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現代社會中的元神離體案例

石君整理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

“那一定不對,這可是腦顱手術”

1991年夏天,Pam Reynolds女士,一個家住亞特蘭大的三個孩子的母親,得了腦動脈血管堵塞,有生命危險。醫生告訴她必須做手術。為使手術成功,需要停止她的大腦和心臟的功能。當Reynolds女士處於麻醉狀態時,有各種儀器在監測她的腦幹的功能,以及她的體溫、心跳、呼吸和其它主要的生命參數。她的四肢被固定了,眼睛也被蒙上了。

當醫生打開她頭顱時,Reynolds 女士感覺她“跳出”自己了的軀體,在高於手術醫生肩膀的一個位置觀察手術的過程。她發現醫生拿著一個像電動牙刷的東西。一個女性的聲音在抱怨病人的血管太小。Reynolds女士覺得他們在給她的腹股溝部位做手術。“那一定不對”,她想,“這可是腦顱手術”。

但即使Reynolds女士的眼睛和耳朵被蒙上和堵上, 她所觀察的真實發生了。手術鋸確實像電子牙刷。手術確實發生在她的腹股溝,因為必須把她的心臟和“心肺機”用導管連在一起。

醫生把Reynolds的血液放乾以便使她處於“休眠狀態”。但從所有的控制儀器看,生命依然存在。Reynolds女士發現她穿過一條通向光明的通道,在盡頭,她看見了她的很久以前去世的祖母、親戚和朋友。時間好像停止了。然後她的叔叔把她帶向她的身體,並指示她回去。她像跳進了冰水中。當她甦醒後,Reynolds把她的經歷告訴了醫生。

“那不是我,那只是我的身體”

佛羅里達的內科專家,Barbara Rommer,在70年代早期遇到第一個“瀕死經歷”的病人。從1994起,她面談了600多據報有“瀕死經歷”的人,並寫成了一本書。下面是她記錄的幾個案例。

Robert Milham在一次心臟病發作中心臟停止了,“痛苦消失了,我停留在我的身體的上面。我看著我的身體躺著,他們把船槳放在我的身上”。經過了一個自私的一生,他說,他的經歷使他變成了一個慷慨的人。

企業家Ken Amick在一次過敏反應中停止了呼吸,全身發藍。“我可以看見顏色,我可以聽到聲音,我可以感覺到感情,如害怕和放鬆。那麼,那個躺在桌之上的藍色的東西是甚麼?那是我,我害怕看到他。但那不是我,那是我的身體。”

在2001年出版的英國醫學雜誌《柳葉刀》中,荷蘭心臟專家Pim van Lommel重新講述了一個瀕死現象的事例。一個44歲的心臟病患者,已處於臨床死亡狀態。救護車把他急速送到醫院,醫生用振盪器重新啟動他的心臟。護士取走了他的假牙,以便使呼吸道管能插進他的喉嚨。當病情穩定後,這個人被送到特護病房。

一週以後,這個病人看見了那個取走他假牙的護士,病人認出了他,儘管在前一次的相遇中,他是處於臨床死亡的狀態。

“你從我的嘴裏取走了我的假牙。”她對護士說,然後準確的描述了他的“脫離肉體的他”看到的詳細情況。

現代西方醫學研究者已經不得不承認,“瀕死經歷”是由於大腦的功能紊亂引起的這一解釋是不令人信服的,意識不僅僅只存在於大腦中。

英國的Southampton醫院的研究者們在雜誌《Resuscitation》中撰文稱,11%的病人回憶大腦有無意識階段。6%的從心臟病救活的人有“瀕死經歷”。Van Lommel和英國學者的研究結果顯示了意識可以獨立於活動的大腦而存在。

“瀕死經歷”迫使人們重新思考一下這個人們認為已有答案的問題:甚麼是死亡?意識在哪裏?科學可能發現和證實靈魂嗎?

資料來源

Reader’s Digest, August 2003, page 122-132。

--摘編自正見網

評論
2010-03-18 7: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