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唱藝術教本系列

數來寶的藝術技巧《演員必備特質之二》

幽默
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提供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基本特質-幽默:
幽默感來自於數來寶特有的藝術風格,這是演員從容表現「包袱」的情緒基礎。幽默感要以「親切」與「真實」為前提,否則無以確立。

幽默感並不是空的,或是無法捉摸的東西,它是演員思想上一種豐富的內在感應;例如演唱到對某「落後現象」既感到滑稽可笑,又感到憎惡可氣時,演員如果只強調了可氣的一面,並把這當成表演基調,那麼本該有所展現的幽默感便被掩蓋了。反之,如果演員突出了對此一落後現象的諷刺、揶揄,讓隱藏其中的幽默感獲得強調,演唱的風趣性便更加鮮明。

表演上的幽默感直接受到演員的思想修養、性格特徵、文化水平,以及審美觀點的制約(影響),同時也有賴於演員對這一曲種藝術風格的掌握,和對於每一段落的分析、理解和「表演設計」。

要注意幽默感的表現若不從內在感情入手,是無法引發聽眾共鳴的。
<--ads-->
除了演員必備特質之外,再談談演員的配合問題;
兩個演員的配合:
數來寶中的甲乙,一般說來,並不是固定的逗、捧關係,特別在多段敘事體中,誰逗誰捧,並不因甲乙而分,往往從表現內容的需要出發,互為轉移。同時,隨著多段敘事體的出現,兩者之間還有一種接替關係:你唱完了我來接,互相接替,能使整個演唱更加活躍、緊湊。

例如在平緩的演唱中,你敘述一段事務,我描繪一段情景,交替進行,互相襯托;唱到緊張處,你催我促,層層高、步步緊,把演唱推向高潮。因此,兩個演員的聲音調門兒、節奏速度以及內在情感,都要協和一致;調門上不能你高我低,速度上不能你快我慢,情感上不能你深我淺,銜接要順當,不能出現脫節現象。

在對口數來寶演唱中,兩個演員在唱詞數量上可能有多寡的分別,但從演唱的作用來看,卻無輕重之分,兩者都同樣重要。成功的演唱,必須要靠兩個演員共同努力,密切配合,相互配合不好,就會使演唱效果受影響。

逗、捧關係運作:
在逗、捧關係中,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唱詞接唱詞,即甲、乙雙方都是通過唱詞互相銜接,在情感上有所連貫,但並不像接替關係時那樣緊湊。如同前邊章節所述,逗、捧關係往往意味著雙方的矛盾、衝突,故此時在情緒上,在聲音調門上,並不要求完全一致,而得依據各自的思想情感決定。

另一種情況是唱詞接「過口白」,這在逗、捧關係中是常有的現象。為了讓「唱」跟「講」之間的節奏連貫,往往「過口白」也具有和唱詞一致的節奏,並和唱詞緊緊相連。但在語氣、情感上,則要依據各自表達情感的需要處理。

一般情況下,逗、捧的出現,意味著「包袱」的產生。數來寶中,除「單唱」的包袱外,有些包袱出現在捧、逗中,這使得演員間的相互配合更為重要。即使是「單唱」的包袱,也需要對方給予緊密而又恰如其分的配合才能奏效。

﹙本文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數來寶演員,並不像演戲那樣需要扮演固定角色,所以不可能也不必要完全進入其中角色,而是以數來寶演員的身分對作品中的人物進行模擬,主要的還是直接對聽眾敘事,因此與聽眾的交流要充分。
    一位稱職的數來寶演員,應具有演出態度的三個基本特質~親切感、真實感,還有幽默感。
  • 從字面上看,任何曲本都是「死」的,只有通過演員的藝術創造,才能把它活靈活現的呈現在舞台上。然而在演唱實踐中,我們體會到:唱詞的性質是有區別的,有的唱詞表意含蓄而深邃,必須配合上演員豐富的「潛台詞」,才能得到激勵人心的效果。另有些唱詞,表意就比較單純而直接,相對搭配的「潛台詞」也就比較單一。
  • 數來寶演員要如何把作品唱好、演好,這關係到演出者對作品的理解和表現兩方面。
    演員看到一篇作品,靠著自身的思想、生活經驗和演出技巧,必定會有一定的理解。然而為了把此一作品確立在舞台上,只對曲本作一般聯想是不夠的,必須要經由「二度創造」的過程,確實的對曲本作深刻、透徹的分析。
  • 神韻藝術團一連五天七場光臨大邱表演,大邱藝術界人士連日來口耳相傳,成群結隊趕來觀賞神韻的演出。韓國說唱藝術家、嶺南民謠保存會達城支會長鄭奉蘭表示,節目太好了,「從大幕一拉開就很受感動。」
  • 要伴奏拖音超過一拍半的「抻板」時,一般是隨著字的拖音打「雙點」。
  • 要注意使用「單板磕」往上催速度時,要比使用其他的點子更有效。因此,由慢速轉快速時,開頭的幾拍,往往會用「單板磕」的點子步步緊催。
  • 在連續讓板處,主要使用較強的「雙點」伴奏。它既能對高亢又激昂的情緒給予烘托,又能給擺佈稀疏的字間彌合隙縫。
  • (大紀元記者趙潤德韓國水原報導)說唱被列為韓國國家重點無形文化遺產23號,被稱為伽伽琴散調演奏及民族器樂彈唱技能保存者。安淑善是享有盛名的韓國說唱藝術家,因演唱以"春香和李夢龍"作為題材的"春香歌"而聞名,她觀看了2月17日神韻藝術團在韓國水原的首次演出,她讚嘆神韻藝術團是一個擁有相當出色的技能和技巧的舞蹈藝術團,「將傳統搬上舞臺,我為他們感到自豪」。
  • 隨著表達情感、氣氛的需要,節子板伴奏唱詞的方法也是豐富多變的。
  • 會造成演奏節奏一骨節一骨節的感覺,在很大強度上與節子點的伴奏有關,例如︰
    一、一到唱詞處,就不分強弱的打節子板伴奏。
    二、一說到「過口白」,節子板的敲擊便嘎然而止。
    三、在唱詞與節子點和停下節子板的「白口」之間,形成一刀切。
    四、在過口白較多的唱段裡,節子板時停時打,必然會破壞節奏的完整、連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