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聞:一個結石寶寶父親——趙連海這一年

人氣: 3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30日訊】2008年九月初,甘肅省報導多例結石患兒。結石寶寶問題浮出水面。

2008年九月十一日,中國衛生部宣佈「高度懷疑石家莊三鹿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三鹿牌嬰幼兒配方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提醒公眾停止使用該品牌奶粉。

2008年九月十六日,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公佈69批次嬰兒奶粉含三聚氰胺。

2008年九月二十日,北京市民趙連海之子趙鵬潤(三歲零八個月),確診左腎結石。

趙連海,(1972年5月21日——),北京市民,住大興區團和農場。曾在電視台,國家工商總局的廣告公司,國家質檢總局的《中國質量報》等多家媒體工作過多年。朋友們對其評價為:「豪爽熱情,厚道仗義。」

2008年九月二十二日,趙連海在網上發佈呼籲:希望受害者家長組成統一訴訟聯盟,準備迎接此後漫長的集體訴訟。

2008年九月二十四日,趙連海創建「毒牛奶」網站,兩天後,為了更中性溫和,網站更名為「結石寶寶」網站。

9月25日網站服務器在江西開通,趙連海隨即向信息產業部提交網站備案信息,但服務器開通十天左右即被關閉,二日後臨時轉移至日本,於十天左右又轉移到江蘇,在江蘇十多天後也被關閉,當晚更換了另外的服務器,第二天又被關閉,2日後將服務器再次轉移到日本。

2008年十月二日,趙連海轉發「公盟倡議理性對待三鹿奶粉事件」的文章,並前往超市,購買二箱貼有「經過三聚氰胺檢測」標識之牛奶,希望能幫助到願意改過的企業和無辜奶農,以支持民族工業。

2008年十一月,趙連海在網上發佈「受害者統計信息表」,半個月內,收回表格兩百多份。

2008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為了更多地掌握偏遠地區結石寶寶的治療康復情況,經過多方聯繫和尋找,結石寶寶家長、公益律師、民間NGO代表舉行受害家屬聯誼會。

聯誼會上,趙連海見到了其它幾位結石寶寶家長:來自湖北的廖明波,他的女兒廖思瑤,2005年以來已動了三次手術,身上留下了多處傷疤,以及來自甘肅蘭州的張龍、裴金鳴、高玲,來自浙江杭州的楊勇,來自江蘇蘇州的周雄等受害者家屬,他們的孩子,有的是雙腎多發結石,有的是單腎結石,還有的腎積水,無辜的孩子們,正承受著病痛的折磨。

2008年十二月二日,衛生部通報,截至11月27日8時,累計報告因食用三鹿牌奶粉和其他個別問題奶粉導致泌尿系統出現異常的患兒29.4萬人。

2008年十二月二十七日,22家責任企業表示,願意對近30萬名確診患兒給予一次性現金賠償。元旦,趙連海和其它家長認為,這個一次性賠付方案不是建立在平等自願協商基礎上的,遂提出了申訴書。

2009年元月二日,準備舉行記者招待會的趙連海等五名結石寶寶家長,被警方控制在大興區勞教農場。原定舉行招待會的場地被封鎖,其餘家長在路邊舉行了記者招待會。

元月三日,被釋放後,趙連海向媒體指出,警方控制家長沒有法律依據。不過,他堅持「家長的聲音是善意的,將繼續與官方溝通。」他並透露,關押期間,大興區區長承諾1月15日後與民間建立溝通渠道,家長們也承諾在15日以前不針對現在的賠償方案發表意見,並希望看到官方真正地重視受害家庭。

2009年三月三日,石家莊三鹿集團拍賣前一天,趙連海和其它家長多次被阻攔出門,警方人員不肯說出不許出門的理由,卻坐在趙的車上不下來:「你今天肯定不能走!」阻攔幾小時後,直到晚上7點,在趙連海聲稱要通知媒體到場的情況下,才不再阻攔。

三日晚十一點,趙連海和其它家長到達石家莊住進旅館,四日早晨五點被警察叫起「查身份證」,七點,臨出門時又被幾十位警察要求「查身份證,調查來石家莊之目的」,盤查到上午10點,在家長們已經通知媒體的情況下才放行。

