讓」包袱相反,「讓」包袱是為了給觀眾讓出笑的空隙,「噎」包袱則是要把聽眾的笑聲堵回去。有的地方為了使「包袱」的力量更集中,效果更強烈,就得要採取這種手法。否則,貪圖了過程中那些零碎的笑聲,就會丟掉全段收尾時,最終集中而痛快的笑聲。

一般的作法是,在聽眾笑聲已經開始的語句,演員也從感情、語氣、眼神到動作,絲毫不間斷的往下演,好壓下觀眾的笑聲。如果觀眾的笑聲又出現,演員再次運用緊湊的節奏往回頂,一定要等唱完最後一句,才讓觀眾釋放的大笑出來。

演員會把前邊這個包袱往回噎,是擔心最後收不住尾,也怕觀眾插入的笑聲讓這些對韻句組唱得支離破碎,所以這些火侯要掌握得恰到好處。

「演出」了包袱:
有的演員能巧妙的演出和設計,通過個人獨具魅力的動作、表情、藝術處理,把原本唱詞上看不出有「包袱」的地方,「演出」了包袱來。例如演員利用段落中重新起板的機會,用大板和節子板合奏了八拍「加官點」,再搭配上劇情裡贓官上場的台步,驕橫可笑的神態,最後一開口道地的「官腔」,便活靈活現的造成了強烈的「包袱」。

實際上演員主要是依據唱詞內容所提供的那些,能夠造成包袱的具體描寫來演出,不會離開作品內容單獨去製造「包袱」。同時演員的表情、動作,也不能脫離唱詞本身以及演員應具有的內心情感而單獨存在。

﹙本文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板式處理如此,具体唱法上也與「包袱」的表現有關,要注意在「敘唱」、「誦唱」、「數唱」三種唱法中,採用「誦唱」是唱不響包袱的,只能在「敘唱」和「數唱」中,依據需要分別運用。
  • 如何處理包袱,這也是數來寶表演問題中的重要問題之一;所有寫在作品中的包袱,只能說為演唱中的包袱提供了條件,打下了基礎。包袱到底能「響」不能「響」,具不具有喜劇與令人驚訝的效果,還要通過實地演唱來檢驗。所以說,包袱是~「寫在作品裡,響在聽眾間。」
  • 兩個演員(甲、乙)相互配合的重要方面,就是雙方的情感交流,這與演員和聽眾的交流,形成了一個三角關係。雖然演員和聽眾之間的交流是最主要的、最基本的交流形式(因數來寶本身曲種形式特點而定),但是,演員間的交流良好與否,也是演出成敗的主因。
  • 本文除了再談演員必備特質之「幽默」外,再談談演員的配合問題;兩個演員的配合。
  • 數來寶演員,並不像演戲那樣需要扮演固定角色,所以不可能也不必要完全進入其中角色,而是以數來寶演員的身分對作品中的人物進行模擬,主要的還是直接對聽眾敘事,因此與聽眾的交流要充分。
    一位稱職的數來寶演員,應具有演出態度的三個基本特質~親切感、真實感,還有幽默感。
  • 從字面上看,任何曲本都是「死」的,只有通過演員的藝術創造,才能把它活靈活現的呈現在舞台上。然而在演唱實踐中,我們體會到:唱詞的性質是有區別的,有的唱詞表意含蓄而深邃,必須配合上演員豐富的「潛台詞」,才能得到激勵人心的效果。另有些唱詞,表意就比較單純而直接,相對搭配的「潛台詞」也就比較單一。
  • 由於中共的暴政,沒辦法來到海外打工,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看到了真相資料,明白了中共的邪教本質,為了自己美好的未來,現鄭重聲明退出一切中共邪惡組織!抹去邪惡的獸印。
  • 數來寶演員要如何把作品唱好、演好,這關係到演出者對作品的理解和表現兩方面。
    演員看到一篇作品,靠著自身的思想、生活經驗和演出技巧,必定會有一定的理解。然而為了把此一作品確立在舞台上,只對曲本作一般聯想是不夠的,必須要經由「二度創造」的過程,確實的對曲本作深刻、透徹的分析。
  • 神韻藝術團一連五天七場光臨大邱表演,大邱藝術界人士連日來口耳相傳,成群結隊趕來觀賞神韻的演出。韓國說唱藝術家、嶺南民謠保存會達城支會長鄭奉蘭表示,節目太好了,「從大幕一拉開就很受感動。」
  • 要伴奏拖音超過一拍半的「抻板」時,一般是隨著字的拖音打「雙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