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結宿緣 麟麒客入世間為僕

太平 整理

《三才圖會》中的麒麟畫像。(公有領域)

  人氣: 1890
【字號】    
   標籤: tags: ,

他來自仙界,乘麒麟騁馳於天地,且稱他為麟麒客。

只為了結一段宿緣,麟麒客入世間為人奴僕,待時日一到,駕彩雲車而去……

唐朝大中初年,華山下有一人叫張茂實,偶然出遊到洛中,在南市僱了一個僕人名叫王夐,年約四十多歲,每月工資五百錢。

王夐勤勞能幹沒有私心,異常忠誠,見事就做,不需要主人的吩咐。茂實很器重他,為他改名叫大曆,打算加倍給他工錢,而王夐卻堅辭不受,茂實全家因此越發憐愛他。

如此過了五年。一天,王夐向茂實告辭說:「我本來住在山裡,家業不薄,並非無錢出賣勞力的人,只因遭逢厄運,必須作傭以消災。如今厄運已盡,請允許我就此告辭。」茂實一時猜不透他的話,也不敢留他,任他離去。

到了傍晚,王夐又進屋,對茂實說:「感謝您施恩於我又寬容我,我很想奉報恩情。我家離這裡很近,其中景趣也很值得觀覽,您可否願意隨我前去一遊?」茂實高興地說:「好啊,可是我不想讓家人知道,悄悄地遊歷一趟,可以嗎?」王夐說:「這很容易。」

於是王夐截了一支幾尺長的竹杖,在竹杖上畫上符,交給茂實,他說:「您拄著它進到屋裡,假稱肚子疼,讓左右的人全去取藥。他們走後,悄悄地把竹杖放在被子中,抽身出來就行了。」茂實聽從他的指示。王夐高興地說:「您真是可以到我的住處一遊的人啊。」

他們一起向南走了一里多,看見有個黃頭仙童牽著一隻青麒麟、兩隻紅色花紋的老虎,在路邊等候。茂實害怕想要躲開,王夐說:「不要害怕,只管前行。」到了跟前,王夐乘上麒麟,要茂實與黃頭仙童各騎一隻老虎。茂實害怕不敢靠近,王夐說:「我隨著您,請不必害怕。而且這些是人間極出眾的動物,只管試著騎它。」茂實依著老虎跨坐其上,感覺穩不可言。

茂實跟隨王夐上了仙掌峰,接著瞬間越過溝壑登上高山,而且毫不覺得險峻。

這時到了一座山,只見物華鮮媚,松石可愛,樓台宮觀,非人間所有。清 金廷標《仙山樓閣》。(公有領域)

時間恰似到了三更天,估計三人已走了幾百里了。這時到了一座山,只見物華鮮媚,松石可愛,樓台宮觀,非人間所有。剛抵門前,就有引者前來作揖說:「阿郎從哪裡來?」另有幾百個穿紫衣的官吏站在路邊拜揖。入門後,又有青衣幾十人,個個姿容不一般,衣服鮮艷華貴,不可名狀,他們各拿樂器引拜。

隨後眾人就在中堂設宴,席畢,王夐請茂實稍坐片刻,即進內室更衣。回來後,王夐衣裳冠冕,儀貌堂堂,實是仙人的風度。而眼前的窗戶階闥,屏幃茵褥的繁盛,本來就非人世所有,歌鸞舞鳳及各種聲樂,都聞所未聞。這時,茂實情意高逸,不再憂煩人間凡事,感到非常的歡快。

主人說:「這就是仙人居住的地方,不是世人所能到的。憑您的宿緣,應當到此一回,所以我也才有逃避厄運時際遇。但仙俗路殊,塵世和靜修之人難以相合,您應當回去修心,歷經三五劫後,當再相見。我近來塵緣將盡。我原本列名仙界,後幸遇太清真人,他先將我招入小有洞天中,給我看九重天的快樂,又令我下去,指給我看輪回生死的無窮與動蕩。」

又說:「(九重天)的歡樂雖然難以尋求,痛苦也容易排解。像堆山似的,掬土,山就增高;不掬,山就停止;挖鑿,它就陷落。登高之人,不是上山難下山容易嗎?從此修煉,經過六七劫,於是使此身證果位,回頭去看看遺留的形骸,堆積如山。四大海水,有一半是我往世父母妻子兒女離別悲泣的眼淚。然而我一心一意修道,轉眼已經一世。形骸雖遠,依然不忘修煉,其功就不會遠。也時而有心遠氣清,一句話而悟道的人。閣下當努力!」又送給茂實金百鎰,作為營身的資助,又讓茂實乘著麒麟,令黃頭牽引,王夐步行送他回家。

此時,張家人正圍繞在茂實的床前哭泣。茂實把金子投到井中,王夐抽去竹杖,讓茂實悄悄躺進被子中。王夐對茂實說:「我該去蓬萊拜見大仙伯。明天早晨蓮花峰上有彩雲車,那就是我的車子。」於是作揖而去。

這時,躺入被中的茂實忽然發出呻吟聲,大家驚異地問他,茂實答:「我剛肚子疼時,忽然好像有人召我,感覺自己就只剩一口氣了。真不知道這過了多長時間了?」家人說:「我取藥回來以後,叫你你不應,前後已經七天了。只是你的心上還溫暖,所以沒有將你入殮。」

第二天,張茂實觀望蓮花峰,其上果然有彩雲。不久後,茂實決定棄官,遍遊名山。後來又回家,把井中的金子取出給了眷屬,再離家遊山,從此就無人知曉他身在何方了。

(資料來源:《太平廣記》)
--轉載自正見網
【原標題】神仙故事:麟麒客

 #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