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律師「吊照門」再曝隱情 當事人唐吉田釋謎

北京律師唐吉田(右)(大紀元)和律師劉巍(左),因為為法輪功案件辯護遭到中共當局吊銷律師執照。(網絡)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4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4月22日中國維權律師唐吉田和劉巍被吊銷執照的聽證會在北京司法局舉行,當局如臨大敵,場外冒雨參加聲援民眾遭到警方強行驅趕、扣押。律師被要求不得參與聽證會和作為代理律師出席聽證。除了安排當局相關的人外,拒絕所有關心此案的律師和民眾出席旁聽。聽證會內當局也安排人全程錄像。律師要求複印聽證材料遭到拒絕。聽證結果預計這個月底或者下個月初。


中國維權律師唐吉田和劉巍被吊銷執照的聽證會在北京司法局舉行,當局如臨大敵,場外冒雨參加聲援民眾遭到警方強行驅趕、扣押。(大紀元)

唐吉田與劉巍二律師因為代理法輪功案時,抗議法庭審理不公因而退庭,進而遭到司法局打壓,受到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處罰,民間俗稱「吊照門」事件。「吊照門」背後,律師質疑司法局選擇法輪功學員案,實際上還是利用它多年的對這個群體的妖魔化,來為他們違法的決定進行背書、買單。可能還涉及司法局職業報復,二年前唐劉二律師參與了舉報司法局官員犯罪及要求律協直選。

聽證會上辯護律師認為唐劉二律師退庭,是在法院沒有公平正義、法官違法在先的情況下一種無奈的選擇,實際上是在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不僅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也維護了律師的職業形象,更是對法院權威的一種保護。

北京司法局戒備森嚴 場內旁聽特殊任務者佔據

唐劉二律師被吊銷律師執照的聽證會,從上午的九點四十一直到下午接近一點半才結束。當事人唐吉田律師事後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介紹了當天的情況。他表示有一部份是喜,大部份是憂。他說:「至少是司法局法制處的工作人員作為聽證會的主持人,還是基本上按照程序來做事。但是在這個法制處之外的一些人員,他們做了很多違法的事情,比如說大量的人被限制在家不能前來旁聽;來的人又被強行帶走,一些人受到了威脅,無法來到現場。現場的警戒線範圍是非常大。」

有現場民眾告訴大紀元記者,有上百民眾被強行帶離現場。記者也從江天勇律師那裡證實,應該有百人被帶走。他10點到達現場,在後廣平胡同的西頭警戒區看到有一輛360路大公交車進入,圍觀的人告訴他是來拉訪民的,已經拉走了幾車的人。10點30分,江天勇親眼目睹一輛警用依維柯拉走一車人大概有20多個。11點當他在警戒區另一頭後廣平胡同的東頭,停著9路、360路、375路特大公交車,而這三路車的線路原本都不經過這裡,當時停在那兒是專門拉訪民的。

唐律師認為聽證會現場準備的角度有很多問題,他說:「除了個別認識的之外,很多人都是不認識的。這些人某種程度上是帶著特殊任務的,或者是與我們這個事情不是特別有關係的人,所有真正關心我們事情的人一個也沒有進去,既不讓媒體朋友進去,也不讓我們其他同行進去,更不讓外國一些人權領域的人士實地去旁聽,都不讓。」

二名辯護律師被阻代理出席聽證會

唐律師表示劉巍律師的代理律師蘇士軒律師,他們事務所據說是當地司法廳接到司法部的命令不許律師出席聽證會,他被告知不能參加該聽證代理立即趕回去,迫於無奈他於聽證會的當天早上返回東北。

他介紹另一位出席聽證會的代理律師楊金柱,也受到了壓力,但他頂住了這個壓力。照舊出席。還有一位代理律師李蘇濱被警察看住在家裏,也出席不了聽證會。

律師要求聽證主持人迴避遭拒絕

據介紹聽證會從上午的九點四十一直到下午一點半左右,算是聽論會裡比較長的。唐劉二律師在聽證一開始,曾經提出要求聽證主持人迴避但遭到拒絕。唐律師說:「我們認為它整個機關都和我們有利害關係,那這樣進行聽證沒有任何意義,他們聽證會終止了三分鐘左右,最後他說他們機關的負責人不同意我們的迴避請求,繼續進行聽證。

辯護律師:「退庭」是一種權利 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

張樹義律師、楊金柱律師、滕彪三位律師作為律師「吊照門」案的辯護律師出席了聽證會。唐吉田律師介紹了辯護律師在聽證會上的主要觀點,他說:「辯護律師認為退庭是在法院沒有任何中立和公正、法官違法在先的情況下,一種迫於無奈的選擇,也是我們一種權利。我們這樣做不僅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至少不會幫助法院去進一步侵犯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也維護了我們作為律師的一種職業形象,更是對法院權威的一種保護。而且我們這樣做實際上是在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

「如果我們配合法院那種演戲和做它的木偶和它一樣的去當道具,這是對當事人利益的最大侵犯,也是對我們自身職責的違反,對法律的褻瀆,所以說退庭是我們的一種權利。而且我們是以和平的方式,我們當時把書面的辯護意見也交到了書記員那裏,我們沒有任何拒絕辯護的、侵犯當事人的權利和人為的破壞法庭的想法和行動。那麼當事人及其家屬對我們堅持法律原則的行為是認可的、有好評的,所以他說我們不履行辯護人的職責,實際上是他們信口雌黃。」

「聽證會調查人蓄意歪曲 拒不給複印聽證材料」

唐律師聽證會的對他們進行調查的二個人是在給別人當工具、木偶,他說:「具體進行過程當中,律師管理處這兩個調查的人,不講事實、法律,就是按照自己對事實的這種虛構、對法律的那種蓄意歪曲來發表意見。這實際上就說明他們要對我們做出行政處罰,他根本就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司法局有些人員,也和汝州法院那些人員一樣給人當工具和木偶。」

他還披露這兩位調查人在聽證會上試圖影響主持人,打亂三位辯護律師發言。

他表示聽證會結束,要求複印聽證材料,司法局律管處處長蕭驪珠積極縱容、鼓勵朱陳這二個調查人,拒不給他們複印,也不說明理由。當他們因此和那兩個調查人交涉時,肖處長非常積極的去慫恿聽證會期間拍攝的人再度開始對他們進行密集的攝像。

借法輪功案打壓 不排除司法局職業報復

唐律師還表示看上去這是對他們兩個人的處罰,但實際這是近年來對大陸敢於堅持法律,敢捍衛人權的律師整體打壓的一部份,實際這就是唇亡齒寒。他進一步分析說:「它選擇這種法輪功學員案件,實際上是利用他多年對人群的妖魔化,好貶低我們。讓社會對我們進行負面的評價,然後為他們違法的決定進行背書,或者是讓他們違法的決定買單。」

他還表示這不排除有一些職業報復的因素,他說:「包括我們當年要求律師協會進行直接選舉啊,包括要律師能夠有自主權,包括司法局律師協會涉嫌違法人員進行問責,包括我們參與一些令違法的行政官員非常惱火的案件,舉報了司法局的官員犯罪的事情。有些人還有目前在崗位上擔任職務的,這些都是很可能利用手中權利對我們實施個人報復。只不過選了這個案子,做了一個策劃而已。」

他估計本月底,下個月初將會有結果。他表示如果司法局一定要對他們作出吊銷職業證書的司法決定的話,他們可能會採用行論複議、或者行政訴訟,各種途徑和能調動起來的各種手段都會積極去嚐試、利用。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4-23 8: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