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故事:仙官斥暴吏

太平 整理
唐朝有這麼一名官吏,性格殘暴,貪污財物,施嚴刑於民。示意圖。(大紀元)
  人氣: 817
【字號】    
   標籤: tags:

唐朝有這麼一名官吏,性格殘暴,貪污財物,施嚴刑於民。不料,一回不慎欺凌微服遊歷世間的仙人。經仙人斥責,官吏再三認罪懇請釋罪,仙人雖恕其家族罪罰,但其不改其性,最終仍難逃責罰。

溫璋是唐朝懿宗咸通十三年時的正天府府尹。他貪污財物,敢於殺人。人們因畏懼他的嚴酷、殘暴而不敢犯罪,於是他獲得了治理有方的名聲。

京兆尹外出,其出巡之處要保持肅靜,要關閉鄉里之門。圖為清 謝遂《仿宋院本金陵圖》局部。(公有領域)

舊的制度規定,京兆尹外出,其出巡之處要保持肅靜,要關閉鄉里之門。若在他前進的道路上喧譁大笑,此人即刻就遭到杖打而死。

這年秋天,溫公從天街出來,將抵達南五門。一路上衙役大聲呵斥,猶如行雨生風。此時有一戴黃帽的傴僂老者,穿著破舊衣裳,拖著一根枴杖,正橫穿過街,騎馬的侍從大聲喝斥,也阻止不了他。

溫公見狀,命令手下人把老者抓來,在他背上打二十竹板。打完後,黃冠老人揮揮衣袖子就走了,好像沒有一點苦楚。

溫公感到很奇怪,就喚來經驗老練的街吏,命他暗中觀察,看黃冠老人說了些什麼。又命街吏頭上戴上黃帽子。

街吏跟著老者的蹤跡,日落時,老人經過蘭陵里,向南走入小胡同。其中有一橫木為門的簡陋住所,是黃冠老者居住之處。小吏緊跟老者進了門。這時有幾個戴黃帽子的人出來,很恭謹地拜見黃冠老人,並且說:「真君為何遲來?」真君回答說:「被惡人所侮辱。請備些湯水。」

戴黃帽之人在前引路,雙鬟青衣童子也跟隨在黃冠老人後面,街吏也跟了進去。過了幾道門,裡面屋宇華麗,修長的青竹夾路,彷彿王公大臣的宅第。還沒走到庭院,真君回過頭來說:「怎麼會有俗物的氣味?」

戴黃帽者出來搜索,街吏無處可藏,就被逮住了。見到真君,街吏伏身跪拜,以頭叩地,一五一十地述說了溫璋的用意。

真君大怒說:「這個殘酷的官吏,不知道他惹下的禍患將要使他的家族覆滅。」《群仙讌集圖冊.尊者持經卷》。(公有領域)

真君大怒說:「這個殘酷的官吏,不知道他惹下的禍患將要使他的家族覆滅,他的死期馬上就到了,還敢放肆地毒害人,罪無赦!」真君呵斥街吏,命他離開。

街吏拜謝後,快步走出了門,跑到正天府去求見溫公。當時已是深夜了,溫公聽說街吏到來了,急忙起了床,在便室召見了他。街吏詳盡地敘述他所見,溫公大聲嗟歎惋惜……

第二天傍晚,溫公招來街吏為他引路。當街上的更鼓聲不再響起時,溫公穿上平民衣著,和街吏一起到黃冠老人居住的地方。

天亮時,小吏叩門求見。應門的人問是誰。小吏答:「京兆溫尚書來拜見真君。」不久,層層小門一一打開,街吏先入內拜見,重複地向真君說:「京兆君溫璋求見。」溫公也步快進入拜見。

真君踞坐於大堂之上,戴著諸侯王常戴的遠遊冠,身穿九霞衣,臉色容貌甚為嚴厲。溫公趴在地上陳述道:「我的責任是統領眾多百姓,唯有使用權力才能震懾整治地方百姓;如果稍有恐懼懦弱,就會損害聲威。昨天不料淩辱迫害了大仙,自己招致罪過,所以前來自首服罪,希望受到賞賜憐憫,給予同情。」

真君斥責說:「你憑殘忍殺戮樹立名聲,獨占利益而不滿足。不久大禍將要到來,你還逞凶威。」

溫公再三多次地叩頭哀求,然而真君始終滿含怒氣不答應。

不久,一位戴黃帽子的人從東屋來,拱手站在真君旁邊,跪下啟奏說:「正天府府尹雖然冒犯獲罪,他亦是天子的職官,何况真君洞府還是在他的職務所管轄之內,應當稍微降低身分,給予禮遇。」說完,真君讓戴黃帽子的人揖請溫公上大堂,另外設一小榻,讓他坐下。真君命令人斟酒幾巡後,仍怒氣難解。

戴黃帽子之人又對真君說:「正天府府尹所犯忤逆冒犯之罪,實在難以寬恕,然而,真君微服,隱藏身分在塵世中遊歷,凡俗世人怎能識得?從前天帝的貴畜白龍,因化身為魚尚且被漁父豫且射中,遭受困苦。請您慎重思考。」

真君思索了許久後,對溫璋說:「饒恕你的家族。這裡不是你長久停留的地方。」

溫公於是起身,在庭中拜謝真君後就離開了,和街吏急速走到府衙,這時天亮的鐘聲響起。事後,溫公雖然將此事告訴親近之人,但也命其保守祕密。

第二年,同昌公主身亡,懿宗感傷不已,抱怨御醫診斷不當,開出的藥石無效,於是,詔令正天府追究御醫韓宗紹等四家之責,將其斬首。然而溫璋收受賄賂判其緩刑,接受韓宗紹等人的金帶和其它賄賂,共計數千萬。

受賄之舉被發覺,溫璋飲毒酒而亡。

事據《太平廣記》
——摘編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夐乘上麒麟,要茂實與黃頭仙童各騎一隻老虎。茂實害怕不敢靠近,王夐說:「我隨著您,請不必害怕。而且這些是人間極出眾的動物,只管試著騎它。」茂實依著老虎跨坐其上,感覺穩不可言。
  • 王可交看那栗是黑紅色,二寸多長,一啃有皮,栗肉又脆又甜,不像人間的栗子。
  • 夜裡他則把頭髮下垂在盆中,那些酒就順著頭髮滴進盆裡,酒香絲毫不減。
  • 楊甚伍奏報說:「我去了九重天界,在虛空浩瀚的天空和日月星辰之間尋訪,仍然沒找到貴妃娘娘。」
  • 見有一國城,城中的宮殿城樓都是用金銀或美玉建造的,城門上用玉石鑲嵌著三個大字「梯仙國」。
  • 孟岐談起周朝的事時,瞭如指掌,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
  • 李玨打聽這是什麼地方,二童子說:「這是華陽洞天。這裡的『李玨』不是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