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換肝專家沈中陽 是天使還是魔鬼?

玉清心

沈中陽的名字是隨著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而名聲大噪的。(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
沈中陽的名字是隨著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而名聲大噪的。(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
人氣: 5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3月7日訊】給傅彪換肝的那個沈中陽,據說到了天津,就連街上的「的哥」、賣早點的大嫂都知道「換肝醫院的那個沈教授」。 而坊間流傳的沈中陽,在「天津醫學十大怪」中被列為第八怪:吸完大煙換肝快。

沈中陽的名字是隨著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而名聲大噪的。打開中國器官移植的相關網站,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武警總醫院這兩個器官移植大戶裡會有沈中陽出現。沈是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

沈中陽自1984年在中國醫科大醫學系畢業後,到1998年的十多年裡,他二次去日本研修,在那裏取得了日本大學醫學博士學位和永久居住權,還在橫濱的肝病中心找到了一份工作。期間他到過美國,通過了美國行醫執照的兩個階段考試。出人意外的是,在海外給自己趟好了路子的沈中陽沒留在日本、美國行醫定居,而是選擇了回國。但這並非官媒所說的是因為沈的「一顆拳拳報國之心」讓他「海歸」。

1993年沈第一次從日本回國後,參與完成了天津市首例原位1995年異體肝臟移植手術。從這例成功的移植病例中,沈中陽嗅出了令他興奮的氣味:國內器官移植領域雖屬空白,但中共權貴有需求。此外,他發現移植界一直難於解決的器官供體,在國內有途徑搞到,而這是在日本,包括世界上最早開展肝移植手術的美國,都是根本無法提供的絕佳條件。留在國內搞器官移植,因供體不難找,會比國外有更多的移植臨床機會,甚至有活體摘取的「優質」供體提供。這是沈留在國內的最重要原因。沈畢業分配到的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支持他,1996年至1998年沈中陽再次赴日本大學醫學部專門研習肝臟移植臨床。

1998年回國,沈開始在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組建移植學部、器官移植研究所,2003掛牌為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號稱是亞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

期間,2001年正式成立了「天津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沈任該中心主任。那時沈已經是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正式職工,擔任下屬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一中心地方醫院和武警醫院是完全不搭界的兩個系統,更沒有隸屬關係;沈本人是農工民主黨員,一個民主人士被任命為武警醫院的一級領導,不是怪事嗎?但從中可以看出沈中陽和武警總醫院的關係不一般。其實在2001年之前,沈和武警總院已經有了密切往來。沈需要從武警總醫院得到做肝移植的肝供體,武警總院需要沈的器官移植技術指導。

2001年,沈的同事,原天津武警總醫院燒傷科醫師王國齊在美國國會的人權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出庭作證:他曾被醫院指派,上百次在刑場和火葬場摘取死囚的皮膚和眼角膜。這說明武警總醫院早有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的歷史,而沈中陽能從中得到肝供體就不足為怪了。

初建的「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是現在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的前身,沈先做主任,後任所長。據悉,在武警總醫院建立器官移植業務,是江澤民、羅干授命沈中陽操辦的。如果是這樣,沈的軍、民兩棲特殊身份就好理解了,也只有江、羅的「諭旨」才行得通。

沈由此獲得了特權,移植手術所需要的大量供體,可以從武警系統的法輪功學員供體庫直接得到。在移植供體上,一般人往往得通過中間渠道獲得器官供體,而沈手裡有關押法輪功學員供體庫的鑰匙,他不但自己可以隨意取,還有「批發權」。沈常以講課、臨床指導為名,到軍隊、地方的醫療系統中推廣建立器官移植業務,幫助「消化」 各地活供體「庫存」。沈中陽儼然成了國內器官移植行業的「黑老大」,連當了衛生部副部長的黃潔夫都親自登門叩拜。

1999年7‧20後江澤民動用警察、武警攔截抓捕了大量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至今尚有十萬以上人數失蹤。在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惡政策指導下,大批法輪功學員已被綁架在中共器官移植的手術刀之下了。

看沈中陽的東方移植中心移植數據:1998年前9例;99年33例;2000年 111例;2001年240例;2002年512例;2003年801例;2004年1601例。以開始迫害法輪功的1999年為分界點,2004年肝移植病例與1998年相比,肝臟移植的年手術量暴增近200倍。

再看沈中陽個人肝移植數據:截至2004年4月,完成了肝臟移植1000餘例,佔全國總例數一半以上。至2005年3月,沈完成第1600 例肝臟移植手術,居世界前列。

沈中陽據稱除了創手術例數最多外,還創疑難手術最多,無輸血肝移植、異位動脈再建肝移植、HIV患者肝移植,首例多米諾肝移植、中期孕婦肝移植、肝腎聯合移植等多項全國記錄。但這些名頭,是建立在大量肝移植臨床試驗的基礎上,沈中陽為此到底活摘了多少鮮活生命的器官,手上沾了多少法輪功學員的鮮血,沈自己應該很清楚。

沈中陽對換肝已近於瘋狂,嗜血成性、嗜肝成癮、殺人不眨眼了。最近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的亞太肝臟研究學會(APASL)上,他主持推出的肝移植教程,居然以「肝移植的藝術」冠名。沈在活人身上隨意挖肝刨腎,視手術刀下的供體活人和受體病人為自己創造醫學奇蹟的玩物,他興奮在「玩人命」之中。試想,這樣一個殺人變態狂,當殺人的快感、精神亢奮過去之後,靠什麼來驅趕心中的那份心虛恐懼?沈中陽醫學專家教授,不會不知道吸毒的危害。沈之所以吸毒,最合理的解釋也許是靠毒品壯膽,才能撐下去。

頭頂一堆榮譽桂冠的沈中陽,作為迫害法輪功的工具,中共需要他,給他榮譽、金錢、特權。跟著中共這部絞肉機運轉的沈中陽也因此有恃無恐,懷豺狼心,行鬼魅事。正因為中共能把人變成狼,泯滅人性,才有了像沈中陽這類披著天使白衣的魔鬼。不管沈表面如何風光,其害人害己的最後結局都是可悲和可恥的。@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3-07 5: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