趙連海等人驅車趕往法院途中,法院方向每一個原本正常通行的路口,他們的車輛一到立刻被設卡:「臨時交通管制」。連沒有紅綠燈的胡同口都有警察攔截。家長們換乘出租車,可,在其它車輛能正常通過的情況下,他們乘坐的出租車又被攔截。家長們下車步行3、4公里趕往法院。在靠近法院時,被一些警察招呼:「是來法院的吧?這裡走,這裡走。」結果,被領到一個封閉的屋子裡。趙連海等人發現上當後立刻衝到院子裡,把已經緊閉的電動門硬拽開一個縫隙擠了出去。出來後在人行道上被阻攔拉扯,家長們高呼「不要再傷害我們!」才得以脫身。

到法院後發現拍賣已經結束,家長們趕往三鹿集團,到達後又被一些人包圍推搡,甚至把上了年紀的鄭書貞阿姨拉扯在地上拖拽。趙連海等人只好高聲呵斥他們,並向從三鹿集團裡出來的記者們舉起抗議紙張……

2009年6月,因為到此時只有兩位受害人之訴訟請求得到受理,也因為政府承諾過的賠償方案卻被保險公司推說「有些家庭沒有文件」拒絕付款,這些受害家庭不得不自己墊付治療費——

為此,趙連海發佈致最高法院及全各級法院的公開信:「鑒於我們的孩子所受到的無辜傷害,政府主導的賠償對於我們來說,顯失公平,而個體訴訟讓我們的家庭增加更大的訴訟成本與難度」,從而希望「法院繼續受理集體訴訟以及其他合理要求。」

2009年六月二十四日,趙連海等四位受害者家長前往石家莊,向三級法院提交了公開信,並提出一些要求:「希望儘快開庭審理已經受理的兩件索賠案,希望允許受害者依法選擇在產品生產地、案發地、居住地訴訟,希望肯定集體訴訟,希望免除訴訟費用等」如此,「我們民間也會本著寬恕諒解的心態來對待。」

2009年六月二十七日,趙連海接待了河南結石寶寶家長:因小兒麻痺症留下殘疾、行動極為艱難的郭彩虹。並在博客裡發佈了她的文章:《我痛苦所以我堅持》。

2009年七月,發佈「把九月十一日定為結石寶寶紀念日」的呼籲書,以求提醒大家「愛護我們民族的所有兒童」。

2009年八月四日,趙連海接到網友短信,豐台馬家堡關押上訪人員之灰色賓館「聚源賓館」,發生強姦上訪女孩李蕊蕊之案件。趙連海趕往豐台,和逃出聚源賓館、正前往北京公安局報案的訪民匯合。

到北京市公安局後,因為此前市局曾多次將逃出灰色賓館的訪民移交回豐台局、回駐京辦,所以大家不敢貿然進入市局,而是在離市局大門東側幾十米遠的人行道上彷徨遲疑,並接受了媒體採訪。現場訪民網友「態度安靜,並無橫幅、口號、阻礙交通等事,過往行人,通行無礙。」下午兩點左右,在場訪民網友包括趙連海被警方控制,帶至東交民巷派出所訊問二十四小時後放出。

2009年九月十一日,和其它受害者家長舉行燭光晚會,悼念逝去的孩子,並祝福繼續生存的孩子,「紀念活動進行的非常順利,過程肅穆莊重。」趙連海表示:「感謝北京政府的理解及幫助,在此表示誠摯的謝意。」

2009年九月十二日,北京公安局立案偵查趙連海。

2009年十月三十日,趙對於29日「趙連海被捕」之傳言,「本著事實客觀的態度」出面澄清。

2009年十一月四日,安徽上訪女孩李蕊蕊被強姦一案在豐台開庭。趙連海前往豐台法院,報導審判情況。

2009年十一月四日,趙連海發佈消息,全國第一例確定公開審理之三聚氰胺毒奶索賠訴訟案件「王剛訴石家莊三鹿集團案」,將於十一月十日在大興區法院開庭。

2009年十一月五日,結石寶寶家長王剛被海淀區羊坊店派出所搜查並背銬了兩個多小時。趙連海發佈抗議書並徵集簽名。

2009年十一月十三日,趙連海陪同王剛,去海淀公安局遞交有五百多位網友簽名之抗議書。

2009年十一月十三日晚,趙連海被大興公安局從家中帶走。

2010年三月三十日上午八點,北京市大興區金星西路8號,大興法院將開庭審判趙連海。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轉自互聯網論壇﹐未經本站核實

評論
2010-03-30 3: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