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信訪」,中國特色的安徒生童話

高不可及的公安部信訪的門檻

文/家倫 整理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6日訊】我(單亞娟)於2010年3月9日來到公安部信訪上訪,反映北京市公安局行政不作為(狀告吉林四平市信訪辦主任龍海鴻在京設立房山區法制學校殘害上訪人,公安機關不立案調查),包括市局法醫王鴻勳作假鑒定問題,兩年不給我出答覆意見,以及我反映黑龍江省雞西市公安局不受理雞西黑監獄問題。

中午11點,迎著刺骨的冷風來到公安部信訪門前,在長長的隊伍後面站住了。由於天氣的寒冷,時間顯得特別難熬,1點30分,大門終於開了,但是,只擠進去了20個人,後面的人在寒風中瑟瑟發抖,凍得直跺腳,但這些苦難的冤民們仍然堅持著,抱著一線希望來公安部投訴。

時至3點鐘,出來一個警察發登記表,一陣興奮,僵冷的身體湧起血流,終於看到了希望,然而,發到我前面人的號是180號,到我這嘎然而止。我憤怒了,我被電棍擊傷的肢體在這麼冷的寒風中,僵持了一個下午,卻要讓我無功而返,連登記都不讓登,這公安部怎能如此殘忍!終於前面有一好心人,瞭解了我的傷情後,甚是同情,把自己的號讓出來,讓我先進去了。


2007年9月28日單亞娟被誘騙至房山區法制學校(黑監獄),因不服管教,剛進去就被截訪人員用高功率電棍捅傷屁股,北京友誼醫院診斷「椎體粉碎性骨折」。


http://space.aboluowang.com/attachments/2010/03/10968_201003252253283GcXS.jpg


2010年3月9日179號接談登記單,主要問題: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區公安分局、宣武公安分局包庇黑監獄等問題。

費了這麼大勁終於獲得了進門的機會,登記窗口接了表後,有一警察向裡面示意:「隨便找個人糊弄糊弄她就行」。我忍耐著,進去之後果然見到一個沒見過的人,簡單的談了幾句雞西黑監獄的案子,就把我打發出去。我回到大廳要求對北京市公安局的行政不作為進行接待,望著窗口上「人人受到接待,件件得到處理」的蒙騙人的口號,我強烈的抗議公安部的騙子行徑,任憑我怎麼呼喊,卻無人理會,公安部的幹警們真是鐵石心腸啊。

事後得知,我那歷盡艱辛交上去的登記表是廢紙一張,根本就沒給我登記,我真的很鬱悶,我要抗議!我要吶喊!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3-26 11: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